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93 天意难测
    又过了一个月,天气渐渐转热,六月的京城已经酷暑高照,一片闷热,池子里的芙蕖都开了,粉艳艳的荷花衬得青翠碧绿的荷叶,亭亭玉立,嫩蕊凝珠,格外娇艳,荷花底下聚拢了一群红色的锦鲤,围着碧绿的根茎争抢夺食。

    紫伊的娃又呱呱落地了,是个惹人爱的姑娘,将来一定是非常抢手的,今天是洗三礼,所以凌筱筱也挺着肚子带上家人前来祝贺了。

    “紫伊,你怎么了,如此虚弱,用不用叫孙道长来给你看看。”凌筱筱看着脸色苍白的紫伊担心的问道,她刚刚看过小女孩了,也是弱弱的样子,不该啊!难道紫伊生产时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她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其实孕妇生完产虚弱是正常的,所以她们都没发现紫伊病的特殊,凌筱筱是知道紫伊的身体底子的,就是生第一胎时也不像这样,好像会一病不起的模样。

    “凌姐姐,我这好像不是病,是突然的,我生产那天忽然觉得孩子不好,所以想尽了办法护住她生下她,可是我自己却伤到了,即使服用了灵药,也好像好不了的模样,而且...”紫伊从母亲离世后,还是第一次感到这般害怕,害怕未知...

    “而且什么?”凌筱筱对她给紫伊的药还是很有信心的,没道理完全不见好,除非她的死气大于生气,这是药物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像阎王要你三更死,你便拖不过五更,难道...难道是紫伊的寿命到了?她曾经听说过,占卜算命都是很费寿命的。

    “而且...而且老头子给的本命玉上的气息越来越弱,我不确定他是不是也受了伤,是否出了什么事情...”紫伊这几天心很慌,因为她想起了,她的娘亲。也是这么忽然身子弱下来,然后就离世的。

    “你别慌,咱们让人去山上看看,对了。能联系到路遥吗?他也许知道什么或者有办法呢,让他回去帮看一眼更好不是吗?”凌筱筱觉得路遥跟紫伊私下应该还是有联系的,这个时候让路遥出面是最好的办法。

    “路遥师兄哪儿我已经联系了,山上我也让人回去了,只是我怕来不及了,如果我出了意外,凌姐姐,我的儿女就求您多照顾了,我知道你绝非凡人,你和江先生的命数。是我们全都算不到的。”紫伊虽然很虚弱,但并不影响说话和思维,她现在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天算一计,最难算天。她们能改别人的命却改不了自己的。

    “一定来得及的,会有办法的,不然我去问问袁天罡,他不是很厉害么,也许知道你是什么原因,还有小白,他活了好几百年了。也该知道些什么,还有不行让他去终南山求他的邻居,我见过,也是位得道高人...”凌筱筱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像亲眼见着自己的好友要死于绝症一般,她讨厌这个时候小园子在实体化。她第一次讨厌自己懂得不够多。

    小白与凌筱筱有契约,心神相连,在听到凌筱筱急切的呼唤时,一下子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充满警惕的问道:“怎么了?”

    “你快来帮我看看。紫伊她为何这幅模样?”凌筱筱直接把小白抱上紫伊的床问道,她也是急切的乱投医。

    “小狼爷我哪里会看病啊!等我这就回去给你叫孙老头来...”小白只见紫伊脸色是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不过他又不是大夫。

    不过他刚要跳下床,却又被凌筱筱抓了回来,“不是病,你好好看看,就不能发现点什么吗?”她觉得小白活了好几百年了,又是妖孽般的灵宠,如果紫伊不是生病,它应该能看出些什么才对。

    小白到也没辜负凌筱筱的期望,在开启身上的灵力后,它的确在紫伊身上发现了不妥,“她...她身上的生命力在减弱,消散,而灵力,药力都被隔绝了起来,不能吸收。”

    “那怎么办?要怎么救?”凌筱筱点头,果然不出她所料,既然这个世上还有修真一说,那就定有普通人类所不能解答的奇怪现象。

    “这个我不懂,也没见过她这种情况,不然我替你进宫去问问袁老道?他也许知道些什么,对了你还是让孙老头过来瞧瞧,虽然药不能医但他的银针法,却能暂时保留住她体内的生气,让生气不会流逝的太快。”小白也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含糊的说道。

    “行,你快去,我这就叫孙道长过来。”凌筱筱点头,一边让紫伊先休息,一边又去安排。

    “怎么了?心神不宁的样子?”江随云见凌筱筱出来就紧皱着眉头,连忙上前问道。

    马国忠和紫伊在京城并没有多少好友,不是长辈就是下人,平白的也就他们几个,所以男女并没分席,房遗爱和杜荷自然也注意到了,所以也都跑过来问;“凌姐姐是不是肚子不舒服,不然早些回去休息?”

