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13 愚公移山 阴阳师来袭
    凌昊宸锁好车门,在前面引路。

    酒店的旋转门很小,也不知道是不是坏了,完全要靠手动,往前推动的时候还会发出“咔咔”的声音。

    龙紫夕扫了眼酒店的名字,跟在凌昊宸身后走了进去。

    “情况特殊,这酒店是就近找的。”凌昊宸怕龙紫夕住不惯,多解释了一句。

    龙紫夕环顾着陈旧的酒店大堂,微微点了点头。

    这里虽然看上去有点儿破旧,倒还算干净。反正她也不是没过过苦日子,不太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

    上楼进了房间,龙紫夕蹙了蹙眉。“我哥和小玥姐呢?”

    他们住的是大套房,一共有四个房间。房间都敞着门,显然没人。

    “去赌石市场了。几大家族违约,公司里的货源不足,这几天他们都是一早就去赌石市场挑毛料。损失挽回不了,只能尽量保住公司。”

    “除了几大家族不是还有几个翡翠玉石供应商吗?而且那几大家族毁约,应该赔了不少违约金才对。”

    “当初吞了那么多货,后面又有几大矿脉撑着,展哥就和紫攸哥合作垄断了整个供应渠道,自己做起了中间商。其他供应商被我们抢了生意,哪儿还会和我们合作?不趁机踩一脚就算好事了。发生这种事,那些违约金都赔给别人了,公司没破产已经很不错了。要不是之前挑了不少好料存在库房,现在不仅夕缘要破产,展氏旗下的珠宝公司也保不住。”

    龙紫夕把脑海里五大家族的资料过滤了一遍,哂笑不语。从来都是她阴别人,竟然还有人敢阴她?很好,既然这样,就看看谁的手段更高吧!毁约是吗?既然她的货源让别人抢了,她自然要抢回来,看来空间里的那块荒地很快就能派上用场了。

    “去睡觉,养好精神夜里和我出去一趟。”龙紫夕说完就走进自己房间关上了房门。

    凌昊宸侧目,瞥见龙紫夕唇角的那抹笑意,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自从他认识龙紫夕以来,已经见识了太多的惊喜。似乎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难倒她,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他知道有一种人是天生的王者,永不服输,敢与天斗。无疑,龙紫夕就是这种人。

    当初他不过就是个隐龙会的挂名当家,就已经觉得吃力。要不是遇到龙紫夕,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心机很深的人,装也装不来,还觉得挺累。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他。

    现在挺好,虽然做了别人的手下,可乐得自在。不用每天想着怎么争地盘,互相算计。

    说来他也挺幸运的,能跟在龙紫夕身边,见证她的成长。目前的她可能还不够强,可将来一定会有强大的一天。真正的强者强大的是内心,不是一时的输赢。

    想着等到龙紫夕真正强大起来的那天,他应该就算元老级的人物了。

    听了龙紫夕的话,他干脆什么都不想,回屋睡觉。晚上肯定有好戏看,他要养足精神才行。

    龙紫夕进屋以后就给龙紫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晚上行动。

    电话那头的龙紫攸先是一愣,然后了然地笑了笑。虽然龙紫夕讲地不是很详细,不过也能猜个大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个妹妹就彻底变了。以前的他总是小心翼翼地把她捧在手里,只希望她能快快乐乐的成长,不愿意让她思考太多庞杂的东西。

    可是慢慢的,他就开始改变这种想法。虽然有点儿不习惯,可确实该放手让她成长了!

    比如这件事,他本以为龙紫夕知道以后会埋怨他,可事实并没有如此。她很冷静,那份冷静连他都做不到。让他觉得过分的保护对她来说根本没有必要,反而妨碍了她的发展。

    “小夕打来的?”水玥见龙紫攸发愣,问道。

    “嗯,走吧,今天不用挑毛料了。”龙紫攸揉了揉眉心,合上手机。

    “看来是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你猜的差不多。夕夕说看晚上,咱们现在回去睡一觉。这些天你也累坏了,也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

