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11 乾坤玲珑塔
    紫焱认真地点了点头,眨着晶亮的紫眸望向龙紫夕。“爷爷说它们之中如果哪个有机缘,得天眷顾,就可以修出灵识,成为天地之精灵。爷爷还说,万物皆有灵,只不过有的机缘多些,有的机缘少些。小焱虽然不是太明白爷爷说的话,不过也觉得它们都是精灵。小焱在这里等了妈妈很长时间,一直都是它们陪着小焱。小焱觉得闷的时候,就会来找它们玩儿。”

    龙紫夕揉了揉紫焱的紫发,心想他觉得是精灵就是精灵吧。见到他开心的笑容,她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抬眼看了看上面越聚越多的灵光,问道:“小焱,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带妈妈去爷爷交代的地方啊!爷爷说如果有一天小焱找到了妈妈,就带她去那个地方。”

    紫焱跑到龙紫夕身边,眼含期盼地看着她,问道:“妈妈,小焱可以牵你的手吗?以前爷爷都是牵着小焱的手走路的。”

    “嗯,当然可以。”龙紫夕伸手抓住紫焱粉嘟嘟的小手,轻轻地捏在手中。

    两个人大手拉着小手,看上去还真的有点儿像母子。就像散步一样,听着细流中的水声,一直往前走。小焱迈着小腿努力地跟上龙紫夕的步伐,而龙紫夕觉得自己走快了就会停下或者放慢速度。相携的两个身影,看上去无比的和谐。

    龙紫夕渐渐忘记了时间,越往前走心里越平静。这时候的她没有烦恼,没有忧愁,仿佛整个人变成了一张纯净的白纸,处于完全放空的状态。越往前走,那种感觉越强烈,脑子里甚至迸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好像一辈子留在这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时,紫焱突然顿住脚步,歪头对龙紫夕道:“妈妈,你闭上眼睛,小焱牵着你走。以前爷爷带小焱来的时候,就告诉小焱,将来带妈妈走到这里的时候,一定要让她闭上眼睛。”

    龙紫夕对紫焱口中的爷爷越来越好奇了,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老人呢?从她掉下来开始,似乎很多东西都是他提前计算好的。不过从之前经历的事中可以看出,他对自己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这样想着,龙紫夕就慢慢闭上了眼睛。感觉到紫焱的牵动,抬脚迈了出去。但因为看不见的缘故,她的步伐很小,走得也很慢。闭上眼睛以后,她心里的那种感觉更强烈了,最后竟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了。要不是紫焱牵着她的手,她几乎觉得自己已经变成空气中的一粒分子了。

    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紫焱再次停住脚步,龙紫夕才觉得自己恢复正常。

    “妈妈,我们到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听到紫焱软糯的声音,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让她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前方黑暗的空间中,游弋着无数的光点。光点同光点相连,聚拢成一只只的灵蝶。灵蝶肆意纷飞,划出一道道瑰丽的光线。光线同光线交织,编绘出一副绚丽的图画。然而不管它们的姿态如何,始终都围绕着中心旋转的小塔,不远不近,似乎是在和它嬉戏。

    小塔通体泛着金光,共分为七层。每个塔尖上都挂着一颗银铃,银铃“铃铃”作响,犹如九天仙乐,化外梵音。容清纳垢,涤荡人心。

    “那个是?”龙紫夕仰着头,一双眼睛早已看直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看到的景象,一瞬间觉得自己真是才疏学浅。那句“书到用时方恨少”,大概就是她此时的心情写照。

    紫焱“咯咯”一笑,说道:“妈妈,小塔很漂亮吧?爷爷说小塔是送给妈妈的礼物,妈妈会很需要它。”

    龙紫夕闻言微微凝眉,似在思考着什么。

    其实不能怪龙紫夕多心,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无缘无语地对另一个人好,更何况还是一个从来都没见过面的神秘人。不过她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引起那个神秘老人的觊觎,因此觉得面前的这些突如其来的惊喜应该不是陷阱。

    这时,小塔的正面恰好转到了她的面前。就见塔身上赫然雕刻着“乾坤玲珑塔”这五个龙飞凤舞的金字,光华潋滟。

    “乾……坤……玲……珑……塔。”龙紫夕一字一顿地念着小塔的名字,黑色的瞳仁中映着金色的塔身。

    紫焱晃了晃牵着龙紫夕的小手,问道:“妈妈,你不收下小塔吗?”

