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29 红颜祸水
    故事的剧情再俗套不过,从来没有去过青楼的乡下小子,怎敌得过温柔香里的诱惑,最可怕的还是要面对动了真心,想离开青楼的貌美女子,所以嫣儿的哥哥,柳文奇便私自拒绝了,长相平平,声音粗哑的叶家姑娘亲事,这件事情连他就在长安的爹娘还都不知道。

    柳文奇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么做父母会生气,可是他真的看不上那位叶姑娘,像他这么风流倜傥的学子,怎么能娶那么粗俗的女人为妻呢,而且皮肤还那么的黑,都不如他们村里面的姑娘,跟怀中这样貌美的艺妓更是没法比。

    只是自己一穷二白,别说他爹娘不同意,就是人家姑娘也不一定愿意跟着自己去吃苦啊!

    唉,柳文奇叹了口气,双手把玩着怀中软柔香绵的女体,这几天他初次觉得自己是个男人了,真正的男人,不在是那个只会背书的乡下小子,只是他还有好多困难的事情要面对,想着想着,他的额眉便锁成了川字。

    “阿郎,你在想什么呢?”女子娇声问道,在京城当艺妓的美貌女子,还真没几个缺少钱财的,她们梦寐以求的不过是自由身与如意郎,私底下最爱谈的便是现在的卫国公夫人张初尘,她们都盼望着自己也能有那一天。

    女子一边说着还用香泽的身躯往柳文奇怀中磨蹭,一双嫩白的玉臂搂过柳文奇的脖颈,一截雪白的肌肤刚好贴在柳文奇的脸侧,十分诱人。

    “自然是在想你...”这个时候在烦恼的事情,柳文奇都无法集中精神再想,他一边笑道,一边用手指滑过女子的脸颊,渐渐向下探去,什么家人,前程,这一瞬间都被他抛之脑后。只想着与面前的美人温纯。

    “阿郎,别,这还是大白天呢,奴家与你说正经事呢。”女子轻声笑着,将柳文奇推远了一些,早在要下手前,女子就去了解了柳文奇的情况,家中不算清寒,但是没有却没有在外面乱搞的情况,绝对是个只会读书的愣头青。她有信心让他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让他愿意跟自己过一辈子。

    “什么正经事。你说...我都听着。”柳文奇虽然应承着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了,能占点便宜是点,这么多年他父亲对他管教严格,他可是连女人的小手都没拉过。

    “阿郎。你对奴家的心意,奴家都知道,只是你去退了叶家的亲事...她们一家都是记仇的...要是伤到你该如何是好,不然咱们离开长安吧。”女子握住柳文奇在自己身上乱抓的手,满是柔情期盼的说道,她听人说扬州很美的,她不喜欢长安的生活,如果柳文奇能带她回扬州就好了。

    听了女子这话,柳文奇清醒了一些说道:“不行。我现在有功名在身,家里还等着我光宗耀祖,怎可就这么离开,在说我和叶家根本没订亲,何来退婚一说。你放心,天子脚下,他们不敢找我麻烦的,你安心的跟着我便是。”

    柳文奇他不能走,也不想走,虽然他留着这儿也补不了官位,但是他还有很多机会,比如在建的图书馆,比如要办的报纸,都是需要人的,他前两日还跟同窗一起去应聘了,现在正等结果呢,哪里就能走了,那他这么多年的书不都白念了,他现在是美人和前程都想要。

    “只怕奴家配不上阿郎你...阿郎你值得更好的人。”女子一脸忧伤,试探的问道,即使不能一起离开也得让他表态才行。

    “怎么配不上,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姑娘,温婉贤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懂得体贴人,哪里像我,不过是很什么都没有的穷书生。”柳文奇能被这艺妓所迷,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虚荣心被满足了,女子是真心喜欢欣赏他的才华才跟了他,不是因为他有钱财权势这让他觉得自己遇到了知音人。

    “可是你爹娘不是也来长安了,如果让他们知道你不想与叶家订亲了该如何啊!还有我的身份,他们一定会嫌弃的。”这点才是女子最担心了,她听说柳文奇的父亲是个秀才,对这种事情应该很在意的。

    “没事的,本来叶家的姑娘,我爹娘就没太看好,你别着急,等我有了工作,想办法给你赚钱,赎身后你就是良民了,爹娘不会反对的,只会喜欢你,只恨我现在没钱,不能马上给你赎身,我恨不得我们能天天在一起。”良民不得与贱籍通婚,柳文奇还保持着清醒,他想跟眼前这个女子在一起,不过他真没钱赎人啊!

