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42 萧志恒休妻
    马国忠,紫伊两人一击命中,这婚事订在明年自然就来不及了,所以众人一商量就把婚期定在了中秋后,婚礼就在扬州举行,也就不回长安了,出嫁的地方定在了凌筱筱的府上,房遗爱和她都作为女方人,,虽然排场照比原来设定的寒酸了一些,但紫伊并不在意,反而对于这个突然其来的小生命,感到很满意。

    “那就这么定了,我一会儿回去就让人准备,紫伊这个月就先祝我哪儿吧。”凌筱筱亲手送过嫣儿出嫁,也算是有经验,所以直接就将活接了下来,而且她是真心祝福这段婚姻。

    “哈哈,那就辛苦筱筱了。”最开心的还是马老夫人,她不止能看见小儿子成婚,还能直接报孙子了。

    “家里这么就要多靠凝香打理了,我这怀着身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马大夫人,叹了口气说道,本来马国忠的婚事安排在明年,那时候她都已经生完孩子,做完月子,跟相公回长安了,到时候肯定是她打理,她连计划都做好了,谁知计划真的没变化快啊!

    “看大嫂说的,这难得的机会,我是求都求不来呢!再说这不是还有娘呢嘛!”娶妻,嫁女,人生之大喜事,陆凝香能借此机会学习下,以后为自家孩子办也就不忙道了。

    虽然紫伊是从凌筱筱这儿出嫁,但嫁妆却不用她来出的,按现代的话来讲,紫伊绝对是个大富婆。养马府全家都不成问题。

    “婚事提前了,路遥那边你要不要派人去通知?还有你爹那边就不告诉了吗?”路遥走时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凌筱筱也不知该怎么通知,不过他们毕竟都是女方的人,一定会想看着紫伊出嫁的吧。

    “有你们就够了。”紫伊完全没有通知亲属的意思,从她下山的那一刻起,就没有过了。

    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人家的婚礼。凌筱筱也无法管得太多,她只要做好面子上的工程,在多给些添妆便也罢了。

    “对了,你想扳倒萧怸他们,可以找你那妹婿的老爹合作一下,如果我没猜错他是皇上的人,怜月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也答应过她会帮忙,你来这次回扬州应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这件事的后续就交给我来盯着吧。”紫伊对于自己的朋友,最喜欢的是公平,别人只要帮过她。她一定也会尽全力帮助。凌筱筱既然帮她准备婚事,她也自然要为凌筱筱做点什么。

    “真的?那太好了,你知道我的,对这些开不了窍,你能帮我看着最好不过了,不过你身体吃得消吗?头三个月可是要养胎的。你现在才两个月。”

    凌筱筱对唐朝的法律可是一窍不通,虽然知道萧怸他们范了法,可要怎么最大化的利用却不知道,而密营的那些孩子,虽然有不少有天赋的。可学习的时间太断了,这种事情一定都不过那些老狐狸。

    “放心。我身体没事,而且也不需要我亲自去做什么。”紫伊自然不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

    “哎,那就好,那就好,我一会儿就让瑾玉回去试探一下他老子。”与这种深层次的事情相比,筹办婚事在简单不过了,她也不怕到时候办砸了,没法儿跟怜月交代了,其他时间也可以多专注一下秋收的事情,这是可赚积分的大好机会,不能出了差错。

    ...................

    苏府

    “爹,凌姐姐让我把这封信给您。”苏瑾玉想着回来前,凌筱筱的交代,有些摸不到头绪,扳倒萧怸他爹才是主力?怎么可能?

    苏老爷看完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也许真是时候了,你去告诉凌夫人,就说这儿事情我干了,你让她把证据送来。”

    紫伊说苏大人是皇上的人,那自然是可信的,所以凌筱筱直接派人把证据都送了过去,不过她也留了备案,以备不时之需。

    苏大人的速度也不慢,写了密折快马加鞭的送去了长安,不过有关萧怸与魏王李泰合作的问题,他却一个字都没写进去,万一以后魏王有机会当皇帝,他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可想李世民收到奏折时的表情,他是嫉恶如仇的,在他统治的时期,贪官可是少之又少的,就这样,一道圣旨加上巡察使就到了扬州。