    龙紫攸不是木头,水玥对他是什么心思他看得出来。原先是觉得家世差距太大,他们不是一路人。而且他还有夕夕要养,不敢考虑自己的问题。不过都这么久了,就是石头也融化了。所以对于他们之间的问题,他决定采取顺其自然的办法。

    水玥瞪了龙紫攸一眼,“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别再躲着我。”

    自从她从迈入大学校园,进入那个班开始,龙紫攸这个名字就成了她的魔障,求而不得的魔障。

    她虽然看上去乐观,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时间长了也会累,也会有想要放弃的时候。甚至会想是不是自己太主动了,变得不值钱了。

    要不是每天靠催眠自己,装成满不在乎的样子,她真怕自己坚持不下去。

    后来接触的多了,她才慢慢发现他们之间存在着一个障碍。龙紫攸之所以不考虑他们之间的问题,甚至还有点儿躲避的意思,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他那个宝贝妹妹。

    那时候的她曾经是嫉妒过龙紫夕的,觉得自己追逐了那么久的东西,龙紫夕竟然那么轻易就得到了,心里很不甘心。看着龙紫攸天天为妹妹拼搏,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妹妹身上,她就控制不住地在心里嫉妒。

    可是这种嫉妒在见到龙紫夕之后,突然转变成了另一种感情。看着长久以来的假想敌,竟然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少女时,她再也提不起一点儿嫉妒的心情。甚至她开始理解龙紫攸,想要和他一起保护这个少女。

    现在想想真的很奇怪,可龙紫夕身上就是有这种魔力。

    尤其后来和龙紫夕成为朋友以后,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如今的她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执着,虽然还追在龙紫攸身后,可心境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她突然发现龙紫夕并不是他们的障碍,反而成了他们的共同目标。

    有了这种想法以后,她觉得自己和龙紫攸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龙紫攸见水玥的目光正盯着他,突然有点儿不好意思开口。可想了想,觉得有些事还是说出来好。

    “小玥,我现在给不了你什么承诺。”龙紫攸见水玥张嘴,截住道:“你先别反驳我,听我说完。其实我也认真考虑过我们俩的问题,我觉得顺其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你能接受,我们就……处处看,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们就还做朋友。”

    水玥看着龙紫攸,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么长时间了,终于准备松口了?

    “怎么,吓到了?还是说,是我理解错了,你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龙紫攸看着难得发傻的水玥,觉得很可爱。

    “好,我接受。”不就是顺其自然吗?早晚老娘要让你自燃。

    龙紫攸没想到水玥会那么痛快,愣了一下。

    “你不是要反悔吧?”水玥瞪着龙紫攸。大有“你敢后悔,老娘就灭了你”的架势。

    龙紫攸好笑地摇了摇头,主动伸出了自己的手。

    水玥盯着龙紫攸伸过来的手,突然觉得喉咙里有点儿噎得慌,鼻子有点儿发酸。可她向来都比较要强,生生给憋了回去。

    慢慢伸出自己的小手,被龙紫攸握在手中,感受着他掌心里的温度,刚刚憋住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龙紫攸轻叹了口气,觉得让水玥等了自己这么长时间,有点儿过意不去。

    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小玥,虽然我给不了你什么承诺,但是你一定要相信一点。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认真地和你相处。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就指出来,我会改进。”

    “嗯。”水玥点头。

    心想,她当然知道他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不然她也不会追在他身后那么久了。在A市甚至是京市,想追求她水玥的人多不胜数,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动心。不是因为他们条件不好,而是因为他们都不是龙紫攸。

    既然认准了这个人,她就会和他共同努力,努力经营好这段感情,让它早日开花结果。

    想着,她紧了紧自己的手。这只手既然已经被她握在手里,这辈子就别想再逃出去。

    龙紫攸,你已经被我握在掌心里了,逃不掉了!

