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194 路遥的怀疑
    七月,是紫薇花的天下,在骄阳下,它热情绽放,惹得人们喜爱不已,几乎家家都会种上一些,而且在民间有这么一个传说,在远古时代,有一种凶恶的野兽名叫年,它伤害人畜无数,于是紫微星下凡,将它锁进深山,一年只准它出山一次。为了监管年,紫微星便化作紫薇花留在人间,给人间带来平安和美丽……所以,如果你的家周围开满了紫薇花,紫薇仙子将会眷顾你,给你一生一世的幸福。

    “娘,咱们家也要种多多的紫薇花,要娘亲平安,哥哥们和嫣儿姨姨大家都要平安。”小子汐听的津津有味,大有马上去种花的意思。

    “咱家的花,还不多啊,有什么好种的,先生说了,这些都只是故事,只有自己学了本是,才能保护家人,娘,我们不想听故事了,想去上课了,家里都没马骑。”自从谣言传出后,凌筱筱就让人去学院请了假,三个小子,头两日还很高兴,但在家玩了两日便有些无聊了,就是听故事都提不起兴趣了。

    “这么热的天气,哪里能出去骑马,没见皇上都带着皇子公主们去避暑了吗?不然这样,明日我带你们去房奶奶哪儿,她那有池子,我让人教你们,溺水可好?”这两人谣言传的正厉害,凌筱筱她自然不放心儿子们去上课,不一定什么人在他们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就糟了,所以便将孩子们拘在了家里。

    “溺水?我们可以学溺水?这好啊!那以后就可以下河抓鱼了。”阳阳也不在说回学院骑马的事情了,兴高采烈的叫道。

    “你啊,就知道玩,明日要听话,小心不要呛水了才好。”游泳在现代社会是一项必会的技能,所以凌筱筱不似古代的夫人,会反对孩子们接触水,她反而觉得孩子们该早些学会自保的技能。

    “那就不种花了,子汐也要学。”子汐刚刚被阳阳一吼本来有些委屈,不过小孩子都不记仇。一有新鲜事转移他们视线,便什么都忘了。

    “好,娘亲自教你,好不好。”与现代能穿比基尼,男女在一起游泳冲浪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唐朝,所以教儿子的事情只能托别人,但还好女儿她能自己教,而且要教好,免得哪天不小心落水了。自己爬不上来或被渣男救了。那不就悲催了。

    “行了。你们都自家下去玩吧,我有事要与你家娘亲说。”路遥一直依在庭院内不远处的大树下看着这母子几人,好半响终于似下定决心般的迈步走了过来。

    孩子们很少见路遥这般认真的模样,所以都乖乖的离开了。这也就是说,平日里不生气不发脾气的人,突然发脾气了,比那些成日里喊着的人吓人。

    凌筱筱看着路遥,不禁想到了义母,那日对她说,还是尽快成亲,才能破了流言,既然马国忠不可能不如想想府上的这两位。她看着都还算不错,起码对孩子们很好。

    不能否认,虽然比江随云的灵透差了一些,但路遥也有着别样的美,只是凌筱筱就是无法完全信任他。甚至有时候他眼里的探究让她害怕,害怕他发现自己的秘密。

    “看够了?难道筱筱是爱上我了?”路遥今日是真的有事要问,所以不得不打断凌筱筱看着他那专注的眼神。

    “瞎说什么,我只是在想事情,你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对于她的自恋凌筱筱自能以白眼回报。

    “我要问紫伊的事情,扬州那边的消息昨晚才有人传过来的,你是何时知道的?”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路遥很认真的问道,其实他知道凌筱筱对他的不信任,本来这话不该由他来问的,他早上也找过江随云想让其出头,没想到江随云根本就不在乎,只是他有必须要在乎的理由,所以他还是来问了。

    凌筱筱听了路遥的话,随之一愣,但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啊!她是如何在扬州事情发生的第二日便知道的,这必须有个合力的解释,路遥毕竟了解她的一些情况,不似别人那么好骗。

    “我怎么知道的,好像没有义务必须告诉你吧。”想了一会儿,凌筱筱还是不想把小白的事情告诉给他,因为怀疑他,她还想着有哪天让小白去跟踪他呢。

    路遥没想到她会直接回绝,苦笑一声道:“你就是如此的不相信我吗?比之江随云我们应该是先认识的吧。”

    凌筱筱摇头反问道:“这与谁先认识无关,信任本来就是相互的,你何尝没有事情瞒着我?”

