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25 神器的下落
    碧霄一走,龙紫夕就打了辆出租车准备去中医馆。

    可是还没到地方,司机就把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

    空车的小灯往下一放,计价器“兹兹”地开始打印小票。

    “一共十五块。”司机转头对龙紫夕说道。

    龙紫夕往车窗外望了望,问道:“师傅,我要去龙元堂,这还没到地方呢。”

    “小姑娘,最近这条街前面堵得厉害,我这车过不去啊。你要去龙元堂从这儿下车,走五六分钟就到了。”

    龙紫夕蹙了蹙眉,从钱包里拿钱付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大概往前走了一百米,就见路口已经被各色汽车给堵得严严实实。

    看到这番景象,龙紫夕知道司机并没骗她。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会堵得这么厉害?

    她见缝插针,又往前走了几分钟,终于走到了医馆门口。这一看才知道,原来那些车里的人都进了中医馆。

    还没等进门,就见服务台前面排起了长龙。

    龙紫夕惊讶地挑了挑眉,突然有种走错地方的感觉。只见服务台那里还算好的,大厅里和休息区已经被乌泱泱的人群填满了。乍看上去不像是医馆,倒像是进了菜市场。

    虽说中医馆的生意本来就不错,但和现在这种盛况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大厅里先前被她布过聚灵阵,空气倒不显浑浊。再加上里面的人比较自觉,都没有吸烟或者大声喧哗,要不然还真的和闹市差不多了。

    伍易安这时正好从办公区走出来,见龙紫夕一脸惊诧地站在门口,朝她走了过去。

    龙紫夕看见伍易安,给他比了个手势。两个人一起走进办公区,进了她的办公室。

    “伍叔,今天医馆的生意怎么这么好?”

    “不是今天这么好,是最近一直都这么好。”

    龙紫夕听了伍易安的解释才知道,原来前阵子那几个学生被治好以后,有不少的家长给中医馆送了锦旗。之后医馆里的生意就开始如日中天,很多外地人、甚至外国友人,都慕名来中医馆来看病。

    龙紫夕见伍易安笑得合不拢嘴,知道这中医馆算是因祸得福了。

    虽然那些学生的病并不是在这里治好的,但总得来说也有她的一份功劳。不过没想到的是,中医馆竟然因为这件事彻底打响了名号。

    “最近陶家主和陶谷风忙坏了吧?”

    “可不是嘛!对了,我有件事正要和你商量呢。陶家主他们恐怕忙不过来,我准备再返聘几个老中医来帮忙。”

    龙紫夕点头,觉得这样也好。“找人可以,但是一定要严格把关。钱是赚不完的,咱们不能把医馆的名声坏了。”

    “呵呵,这件事你就放心吧。”伍易安打量着龙紫夕道:“看样子你这身体完全好了,以后可得注意一点儿,别把身体累坏了。”

    “我没事,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伍叔,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声,我要转到京市的国际皇家学院上学了。这儿的生意就全权交给你们,有事咱们就电话联系。”

    “去京市?你今年不是初三吗?这时候换学校会不会不好啊?”伍易安关切地问道。

    龙紫夕摇摇头,“去京市是势在必行,早去晚去都要去,早点儿去还能快点适应。这次我准备一个人去,所以这里的生意就靠你们了。”

    “行。这里你不用担心,倒是你,一个人去的话,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时间就往家里打个电话,别让大伙惦记着。”

    龙紫夕知道每次她要离开A市,大家都很担心她。点点头,问道:“伍叔,幽麟呢?”

    “他啊?好像有日子没见了。离开的时候说很快就会回来,可到现在也没音信。不过那小子本事不小,也用不着担心。”

    对于幽麟的本事,龙紫夕知道的比谁都多。这凡间界应该还没有能伤到他的人,她确实也用不着太担心。

    在办公室里又聊了几句,龙紫夕就打道回府了。

    拿钥匙打开房门,见龙紫攸今天没去公司,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走到他旁边坐了下来。

    龙紫攸听见门响,抬头问道:“事都办完了?”

    “嗯,办完了。哥,我和师父师兄商量了一下,准备提前去京市上学。”

    龙紫攸的眸光一滞,立刻把手上的功法书放到了一边。“去京市上学?”

