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15 小焱是男子汉
    杜仑缓缓低头,就见自己的胸口处绽放开了一朵血蔷薇,花瓣片片展开,濡湿了他的衣襟。

    龙紫夕和龙泽秀树直勾勾地盯着杜仑身后的那抹苍老身影,然后又望向杜仑的胸口,实在难以置信。

    “噗”的又是一声轻响,刚才蔷薇绽放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漆黑的血洞,黑色的魔气混着鲜血从血洞中喷涌而出。

    那抹苍老的身影目露精光,沉声道:“你这个魔鬼,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

    “啊……”杜仑痛苦的嘶吼,捂住胸口回身就是一击。

    龙泽秀树飞出一张符咒,“唰”的一声变成水幕挡住了杜仑的一击,接着一把拉住那个苍老的身影,疾速后退。

    与此同时,龙紫夕也动了。趁杜仑转移注意力的当口,使用疾风术向后飘飞了一段距离,确定安全后才停了下来。

    本来她刚才已经做好了躲进空间的准备,怎么也没想到杜仑家的管家会猛地冲了过来。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是一个修真者。这里竟然还有修真者?真是出人预料。

    杜仑一击落空,左手捂住胸口,右手屈指成爪猛地朝管家的方向袭去。他面容扭曲,愤怒狂吼道:“竟然敢伤我?去死吧!”

    龙紫夕见杜仑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有力气杀人,手腕一转就凝聚出一团紫火。她现在运用紫火的手法越来越纯熟了,像拳头大小的紫火几乎是瞬间就可以成形。接着,手腕一抖,紫火就像脱缰野马般往前冲去。

    龙泽秀树见状,手中结印。一股飓风成型,卷着沙石往杜仑身后袭去。

    飓风和紫火从两个方向向杜仑袭去,杜仑感觉到强悍的灵气波动,立刻调转方向想要躲过攻击。可是还没等他躲开,那个管家猛地朝他冲去,死死地抱住他道:“你这个魔鬼,休想逃走!”

    杜仑猛烈挣扎,可是管家的法器捆住了他的身体,他根本就逃脱不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放弃肉身,化作一抹魔气从身体中飞了出去。

    龙紫夕和龙泽秀树眼看着飓风和紫火向管家冲去,同时大喊道:“快点儿躲开!”

    管家望着向他冲来的紫火和飓风,目光带着绝望。来不及了,他现在就是有心想躲也躲不开。也好,他终于可以解脱了,最起码族长的身体已经被他抢回来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残影划过。管家预想的死亡并没有来临,就被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紫火和飓风撞击在一起发出“噼噼啪啪”的轰响,带着雷霆之势朝杜仑家的大宅冲去。如果碰到大宅的院墙,不难想象之后的惨状。整个大宅都会损毁,片瓦不剩。

    “幽麟,快,拦住它们!”龙紫夕在看清救了管家的人影之后,立刻指着飓风的方向喊道。

    幽麟看了龙紫夕一眼,直接瞬移到院墙外,徒手挡住了那团紫色的飓风。看似毁天灭地的力量,在他面前再难存进。

    龙泽秀树没想到龙紫夕竟然认识如此厉害的高手,心里顿时又开始蠢蠢欲动,望着幽麟的目光都带着难掩的兴奋。

    龙紫夕看见龙泽秀树的反应,眼角一抽。不过这样也好,他现在大概不会再缠着自己切磋了。

    一切归于平静,龙紫夕走到老管家身边,见他没有受伤,转而望向了他怀里的杜仑。

    老管家跌坐在地上,顿时老泪纵横。“老爷的身体终于抢回来了!呜呜……”

    这边老管家失声痛哭,那边龙泽秀树见眼前没他什么事了,就跑到幽麟面前问道:“阁下和龙小姐是朋友吗?”