    “好,我不问,这流言与在扬州的不同,怕是没有那么好解决,你们打算如何?需不需要帮忙?”路遥没再继续问下去,因为他知道,那只会让他们的关系越拉越远。

    “再过几日圣驾和紫伊他们便都回来了,义母说她会先让人首查证据,等到时候会去进宫告状。”凌筱筱也没继续问他的私人事情,随了他的话题说道。

    “也好,其实我这次回山上,师父说,你的安全问题已经不需要我了。”路遥点头算是认同了凌筱筱她们的决定,然后浅浅笑道。

    无崖子让路遥来找凌筱筱并不是因为凌筱筱有大难需要他保护,反而是路遥命中有劫难,无崖子希望凭借着凌筱筱身上的气运帮之更改,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他们俩个的气运并不和。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走了?”凌筱筱眼眶一顿,随即眨了眨,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嗯,要走了,你们不要太想我哦,还有你那珍藏的酒我知道你肯定还有,不用替我践行,给我带几瓶就行。”路遥又恢复了往昔的洒脱随意,邪邪一笑打起了凌筱筱五粮液的主意,但内心是否真的如此不在意,那就只有他自己明白了。

    “切,谁会想你啊!你没看你回来这段时间,那三个小子都变的淘气了,不好教了呢。”凌筱筱知道路遥是故意逗她开心缓解悲伤的气氛,所以她也笑着配合,对于他的离开,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与往次不同,这次,她感觉是真的要失去他了。

    路遥对于凌筱筱的话只是随意一笑,然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不知你为何那么相信江随云,但是我好要说,他不是表面看的那么简单,我查了好久都查不到他的底细,甚至问过师父,也看不出他的命格,所以...呵呵,你自己看着办吧。”

    路遥想说让江随云也离开,但却感觉凌筱筱不会同意他的看法,便只皱眉说了违心的话。

    这回换成凌筱筱沉默了好一阵,不过路遥也不追问,就静静的等待她的说法。

    “嗯,我知道你的好意,不用担心我,最初我就与他说了,他说的我便信,他与我说了,所以我现在不会怀疑他,你也一样,如果你有一日想说了,我也会全都信。”凌筱筱想了好半天要怎么解释江随云的问题,可是一个谎要用一千个谎来圆,所以她最后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

    “如果有那么一天,有那个机会,一定。”路遥内心苦笑,面色不表的说道。

    “嗯,紫伊的婚事...我从来没想到她会喜欢马大哥,希望她会幸福,到时候你会回来参加婚礼吧,你师父呢?”这回换凌筱筱岔开话题,不知为何她就是受不了路遥这幅认真的模样,好尴尬。

    “师父他老人家闭关了,至于什么时候能出关我也不清楚,我想紫伊也不会想他出现吧,到时候我尽量赶回来吧。”路遥也很配合回答道。

    “嗯,孩子们还等着我,我就先回去了。”再留下凌筱筱也不知还能说什么,所以便起身想先离开,与江随云相处不同,他们两人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不会感激不舒服,尴尬,可是她与路遥在一起,即使谈天说地,仿佛也走不进对方心里。

    “好,以后密营的人我不会在联系,等紫伊回来我就离开,到时候便不与你打招呼了。”路遥低了头,也不再看凌筱筱,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

    ..................

    “夫人,您没事吧。”风瑶扶住魂不守舍,差点走错路的凌筱筱,关心的问道。

    “啊!没事,只是在想些事情,对了,我给嫣儿准备的东西送去了吗?”凌筱筱回过神,让自己不在去想路遥的事情,转而问向风瑶。

    “夫人放心,是风月亲自送过去的,说是都交到了甜儿手中,只不过风月听甜儿说,因为苏公子这几日晚上不是睡在外书房就是安排了通房,所以嫣儿小姐睡的有些不踏实。”甜儿跟风月说这些不外乎是想在凌筱筱这里告状,风瑶也完全不添油加醋的学道。

    “嗯,我知道了,你让人告诉甜儿不要在嫣儿面前多嘴,养好她的身体便是,她现在怀着孩子不好多思,我相信苏瑾玉心中有数。”凌筱筱已经不是刚来时的小白了,她知道女子怀孕后,要与相公分房睡的,在扬州时山高皇帝远他们随意些便罢了,在这长安城作为给各位大臣找茬的御史,他不能错一点,即使是内宅的事情,所以当初他才会那么决绝的将陈娇交给她处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