    龙紫攸见水玥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眉梢微挑,宠溺地望着她。

    “看什么看,还不走?不是说要回去吗?”水玥被龙紫攸盯得有点儿窘迫。

    龙紫攸点了点头,牵着水玥走出了赌石市场。

    两个人就那么手牵着手,只不过水玥笑得有点儿傻气。

    她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吗?呵呵,感觉还不错。

    房间里,龙紫夕挂了电话就去泡澡了。

    从浴室出来穿着粉色的丝绸睡衣,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慵懒中透着一点儿小女儿的娇媚。

    幽麟本来正盘膝修炼,闻着空气中浴液的香味和少女馨香,缓缓睁开了眼睛。虽然只看见了龙紫夕的背影,还是烧红了脸。

    记忆中的她总是很强势,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一面。看来经历了那么久的轮回,她还是变了……

    龙紫夕回到自己的房间,直接进了空间。回到宫殿中的房间盘膝修炼,准备养好精神晚上做事。她现在已经习惯了用修炼代替睡眠,不但不会觉得累效果反而比睡觉要好。

    她怕紫焱觉得闷,进入空间就把乾坤玲珑塔放了出来。紫焱和小塔玩儿的高兴,她就开始放心修炼。

    夕阳西下,夜幕缓缓降临。龙紫夕退出了修炼状态,准备开始行动。

    换好衣服走出空间,她叫上幽麟一起走出了房间。

    “夕夕,你睡醒了?”

    龙紫攸正在客厅里帮水玥端菜,凌昊宸也一起帮忙。他们之中只有龙紫夕摆脱了五谷,其他人还是要吃饭的。

    龙紫夕虽然可以不用吃饭,不过闻到香味还是忍不住食指大动。

    四个人落座,龙紫攸首先给龙紫夕夹了一筷子菜,接着,也给水玥夹了一筷子。

    龙紫夕眼睛一扫,就发现水玥脸红了,挑了挑眉,目光转向了龙紫攸。

    看来有些事在她不知不觉间已经发生变化了,比如她那个傻哥哥和小玥姐。

    她转回目光,用眼神询问道:小玥姐,看来你已经成功了?

    水玥眉飞色舞,微微昂着头:那是当然,以后就等着叫嫂子吧!

    龙紫夕笑而不语:恭喜恭喜!那我这个傻哥哥,以后就摆脱你照顾了!

    水玥回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他。

    凌昊宸和龙紫攸看着两个人的眼神交流,只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

    凌昊宸轻轻嗽了嗽嗓子,水玥和龙紫夕才各自别开了目光。他想起晚上的行动,心里有点儿好奇,忍不住问了出来。

    “小夕,晚上你准备怎么做?”

    “愚公移山。”龙紫夕看着凌昊宸,笑道。

    “愚公移山?你别卖关子了,仔细说说。”凌昊宸心里有点儿发痒。

    龙紫夕环视了一圈,见三个人都一脸好奇,解释道:“五大家族手里的筹码就是矿脉,要是里面被搬空了,还会有人和他们合作吗?”

    “搬空?小夕,你知不知道矿脉有多少?而且就算你能找到好料,你放在什么地方?”水玥觉得不太靠谱,心里多少有点儿失望。除非有空间法器,不然那么大的石料根本就没地方放。

    等等,空间法器?她见龙紫夕一脸自信,突然扬声道:“难道你有空间法器?”

    “小玥姐,别激动。待会儿你们只管看着就好,欠了我们的一定要加倍奉还!等五大家族的矿脉枯竭,那个幕后的人也该跳出来了。敢阴我,不付出点儿代价可不行。”

    凌昊宸光听着都觉得爽快,禁不住多吃了一碗饭。

    四个人吃完饭,由龙紫攸带路,一路被幽麟带着瞬移到了矿脉所在的山区。

    缅国的主要矿脉分布比较集中,五大家族的矿脉虽然泾渭分明,可大概隔得并不远。他们之所以能成为五大家族,就是因为手里捏着缅国最庞大的几处矿脉。不过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还捏在手里的筹码,明天就要易主了。

    夜晚月明星稀,山间有点儿阴冷。

    几处营地里灯火摇映,守矿的族人有的提着灯笼巡逻,有的坐在火堆边烤着火。

    人多的地方是非多,这个道理在缅国也同样适用。

    山间最大的营地就是蒙桑家族的,几个族人烤着火聊着最近听到的八卦。

    “你们听说了吗?族长之前合作的那个华夏人,最近不断地收购毛料,恐怕离倒闭不远了。”

    “族长这次怎么突然毁约了?这在原来可是从来都没发生过的情况。”