    幽麟没有理会龙泽秀树,对龙紫夕点了点头,就直接隐匿了身形。

    等老管家平静下来,龙紫夕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得知了一些杜仑家的情况。

    杜仑和他的祖上都是华夏人,大概在二百年前才搬到缅国来定居。之所以他们的资料比较少,看上去十分低调,就是为了隐藏身份。同时,也是为了隐藏一件家传之宝。

    可不幸的是,假杜仑偶然间发现了杜仑家隐藏的秘密,并一直想得到它。关于杜仑被杀被附身,也是那个原因。还有杜仑的女儿,也是后来才变得神智不清。老管家认为,这一切都是那个假杜仑做的。他之所以忍气吞声,装作毫不知情,就是为了报仇。

    至于抓展云扬的事,纯属是意外。杜仑的女儿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看见了展云扬,似乎疯病就有了起色。那个假杜仑就帮她将展云扬抓了回来,就是为了治好她然后从她身上寻找那件传家宝的线索。

    龙紫夕听了半天,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不过她不明白的是,那个假杜仑完全可以用“搜魂术”搜索他们的记忆,根本就不用搞得那么麻烦。又要杀人,又要隐藏自己,不觉得太累了吗?但现在关于事情的真相已经无从问起了,杜仑死了,他女儿疯了,还有那个假杜仑,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老管家哭诉完,从地上站了起来。“今天的事真是多谢你们了,几位请进去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那个冒牌货一日不死,你们还是有危险的。最好尽快离开这里,上别的地方去生活。”龙紫夕其实也没做什么,不敢当那句谢。她来这里完全就是为了救展云扬,其他的事她还真没心情多管。

    “嗯,我现在只想把小姐的病治好,打算带她回华夏去。”老管家回答道。

    龙紫夕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她不是慈善家,不可能看别人可怜就施救。而且华夏的名医还是很多的,并不是只有她才能看好。

    告别了老管家,龙紫夕转身离开了杜仑家的大宅。

    结果龙紫夕刚转身,龙泽秀树又跟了过去。说是要么她就答应和他切磋,要么就让幽麟出来和他切磋。否则他就一直跟着她,她去哪儿他就跟去哪儿。龙紫夕现在已经对他的要求彻底免疫了,完全就当做没看见。给了他一句“随便”,就不再搭理他了。

    现在杜仑死了,她能到手的赎金一下子少了五分之一。她还要去找另外的两个族长谈赎金的事,没时间和龙泽秀树磨牙。

    龙紫夕从最后一个族长家出来,已经快要天黑了。赎金到手,她也不准备在缅国待下去了。见龙泽秀树还想跟着她,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别再跟着我了,我马上要回华夏了。”

    “不可以。除非你答应和我切磋,不然我就一直跟着你。既然你要回华夏,那我也去华夏。从前都是从师傅的描述中了解华夏,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游历一下。”

    “恐怕这个由不得你吧?别忘了,伊藤家的玉石商已经死了。伊藤家如果知道了,会那么轻易放过你吗?就算你那个师傅,恐怕也要担上一定的责任。你还是快点儿回R国去吧,趁伊藤家不知道,赶紧想办法解决一下。”

    龙泽秀树蹙了蹙眉,还是不愿意回去。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走到一边,用R国话和对方开始对话。越说语速越快,脸都憋红了。即使龙紫夕没有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也知道应该和那个玉石商有关。

    果然,没过一会儿就见龙泽秀树蔫蔫地回来了,踌躇道:“我要回R国了,我刚才和师傅说了伊藤家的事,师傅让我赶快赶回去。”

    “嗯,那你就快点儿回去吧!”龙紫夕可不想走到哪儿身后都跟着一个跟屁虫。

    “我会去华夏找你的,龙小姐。”

    “等你真有机会去华夏再说吧。好了,我们就在这儿分手吧!”龙紫夕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执着到了这个地步,也懒得再多说,转身就走。

    龙泽秀树这回没有再跟上去,而是离开直接回了R国。

    等看不到龙泽秀树的身影了,幽麟就现出了身形。龙紫夕转头瞥了他一眼,心想他倒是挺会躲的。

    “先回酒店,看看展云扬的情况,然后咱们就直接回A市。”

    A市乔家别墅内,乔霖望着桌子上铺开的地图,眸光幽沉。

    自从他为灵脉和玉石的事来到A市之后,就诸事不顺,让他的心情越来越烦躁。

    脑中把这段日子经历的事情过滤了一遍,发现都和那个叫龙紫夕的少女脱不了关系。他现在不止怀疑龙紫夕故意和他作对,还怀疑方钰和乔梦的死也和她有关。

    有关方钰当初为什么会突然跑来A市的原因,其实他心里一直都知道。只不过对于方钰要做的事,他懒得过问罢了。虽然这些年两个人明面上是夫妻关系,可实际上有多少夫妻情分他们心里都清楚。

