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62 连番轰炸
    骑兵之战,骑士不但要远距离奔驰,更要近距离冲刺,还要在满是刀兵火海泥地里来回冲杀,马蹄的表面的那层角质皮遇到这种情况最容易脱落,一但脱落马蹄立刻受损,而且不能再战。

    大唐虽说马匹充足,但毕竟比不了那些游牧民族。因此吃亏的战例并不少见,故而,长孙无忌才说房玄龄继新粮事件后又立一大功,只是他虽然面色笑着,但却难抵心中的忧伤,直叹天不助我啊!

    “哈哈,是好!只是这次战事怕是派不上用处了,不过没关系,以后用处多的是!辅机你传令兵部,让他们以后的战马必须都配备马蹄铁!”李世民虽然对于这马蹄铁没能用在这次攻打突厥上有些遗憾,不过他想着以后还是要征战四方的,不用再为战马而愁,多美妙的事情啊!

    “是,臣一定安排妥当。”长孙无忌也听出了,李世民有意将此事交由他负责,心中的别扭就少了些。

    “呵呵,臣不敢居功,这办法是筱筱想出来的,由工部匠人赶忙做出来的,就是昨日给您送玻璃杯的那些匠人...”房玄龄不是贪功之人,而且这凌筱筱也算是他们家的人,有功劳都跑不了。

    “哦?又是那丫头,听说前几日成婚了?正好,朕还没送她贺礼呢,这次一齐补上,玄龄你说这次朕赏点什么好呢?”李世民本来是想给江随云赏个官来做的,不过人家不稀罕,房子给完了,钱人家不差了,给什么真有点让他犯愁。

    “皇上多虑了,筱筱那丫头不过是动了动嘴皮一说而已,她到不在乎什么奖赏,在她心里怕是只当这是块铁而已,还没有那新做出来的玻璃重要。”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房玄龄还没大胆到要赏赐的地步。那是程咬金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果然还是女儿家家,那玻璃再奇特也是赶不上这块铁的用处的,不过该赏的还是得赏,让朕想想!”李世民摆手说道,赏罚分明是他做皇帝的原则。

    “其实筱筱有个心愿,陛下您要是能帮她完成就再好不过了。”房玄龄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前段时间凌筱筱与他提过的事情。

    “哦?什么心愿,你们都帮不了她?”李世民好奇的问道,至从凌筱筱弄出象棋来,好多人都对她喜爱的很。大小忙只要她张口。应该都会帮她的。

    “是这样的。您也知道筱筱她喜欢做善事,在扬州时就帮过幸福村的事情,可是天下难民多不胜数,她只帮的了一地。却帮不了全天下,所以说这件事情,她还是想求皇上您。”其实凌筱筱与他说的时候,比这简单的多,不过房玄龄还是决定先拍马屁。

    “求朕帮他做善事?”李世民当皇帝这么多年,还没给过这种赏赐,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玄龄你这说法怕是不妥吧!这普天之下的百姓都是归陛下的,凌淑人求陛下这件事...”长孙无忌没说完,但话中意思就是你一介妇人说管天下。未免心太大,管太宽了。

    “唉!这样的人朕到是希望多一些,说到底还是朕做的不够,不然怎会还有这么多百姓过的如此艰苦。”李世民叹了口气,帮房玄龄说话道。虽然大家都在说贞观盛世,但李世民心中却有数,百姓们的生活没有官员们说的那么好,大唐经历那么长时间的战争,到现在都没停止,之间产生的流民多不胜数。

    “是无忌着相了。”长孙无忌这么多年盛宠不断,就是因为他始终站在李世民的身边,自然不会辩驳李世民的决断。

    “陛下无需忧心,臣相信大唐在陛下的带领下,一定会超越所有,成为真正的盛世。”房玄龄也不在意长孙无忌刚刚的话,继续拍着李世民的马匹。

    “行了,行了,别卖关子了,说说到底什么事情?”这种好话听多了,李世民也没啥成就感,他现在完全不缺夸他的人,天天都有人在报纸上写他功绩的文章。

    “回禀皇上,这还要从这次的新粮说起,筱筱说新粮虽然产量高,但是江南,关中地带还是更适合种粟、豆 、麻、麦、稻这五谷,至于新粮玉米,番薯,土豆可以适合较为干旱的地方,比如河东道和河北道,那里有大片的荒地,皇上可以让那些难民迁移,咱们朝廷提供物种,帮他们安家,他们一定会愿意的。”这些话是凌筱筱前段日子就与他说过的,房玄龄一阵考察后,觉得可行才有了今日与李世民的谈话,毕竟想抓他小辫子的人不少,他得小心再小心。

