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16 响彻整个华夏
    A市最豪华的云豪大酒店,地下一层。

    童晓雪在龙紫夕前面走下电梯,摩挲着自己的手背。“小夕,你看,我这手是不是都泡白了?”

    “没有,你想多了。”龙紫夕捋了捋自己湿透的长发,跟在后面走下电梯。

    童晓雪努了努嘴,没有再纠结她那只手。想起刚才那些人神神秘秘的,非要让她和小夕在上面等十五分钟再下来,就加快脚步往宴会厅门口走去。

    “哇!小夕,你快点儿过来,快来看看!”

    龙紫夕对于童晓雪这一惊一乍的性格实在是无奈,摇了摇头,走到童晓雪身后往宴会厅里面望去。

    紫色,代表浪漫和神秘。此时整座大厅里都挂满了紫色的轻纱,层层叠叠。房顶上用细丝吊着大大小小的银丝雪花,和紫纱混在一起,让浪漫中又多了一抹灵动。

    除了这些装饰以外,大厅里摆满了各色各样的鲜花,地上铺满了花瓣。

    “小夕,你看!雪花代表我,紫纱代表你,真是太漂亮了!”童晓雪捂着脸惊叫道。

    “嗯。”龙紫夕知道,他们为了给她和童晓雪庆祝生日,一定花了不少心思。

    “哎,今年的生日这么难忘,以后的生日还怎么过啊!和这一比,肯定没意思透了。”

    龙紫夕无语,往里面扫视了一圈,发现那些人一个都不在。

    “他们呢?”

    “不知道。小夕,咱们俩先进去吧!”童晓雪没等龙紫夕说话,拉起她走进了宴会大厅。

    “啪!”

    整座大厅瞬间陷入了黑暗。

    童晓雪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听到一阵悠扬的乐音飘了出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随着音乐声传来,大厅里亮起了几盏昏暗的小灯。

    接着,紫焱穿着一套崭新的礼服,抱着两捧比他还高的花束跑到了龙紫夕和童晓雪面前。

    “姐姐生日快乐!”紫焱先走到龙紫夕面前祝福道。

    龙紫夕接过鲜花,紫焱又跑到童晓雪面前道:“晓雪姐姐生日快乐!”

    童晓雪愣了一瞬,赶紧接过了紫焱递过来的鲜花。

    龙紫攸和展云扬等人从两个方向往中间的高台走去,两个人各推了一辆餐车,餐车上摆放着两个同样的双层生日蛋糕。徐颖和剩下的一众人跟在两辆餐车后面,也一同站在了高台上。

    “生日快乐!”所有人同时开口祝福。

    龙紫夕无奈地笑了笑,童晓雪此刻已经高兴傻了。

    “晓雪,小夕,快过来吹蜡烛!”韩旭伟朝两个人招手道。

    龙紫夕拉着童晓雪走到台上,两人分别站在两个生日蛋糕前面,吹灭了上面的蜡烛。

    “好了,吹完蜡烛了,现在是送礼物的时间。”秦媛拍了拍手,从手上提着的纸袋中捧出了两套礼服。“喏,浅紫色的是送给小夕的,淡粉色的是送给晓雪的。”

    童晓雪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套淡粉色的礼服,惊得合不拢嘴。

    礼服是短款的,将她整个人衬托得更加活泼灵动。上身缝制着大大小小的粉色小花,中间点缀着几颗浅粉色的奥地利水晶。下身是公主蓬蓬裙,周围缝了一圈的蕾丝花边。

    “媛姐,这礼服真是太赞了,谢谢!”童晓雪越看越喜欢,抱在怀里爱不释手。

    秦媛笑了笑,转头望向龙紫夕道:“小夕,喜欢吗?”

    “嗯,喜欢。”

    龙紫夕虽然不像童晓雪那么夸张,可她到底也是女孩子,对漂亮衣服也不能免疫。更何况,秦媛的设计丝毫不差于那些国际著名的设计师,看着手中的礼服,也非常喜欢。

    这件紫色的礼服是长款的,和童晓雪那件属于两种不同的风格。长款的礼服手工精制,质地上乘,虽然不像童晓雪那件那么闪亮,可看上去更加雍容华贵。

    展云扬见他那个铁公鸡小姨竟然一口气白送了两套礼服,心里啧啧称奇。从裤袋中抽出手,拿出餐桌下面的两个礼盒,分别递到龙紫夕和童晓雪面前。“祝你们生日快乐!”

