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18 容丹丹被拒
    “唐叔?”凌弘毅眼中透着急切,声音有些不稳。

    “进去看看小哲吧,哎。”唐德新摇了摇头,叹气的同时也是十分心痛。

    凌弘毅闻言身子一晃,险些站立不住。眼睛瞬间就红了,几步冲进了房间。

    房间里,凌睿哲痛苦地蜷成一团,窒息的感觉让他死命地扯着衣服,嘴角不断往外溢着血。

    “小哲,爸爸在这里,你能听见吗?”凌弘毅屈膝蹲在床边,轻声呼唤着,双拳紧紧地攥着,就仿佛攥着某人的心脏。

    “爸,你别……难过……,我,我没事的。”凌睿哲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胸口像火烧一样疼,呼吸越来越困难。他知道自己怕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望着父亲伤心的样子眼眶酸涩不已。

    龙紫夕跟在唐德新身后进了屋,一眼就看到了小床上躺着的少年。奇怪的是,她竟然看到他身上正萦绕着一团黑气。黑气在他的身前飘飞,疯狂地往他身体里钻。

    “阿影,你看到了吗?”龙紫夕面容凝重道。

    “主人,那是煞气,看来有人给这孩子施了死咒。”

    死咒?煞气?

    这两天龙紫夕从书上和阿影的口中知悉了不少东西,这咒术她也有所了解。现在的凌弘毅还没有十年后的成就,得罪重要人物的几率不是很大。而且中死咒的是他的儿子,能用这么狠毒的手段对付他,倒有可能是黑道上的人做的。只是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对方竟然要他断子绝孙?

    阿影见龙紫夕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主人想救他?”

    “我还没想好。”如果对凌弘毅儿子下手的人太难对付,她还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所以她有点儿犹豫。

    唐德新站在龙紫夕身边,又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哎,我一生救人无数,没想到却保不住这个孩子……流了这么多血,可脉象平和,内里一点儿伤都没有……这到底是什么病?”

    “唐爷爷,您和他很熟吗?”

    龙紫夕突然的发问,唐德新自然回答道:“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

    虽然唐德新没有多说,可是字字句句都透着疼爱。龙紫夕知道,唐爷爷的心里一定很难过。

    他一生都在救人,可以说是仁心仁术的代表。包括她和哥哥这两个曾经的“小乞丐”,他都好心的收留并且给她免费治病。想想那个寒冷的夜晚,如果不是唐爷爷,怕她早就死了吧。如今看到自己疼爱的孩子受苦而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该有多难受?

    龙紫夕下了一个决定,一个既大胆又危险的决定。她将唐德新叫到了门外,小声问道:“唐爷爷,如果我说我有把握救他,您可愿意帮我引荐凌弘毅?”

    “你说什么?夕丫头,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唐德新绷着脸,皱了皱眉,显然有点儿不悦。

    “唐爷爷,我不是在开玩笑,也不会拿人命开玩笑。现在您根本就没有办法救他,他也撑不了多久了,耽误下去只有一个结果,我想您心里比谁都清楚。说句不好听的,现在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但凡有一点儿可能都应该试试。”龙紫夕严肃道。

    龙紫夕的话就像一根钢针,不断刺激着唐德新的神经。她说的没错,现在确实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他踌躇着,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如果不试,这孩子虽然活不了多久,但还能撑上一天半天,如果试,也许立刻就会出问题,有可能还要再搭上一个孩子的命。

    龙紫夕见唐德新犹豫,催促道:“唐爷爷,有时候太过瞻前顾后,很可能错过最佳的时机,时间可不等人。”

    唐德新被龙紫夕说得一愣,望着她的目光也有些怪异。他好像有点儿不认识这个孩子了,她还是那个窝在哥哥怀里发抖的夕丫头吗?还是那个因为胆怯而不敢和他说话的夕丫头吗?

    咬咬牙,唐德新道:“好,那唐爷爷就听你的,试一试。”说完,他就往屋里走去。

    阿影一直没有说话,他的想法很简单,主人有主人的考量,相信她不会轻易拿自己冒险。既然相信她,他自然也不会出言干涉。

    龙紫夕没有和唐德新一起进屋,而是在外面耐心地等着。相信唐爷爷一定会说明情况的,至于要怎么选择,就看他们了。

    过了一会儿,凌弘毅首先走了出来。他深深地看了龙紫夕一眼,目光慑人。“你说有把握救我儿子?你可知道这句话可能带来的后果?”

    “知道。救不了你儿子,相信你也不会放过我。”龙紫夕气定神闲,丝毫不惧凌弘毅身上散发出来的杀伐之气。

    凌弘毅顿了一下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我现在可以放你走,只要你把今天看到的都忘记,我可以当刚才的话是小孩子不懂事的一时戏言。”

    “既然你根本就没拿我当小孩子,何必还在这里自欺欺人呢?明人不说暗话,恐怕我走出这里,就会被人灭口吧?”龙紫夕轻笑道。

    凌弘毅猛地眯起了眸子,双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心里已经是百转千回。“好,我信你一回。”

    “痛快!那我就把话说在前面,我不会白白救你儿子一条命。而且请你相信,既然我能救他一命,自然也有能力收回来,希望你不要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举动。”龙紫夕适时地释放着威压。

    凌弘毅身子一僵,收敛了全身的气势。

    龙紫夕话落再次进了屋,唐德新和凌弘毅都被她关在了门外,此外,她还让阿影封锁了整个房间。

    看着床上痛苦的凌睿哲,龙紫夕问道:“唐爷爷应该都跟你说了吧?虽然答应了你父亲,但是我还是要问一句,你愿不愿意让我试一试?”

    凌睿哲缓缓点了点头,这时候他已经被折磨地没力气说话了。

    龙紫夕见他点了头,这才掏出淬体丹给他服了下去。“这颗丹药是给你吊命用的,接下来可能会很痛苦,你必须坚持下来。”

    ------题外话------

    谢谢尹曦君亲的花花,叶沫的寂寞的5颗钻钻,还有其他送花的亲亲们。若水会努力写文,希望亲们能继续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