    方钰仗着自己是方家小姐的身份,一直都压着他一头。对于任何一个有尊严的男人来说,都是不能容忍的事。可是他为了乔家家主的位置,一忍就忍了十几年。当初她让他赶走乔雅母女俩,他也同样照做了。

    可是时间越长他就越怀疑,为了家主这个位置牺牲那么多,到底值不值得。为了这个位置,他已经失去了太多。

    最可笑的是,如今方钰就是死了,也不让他安生。她的死就像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时时折磨着他。

    虽然关于方钰和乔梦的死讯已经被他全面封锁了,可他的心里一直都不踏实,总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暴露出来。

    这件事如果换做一般人,他完全可以报警,让警察来调查。可是偏偏死的是他的老婆方钰,他不但不能报警,还要极力隐藏她的死讯。因为一旦她的死讯被方家知道,不仅乔家和方家的关系会彻底破裂,他也会面临十分麻烦的境地。

    方钰是方家主的掌中宝,如果知道他的宝贝女儿死了,很有可能先拿他出气。而乔家不但不会保他,肯定还会有些人趁机落井下石。

    为了调查方钰和乔梦的死,他也没少烦心。不过所幸的是,他终于找到了嫌疑人,就是那个叫龙紫夕的少女。虽然想想觉得有点儿可笑,可所有的事实都指向了她。尤其是想到当初乔梦和龙紫夕的矛盾,心中对她的怀疑就更大了。

    就在乔霖觉得心烦意乱的时候,电话铃声就像催命一样响了起来。

    他咬了咬牙,接起电话,就听到那边传来了他岳父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乔霖,你立刻让小钰来接电话。”

    乔霖心里“咯噔”一声,大脑中第一个反应就是他岳父已经知道了方钰的死讯。

    就在乔霖沉吟的时候,方宗凯的声音又沉了三分。“乔霖,你是不是有事瞒着老夫?”

    “方钰……方钰死了!”短短的几个字,似乎花光了乔霖所有的力气。当最后一个字从口中吐出时,他的心里除了决绝,还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最难的不是面对,而是逃避。

    “死了?你给我再说一次!”方宗凯的声音提高了不止一个八度,震得乔霖的耳朵“嗡嗡”作响。

    “方钰被人杀害了。”乔霖现在已经是破罐破摔,没什么不能说的。

    “好好,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还想蒙混过关?亏小钰还为了你们乔家的事来求我,你就是这么保护她的?”

    “岳父大人,关于小钰的事,不光是我的错吧?前段时间您是不是派了几个高手给她?您知不知道她想干什么?”这恐怕是乔霖这些年最痛快的时刻,从前一直被方家压制着,他就算有理也不敢争。现在终于解脱了,反正结果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了。

    电话那边的方宗凯一愣,没想到乔霖竟然敢质问他?

    就在乔霖等着方宗凯发怒的时候,方宗凯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是语气听上去有些发沉。“小钰前段时间是跟我要了两名入境期的弟子,说是在A市有人欺负梦梦。”

    “梦梦的事本来就是小事,不过是几个同学之间闹矛盾而已。可是小钰掺合进来以后,那件事就越发不可收拾。前段时间我在A市收购玉石,寻找灵脉,都因为梦梦的事遇到了困难。”

    方宗凯沉默了。他第一次开始反思,是不是因为自己对于方钰的纵容,才导致了今天的悲剧。可是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觉得他方宗凯的女儿就该娇惯一些。而且他的女儿竟然也有人敢动,不管对不对,他都不能放过那个凶手!

    “那个凶手你有线索了吗?”

