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76 美男危机
    今天是洛阳图书馆开馆之日,洛阳百姓听说李世民和魏王亲自前来都早早的过来排队,想见一见天子的真容,同时表示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历史上还没有哪任皇帝有如此善举,就是儒家那些原来对他玄武门事变有微词的老学者们,这次也不得不认同了他,认同了他的确是个好皇帝,是真龙天子。

    “怎么样?今天他们还跟上了吗?”凌筱筱作为图书馆建设的提倡者,今日的开馆仪式也定是要来参加的,不过到今早都没查到那些人的来历让她很不安心,所以一出门就问向雷心,雷雨。

    “咱们府外一直有人守着,其中有一路是魏王的人,但却不是一直跟着咱们的那一路。”查不出另一路人的来历他们也挺上火,所以雷心回答的语气不是很愉快。

    “哼,让他们跟,我还不信他们敢做什么。”其实昨天凌筱筱有让他们的人去反跟随,只是跟去的人怕暴露不敢跟太近,而且他们太小心,结果就跟丢了,凌筱筱此时十分后悔,不该把小白赶走,它有时还是很有用处的,如果小白在她哪里还用在这儿猜来猜去的。

    “不用急,再看看。”江随云运转超级大脑也实在想不出那些人为何这么跟着他们,找他们麻烦?却又不像。

    洛阳的图书馆虽然没有长安的大却也不算小,三城高,也配有后院,内置管理人员休息的地方和食堂,其实李泰想把图书馆修建的再宏伟些的,只是长安城的简约底子在哪儿呢,他不好愉悦。

    但李泰也下了大心思,除了长安图书馆原有的设置外,他还在图书馆设了报纸,月刊专区,从第一期报纸,各地月刊全都收藏在那里。同时他也想借此机会揽下《洛阳日报》的主管职位。

    “嗯,青雀用心了,不错。”对这个儿子,李世民从来不吝啬表演。他却不知因为如此养大了他这个儿子的野心,或者他知道却故意为之。

    “这都是儿臣该做的事情,父皇您看,这洛阳是不是也该单独出一份报纸了,据儿臣的了解,洛阳这边的学子,百姓们也希望能有属于洛阳的专门报纸。”李泰觉得今日是最佳时机,他要一举拿下这个任务,狠狠的打击太子。

    “嗯,这个不急。等过几日在研究,这发行报纸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因为报纸李世民发现了舆论的重要性,所以他绝对不会把这报纸的事情随便交出去,那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

    “父皇...儿臣...”“皇上,吉时已到。”

    李泰还想再表态。却被看出李世民意思的房玄龄给好意打断了,只不过李泰却完全不领房玄龄的好意,还以为他是故意不让自己参与此事,更下定决心要在那件事情上助太子一臂之力。

    古代的开馆仪式跟现代的也没太大区别,放鞭,剪彩,皆红。演讲,凌筱筱站在太阳下有些昏昏欲睡,好在江随云一直都站在她身后扶着她。

    “嗯,都好了吗?”半个小时后凌筱筱才被江随云唤醒。

    “快好了,马上就能进去参观了。”江随云一边给凌筱筱擦着额角的汗珠,一边浅笑道。此时已经有官员陆续进馆参观了。

    “这么慢啊!”凌筱筱撅嘴微微不满的道,从学生时代起,一听校长,领导讲话她就会昏昏欲睡,这到了古代。修炼了法诀,这种习惯也没改变,只是更离开了,现在站着睡也不怕倒下了,修炼法诀后最明显的就是她对身体的控制力更强了。

    “这话你要是让外面的百姓听到了,他们可是会说你太贪心的,他们今天可是连参观的机会都没有呢!图书馆的规矩还是你定下的,他们下要进入必须办实名制的图书证才可以。”江随云无语的摇头道。

    图书馆不是杂货铺,不是买卖的地方有钱没钱都可以进去看看,虽说为寒士开放,但寒士的前提他也是读书人,学生证的信息要亲笔书写,签字,这样第一保证进去的人是学子,或者说他是真的能看懂书的人,不是为了其他目的进来的,比如偷书。第二,如果他的信息是伪造的,按他的笔迹,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说不过你,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凌筱筱看向外围满是激动的洛阳百姓们,不得不承认江随云的说法是多的,古代没有九年义务教育,百姓们大多是没读过书的,有的人一辈子也只会写自己的名字罢了,有的人甚至纸笔都没用过。