    “不是,我没事情,只是看紫伊有些不好,比较担心而已,等一会儿孙道长来看过了,我们在一起回去。”当着马国忠的面,凌筱筱也说不出你老婆可能是要九死一生了,而且紫伊也不想她说。

    袁天罡和孙思邈是一起来的,后面跟着的还有小白,当然凌筱筱已经事先跟小白沟通过,说袁天罡本来就在她们家找孙思邈谈道,这才有了两人一起来一说。

    “孙道长,袁道长,麻烦您二老了。”马国忠作为男主人,自然是要率先上前招呼的,如果说在成亲前他的心中满满的是凌筱筱,但和紫伊成亲后,他就清楚了谁才是他此后生活中最在意的女人,所以紫伊这次差点难产他真的很后怕,当时他就已经说出了要保大人,但紫伊却拼死生下了孩子。

    “行了,先让我们看看人吧!你们也别都跟着,筱筱和随云跟我们进去,其他人就先在外边等着吧!”袁天罡在路上就听小白说了来龙去脉,所以单刀直入的开口道。

    紫伊感觉有人接近才睁开了眼,这也能体现出,她的功力,感知都有所退化。

    “麻烦二位道长了。”紫伊没有起身的说道。

    孙思邈和袁天罡也没在意,一个把脉,一个用看的, 时不时的还用眼神交流一下。

    片刻后,孙思邈率先摇头道:“的确是药石无法医,我只能尽力用银针封住她的生气不外流,再以牵引人参等药材吊着,但也只能拖住三个月。”

    而袁天罡只说了四个字,“天意难测。”

    这是什么鬼答案,就在凌筱筱想要骂人的时候,袁天罡识相的开始解释了。

    “已经有高人在为她逆天改命了,只是能否成功就得看天意了,如果能成功最好,如果不能成功,就像孙道友说的一样,最多三个月。”袁天罡没说的是,紫伊根本就是早夭的面相,但却曾经被人以献祭的秘术延寿过,现在不过是天命所归,到时间了而已,现在还想在同一个人身上逆天改命,就算有再大的功力也得看天能否容得。

    “高人...”凌筱筱看向紫伊,她的第一直觉应该就是紫伊的父亲,路遥的师父,那个神秘的无崖子,是他在为紫伊逆天改命吗?所以紫伊才说他有危险,可为何紫伊会忽然有危险呢?

    “好了,都先别出声了,老道我先替她行针。”孙思邈见紫伊神色过于激动这对她的情况完全没有好处,连忙点了她的穴道,让她进入昏睡状态。

    以前的紫伊自然不会这么容易被制服,但是现在的她...好像只能躺在床上,这样的等待奇迹了。

    孙思邈行完针,凌筱筱又让马国忠派人去她府中拿药,她也顾不得让人怀疑,她哪里来那么多千年药材,在这种情况下,能为紫伊多争取一日时间多一日,她觉得小园子肯定是有办法的,可是...可是她‘闭关’了,所以如果紫伊好不了,她就会有内疚感。

    “我刚刚在来的路上发现了路遥,不过没让他直接过来,而是让他先去了凌府,不过他听不懂我说话,也不知他能不能明白小狼爷我的意思。”趁着空闲的时间,小白以神念与凌筱筱交流道。

    凌筱筱点头,表示了然,与马国忠和房遗爱他们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说了明日在过来看紫伊,便往回返了,袁天罡身份特殊,直接用了功夫回了宫,这趟出来到是没被马府外的人发现。

    而路遥接到紫伊的门派最紧急传讯后,一路没停歇的赶来,却被小白拦在了门外,他虽然没听到小白所的话,但却觉得是凌筱筱的意思,所以就到了凌府外等着。

    问他为何不进去?因为他不想惊动孩子们,惊动其他人,路遥不想让其他人发现他出现在长安,他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

    ps:小寒今天买了好几本实体书,都是曾经看过,想要收藏的,有《恋恋不忘》,《杉杉来吃》,《为何偏偏喜欢你》,《桃花依旧笑春风》,《景年知几时》,《十五年等待候鸟》和《护花铃》,也许是因为夏天了,一直拿着手机看书太热了,想要寻求一下在寂静的午后喝着花茶翻阅纸张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