    巡察使在唐朝就等于是耳熟能详的钦差大臣,而这个时候萧怸也终于收到了风声,他听说自己在皇上哪儿排上了名字,就不得不害怕了,连忙让人通知了魏王,希望他能帮忙。

    不过李泰早就在长安大义灭亲了,说萧怸所做之事他都不清楚,还冷落了前段时间让他很满意的侧妃,萧静怡。

    与萧怸的晴天霹雳,兵荒马乱不同,府里的其他人大部分都是淡定的,比如萧夫人,她想不淡定也不行,因为病了,而且不轻。

    至于素心,她早就看不惯萧怸的贪婪了,对于他有这个抱怨还是满开心的,只是她儿子...也许养在萧公爷那里更好吧!跟着他们这种父母也不会有出息的。

    跟萧怸一样慌乱的只有其他几个妾侍了,以白姨娘为首,她不怕以后日子苦,只是怕不能继续照顾她的儿子了,她好不容易弄病了萧夫人,又把孩子揽到了身边,大喜大悲之间,她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晰了。

    而让人没想到的却是萧志恒,他做了一件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休妻!是的,他亲笔写了放妻书,这怕是他这辈子写过的最认真的一篇文章。

    “逆子,你这个时候捣什么乱,给我滚回去!”萧怸打了萧志恒一巴掌,恨声说道。

    萧志恒的做法,无疑是雪上加霜,本来凭借和蒋府的姻亲关心,他还能让姓蒋的帮他隐瞒一些,那样即使官做不下去了,他也不会有其他的危险,没想到他的亲生儿子居然把这么好的退路给他断了,这打一巴掌绝对是轻了。

    “你这又是何苦?怎样的生活对我来说都已经无意义。”蒋欣看着萧志恒被打得肿了老高的脸,一时叹息道。

    “这本就是我们萧家的错,没必要连累你们,今日你就带着嫁妆回去吧,我派人告诉了萧大人,他一会儿便能派人来接你。”萧志恒只怪自己懂的太晚,错过了大好人生,真正无意义的是他自己。

    蒋欣对萧志恒有过厌恶,有过怜悯,唯独无爱无恨,她更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萧府的种种,只是这一刻,她忽然发现,如果是现在的他,跟他过这么一辈子也无不可,反正她已心死。

    “我知道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让人来找我,你的这份情谊,我们家会记住的。”

    人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蒋欣嫁过来是,离开一样是,不是她无情无义不留下来,而是她们家不能被她牵连,她信她爹的正直,不会参与其中的,但如果她留下...

    “我现在才知道,你做过的事情迟早是要自己来负责的,这些年我也没少祸害人,有这样的下场没什么不对。但你不同,你是受害的那一个,不该失去活着的希望,我相信你以后会更好的,连老天爷都帮你惩罚了,该罚之人,不是吗?”

    蒋欣与沈复的事情,萧志恒知道有些日子了,按他以前的脾气,他早会找他们算账了,可是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他到是觉得蒋欣很可怜,他想要保护她,就这样过下去吧,可谁想,他的报应也来了,老天爷并不给他这个机会,不过这样也好,也许她会更幸福。

    这是此时此刻,萧志恒内心最真诚的想法,以及祝福。

    蒋欣坐在返回蒋府的马车上,回想着离开前与素心的对话。

    “没想到他会如此做,虽是透彻了,却晚了。”素心回想着当初那个在环彩阁,天天追着她的少年,浅浅的笑了,不过一年的时间,他们都变了。

    “只要人还活着,就不晚,起码他可以无愧于心了,到是你作何打算,我见橘儿找过你。”刚刚与萧志恒谈过后,蒋欣也放下了许多,自己选择的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当初她也有错,好女孩又怎会轻易受骗,所以她是活该,她不该只埋怨别人,现在她想开了,放下了。

    “我能有何打算,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我做的错事也不少,所以你不用可怜我,至于橘儿,她是个好姑娘,本就不该被我连累,以后如果能,还望你多照看一二。”

    从环彩阁离开的那一瞬间她就错了,没有退路了,这段时间她从橘儿那里听了许多环彩阁的事情,那里的姑娘都有了好的归宿,好的地方可以去,不像她活得这般不由自主,连儿子也见不到。

    “放心,相识一场,我会的。”蒋欣会与素心这么心平气和的谈话,也是因为橘儿,有一次她路过橘儿的店,才知道,是素心将积蓄都给了橘儿,在她看来能做到如此的主子,也不会是什么坏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