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14 偷人的嗜好
    弯月形的风刃疾速直行,空气被它撞击得“噗噗”作响。由于速度太快,划过的地方只能看到一条青色的残影。

    空间被它割破、扭曲,带着强大的破坏力朝空中的龙泽秀树袭去。

    龙泽秀树感应到下方强烈的灵气波动,猛然睁眼,目中精芒乍现。他两只手以相反方向推出一个太极图,紧接着双手合十,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空中围着他旋转的符咒合二为一,在他面前形成了一道淡金色的灵气墙,将他挡在了身后。

    电光火石之间,风刃猛地射在灵气墙上,撞击地灵气墙微微抖动。双方的力量互相作用,最终以风刃消散为结局。

    而就在风刃射出的同时,乌鸦天狗已经冲到了龙紫夕身前。龙紫夕手中捏着五根凝魄银针,手腕一抖射了出去。五道银芒就像拥有生命一样,准确地扎进了乌鸦天狗的身体。

    两支扎在翅膀上,两支扎在腿上,还有一支扎在了它的胸口上。

    乌鸦天狗冲过来的速度很快,但却快不过龙紫夕手里的银针。银针正中目标,乌鸦天狗因为力的作用,刹不住闸,猛地往地上扑去。接着倒在地上,浑身开始抽搐,犹如遭受了电击一样。

    龙泽秀树见状口中念咒,乌鸦天狗“唰”的一声消失,变成了一张黑色的符咒飘落到了地上。

    第一回合结束,看似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但龙泽秀树却认为,刚才的第一回合,是他输了。

    他没想到龙紫夕竟然能够一心二用,攻击他的同时还能挡住式神的突袭。虽然她的攻击没有成功,却逼得他不得不放弃凝聚到一半的灵气,转而用来保护自己。所以严格来说,这回合是他输了。

    “阁下的风刃术真是运用地炉火纯青,秀树佩服!”龙泽秀树利用御空术悬浮在空中,微微颌首,表示着自己的敬意。

    他虽然成功地挡住了龙紫夕的攻击,脸上却没有任何得意之色,反而变得更加郑重。

    对于他来说,任何一个对手都是值得尊重的。当然,前提是那个人能够得到他的认可。

    虽然他只和龙紫夕过了一次招,却已经在心里认可了这个对手。

    龙紫夕此时意念一动收回银针,指尖开始凝聚真元力。她可没时间和这个人磨嘴皮子,已经开始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

    因为她知道,刚才那次攻击胜在龙泽秀树轻敌,如果他认真对待的话,那一招风刃术怕是派不上用场。接下来的攻击必须要做到“快、准、狠”,不然时间长了,对她十分不利。

    心里想着,她手中的真元力已经凝聚成形,一股灵气风暴在她手中盘旋着,化成一道道风刃射了出去。

    手中不断凝聚真元力,风刃铺天盖地地朝着龙泽秀树袭去。漫天青光闪耀,煞是夺目。

    利用御空术悬浮的龙泽秀树心中一惊,脚下虚踏,往后移动了一段距离。他没想到眼前的少女修为竟然这么深厚,这种攻击手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毕竟一个人的精神力有限,每次攻击都会消耗掉不少的精神力。像龙紫夕这种打法,完全是不要命的节奏。

    龙泽秀树不敢怠慢,指尖夹着金色符咒,口中念念有词。一股同样强悍无匹的灵气风暴在他身前不断盘旋,并且席卷的范围越来越大。最后灵气风暴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将那些射过来的风刃都吸了进去。

    青色的风刃和黑色的漩涡绞在一起,就像一场光与暗的较量。

    就在灵气对碰的当口,龙泽秀树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了龙紫夕的右边。而刚才他所在的位置,只留下了一道残影。

    龙紫夕见龙泽秀树瞬间移动,猜想这应该是R国忍者擅长的忍术。她轻轻咬了咬唇,发现这个人还真是难对付。

    就在这时,紫焱从空间中跑了出来,龙紫夕惊诧道:“小焱,你出来做什么?”

