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24 高阳的改变
    南昌公主和高阳公主的声音都不算小,惹得旁边吃饱喝足的人都转头望去,当然也少不了得了房子的凌筱筱。

    “南昌姑姑,您怕是误会高阳了,这高阳说不要公主府要跟平阳姑姑住在先,父皇送那地方在后,大家都是为了小兕子。”长乐公主原来与高阳公主的关系并不好,见面都是不怎么说话的,更别提是帮着她说话了,可是经过晋阳公主的事情后,长乐公主对她有了些改观,所以才有了今日这番话。

    “行了,十妹,既然人家不明白咱们的心意,就不要多说了,去杏园听戏吧,听说这戏班子还是皇兄亲自派人去请的呢。”永嘉公主拉住还有说话的南昌公主,冲着高阳公主冷笑了一声说道,她看长乐公主都护着她了,这事情如果传到李世民哪儿去就不好了,完一在联系到晋阳公主的病情说她们点什么,可犯不上,至于今日受的气,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单单报复高阳一人的机会还是多的是的。

    “长乐,你既然还叫我一声姑姑,我便多嘴说一句,有些人是狼心,不值得帮的。”长乐公主那是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第一嫡女,受宠的不得了,现在还是长孙家的媳妇,南昌公主自然也不敢得罪,但她临走时,任然不忘说了两句高阳的坏话,她一直认为高阳是为了推卸责任才说在她府中被下药的,从来没想过那是真的。

    按高阳公主以为的性格她一定会与南昌公主吵起来,不过今日她硬生生的忍住了,因为她没想到平日里对她爱答不理的长乐公主居然帮她说话了,也许...也许她以前错了?不是没有人帮她,而是她太害怕,她等不急别人帮她就急着反击过去...

    “咱们也走吧,你们是要去听戏还是打麻将?”

    众位夫人见没有热闹可以继续看了。便找起了下一项娱乐活动,几日筹伴去听戏,几人凑局去打麻将。文雅点的则去赏花吟诗,不去想之前的事情。这场平阳公主的生日宴会到也算是其乐融融。

    不过女客们和睦了,却不代表男客们也融洽,比如此时在招待客人的柴令武同学就很郁闷,甚至可以用愤怒来形容。

    房遗爱此生没娶高阳公主终于摆脱了绿帽子王的称号,但对于接手的柴令武,他没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将大家都隐约了解的事情,拿出来说,刺激人家的敏感神经。

    杜荷与程怀亮也是平日里看柴令武这个‘小白脸’极为不顺眼的,同时落井下石道:“高阳公主肯与令武兄你一起住在平阳公主府。真是孝顺啊!到时候令武兄就可以享受齐人之福了。”

    “行了,都少喝点,少说点,事情是什么样的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在这儿睁眼说瞎话想气谁呢!”长孙冲本不想管这些事情。但见柴令武那要爆发打架的神情后又忍不住‘劝架’道。

    这种劝架的模式很特别,将双方的虚情假意直接摆到了明面上,听着虽然是好意,但却更容易让双方爆发,也不知他是无知还是有意如此。

    听了长孙冲的话。柴令武的神色更加阴郁了,一个失贞了,还被很多人都知道了的女人,有哪个男人愿意娶?而且娶回来还得敬着,小心对待着,光是想想,他都有要疯掉的冲动,最可气的还是他的母亲,作为皇帝的姐姐,曾经的女将军,居然不愿意去给他退亲,还让他好好对待高阳,而那个女人居然还敢光明正大的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家里,害他被讨厌的人耻笑,柴令武觉得他自己要疯了。

    “呵呵,哪里有房兄好福气,将抱佳人而归,那李灵儿看着可是不错,想来也会很有一番滋味的...”来而不往非礼也,柴令武虽然怒火冲天,然而他还记得这里是他家,今日是他母亲的寿辰,不能动手,但是这嘴上却得回击过去。

    “你药能乱吃,但这话可不能乱说,现在你最好为你的话道歉,不然别怪本少爷手下不留情。”

    房遗爱对于高阳公主没有怜悯,但不代表对于李灵儿没有,对于今生这位妻子人选他还是很满意舒心的,怎会容她被别人污蔑,与他最讨厌的高阳公主相提并论,所以现在他已经决定要让柴令武好看了,这辈子虽然他书读的多了,但还是习惯用拳头来解决问题。