    “怎么收?”龙紫夕低头疑惑地看着紫焱。

    紫焱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回道:“小焱也不知道,爷爷没有告诉小焱怎么收。”

    呃……

    龙紫夕风中凌乱了!哪儿有送了人家礼物,却不让拿走的道理?如果那个老头不是耍她的话,那就应该是另有玄机。这乾坤玲珑塔一看就品质不凡,既然说送给她,说什么她也得想办法把它带走。

    于是,龙紫夕仰头盯着玲珑塔,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玄机。

    紫焱见龙紫夕仰着头,也学她仰着小脑袋盯着玲珑塔。

    他虽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盯着玲珑塔,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帮着妈妈一起盯。爷爷曾经告诉过他,要学会助人为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龙紫夕的脖子都有点儿僵了,在这段时间里她已经把脑子里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一遍,可是却毫无所获。

    小塔飞的太高,她目前还不能施展御空术,根本就够不到。用术法击落?又怕不小心弄坏了小塔,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难道有什么法诀咒语?可她除了小时候从童话书里看到过的“芝麻开门”,就再也不知道其他的通关咒语了。不过传说灵宝都是有灵性的,它们大多会自己选择主人。这乾坤玲珑塔一看就不是凡品,应该也会自己选择主人吧?

    龙紫夕心念电转,见紫焱正仰着小脑袋聚精会神地盯着小塔,问道:“小焱,你在看什么?”

    “妈妈,小焱的脖子不会动了,怎么办?”

    “……”

    龙紫夕无奈地扯了扯唇角,心底一笑。虽然说生孩子这件事离她还很遥远,可如果自己的孩子和小焱一样可爱,似乎也还不错。自从她认了小焱这个儿子,短时间内已经笑了好几次了。心想,恐怕任何一个女人见到这么可爱的小孩儿,都很难不喜欢吧?

    她蹲下身轻轻地给紫焱揉了揉脖子,浅笑道:“告诉妈妈,你刚才在看什么?”

    “妈妈盯着小塔,小焱就帮妈妈一起盯着小塔。爷爷说过,要助人为乐。”紫焱看着龙紫夕,认真地回道。

    龙紫夕“噗嗤”一笑,刮了刮紫焱的小鼻子道:“小焱,你真是个开心果。”

    “咯咯,妈妈高兴,小焱就高兴。”紫焱咧嘴一笑,几颗洁白整齐的小乳牙露了出来。

    龙紫夕心情一好,也不想再纠结于那个乾坤玲珑塔了。反正是她的终将是她的,再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这里出去,她有的是时间。

    “小焱,反正暂时出不去,我们上其他地方转转好不好?”

    龙紫夕发现这里的空间一眼望不到头,不知道到底有多大。与其站在这里空想,不如到处转转。也许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出去的办法。

    紫焱扑闪着紫水晶般的大眼,点头道:“妈妈去哪儿,小焱就去哪儿。”

    龙紫夕伸出手,拉住紫焱的小手往对面的方向走去。想着一路过来应该已经走了不少路,如果往回走肯定会有很多重复的路,还不如接着继续往前走走看看。

    两人转身离开,身影慢慢消失在了那些光点汇聚的地方。可惜他们没有看见,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小塔周身的金色光芒逐渐转变成了七色彩光。塔身微微一抖,随着他们消失在了空间中。

    走出刚才的空间,眼前的路又暗了下来。龙紫夕一手扶着湿滑的岩壁,一手拉着紫焱,眼睛四处张望,希望能看到一点儿亮光。

    突然,身后传来“铃铃”的声音,清脆悦耳的声音随着流动的空气飘进了龙紫夕的耳朵。但是声音很轻,转瞬就消散了。

    龙紫夕一愣,顿住脚步问道:“小焱,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没有啊。”

    龙紫夕摇了摇头,兴许是她听错了。“嗯,走吧!”

    两人接着往前走,走出一段距离后,“铃铃”声又传进了龙紫夕的耳朵。这回她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确实是有银铃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还很熟悉,就是那个乾坤玲珑塔上银铃发出的声音。

    龙紫夕又停了下来,她轻声对紫焱说道:“小焱,咱们在这里等一会儿。”

    “我们要等谁?”

    “嘘!”

