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80 房遗爱归来
    ps:各位姑娘们,别忘把评价票投了,找不到的可以点我的起点,票夹看看哦!嗯,还有今天祝福一个人,生日快乐!7月21日。

    房遗爱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发现这石头城真的很与众不同,城内黄沙遍地,成下发却是草原,而城后方居然还有雪峰,城下的古墓内更是有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仙境’。

    “你又想家了?”娜扎见房遗爱又望向远方,忍不住问道,这一个月的时间她想了很多,她爱上了这个男人,像梦一般的爱上了。

    可是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个男人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要回去,回到自己家。

    “是啊!想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我爹娘是不是又为我担心了,他们身体不好,还有我的妻子...”房遗爱毫不避讳的笑道,拥有两世的经历他怎会不知娜扎对他的情感,说完全没有心动那是假的,可是他们,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不可能为了她留下,她同样也是。

    所以他们最好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那就走吧!”娜扎回以同样的笑容,人的出生没有选择,在最好的时光能遇到他就是她的幸福了,现在她有了孩子,还需多求什么?

    房遗爱为愣后便反应过来道:“你怀孕了?”

    娜扎微微点头,“所以这里不需要你了,离开后就永远不要回来了,这里不属于你。”

    “好,那你...”房遗爱想过离别,想过许多要说的话,可是真到了此刻他却词穷了。他真的算不上是个好男人,以前不是,现在亦不是。

    “不用担心我,婆婆会照顾好我的。明天我会让婆婆帮你离开这里的,你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开心吗?”娜扎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她虽然在笑却依旧难止不争气的眼泪,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对她来说,房遗爱成了她整个世界,在此前她从没想过会与一个人的心如此贴紧。

    “我知道,娜扎你真的很坚强,是我见过最坚强勇敢的姑娘。如果有一天你放下了,想我了,记得来找我。”房遗爱明知不可能却依旧留下了信物,他对自己说是要相忘于江湖,可是他不想让娜扎忘记他。是不是很自私。

    与房遗爱的不同是,娜扎从来没有想过要忘记面前这个男人,他会是她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所以她笑着接过信物,一辈子也不会去用的信物,会陪伴她以后生活的信物。

    “娜扎,你真的就让他这么离开?”婆婆听了娜扎的话后。心疼的问道,她看得出娜扎对房遗爱动了真心。

    “婆婆,他本就不属于这里,他有自己该过的生活。”娜扎摇头道,她从见到他的那天起,充满期待。可这么多天的相处,他们之间更多的是沉默的无奈。

    “你不后悔就好,来,我给你看些东西。”婆婆叹了口气,拉过娜扎的手打开一个木箱。

    “这是...这是凤冠霞帔。这里怎么会有...”娜扎一副不管相信的模样。

    “这是他该给你的,他已经答应了,快穿上试试,这还是当年你爹娘成亲用过的。”婆婆替娜扎拿出衣服,一脸感概的说道,这是房遗爱能为娜扎做的最后的事情,给她一个婚礼。

    “嗯...”人说最感动的时候是说不出话的,娜扎此时除了止不住的眼泪,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是一场没有多余观众的婚礼,除了房遗爱和娜扎这对新人外,只有婆婆一个证婚人,他们没有婚书,没有媒妁之言。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他们本就不需要世人去承认什么,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没有人主持,没有人喊话,他们自然又默契的全都做完了。

    这是房遗爱留下的最后一晚,喝过交杯酒却没有进行洞房,他们就是静静的相拥了一晚,谁也没有说话,直到天明。

    无法说出口的承诺,无法言语的情感,尽化在胭脂泪中,穿着凤冠霞帔送走自己新郎的,娜扎应该是第一人吧!

    马背上的房遗爱挺直了腰,一直向前,没有回头,不远处他看到了一直在等他的小白,浅浅一笑:“走吧!咱们该回去了。”有小白领路,他不要其他向导了。

    小白此时是真身,是最帅气的狼,他冲着石头城,娜扎的方向大声吼叫,不知是在说再见,或者发表其他的感慨,不过草原上其他的狼好像受到了他的感染,一时间全都叫了起来,到是吓人的很。

    是的,小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替房遗爱道别,道别这里的人,道别这个地方,谁说狼是冷血的,他也是一只有感情的狼!

