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65 痴梦一场
    “王爷,咱们回去吧...”见此情况,魏王府的侍卫都回来了李泰身边劝道,他们的武功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万一一会儿这两个男的迁怒他们该怎么办,要是魏王受伤他们都得陪葬啊!

    “在等等...”李泰依旧不愿意放弃,只不过他们府的动静闹的太大,连皇宫的李世民都听说了,正派人赶过来。

    “爹爹,我求你不要杀路遥师兄,我求你了……”乔青儿无力说完,眼神恳切的望着乔老爹,直到他微微点头后,这才满意一笑,随即又努力想转头看路遥,路遥慌忙将自己凑到她面前。

    “师兄,请你别怪我爹,他都是为了我,是我太任性,明知道你不喜欢我,还一直缠着你...”乔青儿在两个最爱的男人身边,即使让她就这么死去,她也满足了。

    路遥心如刀绞,眸中泪水再也噙不住,终于滑落下来:“我知道,我答应你,不怪师叔,是我的错,我知道,我都知道。”

    “路遥师兄,青儿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只想做你的娘子,可惜...师兄,青儿能够死在你的怀里,已经很幸福了,师兄,你已经好久都没这么抱我了...师兄,如果有下辈子你一定要先爱上我,好不好...”乔青儿看着路遥,断断续续的说道,说着这辈子已经无法实现的愿望,她感觉自己要撑不下去了。

    “好,我答应你,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会先爱上你。”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路遥虽然对乔青儿没有爱情,但亲情却是实打实的,他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比跟紫伊还要好。他生病从来都是这个师妹亲手照顾的,此时看着她为了救自己伤成这样,他怎能能忍心。

    乔青儿笑了,笑得无比的欣慰。无比的开心,就像是感觉不到身上的痛苦一样。

    乔青儿她伸手,轻轻将路遥和她爹的手叠放在一起,这才满意的笑道:“好...真好,师兄我等你。”

    可是,那微笑的双眼,却渐渐变得茫然起来,眼神也忽而涣散开来,那双紧紧摁在两人手上的小手,越来越冷。终于,滑落而下,垂地不动...

    “青儿,别睡,你会没事的。别睡,看着爹...”乔老爹一把将乔青儿抱入怀中,喊道,一下子老泪纵横。

    “她死了吗?为什么会这样?”李泰站在远处看的不真切,但还是从乔老爹的语言中猜到些什么,有些不敢确认的说道,他也惊呆了。他不相信会有人愿意为另一个人去死,这是在他认知中不会出现的事情,除了培训的死士外,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

    “青儿...”路遥一时间不知所措,只是反复的叫着她的名字。

    “滚开,你不配叫她的名字。今日我饶了你,别在让我看到你...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乔老爹抱起乔青儿,将路遥踹开恨声道。

    “前辈,青儿她怎么样了,去我那里吧。小侄可以叫御医都来,对了,还有孙神医,他也在长安,一定会救青儿的。”李泰报着一线希望的上前问道,他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如果乔青儿死了,他不就都白做了,都怪这个半路杀出来的路遥,他在思考一会儿是不是该放冷箭弄死他。

    “你也滚,别逼老夫大开杀戒!”报着乔青儿,乔老爹看都没看李泰一眼,冷声说道,然后在众人的面前风一般的消失了。

    待众人在回神时,路遥也消失不见了,只有乔青儿的血流淌在地上,证明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魏王殿下...魏王殿下...”李世民派来的侍卫很明显已经来的晚的不能再晚,不过还好魏王殿下完全无事,他们果断的松了一口气。

    “行了,你们都回府吧!本王要进宫一趟,你们让王妃不必等我了,今晚本王不一定回去。”李泰看着几个熟悉的面孔便知他亲爹,李世民得了消息,他得赶紧进宫去解释清楚,免得被小人打小报告。

    李世民知道了前因后果,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说儿子一开始就不该帮人家找人,还是说不该跟那位姑娘喝醉,还是...不过闹这么大动静还是得给下面人一个说法,“行了,回去歇着吧!就说遇刺客了!”

    李泰觉得错失了乔青儿,错失了神秘门派到是真的郁闷了好久,外人看着还真以为是有刺客,还有人怀疑上了是太子派去的,不过躺着也中枪的太子最近太忙,却是没时间回击。

    ..............