    最先开口的那人笑得暧昧,一副知道内情的样子。他往左右看看,小声道:“听说前几天族长接见了R国的玉石商。”

    “你怎么知道的?想和咱们族长合作的玉石商可不止R国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那人搓了搓手,放到火堆边烤着火。“这个嘛,可就不好说了。”

    “快点儿说说!这里就我们几个人,你就别吞吞吐吐的了。常年累月待在这儿,都快闷死了!你知道什么消息就跟我们几个说说,听着就当消遣,谁也不会说出去的,你怕什么?”那人身边的大汉怂恿道。

    “好吧,那我就说说,你们可别说出去。听说那个R国来的玉石商不仅和咱们族长见了面,和其他四族的族长也见过面了。五大家族同时毁约,哪儿有那么巧的事?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因为R国人的手段。而且……”

    “而且什么?你倒是快说啊!”他身边的那人催促道。

    “而且,那些R国人里有高手,我可是亲眼看见的。拿张纸一叠就变出一个美女,反手一把火就能把人活生生的烧死!”那人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浑身一抖。“哎呀妈呀,不能说了。这山里怪瘆人的,还是不说了。”

    龙紫夕等人先降落在了蒙桑家族的矿脉处,听见营地里几个人的谈话,互相对视了一眼。

    “他们说的应该是R国的阴阳师。”

    龙紫夕记得在修真功法上看到过,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修炼方法。有的修道,有的擅长阴阳术,还有的修炼一些旁门左道的功法。不仅如此,东西方的修炼方法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不过殊途同归,只要修为到了,最终都可以飞升天界。

    水玥点了点头,赞同道:“我爷爷和R国著名的阴阳师安倍骏夫见过一面,听他说,R国的阴阳术十分厉害,特别是式神和言灵术。”

    “这么说,五大家族突然间毁约,应该是受R国的威胁了?”凌昊宸听到这儿,气得想骂娘。

    龙紫夕和龙紫攸对视了一眼,都没表态,这件事不到最后都不能轻易下结论。就算五大家族的事和他们有关,也不代表展云扬也是他们抓走的。不过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而且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好了,别议论他们了,今天晚上我们还有正事要做。”龙紫夕看向幽麟,“在这片矿脉外面设个结界,待会儿惊动了那些守矿人,不能让他们跑出去。”

    “杀了比较妥当。”幽麟淡淡地说道。

    龙紫夕摇了摇头,“留着他们还有用处。”

    五大家族矿脉的所有权本来就是她的,她只不过是拿回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至于那些守矿人,则是她准备送给五大家族的见面礼。

    幽麟虽然不知道龙紫夕到底要做什么,不过还是照着她说的去做了。设好结界,回到了龙紫夕身边。

    凌昊宸知道龙紫夕要动手了,兴奋地两眼发光,等着看她怎么搬空那些矿脉。

    “幽麟,我们来比赛,看谁搬得快怎么样?”龙紫夕觉得一个人劳动没意思,索性叫上幽麟一起。

    幽麟看了龙紫夕一眼,没有说话。其实他只要使用一个挪移术就可以把这里搬空,不过见龙紫夕兴致这么高,他就没开口的打算了。而且这是他第一次和她做同一件事情,就算是给自己留点儿回忆吧!

    想了想,他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龙紫夕几人进来的时候都是隐着身的,那些守矿人自然都没发现。不过当龙紫夕和幽麟开始搬动矿石的时候,整个矿山都开始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同时也惊动了他们。

    “天啊,不会是地震了吧?”

    围在火堆边的几个人相继起身,听到一个人喊地震,剩下的几个也慌不择路的逃窜。可是他们无论怎么跑都跑不出去,一直在里面转圈。

    然后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山上大块小块石头乱飞,然后都聚拢在一起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就在他们怔愣的时候,眼前的矿山越变越小,直接从他们眼前消失了。

    “我没看错吧?刚才那里是不是有座山来的?”

    “那里是有座山,可是山呢?怎么没了?”