    “妈妈,小塔告诉小焱说你有危险,小焱出来帮你打坏人。”

    龙紫夕微微蹙眉,虽然知道紫焱的身份不简单,身上的焱魂紫火更是霸道。但在她心里他还是个孩子,她不想让他面临危险。

    “主人,你和小焱焱结成了契约,焱魂紫火的火种已经凝在你的眉心,随时都可以调出来使用。不过能发挥出几成的威力,就看主人的掌控力和精神力的强度了。”

    “还有还有。小焱焱很厉害的,让他帮你对付那个阴阳师吧!”

    龙紫夕听到小塔的传音,心念有点儿松动。她望着紫焱,缓缓点了点头。“好吧,但是你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嗯,小焱会保护好自己和妈妈的。”紫焱笑着点点头。

    龙泽秀树移动身形本来想趁机主动攻击,但是紫焱的突然出现让他愣了神。怎么突然跑出一个小男孩儿,而且还叫那个少女妈妈?看那个少女的年龄应该还不到二十岁,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孩子?

    “哼,你这个坏人,让你欺负我妈妈!小焱要烧死你,让你变成烤……烤……”

    “笨蛋小焱焱,是烤乳猪啦!”小塔因为和龙紫夕缔结契约的关系,已经能够和他们两个人直接沟通了。他见紫焱吞吞吐吐,就禁不住给他传音提醒。

    “对,要让你变成烤乳猪!”

    龙泽秀树觉得有点儿荒唐,他是来和华夏修真者切磋的,可不是来逗孩子玩儿的。“请看好你的孩子。”

    “小焱不是小孩子,小焱可以保护妈妈。”紫焱听到龙泽秀树的话担心龙紫夕让他回去,小身子往龙紫夕身前一挡,手中的紫火已经朝龙泽秀树冲去。

    龙泽秀树瞳孔一缩,这是什么火焰?纯净的紫色,不带一点儿杂质,这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的。而且紫火划过的地方,连空气都点燃了,即使离他还有一段距离,已经让他觉得灼热难当。

    龙泽秀树不敢大意,身形疾退。手中捏着两张白色符咒,口中喊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开阵!”

    刹那间,他的身前出现冰雪风暴,风暴中浮现出两道苍白的身影。

    “雪女?”龙紫夕没想到龙泽秀树有这么多的式神,竟然一下召唤出两个雪女。

    雪女是R国传说中的妖怪,传说是山神的女儿,掌管冰雪。因为皮肤苍白,时常和周围雪景混为一色。可以说有冰雪的地方,她们就可以随意地隐藏身形。

    随着两个雪女的出现,周围刚刚还灼热不已的空气瞬间被冰雪的凉爽代替。不过这种凉爽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紫焱投出的焱魂紫火一靠近,那些冰雪立刻就开始融化。

    两个雪女见状操纵冰雪在身前铸造出一面冰墙,冰墙不断加厚,企图挡住紫色的火焰。

    不过可惜的是,两个式神的威力和紫焱想比,差距太大。冰墙接触到火焰的时候,从中间“咔嚓”一声开始碎裂,最后变成了无数粉末。

    要不是两个雪女躲得快,也会被火焰融化掉。

    紫焱见自己扔出去的火焰没有烧到龙泽秀树,迈出小腿往前冲去。

    龙泽秀树用咒术操纵式神缠住紫焱,他自己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挡在了龙紫夕身前。

    龙紫夕想到刚才小塔的话,试图操纵体内封印的焱魂紫火。意念一动,手心上就出现了一簇紫色火苗。

    令她惊讶的是,火苗把周围的空气都挤压变形了,可她却感觉不到一点儿温度。

    见紫火出现,龙紫夕立刻往火苗中凝聚真元力。随着真元力越来越多,火苗的火焰疯长,就像吃到了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兴奋地叫嚣着。终于,紫火从火苗成长成了一团紫色的火球,龙紫夕立刻把火球扔了出去。

    龙泽秀树见状五指一捻,一排符咒出现在他手中。接着,手中符咒脱手而出,变成一支支的冰箭激射而出。冰箭飞到一半就像开花一样,又分裂出更小的冰箭。

    刹那间冰箭的数量成倍增长,映在龙紫夕的眸中变成了一片耀眼的白光。

    白色和紫色碰撞,发出“刺刺啦啦”的声音。两股力量融合撕扯,大有摧枯拉朽之势。龙紫夕咬唇迅速后退,运起从没使用过的御空术,足下一蹬,飞到了半空。同时,指尖银光飞散,凝魄银针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朝着龙泽秀树所在的地方射去。