    “晓雪,小夕,快点儿打开看看!我可是好奇很久了,展哥会送什么?”韩旭伟起哄道。

    龙紫夕无奈,拆开包装就看见她的礼盒里面躺着一只极品老坑玻璃种帝王绿的手镯。

    “哇!这,这是……”童晓雪立刻惊呆了,因为她从来都没见过那么漂亮的玉。好奇之下,拆开了自己手中礼盒的包装,就见里面躺着一只十分相似的手镯。

    展云扬见两个人都拆开了包装,解释道:“希望你们的友谊能够长存,就像这玉镯一样,剔透纯净。”

    继展云扬之后,剩下的几个人也相继送上了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童晓雪望着自己收到的礼物,心里明白,今天自己能收获这么多友谊,都是托了龙紫夕的福。觉得能和她成为好朋友真是太幸运了。

    龙紫夕和童晓雪刚收完礼物,韩旭伟就伸手掬了一把奶油抹到了两个人脸上,笑道:“哈哈,你们俩现在比刚才更白了!”

    “死人韩旭伟,你竟然敢用奶油抹我?好,看招!”童晓雪把手中的礼物都一股脑放到了龙紫夕怀里,抹了把奶油就去追韩旭伟了。

    结果韩旭伟这一带头,剩下的一群人也开始抹奶油,大家在一起互相抹,没过十分钟,所有人的脸上都变得比面粉还白。

    龙紫夕属于被动加入战争,玩儿了一会儿就跑到一边观战了。

    “你跟我过来一下。”幽麟趁着众人玩闹,走到了龙紫夕身边。

    龙紫夕好奇地看了他一眼,跟他走到了大厅一角。

    “生日快乐!这是送你的礼物。”

    “你……”

    龙紫夕没想到幽麟会送她礼物,因为他实在不像是会讨女孩儿欢心的那种人。接过他递过来的小盒,打开一看,就见里面躺着一条晶莹剔透的紫串手链。

    “这是空间手链,很普通。”

    “谢谢。”龙紫夕知道,这份礼物幽麟是花了心思的。他知道自己腕上带着的手链不能轻易使用,才会送这件礼物。虽然这条空间手链的空间不大而且不能装活物,但是却代表了幽麟的心意。

    “喜欢就好。”幽麟说完,脸上有点儿不自在,没有过多停留就离开了。

    玩闹够了,龙紫夕一众人又到云豪一层的西餐厅吃过饭,就准备去订好的量贩式KTV消遣。

    金帝,A市最大的KTV,也是最高档的娱乐场所之一。光看里面金碧辉煌的装潢,就知道里面的消费水平有多高。总之普通的百姓是玩不起的,就连韩旭伟那种家庭比较富裕的,也不是轻易就能进去。

    龙紫夕一路走一路观望,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将来她和哥哥一定会前往中灵界,能有一个坚实稳妥后盾的话,那就能免去很多后顾之忧了。到时找到父母如果不想在中灵界生活,就可以回到凡间界来。看来她应该思考一下,怎么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了。现在已经涉及了珠宝业和医药界,下一步就往娱乐业发展好了。

    娱乐业,不仅可以赚钱,还可以发展情报组织。虽然这种地方鱼龙混杂,却也是打探搜集情报的最佳场所。正好之前的尚豪娱乐城一直空着,可以装修之后重新开业。

    龙紫夕没有想到,只不过是脑中突然迸出的一个念头,却对她将来建立自己的势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小夕,你看什么呢?快点儿进来!”童晓雪走在龙紫夕前面,见她站在后面发呆,只好出声叫她。

    “嗯,好。”龙紫夕收回思绪,跟着走进了包厢。

    KTV嘛,为了玩儿的开心,童晓雪提议所有人都至少要唱一首歌。如果实在不会唱,男的罚酒,女的喝饮料。包厢里叫了不少的酒和饮料。当然酒是给那些男人准备的,龙紫夕她们分到的是饮料。