    “铃铃……铃铃……”

    银铃声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就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和他们玩儿捉迷藏。

    “妈妈,小塔!”紫焱伸手一指,就见一个通体萦绕着七色彩光的小塔正在空中旋转着。

    龙紫夕一看向它,它身上的光芒就转变成了耀眼的金光。似乎是在向她炫耀自己的外表,十分具有人性化。

    “你跟过来干什么?想认我为主?”龙紫夕也不知道乾坤玲珑塔能不能听懂她说的话,只是随便试试。

    她的话音一落,小塔就飞到了她的身边,却并没有降落的意思。塔身在空中打着圈,似乎是要表达什么意思。

    龙紫夕盯着小塔看了一眼,拉住紫焱继续往前走。她觉得那个塔绝对能听懂她的话,刚才那个骄傲的样子,好像是在挑衅她一样。她这个人一向只喜欢臣服,既然人家没用认她为主的意思,她也不会勉强。不过敢挑衅她,就要做好承受代价的后果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龙紫夕走小塔也动,龙紫夕停下它也跟着停下。距离总是不近不远,没有任何改变。

    龙紫夕顿住脚步,斜睨着小塔道:“你要是愿意认主就认主,不愿意就回去。别再跟着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铃铃……”塔身一抖,飞到龙紫夕身前挡住了她的路。塔身上的金光顿时大作,似乎挑衅的意味更浓。

    龙紫夕翻了个白眼,没见过这么贱的灵宝!真当她没脾气吗?刚才不过是自己不想搭理它罢了!

    好,既然你喜欢挑衅,那就让你看看挑衅的后果!

    心念一转,龙紫夕五指并拢快速捏了一个法诀。红彤彤的火球带着撞击空气发出的“噗噗”声,朝着小塔急速冲去。

    小塔迅速往上空飞去,轻松地躲过了龙紫夕施展的火球术。躲过之后又回到了龙紫夕面前,接着挑衅。

    “很好。自从我练成了初级的五行灵术,还没时间试验威力。现在既然你挑衅,咱们就过过招怎么样?”龙紫夕勾起唇角漾出一抹浅笑,眼中战意盎然。

    她放开牵着紫焱的手,让他在一边等着自己。接着,火球术、冰箭术、风刃术连番上阵。霎时间,整个空间里不停地闪过红色、白色和绿色灵光。各种颜色的灵光交织,变成了一张灵光网。

    再看对面的小塔,仗着自己身形小,灵敏地飞上飞下,躲闪着龙紫夕的攻击。时不时抖抖塔身,似乎是在嘲笑她的准头。

    龙紫夕唇角继续上扬,纤细的秀眉上挑。敢笑话她?很好!

    龙紫夕的攻击速度越来越快,铺天盖地的灵光将整个空间都照亮了。她的精神力就好像不要钱一样,手中射出的术法就没停过。两人你追我躲地斗了半天,也没有分出一个胜负。

    紫焱在边上看着龙紫夕和小塔斗法,晶亮的眸子越睁越大。妈妈真是太厉害了,不过小塔也很厉害。怎么办,小焱也想去玩儿。他想着想着就迈出小腿想加入战局,龙紫夕怕伤到他,立刻停了下来。

    龙紫夕拉住正看得起劲的紫焱,没有再搭理小塔的意思。“小焱,我们走。”

    紫焱还不想走,可又怕自己不走的话龙紫夕会不高兴,心里有点儿纠结。

    期间,小塔飞到龙紫夕身前挑衅了好几次,可是龙紫夕都没有再搭理它。过了一会儿,小塔蔫了下来,身上的金光也淡了许多。

    紫焱看着跟在他们身后的小塔,摇了摇龙紫夕的手道:“妈妈,小焱也想和小塔玩儿,可以吗?”

    “小焱,一个破塔而已,咱们不和它玩儿。等出去以后,我给你买好多好玩儿的玩具好不好?”

    紫焱抿着小嘴想了半天,犹豫地点了点头。

    可是,乾坤玲珑塔听到龙紫夕的话可不干了,竟然敢说它是破塔?想当年它叱咤风云的时候,有多少人为了得到它打得头破血流,争得头破血流?哼,真是太没见识了!

    不行,它非要她看看自己的厉害不可,真是气死塔了!

