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28 又见方辉
    龙紫夕自然看见了女生们目光中的排斥,但在她看来这些根本就没什么影响。

    眼看上课铃声响起,她就直接坐在了水玲身边的空位上。

    下午的课程一直持续到晚上七点左右,放学后天已经黑下来了。

    水玲说要给龙紫夕接风洗尘,龙紫夕拗不过只好跟她一起走出了教室。

    两人刚走到教学楼门口,就见不少女生躲在门后,一个个往外探着头。

    水玲见状翻了个白眼,拉住龙紫夕道:“一群花痴,不用理她们。”

    龙紫夕点点头,跟水玲继续往外走。

    这时,外面的路灯正好照亮门口,让龙紫夕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两个男生。

    那两个男生的外表虽然都很帅气,可要和碧霄或者瑾言他们相比,还是要差上一大截。但是当龙紫夕看清其中一个男生的脸,整个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目光一瞬不瞬,仿佛要把人看穿一样。

    龙紫夕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那个人,一下子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水玲觉得龙紫夕的态度有点儿奇怪,扯了扯她问道:“你怎么了?”

    龙紫夕没有回答,只是快速敛下了眸子。

    对面的两个男生几乎是同时注意到了龙紫夕,左边的男生捅了捅右边的男生问道:“二哥,小美女是不是看你呢?”

    右面男生唇边漾出一抹邪笑,耸了耸肩道:“我怎么知道?不过,这个挺够味。”

    “你别告诉我你动心了?要我看这个可不好搞定。”左边男生撩了撩自己额前的碎发,耳朵上的宝蓝色耳钉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右边男生没理他,抬步往前走去。

    他缓缓走到龙紫夕面前站定,转头望向水玲道:“小玲,你们这是准备去吃晚饭?”

    “跟你有关系吗?”水玲明显不想多说,拉起龙紫夕就要从旁边走过去。

    可步子刚迈出去,刚才左边的男生立在了她面前。“小玲,我可是专门过来找你的。等莹莹出来,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方耀,你烦不烦?”

    “不烦。”

    龙紫夕听见水玲叫那个男生的名字,觉得有点儿耳熟。突然想起程老爷子说过,当初在家族大比上程灏是被一把玄色宝剑所伤,现在想想,伤了他的那个人就是方家的方耀。

    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今天让她一下碰到了两个。

    不过能引起她情绪波动的,还是右边的那个男生。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另一个仇人,前世挖出她心脏害她身亡的方辉。

    方辉见龙紫夕又看向了自己,心里断定她一定是对自己有意思。

    唇角的弧度不断拉大,转向龙紫夕道:“学妹,我原来怎么没见过你?我猜,你是新转来的吧?”

    龙紫夕点点头,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没想好怎么报仇之前,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出问题。

    “我就知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我要是见过肯定会有印象的。”方辉明显有点儿兴奋。

    龙紫夕心中冷笑,这人搭讪的套路竟然一点儿变化都没有。

    不过现在想想,前世的自己真是挺傻的。这种话一听就是追女人的手段,她竟然会把他当成生命里的依靠。

    “二哥,三哥,你们来了?”

    一道娇柔的声线飘出,方萱莹和方柳前后脚走到了水玲旁边。

    龙紫夕猜测方芸和方素身上的伤还没好,所以才没和她们在一起。不过方萱莹应该已经知道中午发生的事了,这会儿看上去好像一点儿都不知情的样子,看来心机确实很深。

    方辉冲方萱莹点了点头,“我和你三哥过来找你的。”

    “嗯。走,今天晚上三哥做东,请你们吃顿大餐。”方耀的话虽然是冲着方萱莹说的,可眼睛一直盯着水玲。

    水玲对他翻个白眼,拉起龙紫夕就往旁边走。

    方耀想追上去,被方辉一把拉住了。

    “二哥,你拉着我干嘛?”方耀皱眉道。

    方辉摇摇头道:“别急,今天晚上没准备好。”

    方耀听后一愣,接着邪笑道:“行,走,咱们去吃饭。”

    两兄弟往外走,跟在后面的方萱莹望着水玲和龙紫夕的背影勾了勾唇。既然被她哥哥看上了,那就用不着她出手了。

    另一边,水玲拉着龙紫夕一路往外走,见她一直没说话,问道:“你怎么有点儿怪怪的?你认识他们?”

    龙紫夕不想多说,转移话题道:“那个叫方耀的正在追你吧?”

    “别提他了,想起来就烦。方家没一个好东西,以后见到离他们远点儿。”

    水玲没有再纠结那个话题,吁了口气问道:“一会儿想吃什么?我知道一家烤肉不错,要不今天晚上请你吃烤肉吧?”