    陶谷风和幽麟不会唱歌,只能乖乖的罚酒。结果陶谷风酒量太差,一杯啤酒就醉倒了。

    接下来水玥几个人轮流上去唱歌,童晓雪和下面的人玩儿起了游戏。

    “好了,你们先玩儿,我不行了,要去趟厕所。”童晓雪玩儿游戏被逼着灌了不少饮料,撑得她肚子都起来了。

    龙紫夕无奈,不过这个生日也多亏了有几个擅长搞气氛的,要是让她来,估计这个生日就没这么愉快了。

    “小夕,你去吗?我看你刚才也喝了不少饮料,陪我一起去吧。”

    “嗯,好吧!”龙紫夕担心等童晓雪出去,那些人要转移目标,也起身走了出去。

    过道并不算宽,龙紫夕和童晓雪并肩往前走,几乎就占了一多半的空间。

    两个人上完洗手间,正好有四五个年轻男人跌跌撞撞地从对面男洗手间出来,和童晓雪撞了个正着。

    “哎哟!”

    童晓雪被撞得一个趔趄,幸亏龙紫夕即使拉了她一把,才没有摔到地上。

    “你们怎么走路的?”童晓雪揉着被撞疼的肩膀喊道。

    对面的几个人一看就都喝了不少酒,其中一人踉跄着步子走到童晓雪面前,伸手勾住她下巴,邪笑道:“呦,还挺清纯!走,陪哥哥喝两杯去。”

    “放开你的脏手!”

    童晓雪一把打掉那个男人的手,后退了一步。

    另外一个男人见那个男人被拒绝,笑道:“方少,看来这妞儿不给你面子啊!哈哈”

    “哼!”那个被人称作方少的男人轻嗤了一声,望着童晓雪的目光有些阴鸷。“小妞,让你陪本少喝酒是看得起你!知道本少是什么人吗?你竟然敢拒绝?”

    童晓雪还想争辩,龙紫夕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还真不知道你是哪路神仙,不如我陪你喝一杯怎么样?”

    “嘿嘿,也好。”方少和其他几个男人对望了一眼,笑得猥琐。“这个妞更漂亮,走,一起去喝一杯。”

    童晓雪冲龙紫夕摇头,龙紫夕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凑到她耳边道:“有几个身上有枪。你先回去,我能解决。”

    说完,就跟着那几个男人进了旁边的一间包房。

    进入昏暗的房间,龙紫夕就在房间里设了一个结界。坐到中间的沙发上,笑看着那个方少道:“不知道这位少爷是什么身份,看刚才的架势,怕是身份不凡啊!”

    搀扶着方少的男人嘿嘿一笑,回答道:“方少可是从京市来的,正经的京师大少。你要是把他伺候好了,将来可就不用愁了。”

    “没错,来,小美人,陪本少喝一杯。”方少跌坐在沙发里,迷迷糊糊地去够茶几上的酒瓶子。

    龙紫夕见桌上的酒随便一瓶都要上万,心想刚才那个人怕是所言不虚。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惹到了她,不付出点儿代价怎么行?

    她从沙发上缓缓起身,用定身术定住了几个男人。几个人听不见也看不见,就跟木头一样立在后面。

    方少见龙紫夕身手如风,酒瞬间就醒了大半。他慌乱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还没用就被龙紫夕用银针制住了。

    “你,你要干什么?”方少被龙紫夕定住以后就清醒了,望着龙紫夕目光有点儿惶恐。

    “你说呢?不是想让我陪你喝酒吗?”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方少没想到一来A市就碰到了这么棘手的人物,竟然还是个小姑娘。什么时候修真者这么不值钱了?一个小丫头的修为比他还高。

    龙紫夕笑道:“现在你在我手上,要问问题也应该是我来问,你来答,你是不是搞错了身份?”

    “你想问什么?”方少吞了口口水道:“我告诉你,我可是京市方家的少爷,你要是敢动我,方家不会放过你的!快点儿放开我,不然可没好果子吃!”

    龙紫夕瞥了眼方少颤抖的双腿,哂然一笑。“你以为我会怕吗?待会儿把你们一把火烧了,谁知道是我干的?不过,对于有些事我倒是有点儿好奇,不知道方少爷能不能为我解惑?”

    “别,别烧我!你想知道什么?你问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方少的腿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显然吓得不轻。

    “你叫什么名字?来A市是做什么的?”

