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204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自从李世民他们上次来过凌府后,小白也算走上了明路,更是经常被袁天罡叫进宫去,让凌筱筱没想到的是,这位袁大师居然听得懂兽语,到是很能和小白俩沟通感情,也因为这样李世民才信了凌筱筱编的故事。

    “筱筱,你这是欺负狼,本来一次全都能拿回来,你非要在这大夏天的让小狼爷折腾这么多次。”再次运回终南山上的水果,小白终于爆发了他的不满,因为喝袁天罡关系处的好,就在在皇宫里他也是受到优待的,哪里像凌筱筱依旧老样子的欺负他。

    “一次都拿回来怎么行,这大夏天的又不保鲜,再说你不是灵兽么,还怕热吗?”终南山的水果凌筱筱大部分都用来孝敬李世民了,让小白多跑两次不过是想显得水果难得,想要多吃,还得留了种子自己种才行,东西有了出处,她空间里的水果也好往外拿,顺便种植。

    “不管,小狼爷要补偿,我要吃你新制作出来的丹药。”小白前面说了那么多铺垫也不过是为了要辛苦费。

    “喂,咱有点常识行不行啊!这不是所有丹药都合适你吃的,我新制的药丸是补血养气调理身子的,那是给江随云用的,你吃了也没用,都不如自己进去挖根人参吃呢。”凌筱筱撇了撇嘴,十分鄙视的说道。

    “是吗?”小白表示怀疑的问道。

    “不信你自己进去问小园子。”凌筱筱还要去看江随云,懒得与他纠缠,直接将他丢进了空间,交给小园子进行再教育。

    “夫人,江先生的药膳准备好了,您还是要亲自送过去吗?”自从江先生替夫人挡下那一剑后,这不管是用药还是用饭,自家夫人都会亲自前去照顾,所以风瑶听说午膳做好了后,就照例来询问了一下。

    “嗯。我亲自去,将我的午膳也带过去吧,我下午就不折腾回来了。”凌筱筱是下定决心要好好给江随云补身子了,不然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这一剑一定会留下病根的。

    .............

    “好些了吗?”凌筱筱让人将午膳和药都放下后,就来到了床边轻声问道,江随云昏迷了三天,昨晚才清醒过来,现在身体还虚弱的很,不能起身。

    “好多了。你不用天天来照顾我。自己多休息。对了,出事那日我看了密营传来的消息,这几日怕是上面会有变,你要提点房遗爱让他不要参与进去。告诉他即使三皇子虽然是好的,但阻力太大。”昨晚虽然醒过来了,但头太沉,喝过药后就又睡过去了,直到刚刚他才没了睡意,想着前段时间得到的消息,忍不住要说给凌筱筱听。

    “不会吧...他明知道历史的。”对于历史江随云跟她一样都知道的,对于房遗爱的事情凌筱筱也没隐瞒,前世房遗爱并没有帮着三皇子谋反。是被长孙无忌扣的帽子,难道这一世他打算来真的?那李治怎么办?

    “正是因为知道,才难免起了别的心思,人都是会变的,这世上的诱惑太多。谁也说不准他想要的更多,这也是我当初反对你来京城的原因,现在走还来得及。”江随云不是没本事入仕途,得到上位者的重视,而是他看透了,不愿意而已,老天爷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机会,他只想陪着这个女人一起到老。

    “我也想过离开这尘世,可是入世修行不就是要经历这些,而且我逃的开还有孩子们呢,我不能这么自私,房遗爱那边你放心,只要皇上不愿,他不会做出大逆不道之事,也许他只是觉得前世两人同命相怜都被冤枉了而已。”凌筱筱对于谁当皇帝并不感兴趣,所以她也不会死命的去拥立谁,保护谁,她留在这儿不过是为了找机会给空间赚积分,安排好孩子们。

    “好了,别担心我,我要是想走,什么时候都能走的,到是你,还是先好好养着吧,我先喂你喝点粥。”孙思邈说江随云现在气血虚弱还不能大补,所以她只用灵泉熬了粥,一点药都没加,新制的药丸也是小园子看过的,只会滋养,不会虚补过头了。

    “我没事,这不是好好的么。”江随云抬手想要接粥碗却被凌筱筱阻止了,他也没强求,就让凌筱筱继续喂了。

    “都这个样子了,还叫好好的啊!”凌筱筱虽然反驳的语气恶劣,但是喂粥的手依旧小心温柔。

    “呵呵,起码比你这个样子好,这样你还可以照顾我,如果是你受伤了,我可照顾不了。”江随云一边喝粥一边开着玩笑的说道,想要缓解凌筱筱有些紧张的情绪。

    “谁让你照顾啊!”凌筱筱本想说她有无敌技能根本不会被高阳公主伤着,可是看着江随云虚弱的样子,又忍不住换成了问:“你为什么要冲上来,难道就不怕没命吗?”