    “不会是见鬼了吧?”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刚停下的几个人又开始逃窜。有的禁不住吓,已经跪在地上叩头了。

    龙紫夕和幽麟搬山搬的开心,没有理会下面的那些人。等他们把蒙桑家族的矿脉搬完,那些守矿人一个个都晕了过去。他们不光是吓的,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没保护好矿脉,不知道该怎么和族长交代。又惊又吓,是个人都受不了。

    “幽麟,看来还是你快。走,我们接着比!”龙紫夕话落,他们一众人又转移到了奈达温家族的矿脉。

    一夜之间,五大家族所属的矿脉变成了一片光秃秃的小山丘,剩下的那些土块石头都是过滤后剩下来的。龙紫夕和幽麟算是掘地三尺,把那些有用的石头都搬空了,一点儿渣子都没给五大家族剩下。

    而负责守护矿脉的人同时不翼而飞,一点儿声响都没发出来就失踪了。

    第二天是约定好挑选毛料的日子,当R国玉石商和蒙桑在内的五个家族族长到达矿脉的时候,就看见了一片荒凉的空地。

    五个族长瞬间傻眼了,都觉得是自己记错了地方。毕竟那些不是石头,而是一座座矿山。任谁也不会相信矿山会失踪,除非是见了鬼了。

    R国的玉石商来自伊藤家,伊藤家家主伊藤龙一是R国最著名的商界大鳄。因为财大气粗的关系,那个玉石商为人十分高傲。

    看着面前的秃山丘,他就觉得自己被人耍了,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几位族长是不是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藤家是带着诚意和众位合作的,难不成几位族长是在戏耍在下吗?我们的合作看来是进行不下去了,五位族长等着赔偿违约金吧!”

    蒙桑是几个族长里脾气最暴躁的,见自己的矿脉变成秃山已经很窝火了,这会儿听了玉石商的话顿时火冒三丈。

    赔偿违约金?他们现在一毛钱都没赚到,拿什么赔?“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就为了戏耍你,搬空了自己的矿脉?别以为你们是R国人,我们就怕你!当初要不是你们威胁,我们也不用终止和华夏人的合作,更不用赔偿大笔的违约金!”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你这个R国人是不是找打?信不信老子打得你下不了床?”

    “你!野蛮人!”

    “好了,好了,都少说一句。”奈达温被两个人的声音吵得头疼,“现在我们应该找那些守矿人问问,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哪儿去问?你是瞎子吗?”蒙桑这时候是看谁都不顺眼。

    不过奈达温这句话确实是废话,除了眼前的这座荒山,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上哪儿去找守矿人。

    “这里曾经出现过华夏国的修真者。”一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解释道:“前面布过结界,空间中还有残留的灵力。应该是四个人以上,其中有两个是高手。”

    蒙桑和奈达温都沉默了,这个人是R国有名的阴阳师龙泽秀树,是阴阳世家安倍家传人的首席弟子。他说的话绝对不会错,看来是有人捣鬼。

    他们被人给阴了,还是他们惹不起的人。哎,就知道当初不该毁约,那些人一定是那个华夏人请来的。他们现在要怎么办?矿脉没了,一切都完了!

    不行,不能让他们独自承受这些损失!既然事情都是这个R国商人挑起来的,就要让他一起承担才行。最好这两拨人能斗得你死我活,那获利的就是他们了。幸好之前已经签订了合同,好歹还有一笔巨额收入顶着。

    就在五个族长各自动着心思的时候,就听龙泽秀树道:“先留在这里,我要会会那些华夏国的修真者。”

    “龙泽君!”玉石商并不赞同这件事。现在他们应该想着怎么挽回损失,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

    可他也不敢太过苛责,龙泽秀树是阴阳师,先不说他的地位,就是那出神入化的阴阳术也不是他能抗衡的。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龙泽秀树不容置喙,眼神阴冷地瞥了玉石商一眼。

    玉石商知道龙泽秀树这个人性情阴晴不定,和他师傅安倍骏夫不同,他对阴阳术已经到了一种痴迷的境界。只要能和高手对决,其他的事情都不在乎。他不敢惹怒他,只能讪讪地闭了嘴。