    “我……我叫方耀。爷爷派我来A市,处理……处理一点儿家族事务。”

    龙紫夕见方耀眸光闪烁,就知道他是存心有所隐瞒。而且眼睛一直往门外瞟,难道外面还有帮手?

    她从怀中拿出一张高级吐真符,一把塞进了方耀的嘴里。一捏他的下巴,让他咽了进去。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怎么,方家的少爷连吐真符都不知道吗?”龙紫夕嗤笑道。

    吐真符虽然是高级符箓,但也不是用在谁身上都能有效的。这个主要看一个人的精神力强不强,要是够强的话,吐真符就没有效果。比如这个符箓如果用在龙紫夕身上,就是一张废纸。

    不过龙紫夕怎么看这个方耀也不是那种精神力强悍的人,一看就是被家族保护地很好的纨绔大少。

    其实她猜的没错,方耀就是那种典型的纨绔子弟。在方家的年轻一辈中,也是实力低下的存在。要不是摊上了一个有权势的爹,就算在方家也存活不下去。

    方耀的父亲是方宗凯的大儿子,母亲来自方家的支脉。这次也是因为任务比较简单,又想让方宗凯刮目相看,才把他派了过来。

    这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龙紫夕知道应该是哥哥他们过来了,拿出手机给他拨了个电话。

    “夕夕,你在里面没事吧?”龙紫攸虽然知道凭自己妹妹的本事,应该是鲜少能有敌手的。但是作为哥哥,他还是难免担心。

    “哥,你们先离开吧!今天的庆祝就到这里,我有点儿事要处理,待会儿就回去。”

    “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我让幽麟在这里等你,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龙紫夕挂了电话,发现方耀已经开始犯晕了。

    她看了看表,又等了五分钟左右,问道:“方耀,你是一个人来A市的吗?”

    “不……是。和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乔家长老。”方耀机械地回答着龙紫夕的问题,说话的频率比较常人来说慢了很多。

    “你们来A市干什么?”

    “督促……乔霖……快点儿为我姑姑……表妹……报仇。”

    龙紫夕挑了挑眉,知道方宗凯应该已经知道方钰和乔梦的死讯了。看来她也该解决一下乔霖的问题了,这件事越拖下去对她越不利。

    因为乔雅的关系,她并不想杀了乔霖。虽然乔雅嘴上不说,但是她看得出来,她还是很在意那个父亲的。现在方钰和乔梦已经死了,如果乔霖愿意放弃乔家和乔雅母女一起生活的话,她倒是可以放他一条生路。当然,要是他坚持执迷不悟的话,她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顿了一刻,龙紫夕接着问道:“你知道是谁杀了方钰和乔梦吗?”

    “知……道。龙……紫……夕。”方耀顶不住吐真符的符力,说完最后一个字就晕了过去。

    真没用!龙紫夕摇了摇头,看来方家也不是所有人都可堪大任。今天她就给方家除个麻烦,就当做件好事吧!

    龙紫夕刚要除了方耀,空间一阵扭曲后,幽麟就出现在了房间中。

    “你怎么进来了?”

    “不放心。”幽麟话落,见龙紫夕手中凝聚真元力,问道:“斩草除根?”

    “嗯。本来想亲自动手的,不过你来的话似乎效果更好。”

    龙紫夕知道,幽麟动手的效果一定比她好。到时候就是那个乔家长老来了,也绝对查不到任何线索。

    幽麟点点头,手腕一扬,方耀所在的地方就只剩下了一片尘埃。他转头望向其他几人,用眼神询问龙紫夕的意思。

    “他们几个留下,把他们见到我的记忆抹了就行。”

    都处理妥当了,龙紫夕就和幽麟离开了房间。

    过了一刻钟,几个男人恢复了意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少呢?”

    “不知道。刚才咱们不是去厕所了吗?方少会不会走了?哎,喝得太多了,都喝断片了!”

    “是啊,头都要炸开了!”

    “咱们也走吧?”