    昨天魏王府闹了那么大动静,各方势力想不知道都难,凌筱筱和江随云也在起床后,第一时间得到了情报。

    “怎么会这样...我记得她,那个爱穿紫衣服,追在路遥身后的小姑娘。”凌筱筱看完后不禁流下眼泪,爱情里到底有谁对谁错,非得用生命来决断,非得用遗憾来画尾。

    “别哭...我知道那个姑娘...她很爱路遥...”见凌筱筱哭了,江随云一阵慌忙的安慰道。

    “是啊!要多爱...才有勇气在明知路遥不爱她,却依旧要爱下去,明知是痴梦一场,还又如此!她好傻是不是...”凌筱筱对乔青儿并不熟悉,也没有感情所言,她流泪只因被乔青儿那种义无反顾的爱所感动,她忽然发现自己没这样轰轰烈烈的爱过。

    “筱筱,别这样,谁都不想的,而且没有她的死讯,也许没事呢!路遥的师门不是很神奇么。”江随云将凌筱筱揉入怀中,继续劝说道。

    “嗯...”如果乔青儿没死,路遥又会如何?因为感激而娶她吗?凌筱筱又陷入一阵混乱中。

    乔青儿是还没有死,不过也不能说真的活着,在逍遥派的镇魂大阵中,乔老爹看着如活死人的女儿,泪流不止,“师兄,你救救青儿。”

    “痴儿...都是痴儿...”无崖子被迫出关,看着阵中的乔青儿叹息道。他潜心算卦大半年,却越来越看不清以后众人的命数。

    “师兄,现在只有您能救她了...”可以看出乔老爹有多爱这个女儿,原来他都是不太服气这个掌门师兄的。现在却愿意跪下来求他。

    “你让人守着这七盏长明灯,切不可熄灭,等我回来,我去求药。”无崖子的擅长不是救死扶伤,他要去扶幽谷求一位隐士,希望他还在吧!

    “师兄您放心,我亲自守着!”乔老爹坚定的说道,在无崖子回来前,他不会离开女儿一步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谁愿亲眼亲手。白发人送黑发人,乔老爹来不及恨路遥,只是呆呆的守着女儿,不断祈祷,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

    痴梦不愿醒。应该适用于此刻的乔青儿吧,没有死的她,思绪还停留在路遥身上,她梦到自己救了路遥,他终于被自己感动,愿意娶自己了,他们一起生活在逍遥派。他们生了儿女,他们甜蜜幸福...

    不过这终究是痴愿,路遥此刻也受着伤,双眼无神的看着屋顶,直到紫伊说凌筱筱和江随云来看他了,才有了一丝反应。

    “我不想见他们。我没事,晚上就走!”路遥不知该如何面对凌筱筱,江随云这对新婚夫妇,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

    “好,我知道了。我去跟他们说,你好好休息吧!我算过青儿的命牌,未断,也就是她还没死,你不用太愧疚,本来就不是你的错。”紫伊抚着微微隆起的肚子对着床上路遥表示理解的说道,然后起身出去,将门紧闭,留下空间给路遥自己想明白。

    “他怎么样?”凌筱筱见紫伊出来,连忙上前问道,这不是马府在京城的家,而是紫伊私人的宅子,一般人不知道的那种。

    “他没有事,只是有些虚弱,不过他想一个人静一静...”紫伊表明路遥不想见他们。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凌筱筱自言自语的重复道。

    “路遥没事就好,我们就先回去了,明日马青天大人和马大夫人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再去马府拜访。”路遥见紫伊并没有留他们的意思,便知路遥是真的不想见他们,所以拉了凌筱筱回身边,然后冲着紫伊道别。

    “嗯,我知道,稍后我也就回去了,他晚些也会离开...”紫伊原来也不理解乔青儿的做法,直到她爱上马国忠后,原来爱情由不得人控制,越是压抑越难忘,如果她没有使用非常手段,如果他不愿负责,如果...她会怎么做?

    “也好,也好。”此时凌筱筱才感觉到路遥是在躲着她,她也不强求见面,因为她同样给不了他什么承诺,“我们走了,一会儿你把这药给他,一瓶是保命的,一瓶是治疗内伤的。”这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

    弯月下,繁星点点,凌筱筱拿出了一段时间为碰的琴,她需要抒发一下她内心的情感,不能喊,不能哭,那便用唱的吧!

    《痴梦一场》这是送给乔青儿的歌

    草木昏黄 仿佛枯血染了霜 剩我孤单 背影未央

    好像江湖那么长 剩我仓惶 冷冷的月光 停滞在脸上

    请为我隐藏 溢出的泪花 风来得突然 留一地悲伤

    像爱来去不声不响 我多想 我多想 斩断你淡淡的发香

    带着眷恋和贪妄 梦太晚 花太香 感觉你跳动的胸膛

    痴梦一场

    风雨滂沱 淹没昨日的问候 沉默 漂泊

    岁月 娑婆 淡漠了谁的执着 宿命 难躲

    曾经的月光 在哪个远方 谁为我擦干 溢出的泪花

    风还是突然 笑我太痴狂 遗忘 呼啸而过的殇

    我多想 我多想 斩断你淡淡的发香

    带着眷恋和贪妄 梦太晚 花太香

    感觉你跳动的胸膛 痴梦一场

    ps:

    ps:是董贞的《梦太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