    龙泽秀树此时觉得很兴奋,没想到在缅国竟然能遇到修真界的高手。他一直听师傅说华夏的修真者如何厉害,早就想领教一下了。不过他这个人为人高傲,并不打算用阴阳术帮这些缅国人寻找那些华夏人的下落。在他眼里这些缅国人都是愚蠢的,不值得他浪费精力。

    “那些守矿人应该是被他们抓走的,抓走他们一定有原因。如果真是那个华夏人做的,他一定会联系你们。等他们联系,然后通知我。”

    听到龙泽秀树近乎于命令的口吻,几个族长心里恨得牙痒痒。可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个人不是他们能招惹的,所以就算有气也只能自己忍着。开车回了自己的地盘,立刻派手下出去找人。等他们找到那些华夏人,一定要出了心中的恶气。

    龙紫夕空间的荒地上,此时竖立着一座座矿山。而那些守矿人,都统一关在一个结界里。

    “现在好了,有这么多毛料,货源有着落了。真想看看那些人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凌昊宸想想就觉得爽。

    “嗯,夕夕,我准备和昊宸先回一趟A市,安排一下公司的事再回来。”龙紫攸现在也松了一口气。

    龙紫夕想了想道:“现在坐飞机的话恐怕不安全,五大家族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在派人找我们。这里不能住了,我们必须马上换地方。幽麟,你如果多瞬移几次的话,能不能回去?”

    “可以。过来的时候我就记住了飞机飞行的路线。”

    “嗯,那好。哥,你们都回A市去,暂时不要回来。我留在这儿打听展云扬的下落,到时候电话联系。”

    龙紫攸不放心,劝道:“夕夕,你一个人留在这儿怎么行?”

    “哥,到时候让幽麟回来帮我就行了。”

    龙紫夕知道对方有高手在,找到他们是早晚的事。哥哥和凌昊宸的修为都太低,留在这儿并没有什么帮助。

    她从空间里挑了不少的毛料,打算让龙紫攸带回A市解决公司的危机。可是她身上就一件空间神器,除了碧霄别人也摘不下来。

    “夕夕,你想什么呢?”龙紫攸见龙紫夕愣神,出声问道。

    “我本来想让你们带点儿毛料回去,可是我身上就一个空间法器。”

    “我有。”幽麟见龙紫夕烦恼,就把左手上戴着的戒指亮了出来。

    龙紫夕诧异地转头看着他,可转念一想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碧霄都能有空间法器,他自然也可以有。

    把毛料放到了幽麟的戒指里,催促道:“好了,你们快走吧!”

    “那夕夕你自己小心,要是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龙紫攸几人和她告别后,就跟幽麟离开了。

    等他们离开,龙紫夕也离开了酒店。她想起昨晚从哪些守矿人那听到的阴阳师,打算去摸摸他的情况。以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展云扬很有可能就是被他抓走了。可如果真是他抓的话,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算了,先找到那个人再说。

    因为R国的玉石商行事高调,龙紫夕很快就找到了他们下榻的酒店。望着里面富丽堂皇的装修,她不禁咋舌。

    龙紫夕用神识搜索着整个酒店,在酒店里发现了几处灵力波动。她走到其中一处,就发现角落里放着一只白色的纸鹤。

    纸鹤的眼睛闪烁着诡异的红光,在看见龙紫夕的一刻就从地上飞了起来。

    龙紫夕猜想这只纸鹤应该就是那个阴阳师的手笔,看来他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来了。

    在楼上的某个房间里,正盘膝坐在房间里修炼的龙泽秀树睁开了眼睛。本来还以为那些华夏人会躲起来,没想到竟然主动来找他了。这样正好,他已经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他用阴阳术锁定了那只灵鹤的位置,操纵它给龙紫夕传音道:“你是华夏国的修真者?”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龙紫夕见已经惊动了龙泽秀树,也懒得隐藏自己的行踪了。

    “在下久仰华夏修真者的威名,今日能有机会讨教一下,是秀树的荣幸。在下龙泽秀树,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知不知道我的名字你都要死,就不用多此一举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抓走了一个华夏人?”