    “嗯。最近师父要到京市去办事,让我也跟着去。我想着来回跑实在太麻烦,准备现在就转学。”

    “准备什么时候走?”

    龙紫攸被妹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心里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星期一,我准备等明天去看完市运动会就走。”

    龙紫攸蹙眉想了想道:“夕夕,你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哥哥这里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你一个人去叫我怎么放心啊?”

    龙紫夕淡笑着摇摇头:“哥,你别总是把我当小孩儿,你明知道我都活了两辈子了。况且师父和师兄都在,没什么好怕的。”

    龙紫攸立刻起身,让龙紫夕等等他,一个人先上楼了。

    过了一会儿,换了身衣服,又从楼上走了下来。“夕夕,走吧,咱们去商场。”

    “去商场干嘛?”

    “买点儿用的东西啊,你上学总要买点儿日用品什么的吧?”

    龙紫夕“噗嗤”一笑,心想自己这还没走呢,哥哥就开始担心了。

    不过想想也是,除了上次去程家以外,她长这么大几乎就没离开过哥哥。这次去京市上学,至少也要一年半载才能回来一次,怪不得他会这么紧张。有其他在这边也比较忙,也不可能随时去京市看她。

    想通了,起身把龙紫攸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说道:“哥,我身上有银行卡,用什么到时候再买就好了。”

    龙紫攸想想也是,就没再勉强她出去。

    不过怎么说心里也放心不下,叹了口气道:“星期一哥哥送你去京市吧?”

    “你星期一不忙吗?”

    “生意什么时候忙都行,妹妹就一个。不亲眼看看你的学校,我放心不下。”

    龙紫夕了解哥哥的倔脾气,也就没再劝他。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龙紫攸就拉着她上楼收拾行李。说是提前收拾比较好,省的到时候忙忙叨叨的,容易丢三落四。

    第二天早上,龙紫夕按照提前约定好的时间,和童晓雪等人在体育场门口集合。

    因为今天是韩旭伟代表A市一中参加运动会,所以学校里来了不少的学生。他们初三三班,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到场了。

    运动场上,有不少参加比赛的学生正在热身。而整个看台座无虚席,喧闹不止。

    龙紫夕随着班上的同学坐在看台上,等着观看接下来的比赛。

    都就坐后,童晓雪见乔雅看上去有点儿心事重重的,小声问道:“小雅,你想什么呢?”

    乔雅叹口气,显然心情不太好。“晓雪,我马上要转学了。”

    “转学?”

    童晓雪这一嗓子,周围的几个同学都望了过来。

    龙紫夕拍了拍童晓雪的肩膀道:“晓雪,我也要转学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可能会在小雅之前动身。”

    童晓雪和乔雅的目光同时投向龙紫夕,乔雅也顾不上难受了,立刻问道:“小夕,你怎么也要转学?”

    龙紫夕自然不能把自己的真实目的说出来,只说有急事要办。童晓雪和乔雅对她的事了解比较多,因此也没有多问。

    不过这样一来,轮到童晓雪心情不好了。突然间要走两个好朋友,她一个人留在A市觉得有点儿孤单。

    张倩一拍童晓雪的肩膀,笑道:“你这么唉声叹气地干嘛?我和韩旭伟不还在一中吗?再说,小夕和小雅只是去京市上学,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你想他们了可以趁假期去找他们,再不济等中考考去京市的学校也行啊。”

    还别说,这会儿多亏了张倩的一番话。

    童晓雪立刻原地满血复活,浅笑道:“你从哪儿看见我唉声叹气了?就算高中不在一个学校,大学也可以在一个学校。反正我早就想考京市的大学了,到时候我们还能做同学。”

    这时,主席台上宣布运动会开始,几个人热情高涨地关注着下面,谁都没有再提学校的事。

    参加前面比赛的都是其他学校的学生,直到运动会进行到一半,韩旭伟才做着热身运动出现在下面的赛道上。

    “快看,是韩旭伟。”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童晓雪几人往下张望的时候,韩旭伟正好在朝他们坐的方向挥手。

    龙紫夕知道接下来的这个项目就是五千米长跑,在她离开之前能看见韩旭伟平安地跑完这个项目,也算是解决了心里的一块心病。

    因为她的药,韩旭伟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最终他也像所有人预料中的那样,拿到了那个项目的第一名。