    登时,塔身上七彩光华瞬间绽放,塔身足足比刚才大了三四倍。高高的塔身一抖,整个空间都在“轰轰”的颤动。

    龙紫夕听着身后的声响,脸色一白。

    小塔还以为她是害怕自己,变回之前的大小,得意地飞回她面前得瑟。哼,怎么样,知道本塔的厉害了吧?这不过是皮毛而已,本塔还有更厉害的呢!再敢说它是破塔,它就让她好看!

    不好!那个声音是?龙紫夕狠狠地瞪了小塔一眼,拉起紫焱就跑!

    这个蠢塔,她不过是逗着它玩儿而已,它竟然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空间都被它震塌陷了。

    本来这段空间就狭窄,这一塌身后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地碎裂着。

    龙紫夕真是服了这个塔了,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欠了它的!自己好不容易保住一条命,现在难道又要交代了?

    就在龙紫夕拉着紫焱躲闪着身后塌下的碎石时,不远处的地上正躺着一抹白色的身影。他感觉到地面的震动微微动了动,渐渐恢复了意识。扬起头看向了前方,脸色凝重。

    如果龙紫夕在这儿的话,就会认出这个人正是碧霄。

    碧霄之前从上面落下来的时候,因为空间的诡异吸引力,就掉到了这片漆黑的地方。期间他想施展御空术,可是发现那里竟然有禁制。无奈之下只能赌一把,希望别摔得太惨。

    他活动了一下身体,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的关系,并没有受什么伤。也因为这样,他心里的担忧稍微减轻了一点儿。他跳下来是为了寻找夕夕的,如果自己受了伤肯定是要影响寻找的速度的。希望夕夕真的在这里,不然等他走出这里又要浪费不少时间。

    他探出神识仔细探索着这片空间,发现这里十分诡异,似乎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空间。也就是说,虽然看着是一条直路,实际上分成了好几个空间。也许一脚踏错,就会转移到很远的地方。

    就在碧霄观察周围的时候,大地震动地更加剧烈,墙壁上的石头都开始往下滚落。他眉头轻凝,迅速往中间躲去。躲闪的同时他发现,这里的空间并没有禁制,是可以使用术法的。一颗巨石朝他滚来,他直接施展神元力把石头击了个粉碎。

    “妈妈,快跑,后面的大石头追上来了!”

    “小焱,别害怕,那些石头追不上我们的。”

    这声音?

    碧霄直挺的脊背一僵,碧玉般的瞳孔猛地一缩,心跳的频率都快了很多。他捏了捏拳,一瞬间觉得有点儿不敢相信。刚才那个声音是夕夕的吗?自己真的找到她了吗?

    惊喜来得太突然,往往让人难以置信。碧霄想冲过去确定,可迈出的步子又顿住了,因为声音消失了。他突然有点儿害怕,怕刚才听到的声音真是自己的幻觉。如果他过去后没有看见她,恐怕会直接疯掉。

    其实在寻找的过程中他已经疯了一回了,如果再来一次,恐怕就直接崩溃了!他不敢赌,怕自己再也支撑不下去。

    等了一会儿,声音再也没有出现,碧霄的唇角扯出了一丝苦笑。果然是他出现幻觉了吗?原来他碧霄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凡人。

    “小焱,跟上,我们必须再跑快点儿!”

    “夕夕!”

    碧霄下意识地叫了出来,因为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再次听到那个刻进心间的声音,心里再次猛地一颤。夕夕,那个声音是夕夕的。

    当碧霄惊喜过后看见前面出现的两道身影,才确定刚才自己听到的不是幻觉。不过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见了紧追在龙紫夕身后的那些巨石,立刻飞身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龙紫夕拉着紫焱一路狂奔,心里狠狠咒骂着乾坤玲珑塔。等他们逃过这一劫,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蠢塔。不过眼前最重要的还是逃命,不能被身后的那些石头给埋了。

    碧霄看着朝他跑过来的那抹淡粉色的身影,激动地迎了上去。他纵身跃上半空,同时手中结印,一个巨型土墙从地上冒了出来,挡住了后面滚来的石头。接着,一把搂住龙紫夕的纤腰,将他揉进了自己的怀抱中。

    龙紫夕正带着紫焱跑路,没有注意到前方的碧霄。猛地撞进一个熟悉而又坚实的怀抱,一瞬间觉得脑子有点儿短路。

    碧霄搂住龙紫夕的手臂缓缓收紧,勒得龙紫夕有点儿喘不过起来。可她并没有说话,只是任由碧霄抱着。或许她是想通过这种窒息感告诉自己,她面前的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碧霄找到她了,这一切不是她的幻觉。

    闻着碧霄身上熟悉的冷香,龙紫夕欣然地闭上了眼睛。眼眶灼热地难受,一股热流从眼眶中涌了出来。虽然碧霄的怀抱是冰凉的,可她却觉得很温暖。

    她发现碧霄的身子正在微微颤抖着,其实她又何尝不害怕?