    龙泽秀树身形一闪,想躲过那些银针。但是银针就像跗骨之蛆一样,怎么都甩不脱。无奈之下他只能使用五行咒术,在身前形成了一道水幕,用水幕挡住银针的追击。

    银针射入水幕中荡出一圈一圈的波纹,就好像扎进了海绵中,刚猛的力道都被卸掉了。

    就在龙紫夕和龙泽秀树对决的时候,紫焱手中的火球不断追逐着那两个雪女。刚开始的时候她们还能招架,可是现在就只有逃命的份了。可以说目前就是一边倒的局势,毫无悬念。

    紫焱刚开始只是生气那两个雪女挡路,可是打着打着他就找到了乐趣。手中的紫火不断在空中纷飞,已经忘记去找龙泽秀树的麻烦了。

    “好玩儿!好玩儿!小塔,你要不要一起出来玩儿?”紫焱一边扔着紫火,一边传音。

    乾坤玲珑塔这几天不是悬在龙紫夕的灵海上就是在空间里,一直没有机会出去。听到紫焱的传音,就想破开空间出去。

    龙紫夕见状连忙阻止道:“小塔,你不能出去!你别忘了,你是神器,你想我们被别人追杀吗?”

    小塔闻言瞬间就蔫了,它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哎,这年头做个神器也不容易啊!

    “小焱焱,我不能出去,你帮我好好教训那两个雪女。”

    “哦,好吧!”紫焱倒是也不纠结,反正他正玩儿的开心。

    这时,空间中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龙紫夕感觉到地面正在颤动。她往下一看,才发现顶楼已经被他们破坏地差不多了。整个酒店大楼已经承受不住他们的攻击,从中间彻底裂开了!

    糟糕!龙紫夕暗咒一声,赶紧运起真元力减缓那处裂缝裂开的速度。都怪她刚才打的太投入,连结界什么时候破开的都不知道。

    之前她从楼下上来的时候,为了不伤害到无辜的人,她就在顶楼布置了一个结界。结果他们的攻击力道超过了结界承受的力量,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该死的!你还在那儿看什么,还不过来帮忙?”龙紫夕转头朝龙泽秀树怒吼。

    都怪这个R国的阴阳师,要不是他也不会搞出这么多事!虽然她来这里是想顺便解决了这个阴阳师,可从来没打算伤害别人。

    不过在他们俩打了这么半天以后,龙紫夕对龙泽秀树的印象倒是有了一点儿改观。这个人还算光明磊落,没有用什么卑鄙的手段。说和她切磋,就一直很好地控制着自己的修为,将他们两个的实力拉在了用一个水平线上。

    她可以肯定,龙泽秀树并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力量。也因为这样,她将身上的杀气也收敛了起来。

    龙泽秀树被龙紫夕吼的一愣,在他的心里,从来都不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性命,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龙紫夕喊了半天,见龙泽秀树还在原地站着,貌似有点儿不知所措,咬牙道:“愣着干什么,过来啊!”

    “哦。”龙泽秀树一时间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地走了过去。

    “用你的阴阳术维持这栋大楼的平衡,我去看看里面的人都逃出去没有。”龙紫夕解释完,就撤了自己的真元力。然后召唤紫焱道:“小焱,别玩儿了,快回空间去!”

    两个雪女已经被紫焱的紫火烧得面目全非了,这会儿听到龙紫夕的话,差点儿热泪盈眶。

    紫焱见龙紫夕脸色不太好,就乖乖地回了空间。

    龙泽秀树收回了两个式神,帮龙紫夕维持着大楼的平衡。

    幸好他们发现地快,及早停了手,不然现在怕是这栋大楼已经塌了。

    大楼开始震颤的时候,楼里的客人就开始往外跑。龙紫夕用神识搜索了一下,发现大部分的人都已经逃出去了,只有两个人还没有逃走。而这两个人里,其中就包括那个R国的玉石商。

    那个玉石商被塌下的横梁砸到了脊背,龙紫夕发现以后哂然一笑,没有搭救的准备。看来果然是报应不爽,这下都不用她动手了。

    救完大楼中的最后一个人,龙紫夕确保待会儿大楼塌下来的时候不会伤及无辜,这才松了口气。心想看在龙泽秀树帮她救人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反正罪魁祸首是那个玉石商,龙泽秀树也就是个从犯。

    就在龙紫夕刚想离开的时候,楼体又开始猛烈地震颤,墙上一块一块坍塌。她心里叫糟,疾速向外冲去。

    “你不能走,我们还没有切磋完!”龙泽秀树突然出现,挡住了龙紫夕的路。

    龙紫夕真是没见过这么执着的人,现在是说那个问题的时候吗?“你没看见房子要塌了吗?赶紧让开!”