    “嗯。”

    几个男人互相搀扶着走出了包厢,谁都没在意失踪的方耀。

    不过他们不在意,乔家长老却不能不在意。他见方耀一夜未归,就跑到KTV找人了。可是有关于方耀的所有痕迹都停止在了他从厕所出来的一幕,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查也查不到。这下可把他急坏了,虽然方耀在方家不得宠,但怎么说也是个少爷身份。现在人无缘无故人间蒸发了,真是让他伤透了脑筋。

    龙紫夕和幽麟离开后就给展云扬打了电话,关于监控等问题,自然也是他搞定的。所以那个乔家长老什么都查不到,一点儿都不奇怪。

    十五岁生日就这么过去了,生活又回归了正常的轨迹。

    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龙紫夕打算在开学前解决两件事。一件就是乔霖的事,一件就是关于建立势力的事。她决定将A市作为根据地,一点儿一点儿扩张自己的势力。

    第二天傍晚,尚豪娱乐城的办公室里。龙紫夕把所有人召集在一起,打算讨论一下将来的发展问题。

    除了水玥和展云扬旁听以外,剩下的人都参与进去了。

    龙紫夕将自己想要建立势力和重开娱乐城的构想和众人说了一遍,然后看向龙紫攸道:“哥,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如果要重开娱乐城的话,你觉得让谁负责比较好?”

    “我认为这个想法可行。现在中医馆非常稳定,有伍叔和昊宸负责,陶家主和陶谷风坐诊,运营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珠宝公司有我和何叔,还有阿东在,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我们的货源十分充足,将来完全有实力垄断珠宝行业。目前就是娱乐城这一块,而且这一块也是重中之重。我推荐徐烨和徐颖经营,他们毕竟有经验,比我们这些门外汉更合适。”

    “我也推荐烨哥,另外,我还想申请跟着烨哥做事!”从良最先附和道。

    其他人也同意龙紫攸的提议,而且觉得从良也更适合在娱乐城做事。他是年轻人,平时又喜欢去娱乐场所玩儿,现在在A市已经没有了敌对的势力捣乱,要想经营起来也并不是难事。

    “好,那娱乐城的事就这么定了。待会儿烨哥和从良你们几个留下,咱们再讨论一下具体事宜。目前来说,建立势力的资金有了,情报组织也有了一个构想,大家想想,还需要什么来支撑我们的势力?”

    陶熹发言道:“一些大家族之所以强悍,除了经济的支持以外,就是本身的实力。比如京市的几大修真家族,就是因为强大的实力才没有人敢轻易招惹。除此之外就是武器,这里毕竟是凡间界,凡人创造出来的武器杀伤力也是不可估量的。”

    “没错,这也是我考虑的。”龙紫夕点头赞同,继续说道:“所以,我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组织。组织中的人不但要有修为,还要有强悍的武器做支持。至于修炼的问题,我准备把这件事交给幽麟。幽麟,你帮我训练一批人如何?”

    幽麟没有说话,但是看着龙紫夕殷切的目光,拒绝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而且她竟然这么相信他,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来做,他实在是不想让她失望。

    龙紫夕见幽麟点头,对他绽放出了一抹信任的微笑。她相信他不会背叛自己,不止是她,其实碧霄也是十分信任幽麟的。

    “好,那这件事也解决了。以后我们旗下所有的产业都要慢慢归拢在一个集团的名义下,暗中由我们自己的组织保护。相信假以时日,我们自己的势力一定能在华夏中占有一席之地。等以后在A市稳固了,还要继续往外发展。”

    伍易安思索了一下,提议道:“那我们的组织应该起一个合适的名字吧?”

    “关于名字,我已经想好了。以后明面上的产业都归拢在聚合集团的名义下,暗中的组织就叫暗影吧!将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聚合和暗影的名声响彻整个华夏。不管是黑的白的,只要听到我们的名字,都要耳熟能详。”

    “好,这个听起来就霸气!”

    “嗯,这个好。”

    “就这么定了!”

    所有人都发表着自己的意见,展云扬在一边看着自信满满的龙紫夕,突然有一种立刻投身到她旗下的冲动。水玥此时看着屋中的一群人,将他们的身影印在了脑中。她敢断定,将来的华夏史上,一定会留下他们的名字和事迹。能看着他们一路成长,也是一种幸运。

    会议结束后,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办公室。龙紫夕和龙紫攸又针对娱乐城的事,跟剩下的几个人进行了讨论。他们决定等将来新的娱乐场所出炉,还是用尚豪作为它的名字。