    “行,就吃烤肉吧。”龙紫夕点点头。

    一顿饭吃完已经九点多了,中学分院十点就要熄灯,两人赶紧快速往回走。

    回到三楼,龙紫夕和水玲分开后就回了自己的宿舍。

    宿舍里面开着灯,林诗诗见龙紫夕进门,对她笑道:“小夕,你回来了?”

    “哼。”方芸轻哼一声,也不知道是冲林诗诗还是龙紫夕。哼完之后也没说话,而是直接爬上了床。

    龙紫夕冲林诗诗点点头,就进浴室去洗澡了。出来后想起行李箱里的衣服都不能穿了,忍不住一阵头疼。只能还穿着那套衣服,打算等明天中午下课后再去买。

    第二天中午,龙紫夕叫上水玲陪她去买了两套衣服,然后回来的时候将衣服放到了水玲的宿舍。在她没找到毁她衣服的人之前,她也不敢再放在自己那里。虽然说用了一次的法子应该不会再用,但要是真的把衣服毁了,她还要再买。

    下午上课之前,接到了瑾言的电话。告诉她马上到校门口集合,她也没顾上去请假。

    龙紫夕走出门口见瑾言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了,走过去打开门道:“师兄,你下次早点儿告诉我,我还没请假呢。”

    “假我已经帮你请好了,上车吧!”

    “……”龙紫夕没想到瑾言竟然帮她请假了,一时间没话说了。

    坐上车后,瑾言一边开车一边跟她说起刚才接到的情况。

    原来前阵子失踪的人中,竟然有一部分回来了。但是糟糕的是,这些人已经没有灵魂,全靠一丝魔气支撑着。现在警方不敢有所行动,生怕在社会中造成恐慌。而那些人是抓不得也不能放,安全局的高层也很头疼。

    龙紫夕蹙了蹙眉,问道:“情况属实吗?”

    “那些人回来后性情大变,但是没有犯法就不能随便抓捕。昨天下午我和师父去看了几个人的情况,确实都是些没有灵魂的躯壳。”

    “按说那些邪修抓人应该是炼成魔奴以供驱使,为什么要把人放回来?”

    瑾言摇头道:“不清楚。但是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有可能还有进一步的阴谋。”

    龙紫夕叹了口气,此时真想去找寂月问问,这件事是不是和他有关。他说将来要统一六道,难道是准备先把凡间界的人杀光吗?

    不过她也就是心里想想,现在就是去问也不一定能得到答案。但她一定要把这件事搞清楚,才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不能问寂月,她只能问碧霄。想起碧霄,她用意念传音道:“碧霄,你现在在哪儿?”

    “我现在在山上。夕夕,你昨天晚上见到……”碧霄说到这儿,顿了一下道:“你不要冲动,什么事都等我回去再说,知道吗?”

    龙紫夕闻言一愣,这才想起碧霄和她是心意相通的。昨天晚上她的情绪波动那么大,又怎么可能瞒过他呢?

    “我没冲动,而且现在也顾不上他。碧霄,我是想问问你魔奴的事。”之后,龙紫夕把从瑾言那里听说的情况简略地讲了一遍。

    碧霄沉吟了一下,“怪不得整个京市上空飘荡着一层淡淡的魔气,原来他们打得是这个主意。先占领凡间界,然后以凡间界充当大本营,攻占冥界和妖界。等三界在手,统一六界就不是神话了。”

    “凡间界有这么多人,难道魔族的人能杀光?”

    “夕夕,你太小看魔族了。当初魔界能和神界抗衡,就已经足够说明他们的实力在其他几界之上了。京市上空的魔气,慢慢会结成一个结界。现在虽然只是一个雏形,但也已经很危险了。一定要尽快找到魔气源头,阻止那些魔气继续泄露。否则再有一段时间让魔气覆盖住整个京市,这里的人就算不变成魔奴也会互相残杀。”

    “怎么才能找到源头?”龙紫夕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心里有点儿着急。

    碧霄安抚道:“夕夕,别急。你还记得当初程家主提到的那把玄色宝剑吗?我现在想起来了,那把剑应该是魔族圣物魔心。只有魔心才有可能劈开魔界和凡间界的通道,让魔族有机会进入凡间界。”

    “你是说,只要找到那把剑,就可以解除这次危机?”

    “没有那么简单,恐怕找到魔心之前先要打败那个叫寂月的家伙。可惜我的记忆不能完全恢复,很多具体的东西还是想不起来。不过好在他是寄宿在程灏的体内,应该不是太难对付。”

    龙紫夕思索了一下问道:“碧霄,你能找到寂月的下落吗?”

    “他收敛了身上的魔气,再加上京市魔气散乱,我一时间找不到他的下落。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你先把情况告诉你那个师兄,让他想办法把那些魔奴隔离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