    乔霖根本就没指望方宗凯能想开,叹了口气道:“已经有眉目了,应该和一个叫龙紫夕的小姑娘有关。她是梦梦的同学,和梦梦有很大的矛盾,而且还是水家的外门弟子。”

    “水家?”这件事竟然和水家也有关系?方宗凯沉默了一瞬问道:“查明白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和水家有关,也可能是她的个人行为。其实不止是梦梦的事,最近我收购玉石和寻找灵脉受阻,也和她有直接的关系。”

    “竟然还有这种事?乔霖,你别忘了!小钰是你的妻子,梦梦是你的女儿,你必须给她们报仇!老夫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要是还解决不了这件事,老夫会来亲自解决!但是如果老夫出手了,那方家和乔家的关系就彻底决裂,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嘟”的一声,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乔霖的心里比黄连还苦,事情果然还是到了这一步。

    可他现在经历的苦难还只是开始,没过五分钟,乔家长老的电话也打了进来。除了催促他去办灵脉的事,还因为方钰把他大骂了一顿。意思大概也是威胁他去找凶手,不然就如何如何。

    电话挂上以后,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静默。乔霖的眸光越来越沉,心中盘算着什么……

    翌日一早,连夜回到A市的龙紫夕就接到了韩旭伟的电话。

    “喂?”

    “小夕,我和晓雪他们约好地方了,明天早上九点在水上乐园集合,在那儿给你和晓雪庆祝生日。”

    龙紫夕一愣,这才想起前几天约好的事。如果不是这通电话,她几乎已经把生日的事忘了。

    “哦,好,我知道了。”龙紫夕应承道。

    “小夕,你这次可不能不来啊!这回是集体活动,紫攸哥、云扬哥还有中医馆的那几个朋友,我都通知到了。”

    “韩旭伟,其实我没想过得那么隆重,就想咱们几个同学聚在一起玩玩儿就算了。”

    “那怎么行?关于生日的安排就这么定了,这可是我们几个商量好的。”

    龙紫夕满头黑线,听着韩旭伟殷勤的声音,她有一种不是自己要过生日的错觉。听韩旭伟的意思,他是把自己认识的人统统通知了一遍,到时候她就是不去都不行了。本来对于十五岁生日,她并没想过大办。现在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了,不想办也不行。不过幸好还有一个寿星和她共患难,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被整呢。

    算了,过就过吧,也是他们的一番心意。

    “行,我知道了,明天早上水上乐园门口见!”龙紫夕认命地回道。

    “嗯,那我就先挂了!”

    第二天早上,龙紫夕退出修炼状态就带着紫焱走出了空间。既然今天是去水上乐园玩儿,她就准备带紫焱一起去。前段日子一直让他呆在空间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确实有点儿委屈了。幸亏紫焱不认生,也不是那种孤僻的性格,让她心里少了点儿内疚感。

    今天龙紫夕穿了一件白色带蕾丝裙边的连衣裙,给紫焱穿的是秦媛送过来的一套衣服。

    想起秦媛,龙紫夕的唇角无奈地勾了勾。昨天她回到别墅的时候,哥哥就拿了几套儿童版的时尚服装给她,说是秦媛让他拿回来的。另外还让他捎话,说这几套先穿着,等过两天她再送几套过来。

    她都不知道,秦媛做衣服的速度有这么快,她都怀疑这两天是不是就没睡觉。

    “妈妈,小塔说小焱穿这套衣服很好看,是真的吗?”

    “是真的,小焱长得这么帅,穿什么都好看。”

    紫焱的表情有点儿纠结,扯了扯短袖衬衫道:“可是小焱觉得怪怪的,身上不太舒服。”

    “没事,等过几天就习惯了。”龙紫夕知道紫焱是习惯了那件肚兜,不习惯裹得那么严实。

    她仔细打量着紫焱,觉得今天的小焱真的很帅气。本来就漂亮得人神共愤的五官,配上浅粉色的小衬衫和一条米色短裤,漂亮中又带着一股男孩子独有的爽利,可以说是又帅又酷。

    紫焱见龙紫夕也觉得他穿起来好看,笑了笑道:“嗯,既然妈妈喜欢,小焱就喜欢。妈妈,小焱出去后是不是又不能叫你妈妈了?这几天小焱和小塔聊天,他告诉我,在人类的世界,像妈妈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是没有孩子的。所以小焱决定,以后就叫你姐姐,不再叫你妈妈了。”

    龙紫夕发觉自从把紫焱带出深涧以来,他好像长大了很多。不是指身体上的成长,而是心理上的成长。想想原来那个纯洁如白纸一样的紫焱,她就觉得心疼。可她也知道,既然当初决定把他带出来,就注定了他不能永远保持那种状态。