    之前不过是强自镇定,现在靠在碧霄的怀抱里,她才敢把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她后怕,怕之前自己掉到下面会摔死,怕再也找不到路出去,更怕自己在意的人会担心。

    两个需要安慰的人就那么紧紧地靠在一起,互相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暖,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复心中的害怕。

    小紫焱被石头追得直喘,见突然从地下蹦出一座土山,觉得既好奇又好玩儿。不过那种好奇片刻间就被突然冲出来的碧霄冲淡了,他见一个陌生人抱着他妈妈,手中缓缓凝出了一团紫色的火苗。

    火焰越聚越多,最后形成了一簇紫色的火焰。火焰在他的手心中跳动翻转,周围的空气被急速压缩,发出“噼啪”的轻响。

    待紫火终于聚成一团时,他就把紫火朝着碧霄的身上扔了过去。紫火一出,周围的空间就被火焰炙烤地扭曲了起来,周围墙壁上的水汽瞬间蒸发殆尽,似乎连岩石都要被烤化了。

    龙紫夕心中一惊,幸亏碧霄的精神力强大,在紫火扔过来的瞬间就带着她躲到了一边。要不然被紫火打中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小焱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火焰,难道是……

    失去了目标的紫火穿梭在空气中发出“噗噗”的巨响,朝着对面的岩石猛然轰去。

    “碧霄,快想办法截住那团火!”龙紫夕惊得声音都高了一个八度。

    如果紫火撞上对面的岩石,一定会把岩石轰开,这个空间恐怕会崩塌,他们就危险了。

    碧霄也知道情况紧急,可他现在的修为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在两人无措的时候,小塔冲过去把紫火吞噬了。

    龙紫夕看着小塔的举动,瞳孔一缩。这个塔果然不是凡物,竟然能吞噬小焱的紫火。刚才紫火的威力他们可是有目共睹,可在它面前就好像游戏一样,看不出丝毫勉强。

    紫焱见碧霄躲过了他的紫火,手中立刻又凝聚了一团。

    龙紫夕瞬间觉得头疼,制止道:“小焱别扔,他是妈妈的朋友。”

    紫焱听了龙紫夕的话微微一愣,手中的紫火也渐渐熄灭了。他歪着头打量着龙紫夕和碧霄的反应,想看看碧霄是不是坏人。

    他盯着两人看了半天,踌躇地问道:“妈妈,这个怪叔叔刚才不是在欺负你吗?”

    龙紫夕唇角一抽,碧霄什么时候成怪叔叔了?咳咳,这个称呼还真是奇怪。

    碧霄没心情搭理紫焱,拉着龙紫夕仔细看了半天,见她身上没受伤,才缓缓松了口气。“夕夕,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庆幸我们之间缔结的契约吗?如果不是确定你还好好活着,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碧霄,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我没想到山里会突然下雨,更没想到一脚踩空就掉到这个地方来了。其实我掉下来的时候就联系过你,可是联系不到。”

    虽然龙紫夕没有看见碧霄寻找她的情景,可想想也知道他当时的情况会有多糟。而且一想到他竟然会跳下来找自己,心里就涌起一阵感动。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幸好他们两个都没事。

    现在碧霄就在她身边,她也不像之前那么无措了。而且有碧霄在,他们离开这里的机会也能更大一点儿。

    碧霄伸手抚上了龙紫夕的眉尖,看见了她眉间的朱砂痣,问道:“夕夕,你眉间怎么多了一颗痣?”

    龙紫夕诧异地摸上自己的眉心,思索了一下,觉得可能是之前把血滴到紫焱眉间的后果。她以为只是紫焱眉间的痣消失了,没想到竟然是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是什么样子的?不难看吧?”龙紫夕想到紫焱眉间那个漂亮的朱砂痣,觉得自己的应该也不丑。

    碧霄轻笑道:“不难看,很美。夕夕,跟我讲讲你落下来以后发生的事吧?”