    大唐从定鼎之日起,就在《大唐律》中将社会上的人分成了三个等级,分别是官人士大夫,良人和贱人,从《大唐律》可以看出,唐朝虽然开放,但等级观念是非常森严的,譬如婚姻一例,在《唐律》中记载,‘当色为婚’,不得逾越。三类人中,最遭人鄙视,也最没有人权的便是贱人,都是‘等同畜产,不同人例’,其中还规定官人和良人不得与贱人通婚,不然是会被抓进大牢的,所以不管柳文奇有多喜欢这个艺妓,在她身份没解决前是不会将人带回家的。

    “阿郎不必担心这点,其实奴家早就存够了赎身的钱,只不过奴家我一个小女子已经没了亲人,出去了也没有安身立命之处,还不如留就在这儿,但是现在有了郎君你,奴家自然是愿意跟着郎君您一起走的,还请郎君不要嫌弃,多多怜惜奴家。”如果她还不能走何必勾搭柳文奇呢,至于户籍的问题自然也有人愿意帮她办妥的,茫茫人海中她选中柳文奇也绝对不是巧合,而是有人让她这么做的,不过他们也算是互利互惠,她没理由拒绝。

    “真的?那太好了,到时候等我一定娶你。”听了这话,柳文奇完全无压力了,美人在怀他怎可什么都不做,为表激动,他直接将人扑倒在软榻上,只是他将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如果想为官,这正妻身上可是也不能有一点污点的,即使放良了,那也是有曾经的人啊。

    ...........

    凌府,凌筱筱看完下面传来的消息,一一的讲给了嫣儿听,“事情就是这样,你哥哥他是觉得叶家小姐太丑了,配不上他,所以才不愿意娶的,他现在好的很,所以你不用担心,只是图书馆和报社那边他却不能再去了,不过我也是为了他好,新鲜事物总会被人过多关注,到时候难免会将他的事情挖出来,即打击书馆也打击他。”

    看完消息,凌筱筱觉得柳文奇还是比陈生好些的,毕竟叶家小姐跟他没订亲,也没成亲,他算不上始乱终弃,爱上青楼艺妓也只是个人喜好问题,只不过如果他没有功名,只是个普通人都无所谓,但他有功名,他跟青楼女子的过往,绝对会被说成是污点,凌筱筱不希望还没开起来的图书馆和报社就被他连累坏了名声。

    “唉,大哥他...”这种事情不是做妹妹的能评论的,凌嫣儿尴尬的叹了口气才又道:“姐姐,不如我写封信将事情告诉爹娘,反正他们也在长安,一定会阻止哥哥的,不会让他继续做傻事的。”

    “随你心情,不过信你写完,我得让人抄过了才能送去,不然你的字迹怕是会被认出来。”凌筱筱才没心情管柳文奇的死活呢,她最近在空间里我了制玻璃的事情天天跟小园子套近乎,都没怎么睡好。

    “好,姐姐等我,我这就去写。”凌嫣儿难得露出了笑容,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的起身。

    “去吧,就到我书房写,那里通风好,凉快,你写完我就让人给你送过去。”凌筱筱忍住困意,对嫣儿挥了挥手,但嫣儿的身影消失后,才闭上了眼轻声问向身边的风瑶:“都查清楚了吗?小乔她在这件事情中起了什么作用?”

    “回夫人,咱们的人查到,是小乔让人帮着那个艺妓脱离了贱籍,成了良民的,只不过她这么做为了什么却不得而知。”因为嫣儿就在隔壁,所以风瑶也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嗯,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先别让嫣儿知道,还有继续派人盯着小乔,有异动就马上让人告诉我。”凌筱筱依旧闭目养神中,虽然很困但她还是尽量让自己清醒的说道。

    小乔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是不想看着她恨的人太幸福而已,她的小姑子处处找她麻烦,那她就让这小姑子嫁不了喜欢的人,嫣儿和凌筱筱破坏过她的好事,那她也不会让她们有好日子过的,她父亲生前有个学生刚好在扬州的衙门当差,后来她才知道,这凌筱筱和凌嫣儿的户籍都是由马国忠后给办的,那么凌嫣儿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柳文奇的妹妹,她才不信世上有那么巧的事情,长相符合年龄也符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