    随着他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学到的也会越来越多。就像普通的人类一样,总是要随着岁月的流逝成长起来的。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正确引导紫焱,让他健康的成长起来。

    想通了,龙紫夕下意识地伸手想摸摸紫焱头上柔软的短发。

    可是她的手还没碰到,紫焱就躲开了。躲开以后可能是怕龙紫夕生气,立刻解释道:“小塔说,小焱是男子汉,不能随便给人摸头,会变笨的。小焱不想变笨,变笨以后就不能保护姐姐了。”

    “呵呵,好,那以后我就不摸小焱的头了。”龙紫夕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她以后不能让小焱和那个小塔多接触,就是他们在一起玩儿的时候她也要看着点儿,省的好好的小焱让小塔给教坏了。

    带着小焱一起下楼,龙紫夕就看见哥哥已经等在下面了。她正好想跟他聊聊关于收养小焱的事情,以后小焱在家的时候就不用躲在空间里了,可以和他们正常地在一起生活。

    “夕夕,你今天应该穿一件红色的裙子,白色太素净了。”龙紫攸见龙紫夕从楼上走下来,打量着她的装扮评论道。

    龙紫夕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笑道:“我觉得这件就挺好的。哥,不过就是个生日,又不是多正式的事。等我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再穿红色也不迟。”

    “嗯,也好。希望等你十八岁的时候,我能和爸爸妈妈一起给你庆祝。”

    “会的,咱们一定能找到爸爸妈妈的。”

    龙紫夕想起紫焱,往自己的右边看去,可是左右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等她一回头,才发现紫焱扒在楼梯口,正从缝隙中打量着楼下的龙紫攸。“小焱,过来,叫哥哥。”

    紫焱见龙紫夕朝他招手,迈着小腿跑到了她的旁边。“哥哥好。”

    龙紫攸有点儿诧异,夕夕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小男孩儿的,他怎么不知道?一瞬间有点儿想不通,就没出声回答紫焱。

    龙紫夕见龙紫攸诧异,解释道:“哥,他叫紫焱,是我从外面带回来的。当初我不是离开A市去给人治病吗?然后……”为了节省时间,她长话短说,大概地讲述了一下紫焱的来历。

    龙紫攸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前从来都没听他说起过,心里一瞬间百味杂陈。

    可他不知道的是,龙紫夕不想让他担心,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一笔带过,惊险的地方都没讲。

    “你叫小焱是吗?来,过来让哥哥看看。”龙紫攸见紫焱漂亮可爱,心里对他也很喜欢。而且这个孩子还帮了他妹妹那么多忙,他对紫焱的印象就更好了。

    紫焱犹豫地看了看龙紫夕,见她点头,才小跑着走到了龙紫攸面前。

    龙紫夕还没听到哥哥的回答,追问道:“哥,你同意小焱和我们一起生活吗?”

    “同意,为什么不同意?以后小焱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正好他叫紫焱,以后就叫龙紫焱吧!”

    说着,龙紫攸拍了拍紫焱的小肩膀问道:“小焱,喜欢这个名字吗?”

    紫焱笑着点了点头,“嗯,喜欢。”

    龙紫夕见紫焱和自己哥哥相处融洽,心里一下放松了。“哥,现在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儿出发吧!不然要是就咱们迟到的话,可不太好。”

    “嗯,走吧!小玥在外面等着我们呢,咱们一起走。”

    龙紫攸现在提起水玥的时候依然很坦然,可是龙紫夕能清晰的感觉到,哥哥对水玥的态度彻底不同了。以前的那种坦然都是装出来的,是一种逃避。现在却是自然的感觉,心里的那个疙瘩已经解开了,整个人已经释然了。

    她看到哥哥接受水玥的感情,心里还是很为他们高兴的。希望他们能一直这么下去,然后顺利地走进婚姻的殿堂。

    龙紫夕望着龙紫攸的背影,拉起紫焱的手跟了出去。

    到了外面,水玥打开车门吼道:“你们怎么这么慢啊?我差点儿就要冲进去找你们了!”接着,还没等龙紫攸说话,就看见了龙紫夕手上牵着的紫焱。“哇,这是谁家的小男孩儿啊?长得真漂亮!”