    龙紫夕还没说话,乾坤玲珑塔就飞到了她的面前。周身金光闪耀,生怕不能引起她的注意。

    本塔刚才可是将功赎罪了,呸,是英雄救美了!你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感激,还敢忽视本塔,实在是岂有此理!

    龙紫夕看着在她面前晃悠的小塔,不用想也知道它这个举动没什么好意思。索性也不去理它,拉过紫焱给碧霄介绍道:“他叫紫焱,是我新收的……咳咳……新收的儿子。等我们从这里出去,我就准备带他回家。”

    “儿子?夕夕,你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再养个孩子?何况我看他的来历不凡,他刚才投出的紫火应该就是……”

    碧霄拧眉望向紫焱,打量了半天也没有确定紫焱的身份。本来刚才觉得他应该是焱魂紫火衍生出的火灵,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一般不管是火灵还是器灵都是灵体状态,还没听说过能凝出实体的。

    不过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在没有确定之前,他都不想龙紫夕将他带在身边。尤其听见龙紫夕说要和他一起生活,心里就一阵不快。

    龙紫夕瞪了碧霄一眼道:“我现在已经有自己的产业了,还怕养不活一个孩子?再说,他还这么小,你忍心把他一个人扔在这儿吗?你看看这里的情况,任谁在这种地方呆久了都会受不了的。何况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是他陪在我身边,我已经把他当做亲人了。”

    “我没说不让你带他回去,不过不能让他叫你妈妈。你还没满十五岁,要是让世俗中的人听到会怎么想你?”碧霄对龙紫夕说完,转头看向紫焱道:“如果你想跟着她出去,以后就只能叫她姐姐。”

    紫焱没有说话,皱着小眉头思考着。过了一会儿,才犹豫地问道:“小焱真的不能叫你妈妈吗?是不是小焱做错什么了?”

    龙紫夕顿时觉得心疼,蹲下身一把抱住紫焱道:“小焱,不是你做错事,是我的问题。以后如果你想叫就叫吧,就把我当成你的妈妈也行。”

    “那小焱私下里叫妈妈,在别人面前叫姐姐可以吗?”紫焱盼妈妈已经盼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现在他好不容易找到妈妈,只想和她生活在一起。只要能和她生活在一起,叫什么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龙紫夕点了点头,揉了揉紫焱额前的碎发道:“当然可以。小焱,你这么乖,以后大家都会喜欢你的。”

    “可是,那个怪叔叔就不喜欢小焱。”紫焱摇了摇头,倔强地抿着小嘴,看上去无比委屈。

    碧霄眉梢一挑,碧玉般的眸子凝视着紫焱。这么小就懂得算计人心,看来他之前还真是小看他了。夕夕竟然说他是个孩子,这分明就是个人精。希望他别存着什么不好的心思,否则……

    碧霄盯着紫焱的时候,紫焱同样也凝视着碧霄。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碰撞,隐隐有雷电闪过。

    龙紫夕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对视着,突然觉得有点儿头疼。不行,再这么下去没准儿又要打起来,她还是转移话题比较好。转眼看见乾坤玲珑塔,指向它问道:“碧霄,你知道乾坤玲珑塔吗?”

    碧霄果然转移了视线,望向了乾坤玲珑塔。“乾坤玲珑塔是十大神器之一,传说具有浩大无俦之力,可以收妖魔、镇鬼煞。不止如此,内部具有上灵空间,说它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为过。怪不得一直没有人找到它,原来竟是在这里。这个空间十分诡异,没人找到倒也不奇怪。”

    小塔听到碧霄的介绍,浑身的金光再次大盛。它跑到龙紫夕面前炫耀道:看到没有,这里还是有个识货的!哼,你之前竟然敢说本塔是破塔,也不能怪本塔发飙。

    龙紫夕见它那得瑟的样子,顿时觉得眼疼。十大神器的威力可能确实不小,不过这脾性和智商就不怎么样了。

    “夕夕,刚才我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是不是和它有关?”碧霄想起刚才龙紫夕拼命逃跑的景象,望向乾坤玲珑塔的目光冷凝了下来。

    小塔塔身一抖,顿时飞离了龙紫夕身边。不知道为什么,它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人有点儿可怕,以后还是尽量离他远点儿比较好。

    它“嗖”地一下飞到紫焱面前,求救道:小焱焱,救命啊!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是那个丫头说人家是破塔,人家也不会发怒啊!你一定要帮我解释一下,我们可是一直相依为命的!