    她就说大楼怎么又开始震颤,原来是龙泽秀树跑下来找她了。

    龙泽秀树也不说话,只是执着地望着龙紫夕,大有得不到答案就不让开的架势。

    龙紫夕实在是无语了,只能点头道:“快点儿让开,你要切磋,也要逃出去再说啊!”

    “好。”龙泽秀树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安心地让了路。

    这时候,整个楼体摇晃地更加剧烈,一根横梁猛地砸了下来。龙紫夕在心里把龙泽秀树咒骂了一万遍,朝着窗口冲了出去。

    龙紫夕好不容易从楼里安全逃出去,可是却搞得灰头土脸。龙泽秀树紧紧跟在她身后,好像害怕她逃走似的。

    “你别再跟着我,否则我就送你去和那个R国的玉石商团聚!”龙紫夕觉得自己刚才的决定根本就是错误的,她之前根本就不该上顶楼,应该换个其他的地方。或者她应该趁机杀了龙泽秀树,不应该打消杀他的念头。

    “你杀了他?”龙泽秀树问道。

    “是不是我杀的都不重要,反正他已经死了!”龙紫夕见龙泽秀树蹙眉,嗤笑道:“你想给他报仇?”

    “不,他的死活跟我没有关系,只是会有些麻烦。”

    “还以为你们R国人有多团结,原来也不过如此。”

    “我只是不想给师傅惹麻烦。伊藤家对师傅有些恩情,所以如果伊藤家追究那个玉石商的死,会比较麻烦。”

    龙紫夕没想到这个龙泽秀树和他师傅的感情还挺深,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总之你别再跟着我。”

    龙泽秀树默然,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龙紫夕会杀了他,依然跟在她的身后。

    龙紫夕顿住步子,转头看着龙泽秀树。“怎么,你觉得我没有那个实力?”

    “你刚才答应我的,你不能不守信用。”

    “我是女人,不讲信用又怎么样?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告诉你,趁我没改变主意赶紧走,不然你一定会后悔。即使我的修为不如你,也照样有办法要你的命!”

    “好,在下随时恭候。”

    龙紫夕发现这个人简直是油盐不进,执着地近乎偏执。懒得搭理他,继续往前走。她已经在龙泽秀树身上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必须去那五大家族探听一下消息。

    其实她现在不杀龙泽秀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突然发现杀人也是要讲究气氛的,可惜现在一点儿气氛都没有。

    既然懒得杀,龙紫夕干脆就把龙泽秀树当成了透明人。

    ——我是手残党求月票的分割线——

    蒙桑家的大宅内,管家走进大厅向正坐在厅中喝茶的蒙桑报告道:“族长,门外有一个自称是龙紫夕的华夏人求见,她说有一笔生意要和族长谈谈。另外,和她同来的还有R国的阴阳师龙泽秀树。”

    “砰”地一声,蒙桑把茶杯撂在了桌子上。他转头看着斜前方的奈达温,询问道:“你说这个华夏人来谈什么生意?会不会有问题?”

    “先让他们进来看看。”奈达温心里也吃不准,主要是他想不通那个阴阳师怎么会和华夏人搅在一起。

    蒙桑点了点头,吩咐道:“让他们进来。”

    “是。”管家应声躬身退了下去。

    没过几分钟,龙紫夕就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了蒙桑家的大厅。

    蒙桑和奈达温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十几岁的少女,脸色都有些阴沉。不过碍于龙泽秀树跟在后面,他们并没有立刻发作。

    龙紫夕淡然一笑道:“两位族长的兴致很高啊,在这种随时面临破产的时候,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坐在一起品茶。”

    “你是什么人?”蒙桑开口问道。

    “刚才管家没有向你们报告吗?我自然是华夏人,来和你们谈一笔生意。本来是准备五个家族轮流去的,既然两位族长都在,正好一起解决了,我也能省下不少时间。”