    “他是我家亲戚的孩子,以后暂时就和我们住在一起。”龙紫攸想了想,这么解释是最好的。

    龙紫夕也认同哥哥的想法,紫焱真正的身份就他们两个人知道就够了。倒不是他们不相信水玥,只是不想徒增麻烦。而且这样统一口径,将来也不至于穿帮。

    水玥望着紫焱,朝他招手道:“小弟弟,过来姐姐这里。”

    紫焱这回并没有犹豫,朝着水玥跑了过去。他现在已经能够辨别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和姐姐关系好的就是好人,和姐姐关系不好的就是坏人。不过也不是绝对的,就像那个讨厌他的怪叔叔就是坏人。

    龙紫夕和龙紫攸先后上了车,一行人坐着车往水上乐园的方向行去。

    当他们的车子停在水上乐园公园门口的时候,韩旭伟和童晓雪等人已经到了。

    几个人下了车,龙紫夕问道:“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展云扬和凌昊宸他们还没来吧?”

    “嗯,其实我们也是刚到。”韩旭伟点了点头道。

    又过了一会儿,展云扬开车载着秦媛和陶谷风爷孙俩,凌昊宸开车载着伍易安和何隆升前后脚停在了公园门口。由于从良早上起晚了,等阿东开车过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最后一位。

    “好了,现在人都到齐了吧?”韩旭伟数了数人数问道。

    “好像还差一个人。”

    “幽麟怎么没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现少的那个人就是幽麟。

    龙紫夕知道幽麟就在附近,所以没有说话。果然,还没过十个数,幽麟就穿着一身标志性的黑色西装朝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韩旭伟怕出错,又数了一遍人数,然后就去买票了。

    等所有人拿到票,以龙紫夕和龙紫攸几个俊男美女开路,后面跟着陶谷风和伍易安等人走了进去。

    本来像这种年轻人来的地方,伍易安等人是不想来的。可是听说是为了给龙紫夕过生日安排的,他们也跟了过来。进去以后发现有很多人带着孩子过来玩儿,其中不乏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心里也就不再纠结了。

    童晓雪是最闹腾的一个,一进公园就拉着龙紫夕去换泳装,然后迫不及待地下到了水里。

    秦媛、徐颖和水玥就跟三个怪阿姨似的,一直围着紫焱转,完全把其他人都抛在了脑后。尤其是水玥,自从看见了紫焱,就把龙紫攸彻底抛在了脑后。幸好龙紫攸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倒是没有介意。

    从良、龙紫攸、凌昊宸和徐烨几个人,年轻帅气,凑在一起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很多来水上公园玩儿的女孩儿都把目光投在了他们身上,有的还主动上去搭讪朝他们要电话号码。

    “吁……”从良吹了个口哨,捏着手里的名片道:“看看,这就是哥们的魅力。来,让我看看,你们都收到了几张?”说着,就往凌昊宸等人的手中望去。

    从良发现他们几个男人之中,龙紫攸是被搭讪次数最多的,其次是展云扬。而站在一边的幽麟一张名片也没有收到,更没有女孩儿敢上去和他说话。他一个人站在一边放冷气,看上去和他们这一群人极不和谐。

    “麟哥,你偶尔也笑笑,你看都没女孩儿敢靠近你!其实要论长相,你可是我们里面最帅气的!”从良拍了拍攸麟的肩膀道。

    龙紫夕正好游到他们附近,听到从良说的话,觉得他说的倒是实话。要论外表,能和幽麟相提并论的,也只有碧霄那个妖孽。不知不觉又想到了碧霄,龙紫夕下意识地甩了甩头。

    “我不需要。”幽麟依旧是惜字如金。

    他的余光一直追随着龙紫夕,见她游过来,目光中闪过一抹暗光。

    从良耸了耸肩,发现在他们这群人里,也就是他这个自认脸皮厚的敢和幽麟说话。既然人家不在乎,他也就不再说话了。

    “小夕,你跑那么快干什么?”童晓雪游了一会儿泳,抬头就找不到龙紫夕了。见她游到了岸边,也跟了过来。

    龙紫夕没有说话,目光盯着坐在岸边的乔雅。她觉得今天的乔雅异常安静,有点儿不太正常。

    童晓雪见龙紫夕不理她,佯怒道:“小夕,你听没听见我说话啊?”

    “晓雪,你有没有觉得小雅不太正常?”

