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191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七月正午的阳光火辣辣地烧灼着大地,树叶儿屋里的挂在枝头,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只有那知了在不知疲倦地吟唱,扬州城内,几匹轻骑疾奔而过,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人来了,你去接。”杜荷听下人传话,说是外面有姑娘找他们便猜到是紫伊来了,连忙装死的退到了后面,将房遗爱赶到了前面,一副我死活就不动的模样。

    “瞧你那点出息,男子汉大丈夫的,一个女人有什么可害怕的。”房遗爱被杜荷叫的心也扑通了一下,随即瞪了他一眼,鄙视的说道。

    “她哪儿算什么女人啊!也就是长了个女人的模样,真是浪费了那容貌。”不是我军太弱小,而是敌军太强大啊!杜荷在心中为自己喊冤,那女人可恨着呢,当初他不肯跟房遗爱一起去学武,喜欢泡青楼,可是没少被她带人打过暗枪,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他从女人床上能出去了,从哪儿以后他见到紫伊面不是绕路走就是装孙子啊!现在哪里还敢设计她啊!

    “那行,那你就别去了,我就跟她说写信让她来是你的注意,说马哥要成亲了也是你说的。”房遗爱见他的耍赖模样,直接挑眉祭出了大招,不信他还能坐的住。

    果然杜荷一听不乐意了,马上跳了起来喊道:“大哥,我可是喊你一声哥的,你可不能这么对小弟我!她对你一向好的很,对我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再说这注意也不是我想的啊!您可不能害小弟我啊!”

    房遗爱不出声,就站在门口,点着小脚,一副你看着办的模样。

    “行,我去,我去还不成吗?”杜荷哭丧着连边说边往外冲去,见到紫伊到是比房遗爱还早了半分。

    “劳烦二夫人招待了。”紫伊见房遗爱他们来了,便起身与接待她的马二夫人陆凝香告辞道。

    “那你们聊。我去给你收拾间院子,来者是客,就不要出去住了。”陆凝香依旧势力,能跟房杜二位少爷是朋友的姑娘那身份一定不能差,哪里有不亲自款待的道理,所以她极为热情的说道。

    紫伊此番已经下了追情郎的决心,自然不会反对陆凝香的觉得,所以便笑着应了:“那就劳烦二夫人了。”

    待厅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后,杜荷干咳了一声,连忙紧张的解释道:“嗯。一开始马老夫人是真就要给马哥介绍媳妇了。都要看了。后来到了日子他才突然说不看了,那时我们的信都寄出去了,也就来不及了。”

    房遗爱虽然恼他这么快就坦白从宽,却也火速接话道:“马老太太也没放弃。要是马哥这次再不定下来,她老人家可就是准备跟到京城去给他安排了。”

    “你们不用解释了,我早知道他拒绝了,也知道他是因为谁拒绝的,我来也不是因为你们写的信。”虽然她功夫不错,温度对她影响不大,但连续的赶路也使得她有些燥热,喝了一整杯凉茶后才不咸不淡的说道,但眼神中却透露出。看不起房杜哥小儿俩的眼神。

    “嘿,你早说啊!”担惊受怕了好几天的杜荷听了紫伊的话,登时松了一口气,也灌了一杯凉茶进肚。

    “那你此番来?可是有了决断,呵呵。需不需要我们帮忙?”房遗爱到是比杜荷淡定的多,还打算继续参与后事,至于紫伊说马国忠喜欢的人,他也清楚一些的,只是马国忠不了解那人的身份背景,他们注定不会走到一起的,所以房遗爱并不支持。

    “你不是来真的吧,虽说我平日里挺敬佩马哥的,是个男子汉,可是,可是据说他克妻啊!不然儿哪能都二十五了都未娶。”杜荷并不知道紫伊喜欢马国忠,是房遗爱告诉他的,他自己是从来都没把两人往一起放过,原因无他就是看着不配啊!

    别说紫伊年纪看着不大,就说那容貌,那身手,那身家,足够她选个更好的,但马国忠不止年纪大,长的也粗狂,(不符合当时年代,美男的审核标准)地位也不算高,武功他个人觉得是没紫伊好的,身家更是没多少没多少,他实在不明白紫伊看好马国忠啥了。

    “嗯,他是有些克妻克子,但是他克不到我。”紫伊听了杜荷的话,到没有生气,而是一派认真的回道,作为修道门派的掌门闺女,作为对星算有着天赋的她来说,这点逆天改命的自信她还是有的。

    “这你都知道...”杜荷虽然是房遗爱的一级盟友,带有些事情他还是不知道的,比如他哥们是重生的,比如这女人有着如同皇宫里袁天罡国师一般的技能,他都完全不知。

    “行了,你别打岔。”房遗爱先是将挡害的杜荷扫到一旁,然后继续问向紫伊,“马哥的性格你了解,死犟的人,断时间内怕是不会有改变的。”