    运动持续了一个上午,中午结束的时候,由童晓雪提议,几个好朋友在一起吃顿午饭。

    龙紫夕、童晓雪、乔雅、张倩和韩旭伟商量了半天,决定把吃饭的地方定在了学校外的四合苑。

    那个饭馆开在学校附近,平时有不少学生都喜欢去那家吃饭。他们定在那儿,一是因为安静,二是因为离学校近。

    毕竟这一分别,以后就不在一个学校了。就算龙紫夕和乔雅会回A市,也不可能再在一中上学了。

    一中承载了几个朋友之间的深厚友情,既然要离开了,自然要回学校看看。

    五个人进饭店的时候就直接要了个包厢,房门一关,屋里就只剩下一片沉静。

    女生本来就是感性的动物,乔雅一掉眼泪,其他人也跟着哭了起来。龙紫夕虽然没掉眼泪,心里也不太好受。

    幸亏在场的有韩旭伟这个男生,见几个女生的眼泪越掉越凶,轻咳了一声道:“今天咱们是来聚会的,大家都高兴点儿。吃完饭以后,咱们去KTV,明天高高兴兴地送小夕上车。”

    “对,韩旭伟说得对。我和小雅只是去京市上学,又不是不回来了。”龙紫夕无奈道。

    龙紫夕和韩旭伟这一劝,三个女生才止住了哭声。

    接下来为了避免再伤情,韩旭伟一个劲儿地讲笑话活跃气氛。

    等吃完饭,几个好朋友又去了附近的KTV。直到晚上八点多,才纷纷坐车回家。

    龙紫夕到家以后先泡了一个热水澡,等到楼上的时候发现碧霄已经回来了。

    关上房门,她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向床边。

    碧霄正把玩一块金色的卡片,见龙紫夕的目光盯着他手里的卡片,笑道:“夕夕,你看这个像什么?”

    龙紫夕盯着卡片,见上面有几个凹槽和凸起,看上去像一块拼图的碎片,回道:“拼图。”

    “不错,这个就是拼图碎片。而且我怀疑,这个碎片应该和神器有关。”

    “神器?”

    龙紫夕怎么也没想到,这块不起眼的小卡片竟然和神器有关。不过仔细想想也说得通,凡间界是六界中最敏感的地带,自古就是妖魔混杂的地方。既然这里有修真者存在,流传下来一些和神器有关的消息也不奇怪。

    她从碧霄手中拿过碎片,迎着灯光仔细观察起来。见上面隐隐刻画着几条沟壑和凸起,心想有点儿像是地图残片。

    碧霄赞同道:“我猜想这是一张有关于神器的地图碎片,上面应该记载着每件神器埋藏的地点。就算没有详细的地点,也肯定能找到一些和神器有关的信息。”

    “可是才这么一小块,能有什么大用?从上面只能看出是地图,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出来。”龙紫夕摆弄了一会儿,抬头问道:“对了,你怎么知道这碎片和神器有关?是不是又想起什么了?”

    “嗯,记忆中依稀有一点儿印象。不过仔细想的时候,又记不太清楚了。不管怎么样,有总比没有好。这块碎片一定要好好保存,也许以后机缘到了,其他的几块碎片也会相继出现。”

    “好,那就交给你保存吧?”龙紫夕把碎片交到碧霄手里,笑道:“放在你身上我比较放心,毕竟以我现在的修为,很可能保不住它。”

    碧霄凝眸浅笑,笑容瞬间照亮了整间屋子。这丫头这么相信他,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龙紫夕受到感染,心里因为即将离开而积攒的愁绪立刻就消散了。但是想起另一件事,又微微蹙眉道:“这个碎片有可能被上次那个假杜仑发现了,不然他也不会处心积虑地寻找。上次虽然伤了他,但是难保他不会反扑或者找其他帮手帮忙。我担心他早晚都会知道碎片在我身上,到时候恐怕免不了一场恶战。”

    想到假杜仑,她又想到了寂月带领的那些邪修。不知不觉身边就多了这么多隐患,还真是让人头疼。

    碧霄伸出两手给龙紫夕揉了揉太阳穴,“别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