    “没有吧!”童晓雪顺着龙紫夕的目光望去,皱了皱眉道:“今天早上见到小雅的时候,就发现她的话有点儿少,其他的倒是没发现什么。”

    龙紫夕抹了把脸上的水,对童晓雪道:“你先去玩儿,我去和小雅聊聊。”

    “行,那你去吧,要是有事的话记得告诉我。”童晓雪说完,就又朝着中间游去。

    岸边的水比较浅,龙紫夕变换了一下姿势,慢慢走到了乔雅身边,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怎么不去玩儿?”

    “我不会游泳。”乔雅勉强笑了笑。

    龙紫夕知道她只是不想说,叹了口气道:“小雅,我们是朋友。”

    乔雅转过头望着龙紫夕,见她目光中满是关切,眼中顿时盈满了泪水。她赶紧低下头揉了揉眼睛,哽着声音道:“小夕,昨天那个男人找到我们家来了。”

    “乔霖?”

    “嗯。他来问我关于你的事,想从我这儿打听关于你的情况。”

    龙紫夕没说话,乔雅害怕龙紫夕误会她,立刻解释道:“小夕,我什么都没说,你相信我!”

    “傻丫头,我说了,我们是朋友。不光是我,晓雪也一样会相信你。”龙紫夕伸手帮乔雅擦了擦眼泪。

    “小夕,你说他真的是我爸爸吗?为什么他可以那么狠,把我们母女抛开这么多年不闻不问?”乔雅抱着龙紫夕,声音越来越低。“我知道,我妈还爱着那个男人。昨天他来的时候,我妈虽然装成不在乎的样子,可是那个男人走了以后她就哭了。”

    “你知道吗?他来了以后一句关心的话都没说,甚至连一句虚情假意的问候也没有。哪怕他问一句我们母女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恨他!”

    龙紫夕轻轻拍着乔雅的后背,无声地安慰着她。

    乔雅从龙紫夕怀中起身,赶紧用手擦了擦眼泪。“小夕,对不起啊!今天说好了是给你和晓雪庆祝生日的,我不应该说那些扫兴的话。”

    “小雅,你在乎他吗?如果你在乎,我可以帮你。”

    乔雅勉强扯了扯嘴角,摇摇头道:“不用了,既然他心里没有我们母女,我也不必在乎他。”说完,她叹了口气,担心地望着龙紫夕道:“小夕,不过你一定要小心他。他应该已经盯上你了,随时都可能出手对付你。”

    “嗯,我知道了。不是说给我庆祝生日吗?怎么样,咱们一起下水吧?你看晓雪玩儿的多开心,咱们去找她吧?”

    “好,走,去找晓雪。”

    “这就多了,今天咱们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玩儿好才是关键!”龙紫夕伸手拉住乔雅,带着她一起下了水。

    龙紫夕和乔雅走到中间的跳水台,见童晓雪站在上面迟迟不敢下去,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极有默契地朝她的身后走去。然后用口型数着“一二三”,拉起她一起跳了下去。

    “啊……”童晓雪吓得尖叫,还没叫完就“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童晓雪好不容易浮出水面,抹了把脸上的水,怒吼道:“你们俩要死啊!没见人家不敢跳吗?你们俩竟然还敢偷袭我?”

    “是吗?我和小雅以为你想跳,所以就帮了你一把。”龙紫夕给乔雅使了个眼色,笑道。

    童晓雪瞪了龙紫夕一眼,转过脸望着乔雅。“怎么,不自怨自艾了?”

    “嗯,今天你是寿星,我再自怨自艾多不好啊,是吧,小夕?”乔雅笑望着童晓雪和龙紫夕,心中一暖。有朋友在身边真好,她这辈子能交到这样的好朋友,真是她的福气。

    龙紫夕笑着点了点头,“没错,今天咱们必须开开心心的给童晓雪寿星庆祝生日。”

    “好啊,你们竟然敢调侃我!”童晓雪“哗”地一声撩了把水,把乔雅按进了水里。

    乔雅挣扎的时候,龙紫夕上去把童晓雪按了下去。三个女生玩儿的不亦乐乎,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题外话------

    突然觉得章节名好难取,哈哈。今天520,明天521!都是好日子啊!今天出去溜了一圈,发现结婚的好多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