    “房兄弟,家弟年幼不懂事,还望海涵,我带他向你和李姑娘道歉,你只当他是心情不好,便原谅他吧。”柴哲威作为柴府的大公子,也是很有威严的,此时居然为了自家弟弟当着这么多人道歉,可想其诚意和对弟弟的宠爱。

    房遗爱看了柴哲威的动作,连忙也回了一礼道:“怎能让柴大哥道歉,此事与您无关。”

    看着这样的柴哲威,房遗爱不禁想到了前世自家的哥哥房遗直,那时候他哥哥也是这般护着他的,到处给他道歉,可最后自己居然连累了他,害得他...甚至被高阳公主诬告,说他哥哥非礼高阳,怎么可能,他哥哥是最守礼数的。

    而柴令武前世虽然没娶高阳公主,但也同样连累了他哥哥,今世他娶了高阳,不知后果会不会更糟糕,房遗爱一时间对其有了满满的愧疚,便也不在继续找柴令武麻烦了,客套了几句后便拉着杜荷与程怀亮吃酒去了。

    长孙冲虽然对于他们没有动手打起了有些失望,但情况已是如此他也不好继续再说什么,只好装作为柴氏兄弟好的转移话题说道:“大家都别说这些没意思的了,我最近听家父说边关不清净,可能又要有仗打了...”

    高阳公主本来心烦意乱,想说来走走,没想到这一走便到了男客喝酒的地方,她刚想离开,便听到了那些难听的话。

    “公主,他们太过分了,不知道您是受害者,您千万别生气。”作为高阳公主的贴身宫女,她很了解自己公主的性格,所以紧紧的抓住了高阳的手,怕高阳就这么冲上前找人理论,或者打骂了。

    只不过宫女想象之中的尖叫声并没有出现,高阳公主只是颤抖着将手从宫女的手中抽出,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开了。

    而这宫女则是愣了好半天才小跑着追上了自家主子,她与高阳公主都是神情恍惚,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侧面还站着一个手持酒杯的男子。

    房遗爱拿着酒杯也是望着高阳公主离开的方向,愣愣的出身,这样都没冲出来,实在不符合她的性格啊!难道真如凌筱筱所说,她变了?

    是的,刚刚房遗爱为了证明高阳公主没有改变,所以发现她后,特意对柴令武说了那些话,只是他‘失望’ 了,高阳公主没有冲出来,甚至没有说要时候报仇的话。

    “怎么看愣神了,你不会是后悔了吧,哎,这没瞅着,她不飞扬跋扈的时候到很好看的。”

    房遗爱是真的在发愣,所以连杜荷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都没有发现,杜荷原来一直都是以为房遗爱对高阳公主有意思的,因为高阳公主在不发脾气的时候真是位大美人,而房遗爱平时特别喜欢关注高阳公主的事情,可是后来他又发现房遗爱是不想娶高阳公主的。

    “一边去,我是傻了吗?对这种女人有兴趣,你要是喜欢被带绿帽子就领回家去,我想柴令武一定会感激你的。”杜荷的声音打断了房遗爱的思绪,他蹙眉不悦的说了一句就返回了酒桌,不管怎样,今生他与高阳公主不会再有瓜葛,如果她真变了,那就变吧。

    那高阳公主真的改变了吗?高阳自己想,应该是的,变好变坏不得而知,但她却比以前多了自控能力,虽然心里想要杀了房遗爱,柴令武他们,但她并没有爆发,而是忍了下来。

    “我跟平阳姑姑打过招呼了,咱们一起走吧,回宫去看看小兕子,她今天不能来一定觉得遗憾,你回去多与她讲讲今天的情景...她很喜欢你这个姐姐的,比喜欢我这个亲姐姐还多...”长乐公主看着高阳公主落寞的背影,在心中叹了口气,上前温和的说道,她生了儿子之后对于亲情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所以对这样变化的高阳也多了一丝的疼爱,才有了今日各种失常的举动。

    “谢谢你,五姐,咱们快回去吧,高阳好想小兕子。”高阳听了长乐公主的话,忽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她现在继续吸收温暖来填补内心的寒冷。

    “谢什么,你是我妹妹,不是吗?你只要一直这样便好,有些人的话不必在意,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信你懂你的人,自然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长乐公主一开始是反对小兕子与高阳公主太过亲近的,上次高阳和小兕子在父皇哪儿吵架后,她本以为两人关系会变差,可是没几日她们俩居然又好上了,但从这段时间高阳的表现来看,也许小兕子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