    龙紫夕本来就没打算放过这个人,当然,还有和他一起来的那个R国的玉石商。要不是他们,她的公司也不会面临破产的危机,展云扬也不会因为这个被人抓走。不过她现在只想尽快找到展云扬的下落,懒得和这个阴阳师废话。

    当龙泽秀树听到龙紫夕的声音时,心里就是一惊。听声音对方明明还是个少女,竟然已经拥有了那么高的修为。

    可当他听到龙紫夕的回答时,心里更是惊讶。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傲慢的修真者,如果不是修为强大,就是不知死活。他希望她是前者,这样他就可以好好和她比试一场。

    想到这里,他继续传音道:“阁下请到顶楼来。”

    话落,那只灵鹤的眼中就失去了光华,静静地停在了角落里。

    龙紫夕坐上电梯,直接到了顶楼。推开顶楼的门,一阵狂风朝着她的面门扑来。她微微眯了眯眼,将披散在脑后的长发梳成了一只马尾。

    龙泽秀树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倩影,瞳孔一缩。这个修真者果然是个少女,真是令人不敢置信。而且她身上散发的灵力气息很强,连他都看不出她真实的境界,一看就是个高手。师傅,看来弟子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龙泽秀树打量龙紫夕的同时,龙紫夕也在打量他。这个穿着R国传统服饰的男人很强,从他身上的气息看,最少也相当于凝丹后期的修为。她现在不过才凝丹前期,对付他恐怕有点儿吃力。不过她身上的气息被碧霄的手链掩盖着,对方应该看不真切。

    “我已经上来了,现在可以说了,你是不是抓走过一个华夏人?”

    龙泽秀树摇了摇头,“在下并没有抓走过华夏人,阁下的朋友被人抓走了吗?”

    龙紫夕观察着他的面色,见他不像是在说谎,心里有点儿疑惑。这个男人看上去就是那种十分高傲的人,应该不屑说谎。可展云扬要不是他抓走的,还会是什么人呢?他现在虽然才晋入淬体期,可毕竟是个修真者。如果是普通人,应该没那么容易抓走他。

    而且展云扬是突然失踪,据说当时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公司的其他员工。结果那些员工都没事,只有他一个人失踪了,显然是有人把他抓走了。既然目标是展云扬,那么他们针对不是矿脉的事,就应该是因为她。可是千里迢迢在缅国动手,她自然而然首先想到的就是矿脉。

    现在看来她该转变方向了,还是应该先把目标锁定在五大家族的族长身上。

    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现在她首先要解决了面前的这个阴阳师。看他那一脸战意,恐怕自己不解决了他也走不了。

    “你不是对华夏的修真者有兴趣吗?想怎么比试,尽管来吧!”龙紫夕不想浪费时间,主动开口道。

    龙泽秀树见龙紫夕开口,兴奋道:“那在下就讨教了!”

    说完,龙泽秀树双脚缓缓分开,从怀中拿出一张符咒扔到了空中。双手快速捏动法印,接着虚空画了一个五芒星法阵。口中喃喃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开阵!”

    龙紫夕眼见五芒星光芒大作,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袭来,将她逼得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停了下来。

    这个阴阳师果然很强,看来她一定要小心了!

    龙紫夕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望着从虚空缓缓出现的巨型怪物,瞳孔猛地一缩。

    那个怪物浑身漆黑,身形看上去像是人类,却长着鸟喙。

    龙紫夕迅速在脑海中搜索有关于阴阳术的信息,却只知道面前的这只怪物应该叫乌鸦天狗,是龙泽秀树召唤的式神。至于要怎么才能对付它,脑子里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就在她搜索信息的时候,乌鸦天狗猛烈地拍打着身后那两个巨大的黑色羽翼,一阵狂风卷着灵力朝着她的面门呼啸而去。与此同时,龙泽秀树足下一蹬,飞跃到了半空中。身前环绕着一圈符咒,看样子是在积攒灵力,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龙紫夕心下一沉,催动体内金丹快速旋转,开始吸收周围的灵气。同时,右手虚空一抓,一把巨大的风刃已经成型。她必须打散他周围的灵气,不然等他积攒够灵气,倒霉的就是她了。

    乌鸦天狗朝着龙紫夕的方向袭来,而龙紫夕手中的风刃也准确地投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