    至于新的娱乐场所具体中包含什么项目,龙紫夕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我觉得将来的娱乐场所不能光面向高端人群,A市的人流量是固定的,和京市那种大城市相比比较少。所以我准备把娱乐场所定位在中档和高档,这两个档次。其中包括洗浴、酒店、食府、KTV和夜总会。我要把尚豪打造成一个全面的娱乐城,将来可以成为A市地标式的娱乐场所。你们还有什么好的点子都可以提出来,我们一起讨论。”

    几个人坐在一起越讨论越起劲,这是徐烨等人从来都没想过的。他们没想过娱乐场所还可以这么搞,心中充满了震惊和期待。

    讨论一直持续到深夜,但是办公室里的众人一点儿都不觉得难熬。

    乔家别墅里,同样是挑灯到深夜,却和龙紫夕等人的情况截然不同。

    乔家三长老乔祯在屋中走来走去,乔霖头疼地揉了揉额头。“三长老,方耀是什么人您不知道吗?怎么能放任他自己出去?”

    “当时老夫就在附近,再说那个方耀就算再不济也是个修真者,哪儿有那么容易对付?谁曾想,就算这样也能出事啊!”

    “A市这个地方没有您想的那么简单,这里毕竟不是我们乔家的势力范围,凡事都必须要小心行事。”

    乔祯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方耀再不受宠,也是方家的孙子。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找到他,要是让方宗凯那个老家伙知道,还不知道要怎么不依不饶呢!”

    “要是能找到还算好,就怕他已经出事了。”

    乔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觉得方耀应该不是失踪那么简单。KTV里面的监控录像明显做过手脚,而和方耀当时在一起的几个人也对他的离开毫无印象,这些都太不正常了。

    “你是说?”乔祯话还没说完,心里就是一沉。其实他也觉得方耀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只不过多少还存着点儿侥幸心理。

    就在两个人头疼的当口,方宗凯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乔霖顿时觉得头疼,可是又不能不接。果然,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方宗凯的狮吼声。

    “乔霖,你让乔祯那个老东西接电话!”

    乔霖把电话递给了乔祯,乔祯接过电话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方宗凯骂了个狗血淋头。

    原来今天方家的下人打扫祠堂的时候,发现方耀的灵魂玉牌碎裂了,才知道他出了事。报到方宗凯那里以后,一个电话就追了过来。

    乔祯怎么说也是乔家的长老级人物,就算乔家的实力不及方家,也绝对不容他那么辱骂。

    心里来了气,回嘴道:“方宗凯,你别太过分!方耀是什么样的人,你我心里都清楚。既然你把他派过来,就应该找人贴身跟着他。老夫是乔家的长老,不是你方家的下人,没义务帮你看着他!再说,他那么容易就出事,只能说明他没用!”

    “乔祯,当初小耀跟你过去的时候,是你亲口答应会照顾好他的吧?”

    “那又如何?他是个大活人,难道去哪儿都要老夫跟着吗?我们乔家已经尽力寻找过了,他自己不争气也怪不得老夫!”

    “啪!”的一声,乔祯就挂了电话。“真是岂有此理,真以为老夫没脾气吗?”

    乔霖心想,现在他知道方宗凯不讲理了?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初他们就知道催促他赶紧给方家一个交代,从来没考虑过他的处境。

    乔祯坐在沙发上缓了半天,问道:“灵脉的事怎么样了?”

    “现在只有一个商户还不肯搬,剩下的都谈好了,这几天差不多就都能搬出去了。”

    “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小丫头?这件事涉及到方家,不能光让我们乔家动手。这样吧,你打电话跟那个老东西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方家也派个人过来。”

    “嗯,我知道了。”乔霖也不想独自去处理龙紫夕的事情。

    要是他面对的是个普通人,事情早就办好了,他怎么会觉得头疼?方钰和那两个方家高手的修为他都清楚,连他们都对付不了的人,放在他这里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损失都是他一个人的,他才不会那么傻,把所有的事都揽在自己身上。

    又过了一天,龙紫夕从水玥那里要到了乔霖的手机号码,主动和他取得了联系。为了乔雅,她决定做一次尝试。

    乔霖见电话号码是陌生号,犹豫了一下按下了通话键。

    “喂?”

    “乔家主?”

    乔霖闻声一愣,这个声音他曾经听到过。当初因为乔梦挨打的事,他曾经去过一次A市一中,那个打了乔梦的女生,就是这个声音。龙紫夕?她怎么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乔家主,不知道你有没有空余时间,我想和你当面谈谈。”

    乔霖沉声问道:“你想和我谈什么?”