    奈达温仔细打量着面前的龙紫夕,见她眸光幽深,唇角带着一抹运筹帷幄的浅笑,心内一凛。能在他和蒙桑的打量下这么坦然自若的,绝对不是简单人物。而且看样子,她和龙泽秀树还有些交情,他就更不敢小看她了。

    “不知道阁下想谈什么生意?”奈达温的语气郑重,眼中不带丝毫的轻视。

    龙紫夕发现这个奈达温比蒙桑有脑子,浅笑道:“蒙桑族长家连把椅子都没有吗?还是说,蒙桑族长根本就不想和我谈这笔生意?”

    “你!不过是个小丫头,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蒙桑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本来想让管家把龙紫夕赶出去,话到嘴边他就收住了。主要还没搞清楚她和龙泽秀树的关系,不好得罪。阴阳师的手段他们都见识过,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奈达温给蒙桑使了个眼色,蒙桑讪讪地坐了下去。

    “管家,还不给客人看座!”蒙桑憋着一口气,只能把气撒在无辜的管家身上。

    管家一招手,立刻有人给龙紫夕和龙泽秀树送了两把椅子上去。龙紫夕缓缓落座,望着蒙桑,“听说昨天晚上五大家族的矿脉不翼而飞,不仅如此,连守矿人也一起失踪了,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啪”的一声,蒙桑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龙紫夕道:“是你做的对不对?你们这些可恶的华夏人,把我的矿脉还回来!”

    “蒙桑。”奈达温开口,相让蒙桑冷静一点儿。

    其实他此时的想法和蒙桑是一样的,也认为昨晚的事情和这个名叫龙紫夕的华夏人有关。因为他们发现问题的时候就已经对外封锁了消息,连他们家族内的人都不知道矿脉消失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做的,根本就说不通。不过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找回矿脉才是关键。

    他给蒙桑使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然后望向龙紫夕,“是,你听到的消息是真的。”

    “哦?那不知道两位族长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

    奈达温表态道:“不计一切代价寻回矿脉和失踪的族人。”

    “那这件事就好办了,我今天和两位族长所谈的生意就和他们有关。不瞒两位族长,现在我手上的确有两位感兴趣的东西。”

    “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把矿脉还给我们?还有那些人!”蒙桑咬牙切齿。

    龙紫夕翘起二郎腿,手中把玩着长发道:“那就要看两位族长的诚意了。”

    龙紫夕心想,自己的话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如果展云扬真的是被他们抓了,一定会交出来赎回那些矿脉和族人。如果不是他们抓走的,那她就把那些守矿人还给他们。当然不是无偿的,肯定要让他们付出一点儿代价。就凭矿脉消失,这两个人还能气定神闲的喝茶,就说明他们现在的境况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糟糕。

    蒙桑和奈达温对视了一眼,沉声道:“你想要多少钱?”

    “也不多,一百万一个人!哦,对了,要M币。”

    “噗……”一直坐在旁边无聊的龙泽秀树,刚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就全都喷了出来。

    蒙桑直接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一百万一个人?还是M币?她怎么不去抢劫算了!要知道一百万M币,相当于八百万华夏币。这么算下来,他就要付出两个亿的华夏币,才能把那些族人赎回来。

    “小姑娘,谈生意就是互惠互利,你这样是不是太没诚意了?”奈达温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显然也气得不轻。

    龙紫夕笑着摇了摇头,“谈生意最重要的是你情我愿。两位既然觉得这个价钱不能接受,那就没得谈了。我们就不用耽搁双方的时间了,相信其他几位族长应该有兴趣。好了,不打扰两位的雅兴,告辞!”

    说完,龙紫夕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站住!”

    龙紫夕被蒙桑叫住,转身问道:“蒙桑族长愿意谈了?”

    蒙桑和奈达温此刻都恨不得撕了龙紫夕,她根本就是个强盗。偏偏有龙泽秀树在旁边,他们根本就不敢有其他想法。

    算了,先把人赎回来,其他的事过后再商量。他们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泄露出去,要是让其他族人知道他们不肯花钱赎人,家族内部一定会大乱。到时候没准其他三个家族还要趁机来踩上一脚,那他们两个家族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尤其是那个杜仑,一定会趁机上位的。

    不过他们现在只想赎人,至于矿脉,已经不敢奢望了。赎几个人就花了好几个亿的华夏币,要是矿脉还不直接破产?