    小白如果自己走,七天就能跑个往返,可是带着个人类房遗爱就不行了,最多是带着他抄个近路,所以两人返回长安也用了将近二十天的时间,不过总算是回来了,许多人也安心了。

    一个多月的古墓生活,使得房遗爱仿如隔世,比之刚刚重生时的感觉还有奇怪,这种感觉是否叫做成长?

    “俊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最先叫出声的自然是最担心的房夫人,她抚着儿子满是胡渣的脸,泪流满面的哭道,这两个月揪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时间很赶,这一路房遗爱也没有过多的收拾自己的形象,现在显得就多少有些狼狈。

    “黑了,也瘦了,回来就好。”这是房玄龄的话,做父亲的表达方式总会含蓄那么一点。

    “爹,娘,遗爱这一路也累了,不如先让他回去洗漱,换身衣服,休息一下,等晚上吃饭时再谈,还有凌夫人那边是不是也得派人去请一下。”房遗直这个做哥哥的也在一旁体贴道。

    “对,对,灵儿都等你好久了,快灵儿带俊儿回去换身衣服,你们也好好聊聊。”房夫人此时才想起自己的小儿媳,也是苦苦的等待房遗爱回来,这段日子也常常以泪洗面。

    “我回来了,让你担心了。”换洗之后,房遗爱将李灵儿拥入怀中,轻声说道,这次的离开让他对爱情,对丈夫些词汇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别再离开我!”成婚前,李灵儿是个活泼潇洒的女孩,婚后她觉得自己不再像自己,她不喜欢这种改变,可是她的心却忍不住向这个男人靠拢,她记得娘说过,一个好妻子,特别是一个将军的妻子,更重要的不是陪他上阵杀敌,而是能为他守的住家,让他安心,可是她现在还做不到,她想要他的陪伴。

    “好,我会在,一直都在。”有些誓言就是最美的谎言,房遗爱清楚,却任说出了口,不止是对李灵儿,还有那个也许永远不会再见的女人,即使他的人不在,心也会在。

    一场离别,有亲情,有爱情,有困惑,有成长,房遗爱仿佛更清楚了,他重生的意义。

    在房遗爱回到房府的时候,小白也到了凌筱筱身边,“任务圆满完成,我要进空间!”

    凌筱筱被它吓了一跳,自然不会一下子满足它的心愿,“吓我一跳,着什么急,人回来了,我还没见到呢!”

    “那你就去吧!我跟我家小虎沟通下感情,等你回来再叫我!”小白这次居然没有纠缠,好像也长大了,其实不然,而是他越来越了解凌筱筱这个女人了,这个女人就喜欢跟他扭着来,他越想进去,她就越是要找他麻烦。

    凌筱筱来不及表达,对小白改变的感受,房府的人就到了,邀请他们一家过府去吃晚膳,孩子们自然是最开心的,这两个月他们也听了不少流言蜚语,都有着自己的担心,想念。

    “遗爱哥哥,你是去上战场杀坏人去了吗?等我长大了也要去。”有着英雄梦的阳阳,拉着房遗爱问起了战场上的事儿。

    “是啊!哥哥是去打坏人,保卫国家,百姓,阳阳要快点长大去帮遗爱哥哥啊!”对孩子,房遗爱多了些耐心,两世的种种,终于让他从一个男孩慢慢成长为男人。

    “遗爱哥哥,你见过骆驼了吗?娘说骆驼长这个样子,是吗?”小子汐拿着凌筱筱绘画的骆驼画本问向房遗爱。

    “是啊!就长这个样子,你看这驼峰...”房遗爱笑着应道,哄完一个继续下一个。

    “房大哥,草原和沙漠是什么样子?美吗?”子瑜更关心景色。

    “房大哥,娘说去草原可以吃烤全羊,还有沙漠的沙子很热的,鸡蛋埋进去就能熟,是不是真的啊!”子杰更关心吃的。

    温馨的画面就此定格,有团聚的喜悦,有欢笑的泪水,凌筱筱想说,她们一家真的已经彻底的融入了这唐朝,可今后的日子呢?该如何继续,船到桥头自然直?还是要算计,计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