    “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有什么好怕的,到是你,如果受伤了,子汐她们会受不了的。”江随云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只是那专注而深情的眼神出卖了他,是什么让他奋不顾身?他也解释不了,这也许就是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吧。

    “只是因为这些吗?怕不会照顾我?怕孩子们伤心?”这个男人都到这个时候了还硬撑,难道这种事情还要女生表白吗?凌筱筱明显不满意江随云的答案,一连三问道。

    “当然,最主要的是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即使我没能力保护你,也不会让你伤在我前头的。”江随云不是呆子,怎会感受不到凌筱筱对他的特别,只是人就是这样,越是在意,越害怕自己会错意,怕她拒绝,怕她觉得自己没用,怕她不愿。

    可是经过此次受伤他想开了,没有什么是比能守在她身边更重要的。

    “我...药凉好了,你先喝药吧。”江随云什么都不说的时候,凌筱筱怪他不解风情,可当他说了之后,她却一时不知该回什么了。

    “好了,都喝完了,你也快去用膳吧,我看着你就好。”江随云见凌筱筱的午膳还摆在桌子上,便轻声提醒道。

    “我吃饭有什么好看的,你伤口还没愈合好,不一直靠着,在躺一会儿。”凌筱筱哄着脸说着,又将他扶着平躺了下去。

    “我本来以为自己再也醒不过来,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便让我多看一会儿吧。”江随云说着就想调整自己的躺姿,却被凌筱筱连忙阻止了。

    “哎,你别乱动,会压到伤口的,你先躺好了,等我吃完饭在来陪你说话。”凌筱筱一边按住他,一边轻声说道,脸色更是微微透红。

    “好,那你慢慢吃。”江随云也果真听话的不动了,浅笑着就看着床顶,不知想着什么。

    凌筱筱怕他乱动,哪里敢慢慢的吃,反正又没人看,她也不用特意装淑女,狼吞虎咽一般吃完,便让下人进了收了碗,给她换了茶,而她自己又走回了床边。

    “在想什么呢?眼神直勾勾的。”凌筱筱见江随云眼神放空,忍不住问道。

    “呵呵,你吃完了,这么快可吃饱了?”江随云转头看她,却不回答她的问题。

    “吃饱了,问你呢,刚刚想什么呢?”凌筱筱属于不问到就不死心的人物。

    “我在想,等我伤好了,我们就成亲好不好。”江随云转头忽然露出深深的微笑,专注的眼神,期待而温柔的让人无法拒绝。

    “啊...你说什么?”凌筱筱看着江随云的眼神,深陷其中,一时间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我说,等我的伤好了,我们就成亲,你愿意当我的妻子吗?”江随云有些费力气的拉住凌筱筱的手,又认真的问了一次,有些事情你不做,不争取就永远都不知道答案,其实再次来到这个世上,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他并没有多么的兴奋,因为他没有目标,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不知为何而活,直到慢慢的爱上这个女人之后。

    “你...你这是在求婚吗?”凌筱筱没有公主病一定要有浪漫鲜花钻戒的求婚礼,但是被一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求婚,这样的情节还是重来都没有想过的,而这个男人还是她喜欢的江随云,所以即使听清楚了,她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是,我救了你,难道你不该以身相许吗?”江随云看着这个女人突然变成呆头鹅,不知是喜是悲的模样,怕她会拒绝自己,赶紧用开玩笑的语气又反问了一次。

    “我...我又没有让你救,再说你说嫁就要嫁啊!就算这是唐朝没有求婚礼,没有钻戒也得有媒妁之言吧。”凌筱筱突然觉得自己热的很,赶紧自己应该连耳朵都红了,虽然心里高兴却又不愿意这么轻易的答应。

    这种感觉与当初自己的渣男前夫求婚,结婚的感觉完全不同,那个时候他们算是相恋多年,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甚至连心跳加速都没有,他们那时候仿佛就是为了领个合法的证明办次大众期待的婚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