    “好,钱可以给你,你什么时候放人?”蒙桑问道。

    “钱到了就放人。如果两位不放心的话,我就坐在这里。等你们给了钱,自然就能见到人。”

    “我们现在就让管家给你打钱,希望你说话算话。”

    蒙桑和奈达温并没有阻止龙紫夕离开,只不过望着她背影的目光,一个比一个阴沉。

    龙紫夕感受到后背的阵阵阴风,心里嗤笑。她不怕这两个人搞出什么名堂,反正找到展云扬她就离开了,这两个人还能跑到华夏去不成?如果他们真的去了才好,她可以趁机再赚一笔。

    龙泽秀树见龙紫夕脸色平静,问道:“你不怕他们报复吗?”

    “他们?还不配!”龙紫夕摇摇头,蹙眉道:“你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

    “你答应和我继续切磋为止。”

    “……”

    龙紫夕再懒得开口,朝下一个目的地走去。

    当初她从五大家族的资料上就发现,除了蒙桑和奈达温,最可疑的就是那个第三家族的族长杜仑。这个人为人低调,外界对他的消息知之甚少。她对他产生怀疑,主要也是因为这个。

    走到杜仑家,龙紫夕就在宅子外面观察了起来。

    整栋宅子看上去十分普通,和蒙桑家相比,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而且这里非常偏僻,方圆几里恐怕就这么一栋大宅。

    观察完大宅外部,龙紫夕就上前按响了门铃。

    过了片刻,一个老管家走到门边问道:“你们找谁?”

    “我们是来和杜仑族长谈生意的……”

    龙紫夕的话还没说完,老管家回道:“族长不在家,你们以后再来吧!”接着“砰”的一声,大门紧闭。

    不在家?龙紫夕心念一转,利用御空术翻进了墙内。龙泽秀树蹙了蹙眉,并不认同龙紫夕的做法,不过为了跟着她,还是翻了进去。

    杜仑家的大宅很安静,整个院子只有几个下人。

    龙紫夕隐藏在一棵树后,准备等那些下人过去再往里走。

    这时,院墙里面传出一阵似有若无的歌声,光听声音就能从中听出,声音主人的心情十分愉悦。

    龙紫夕眉梢轻轻一挑,循着歌声走进了内院。

    经过神识的探查,她很快就找到了传出歌声的房间。

    不算明亮的房间里,有一个少女正坐在窗前编花环。她挽着高耸的发髻,透明的大披肩下穿着缅式吊带长裙“特敏”,完全就是一副新娘的装扮。

    但奇怪的是,不管是房间里还是院子里的布置,都看不出一点儿将要举行婚礼的喜气。

    这时,歌声停下,少女低语道:“等父亲回来,我们就要成婚了。你看到我手中编的花环了吗?这个花环到时候你要亲手给我戴上的。”

    ……

    龙紫夕听到少女的喃喃自语,和龙泽秀树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觉得奇怪。屋里根本就没有别人,她到底在和谁说话?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另有玄机。

    龙紫夕示意自己要进去看看,让龙泽秀树别跟着。然后她念动隐身术的口诀,走进了房间。

    刚才她站的那个位置角度不好,看不清屋里的全貌。走进里面她才发现,少女背后还有一张矮床。床上躺着一个穿着缅国传统新郎装的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展云扬。

    龙紫夕脸色一沉,没想到展云扬真的是被杜仑给抓了。她现在没心思想太多,只想快点儿把展云扬带走。意念一动,把展云扬扔进了空间里,她转身往外面走去。

    成功找到了展云扬,龙紫夕和龙泽秀树一起走出了杜仑家的庭院。

    可是两个人刚跳下院墙,就见前面有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正目色阴沉地凝视着他们。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家做什么?”

    龙紫夕认出了这个男人的身份,浅笑道:“杜仑族长,我是准备来和你谈一笔生意的。刚才见你不在,本来想就此离开,可是令嫒的歌声吸引了我,我就不知不觉循着歌声走了进去。进去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杜仑族长还有偷人的嗜好。”

    杜仑闻言,脸色已经黑如锅底了。他目光阴寒,就像一条随时准备狩猎的毒蛇。

    “哐”的一声,大门从里面打开,老管家着急忙慌地跑了出来。“族长,不好了,小姐又病发了!”