    “电话里恐怕说不清楚。如果方便的话,中午一起吃顿饭吧?”

    “什么地方?”

    “中午十二点,约在商业区的乡土人家,我在那儿等你。”

    乔霖见时间已经不早了,挂上电话就出了门。他并没有告诉乔祯他的去向,怕他多想怀疑自己。毕竟他是去和龙紫夕见面,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近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另一边,龙紫夕挂了电话就和幽麟一起出了门。她先叫上了乔雅,打算如果需要的话,让她和乔霖见上一面。

    到达乡土人家的时候是十一点五十,提前十分钟进门,订下了两间包厢。让乔雅在一间包厢里等她,然后进入了另外一间包厢。

    将近十二点的时候,乔霖走进了乡土人家的大门,接到龙紫夕的电话后,直接上到二楼走进了订好的包厢。

    幽麟还是像往常一样隐匿了身形,所以乔霖进门的时候只看见了龙紫夕一个人。

    “你想谈什么?我已经来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龙紫夕不紧不慢,给自己倒了杯茶水,问道:“乔家主喝茶吗?”

    乔霖见龙紫夕一点儿都不着急,觉得这小丫头的心态真是够好的。相比之下,倒显得他过于急躁了。

    在龙紫夕对面坐下,对她点了点头。

    龙紫夕递过一杯茶水,开口道:“上好的君山银针,乔家主尝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次似乎是我们第一次正式交谈,对吗?”

    乔霖没说话,等着龙紫夕的下文。

    “不知道在乔家主心中,把乔雅母女放在什么位置?我只想听实话,这对我的朋友来说很重要,对之后我和乔家主的立场问题也同样重要。”

    “这似乎是我的家事,你这个小丫头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家事?那就是说,在乔家主心中,还是把她们当做家人了?”

    乔霖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把目光凝在了杯中的茶水上。刚才的话基本就是脱口而出,说出口以后乔霖也是一愣。他开始深思,如果没有方钰和方家的压力,他现在和李舒敏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相处模式。

    想了半天他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肯定比现在这种状况要好。

    其实他是爱过李舒敏的,不然也绝对不会把一个凡人带回家,还让她给自己生儿育女。但是当他知道乔雅不能修炼,心里也确实觉得失望。

    原来他从来都没思考过爱情这个问题,满门心思都放在了如何巩固自己的家主之位上。也因为这样,对于方钰近乎病态的霸道和压迫,他采取了隐忍的态度。再加上方家和乔家的施压,他几乎没怎么考虑就放弃了乔雅母女俩。

    龙紫夕见乔霖静下心来,也没有出言打扰。有些事一定要自己想明白,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过了一会儿,乔霖叹了口气道:“小雅一定很恨我。上次我去看他们母女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感情都是相互的,小雅之所以会恨你,肯定是有原因的。现在就看你的态度,是想修复和她之间的关系,还是采取继续放任的态度。方钰已经死了,其实就算方钰没死,如果你有心修复的话,别人也没有权利干涉。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选择保住你自己的位置,那我们相见就是敌人。我不会再手软,也不会再有任何顾忌。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你一点,我和方家有死仇,早晚会让整个方家陪葬!”

    乔霖望着面前的龙紫夕,听着她说出来的话,一点儿违和感都没有。那些听上去狂妄可笑的话,从她嘴中说出来一点儿都不觉得可笑。好像只要是她说出来的话,就会让人莫名地信服。

    对,就是信服。

    她真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吗?恐怕就算是一些成人也无法给他这种感觉。

    乔霖开始正视龙紫夕提出来的问题,认真思考了起来。

    龙紫夕见乔霖开始思考,继续补充道:“如果你选择了乔雅,就必须脱离乔家。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希望乔家主能慎重地回答这个问题。”

    乔霖现在肯定,龙紫夕之前一系列针对他的行为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方家和乔梦。其中应该还有一小部分,是为乔雅不平。

    不得不说,乔雅能交到这么一个真心为她着想的朋友,真的是很幸运。

    “我能见见小雅吗?”

    ------题外话------

    这段时间的更新时间应该都会定在晚上,亲们可以关注一下。如果觉得晚,可以第二天再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