    此时他们都是一副满脸期待的模样,即使不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家儿子,读书不在贵,那他们都有希望了,不用再不断的自责因为自己贫穷而耽误了自家儿子不能读书,买不起书,同时当然他们也不会忘记对大boss李世民的赞扬。

    李世民和一众大官员离开后,图书馆才对学子们开放,当然不是参观,而是排队办证。

    “随云,就是这样的,我打算给紫伊的酒楼的菜谱都配上这种纸制画册,来当菜单。”凌筱筱在报刊专区拿了一本月刊,指着其中一家酒楼的广告图说道,上面印着的是他们的招牌菜。

    “想法不错,到不用咱们亲自画,回去写信告诉紫伊便好了。”江随云赞同的点头道。

    “也是,那咱们回去吧!”画画是很废时间的,凌筱筱也不想她的蜜月游在画画中度过,所以十分赞同江随云的观点,着急的要回去给紫伊写信。

    “不急,这次咱们走偏僻一些,把那些尾巴都引出来,免得他们天天跟在后边你不开心。”现在凌筱筱的开心是他江随云的第一宗旨,所以刚刚他就让四大组在洛阳的势力去预先定好的地点做埋伏了,他打算来个银蛇出动,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只为跟踪?

    “也好,不过你打算去哪儿?还有咱们的人够吗?”凌筱筱是真的很讨厌这些尾巴,n次忍住冲动没去揭穿他们,上去问他们是什么目的跟踪。

    “洛阳之西宝真观,这几日袁天罡道长都休息在哪儿,咱们全当是去拜访他老人家,如果有危险相信他老人家不会出手不救。”江随云怕自己密营的人敌不过那些跟踪的人,所以他将注意打到了袁天罡身上,如果他出手,都不是事儿,还在打坐的袁老道就这么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哪儿人少吗?”凌筱筱记得唐朝,特别是头两位皇帝很重视道教的,没道理人少啊!

    其实不然,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以神仙信仰为核心内容,以丹道法术为修炼途径,以得道成仙与道合真为终极目标,追求自然和谐、国家太平、社会安定、家庭和睦,相信修道积德者能够幸福快乐长生久视,但他们却更善于个人修行,不善于度化世人。

    道教在百姓心中更为神秘,神秘到他们有些表不敢去触碰,道经更重要的是个人悟性,他们很少开坛讲座,也不像大和尚那么和蔼可亲,所以即使有皇家的支持,百姓们依旧与他们保持着距离,再加上李世民的要求官绅至此下马,连路过那儿都要下马,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宝真观在洛阳西,新安县五头镇仓上村,背依犹龙寨,面对金溪河,山清水秀,比之热闹的洛阳城,牡丹园寂静了许多。

    “老大,这儿够偏僻了吧,他们人不多,咱们动手吧!”跟踪人之一有些兴奋的说道。

    被唤作老大的人,在马背上摩拳擦掌,想了一会儿坚定的道:“行,咱们今日就动手,一会儿听我命令,咱们的目标是那个姓江的男的,他没武功,咱们抓了人就迅速撤离。”

    原来他们的目的居然是美男江随云,这如果让凌筱筱她们知道了,不知会不会吐血啊!太伤不起,这年头都不强抢民女了,改抢有妻之男,也太扯了,果然现实更出人意料。

    另一路人马也做着隐藏,其中头头角色的人物道:“刚才魏王殿下传了话,让咱们帮太子的人将那个男的抢回去。”

    “咱们魏王不是跟太子不和吗?为何要帮太子?”果然李泰手下的武力不强大,这种白痴问题他手下的人都问的出。

    好在头头不是白当的,脑子还算聪明,“怎么这么笨呢,这都不懂,你当这凌府是简单的,太子抢了人他们会罢休?到时候咱们在向凌府或者房府透露些,让他们闹开了,闹到皇上哪儿去,太子还能有好果子吃,弄不好还会被废呢!”

    “嘿嘿,原来是这样,还是您和王爷聪明,我们一会儿定好好干。”汉子一边拍马屁一边白决心道,也不算傻透了。

    去宝真观,除了大路还有一个树林小道可以抄近路,因为如果走大道就不能再骑马,所以他们穿了小路,当然更多的却也是想在这树林,跟那些跟踪的人来个了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