    “嗯,这点我知道,所以我打算直接上,其他的以后再说。”紫伊说的十分随意,好像再说今晚要吃什么菜一般。

    “噗嗤...上...上什么?怎么上...”这时房遗爱也不法淡定了,一口茶直接喷到了,一脸震惊的杜荷脸上。

    直接上什么?当人是直接上人,先来个生米煮成熟饭,最好再接个一击命中,怀上孩子,到时候不管马国忠有啥想法都没用,他也都是紫伊的男人了。

    你说什么不符合礼教?那些都是跟被困于条条框框的大众百姓们说的,在权利的顶尖,在江湖人士,在这种从小生活在逍遥派,崇尚自由修道门派的紫伊身上,那些都是空话,而他们只看喜好,缘分,和因果。

    紫伊看上了马国忠,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她刚好就是不喜欢小白脸的女人,她喜欢他的专注,善良,健壮,果敢等等,一种说不出的心动,她知道不管付出什么,她要这个男人。所以才有了她今日的想法,和即将要有的作为。

    “这老太太年纪大了...咱们还是回长安去再部署吧...反正人跑不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房遗爱恢复神智后,没管在一旁怪叫擦脸的杜荷,连忙劝说道,他可能想玩这么大啊!最多是想给两人搞点小暧昧,他们再透露些风,让马老太太看出点啥,在给订了亲...

    “我来之前已经认了卫国公夫人为干娘,我的亲事她会为我做主。”只要与马国忠生米煮成熟饭。紫伊不怕他不付责任。更不怕马府的人委屈了她。

    “这么会...”这次换杜荷喷水了。只不过房遗爱躲的快,他没报了仇,可是他是真的震惊,全长安谁不知道卫国公一家低调。卫国公夫人那个江湖侠女更是一般人看不上的难相处,怎么会这么突然的认了紫伊为义女。

    “这个容易,因为我有虬髯客的信与信物。”紫伊依旧一副冷清的模样,但对这大惊小怪的兄弟俩,还是透露出来些许的鄙夷。

    房杜二兄弟二人互往一眼,然后甘拜下风的道:“那便按你说的做吧。”

    房遗爱是希望紫伊和马国忠好的,而杜荷则是更怕得罪紫伊。

    而对此一无所知的马国忠自然就落网了,而且大有被卖还给人数钱的意思,“紫伊姑娘怎么也过来了?咱们不是过两日就回去吗?”

    “嗯。咱们东西太重要,我不放心,当人得找最强力的人来保护,这可是咱们第一次办事,可不能办杂了。到时候让人笑话。”房遗爱有着人生最大的秘密,所以说起谎话来自然比杜荷顺畅多了。

    就是杜荷要是不事先知道怎么回事,也绝对会相信这哥们,由此他下定决心,以后房遗爱说的话,他得需要半信半疑才可以。

    房遗爱和杜荷本来就不与马府的人同桌吃饭,所以这次款待紫伊的宴席,马国忠便陪同他们一起在紫伊新住下的院子一起用了,酒是必不可少的催情物质,下了药的酒就更是非一般的存在,所以就注定了马国忠今夜必定逃不过了。

    杜荷,房遗爱兄弟俩为其默哀了一小会儿后,便逃了,美乐齐鸣他们要早点休息,明早还得养足精神带人来捉奸呢。

    什么?你说怕马国忠半夜吃干抹净会逃跑?开什么玩笑,有紫伊那个强悍的女人在,他跑的了吗?哈哈,只能乖乖等着被抓了。

    这不,马老太太被小哥儿俩带来后,这马国忠都没起呢,估计是药效太强,昨晚累到了,好在这小哥俩儿够仗义,没大张旗鼓发的去揭发,只偷摸的把意思告诉了老太太。

    这个紫伊,马老太太昨天下午就看过了,很满意呢,就是她觉得人太漂亮不一定能看上自家儿子,没想到过了一晚上居然就成了,只是不知道人家姑娘家是不是情愿的。

    就在马老太太胡乱想着的时候,紫伊和马国忠已经穿戴整齐出来了,两人好像已经谈过了,面上都很平静。

    到是杜荷和房遗爱有些尴尬的道:“那什么...昨天我们可能都喝多了...所以...”

    只不过马国忠才横过去一眼哥儿俩就说不下去了,没办法谁让心虚呢。

    “娘,是孩儿的问题,我们会尽快成亲,婚礼就在扬州办,到时候还请娘来主持。”马国忠看不出悲喜,声音极其平稳的说道。

    “不回长安办吗?那卫国公府那边?”马老太太知道儿子是为了自己着想,怕去京城麻烦她身体也受不了,可是委屈的儿媳,她也舍不得,毕竟这三儿媳她盼了很久的。

    紫伊本来跟卫国公府那二位就没啥感情,当初加上这一成关系,不过就是怕马府瞧不上她的身份,自然不会反对马国忠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