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192 上门找茬
    正午时分,骄阳似火,花木扶疏的庭院中,安静的只能听到树上的蝉鸣声。

    凌府内几个小丫鬟受不得这酷暑的炎热,悄悄躲在了主院侧面的炒手游廊下面,好在凌筱筱平日里多她们要求也不严苛,只要注意这,不把自己的活落下便好。

    “姑娘,麻烦帮去通传一下可好,前面段府来了人,说是要见咱们家夫人。”外院的小厮得到门房的通知后,连忙将消息传了过来。

    “行,你等着,我们这就去传话。”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应了小厮的话,然后留下人继续看门后,便往内院走去,直走到守在夫人房间前的雷心,雷雨面前后才停了下来。

    “行,我们知道了,你先让人在前院招呼着,就说我家夫人在睡午觉,让客人稍等一会儿。”雷心,雷雨听了后互看一眼,安排道,这段时间跟在凌筱筱身边学习,她们除了当保镖外,已经逐渐习惯帮自家夫人安排一些事情了,虽然没有风月,风瑶做的好,但也比之前强多了。

    “段府来人?谁来了?”凌筱筱明显是有起床气的,所以跟雷心,雷雨说话的声音也不是很愉悦,甚至透露出了厌恶。

    是的,只从上次与房夫人从悟真寺回来后,她极其的厌恶凌府的人,不管是二十四功臣段志玄的段府,还是段鸿伯的段府。

    “拿的是卫夫人的帖子,但来人并不是以前来送帖子的小厮,而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让雷雨去扶了凌筱筱起床,雷心轻声回道。

    “难道是她?”三十多岁的妇人,在段府,凌筱筱只能想到是段鸿伯的那个刻薄的大嫂,她不是跟卫夫人不对付?怎么拿着她的帖子到我这儿来,凌筱筱一边由着丫鬟给她换衣梳头,一边在心中默默的想着,自己最近没招惹她们吧。

    确实如凌筱筱所猜。等在客厅的就是段府的大媳妇姚氏,她四处打量着,心中再次鄙夷凌筱筱一家,就是与房府打上关系又怎么,就是三品诰命又如何,就是家财万贯不也是要住这种“小宅院”里。

    “姚夫人,让您久等了,不知今日?”凌筱筱一见是她连客套的心情都没了,一坐下便直奔主题的问道,哎。天气燃热。她的火气都便大了。

    姚氏也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冷下了脸道:“这是弟妹求了我,我今日才会过来的,话说她刚搬回了的时候,你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怎么现在可是嫌弃我那弟妹了。她叫你去你都不愿意去了。”

    “呵呵,夫人这说的是什么话?难不成是因为我不去看卫姐姐,然后她求了您来看我。”凌筱筱因为原来在扬州的情谊,不愿与卫夫人一家撕破脸,所以虽然她人不去,但有什么好东西都会送去,段誉也会偶尔派人接过来,与阳阳他们玩,她实在想不出。这卫氏今日把姚氏弄到她这儿来的意图。

    姚氏被凌筱筱说话的语气,气的脸一红,火气上头的道:“哼,她是最近身子不太舒服,总觉得孩子不好。想求你府上的大夫过去给看看,要我说你这心也够黑的,全长安最好的大夫就住在你府上,你都没说带人去给弟妹看看,我要不是看着她可怜才不会来帮着找你的,她啊,是看你现在能耐了,怕她派个人来,人微言轻啊!”

    姚氏完全不顾及凌筱筱的面子,听完的心情,一股脑的将不满全都到了个干净。

    “姚夫人这话严重了,孙大夫只是借住在我府上篆书,既不是我府上的专用大夫,也不是我府的下人,筱筱又有什么权利去派他老人家给别人看病呢,再说连陛下都下旨说不让人特意招他进宫瞧病,让他老人家好好写书,筱筱哪里敢去打扰,这不是违旨不尊吗?而且以段府的级别应该是可以请太医的吧,要是姚夫人真的替卫姐姐着想不如去求了太医。”反正她与段府已经有了隔膜不对付了,凌筱筱自然不会在自己家中忍气吞声,所以她不咸不淡的反击道,完全不给姚氏留颜面。

    “你...真是牙尖嘴利...”姚氏被凌筱筱刺中了,段鸿伯是真的想给卫氏请太医看看的,只不过她们都知道孙思邈就在凌筱筱府上,所以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神医,也不介意以此来找凌筱筱麻烦,只是没想到凌筱筱不但没有愧疚感,反而还如此的牙尖嘴利,让姚氏想不明白的则是,她都亲自来了,凌筱筱即使不看她们府的面子,也该看褒国公府的面子啊!娶了萧氏女后,褒国公府可是直上云霄,好多人巴结呢。