    龙紫夕翻了个白眼,没想到它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不过既然它知道害怕,那她就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我们准备去找出去的路,你要是想跟着我们就要认主。到底要怎么样你自己想清楚,过时不候。”

    小塔飞到龙紫夕身边,围着她转了一圈,似乎是在思考。也罢,既然那个老头让它认这个丫头为主,它就听一回他的话。而且以后还可以和小焱焱在一起,好像也不错。

    想通了,乾坤玲珑塔猛地朝龙紫夕的手臂上射出了一道金光,金光一碰到龙紫夕的胳膊就在她身上划下了一道口子。接着,一滴滴的鲜血流了出来。它接住一滴血珠,周身闪耀出七彩光华,瑰丽夺目,让人不敢直视。

    碧霄知道乾坤玲珑塔是在认主,并没有打扰。等光华淡下来了,他才运起神元力给龙紫夕修复伤口。

    而乾坤玲珑塔认完主,直接飞进了龙紫夕的灵海,盘踞在了灵海的一隅。

    龙紫夕感觉到自己和乾坤玲珑塔之间建立了一种联系,现在似乎能感应到它的想法了。

    “主人,现在以你的修为还不能使用本塔,希望主人能够潜心修炼,早日提升修为。”

    听到玲珑塔和她说话,龙紫夕诧异了一下。不过转瞬间她就反应了过来,回答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的。以后就叫你小塔,乾坤玲珑塔叫起来太麻烦了!”

    “主人,能取个威风点儿的名字吗?小塔这个名字太普通了吧?其实之前我不是故意戏耍主人的,神器都有自己的骄傲,不考察一番是不能随便认主的。”乾坤玲珑塔悲催了,早知道刚才它就稍微收敛一点儿了。

    龙紫夕摇了摇头,否定道:“关于名字的问题就这么定了,你也不用纠结了。对了,你知道怎么离开这个地方吗?”

    “因为小塔是神器的关系,整个空间都被小塔压制着。现在既然认了主人,自然就可以自如的运用空间之力了。如果主人需要的话,小塔可以带主人出去。”

    换句话就是说,因为他是十大上古神器,所以一切的空间之力在它面前都成了摆设。现在它认了主,自然可以收回那个空间禁制。

    龙紫夕闻言,立刻将神识探进了空间,发现果然又恢复联系了。她望向碧霄,碧霄也看向了她。“夕夕,我现在已经能感应到你了,之前和你失去感应,应该就是因为神器的关系。神器所在的地域,都会出现一些比较奇怪的现象,其实我早该想到的。”

    “嗯,确实是因为小塔的关系。碧霄,现在你试试瞬移术,要是可以的话,咱们现在就上去吧?”龙紫夕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早点儿回去也省的陶谷风他们担心。

    碧霄点了点头,拉起了龙紫夕的手。龙紫夕牵着紫焱,嘱咐道:“小焱,我们现在要出去了,你抓好知道吗?”

    “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吗?”紫焱往周围看了看,突然觉得有点儿舍不得。不过一想到以后能和妈妈生活在一起了,开心还是多过不舍的。而且妈妈已经收了小塔,以后他要是无聊的话还可以和小塔玩儿。

    龙紫夕对他点头,转头给了碧霄一个示意,三人瞬间就从原地消失了。

    与此同时,寂月正从铜镜中观察着龙紫夕消失的那片山区。放眼望去依然是一片浓雾,看得他心里烦躁。

    一直站在他身侧等着汇报情况的黑袍男忍受着周围的低气压,只能尽量减小自己的存在感。他现在是想走又走不了,留下又不敢出声打扰,处境十分尴尬。也怪他进来的时机不对,要不然也不用面对这种窘境。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寂月才挥手解除观镜术,铜镜恢复了原状。他敛下眸子缓缓靠在沙发上,薄唇轻启道:“说吧。”

    这等待的十分钟对黑袍男来说简直度日如年,听到寂月的话,悄悄松了口气。“主人,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方家家主就在外面。”

    “嗯。分一半人继续去找,告诉他们,要是找不到,就留在山里不用回来了。”

    ------题外话------

    夕夕和碧霄终于见面了,求票票,有票票的亲都投到若水碗里来吧!话说乃们一点儿都不心疼碧霄,呜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