    杜仑还没等老管家说完,就扔了一个小瓷瓶过去。“给她吃一颗。”

    说完就没有再搭理老管家,转过头盯着龙紫夕,“把人交出来,我可以留你们一个全尸!”

    “交人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没打算把自己的尸体留在这儿。”

    “哼,那就别怪老夫心狠了!”话落,杜仑屈指成爪,朝龙紫夕的胸口抓去。

    龙紫夕运起疾风术往后疾驰,干净利落地躲过了这一击。

    她看着杜仑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心里猛地一沉。又是魔气,这些魔族的人是不是把手伸的太长了?

    看来这个杜仑不简单,如果他本身不是魔族的人,那就是被魔族的人占了身体。这个人和寂月有没有关系,他出现在这里又是因为什么?

    龙紫夕心思千回百转,手中开始凝聚真元力。真元力萦绕在她的指尖,发出乳白色的光晕。接着,光晕渐渐成型,凝成了一把光刃。

    这把光刃比之前她攻击龙泽秀树时射出的风刃要长的多,其中凝聚的真元力也比之前要纯。手指高高扬起,光刃划破空气射了出去。

    杜仑双手凝聚出两团魔气,然后魔气在他手中合并,朝着光刃射来的方向投去。

    光刃射进魔气,很快就被魔气吞噬殆尽了。

    “你以为小小的光刃能奈何老夫吗?真是太天真了!”

    龙紫夕没想到杜仑的修为竟然这么高,转头望着龙泽秀树道:“你别在这里碍事,快点儿离开!”她现在不准备和这个老头硬拼了,反正展云扬已经找到了。

    “不,在你答应我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而且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有损我的尊严。”

    龙紫夕嘴角一抽,觉得自己真是多此一举。算了,他愿意送死就送死吧!

    转过头,她手中又出现了一团紫色的火焰。杜仑见到龙紫夕手中的火焰,心中一惊。这个火焰……难道是天地异火?

    “怎么,又看中我手中的火焰了?如果你有本事拿走,就送给你!”

    龙紫夕运起御灵术飞到半空,手中火焰凝成了和刚才一样的光刃,只不过光刃上燃烧着熊熊紫火,一看就知道威力比刚才的光刃要大。

    “紫焱光刃!”龙紫夕口中一声暴喝,手中光刃带着破空之势朝着杜仑袭去。

    光刃射出去的同时,龙紫夕的脸色已经有了一点儿变化。这个招式是她之前刚刚悟出来的,还从来都没有试过,没想到消耗的精神力和真元力都十分巨大。如果这个光刃还不能对杜仑造成伤害,那她今天就危险了。

    光刃一路向前,势如破竹、无可匹敌。与此同时,龙泽秀树拿出一张符咒,抛向空中的同时双手合十,瞬间结印,无数道同样的身影出现在了空中。接着,所有的身影都做着相同的动作,无数灵光犹如流星一样,划破天际,朝着杜仑飞去。

    “幻影术!”杜仑低喝一声,立刻在身前布了一道魔气防御。

    之后口中念咒,身前出现了一个巨型的骷髅头。

    骷髅的眼中闪烁着两道幽蓝的火光,张开大嘴准备吞噬龙紫夕射过去的光刃。

    紫火裹着光刃“砰”的一声射进了骷髅的嘴中,整个天地间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隆”声。

    骷髅的虚影变得越来越弱,在光刃面前慢慢消散。光刃冲破残留的魔气朝着那道魔气防御射去。而就在这时,龙泽秀树射出的灵光流星也飞了下来,魔气防御猛烈地抖动着。

    龙紫夕见魔气防御越变越薄,脸上露出了一丝浅笑。看来她刚才的那招虽然消耗大,但是威力也大。

    “小丫头,你高兴地太早了!”

    一道幽冷的低语在龙紫夕的耳边乍响,龙紫夕和龙泽秀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漆黑的魔爪朝龙紫夕的后心袭去。

    龙紫夕望着魔气防御后缓缓消散的残影,脑中警铃大作。

    糟糕!

    龙紫夕瞬间转身,魔爪已经触到了她的身前,这时她再想凝聚真元力防御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瞳孔猛地收缩成了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