    “姚夫人这说的是什么话,筱筱不过是据实回答而已,就是别人来问也会这么说的,呵呵,长安城里这个多富贵人家,从皇上下旨后,还就真没人再来求过呢。”

    凌筱筱鄙夷的看了脑子不清楚的姚氏一眼冷哼道,前段时间孙思邈刚落脚,进完皇宫后,不少人来凌筱筱这儿,让她帮忙找孙思邈呢,弄得她不胜其烦,后来还是李世民下了旨意,才没人来找她,就是真看病,也是会先进宫求了皇上,情况属实严重,才会派人来请孙老道,哪里有像姚氏这么傻的,面对着圣旨还往上冲,真是以为她好说话?

    “好好,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姚氏被气的难以自控,但说到这儿,她却突然脑子灵光了,随即控制了愤怒的情绪冷笑道:“亏三弟妹,将你当亲姐妹,你居然见死不救,还听说你时常让自家儿子去拉拢誉儿,可不是要等我家这弟妹傻傻的去了,还进府去当继母吧。”

    “哼,我劝你想都别想,我们段家可不是能任你欺瞒摆布的。”姚氏看着皱眉的凌筱筱,觉得不解气,又十分霸气的接了一句。

    只是她不知她说的话,已经让凌筱筱想挖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是否都被虫子注满了,这么神奇的想法她都能想出。

    “姚夫人,说话要有理据,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三品诰命,但那也是皇上亲封的,容不得你诬蔑,你今日要是不解释清楚了,就是官司打进宫去,我也不会罢休的。”姚氏虽然也有诰命,不过跟她一样只是三品,所以凌筱筱回的也身份理直气壮。

    “哼,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呵呵,也对,不一定是我家三郎呢,听说你那义兄,为了你,连自家亲娘都顶撞了,说非你不娶呢,哼,你啊就是个狐媚子。”姚氏以为说到了凌筱筱的痛处,自然要死抓着不放,再接再厉的将自己从褒国公夫人那里听来的话也学了一遍。

    这次凌筱筱是真气了,恨不得上前去撕了姚氏的嘴,只不过多年为人的理智告诉她,还不能这么做,就是要报复也不能明面上开人身伤害,所以她压下要动手的冲动,冷笑道:“姚夫人,您这是越说越过分了,可是看我好欺负?我义兄已经订完亲了,是卫国公夫人的义女,你要诬蔑我,也请找个好点的理由,今日话到于此,我会将今日的事情,一字不差的告诉段鸿伯大人,和卫夫人,从此以后我们两府不在有任何往来,而愿意么,自然就是你。”

    凌筱筱怒目一瞪,下了逐客令,而姚氏也被凌筱筱的新消息给闹懵了,想了半天任然想不出,那卫国公夫人何时认了义女,这义女又是谁?

    “夫人,奴婢私下做主让雷大给段府的马车做了手脚,请夫人责罚。”风瑶刚才在厨房帮风月弄晚膳的食材,所以没能第一时间赶来,但是姚氏的话,她还是听了个大半,气的不行直接去寻了雷组的人,给段府的马车动了手脚。

    “嗯,教训一下就行,不能出人命吧?”凌筱筱也是有仇必报的性格,但她觉得如果不是血海深仇,还是不要杀生的好,所以皱了眉问风瑶,她不是掌控欲极强的人,在不违背自己原则的情况下,她对身边的人还是极为放纵的,当然那个人得是她信任的。

    “夫人放心,只在车轴上走了手脚,最多摔伤,不会伤及性命的。”风瑶也不是嗜杀的性格,只是想给姚氏些教训,所以并未做过。

    “夫人,这姚夫人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马大人的事情在长安并没盛传啊!”风月怕再说下去,夫人会怪罪风瑶多事,便将话题转移开来,她们在凌筱筱身边已经一段日子了,自然看不了马国忠对自家夫人有意思,也看的出夫人喜欢江先生,可是这些外人应该并不知道啊!

    “应该是上次我跟义母去悟真寺拜佛,谈话被人听去了,那日咱们见过褒国公夫人,也许就是她传出去的吧。”凌筱筱不断回想,只能把责任人定在哪儿了,不然外人真不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毕竟这事情在扬州都不盛传,何况是长安。

    “原来是她们,堂堂国公夫人偷听别人讲话,真是太过分了。”雷心,雷雨两个反应慢的也记起那天的事情,同时暗恨自己当时怎么就没多注意周围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