    “真的?不但产量高,还不苛求土地水源?”李世民再次睁大双眼问道,虽然这么问,但他心中已经相信事情是真的可行了,因为他了解房玄龄,没把握的事情,不会这么跟他说的。

    “不敢隐瞒皇上都是真的,而且筱筱说她在出海的时候,还在占城哪儿见过一种叫占城稻的稻种,它可以一年两熟到三熟,而且粮食饱满,可以在岭南道,淮南道试种...”房玄龄一个字为隐瞒的将凌筱筱的话学了一遍。

    “那稻种她可有...”李世民觉得好事都在一天发生,他有点接受不了,激动的两眼放光。

    “筱筱说,当时他们只是路过,并为收集吃稻种,不过此种在当地不算稀有,应该很好收集。”房玄龄对于凌筱筱当时没有收集也很遗憾,不过现在知道也不算完,他派人打听过,这种稻种想弄不算难,其实凌筱筱哪儿有后世更好的稻种,只是这么拿出来太唐突,而且有占城稻这一实地,让大家看看,也可以真的把她拿出的那些新物种,当初是她在海外淘换来的。

    “好好,这件事就由你全权负责,一定要让人尽快把那占城稻种带回来。”李世民想打仗自然就会对粮食渴望,他现在打仗用的大部分都还是隋朝留下的,等于在坐吃山空,大唐建立后,大赦天下,收上来的粮食只够自给自足,盈余却是根本没有的,即使有也用来各种救灾了。

    “臣恭喜皇上再得新物种,恭喜玄龄再立大功,不过臣对迁移难民的事情还保留自己的看法。”长孙无忌再次嫉妒羡慕恨房家能收了凌筱筱这个义女,怎么什么天大的好事都让他们占去了,面对房玄龄的越来越高调,他也不能继续保持低调了,这样再过几年,皇上肯定会忘记他以前种种的好的。

    “哦?辅机有什么看法?”李世民光顾着高兴去了,到没有深想,此时听长孙无忌这么说,以为其中有什么不妥便皱了眉头问道。

    房玄龄也不着急反驳,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极为坦然。

    “臣认为此想法有可取之处,但却不易超之过急,迁移难民不是容易的事情,其中要花费的费用也不少,而且道路遥远,河道不宽,运输也是问题...”长孙无忌先是肯定了想法,随后说出了一堆暂时不可取之处。

    李世民想了一下觉得也是这么个问题,让他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安置难民他还真有些为难,就是他个人同意,满朝文武也不见得同意,即使这是有利于大唐的事情,他们也会觉得该慢慢执行。

    不过李世民刚想表态却见房玄龄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便又问道:“玄龄你可还是有什么后手,别给朕卖关子。”

    “嘿嘿,瞒不过皇上,是这样的,您也知道筱筱爱鼓弄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大家还挺喜欢的,自然要做些售卖,这一来二去开的铺子就越来越多了,可是路上有时候难免运输不便,她便与臣说,要想富该先修路,更是研究出了一种叫水泥的东西,可以很快的修成耐磨平整的道理,而且这些难民也不是一下子就让他们全过去的,咱们可以先用他们铺路,给他们足够的饭,粮食,想来他们还是愿意的,这一路修过去,并不费什么钱,主要的钱也只是花在了修路上...”长孙无忌的质疑,在凌筱筱当初提这件事的时候,他房玄龄就想到了。

    “水泥?又是何物?”长孙无忌也被结二连三的新事物给拍晕了,相比刚刚刚才的不平衡,不高兴,他现在更多的是无奈了。

    “水泥是一种混合型材料,这个让臣说臣也说不太清楚,不过臣却亲眼见了它的好用之处,有了它以后就不用怕下雨天道路泥泞了,不过筱筱说还不是最完美的,还在调整比例中,也许不日就会有好结果了。”凌筱筱说的专业术语房玄龄学不来,不过他相信李世民只是要个结果,不会问技术相关的问题的。

    泥泞是唐朝道路的一大弊端,即使是下了大力气地官道也不能例外,只能说比其他道路好一些,毕竟人力材料都有限,不能像城内一般铺上青石板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这么多年工部都没少下功夫,可是都没什么卓越效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