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169 躲不开的应酬
    史书上记载承乾失宠的最直接导火索,是他的脚残疾了,而且似乎是一辈子都好不了的那种残疾,而李世民追求完美的倾向是很明显的,他不愿意自己的继承人是个残障人士,这想法也是能理解的,再加上之前就了解到的承乾的个人品德问题,换太子的心思就此萌动。

    李世民自己不是以嫡长子身份上台的,而是凭借才华能力一步步登上帝位,很难说他对“立嫡以长”这个教条有多信服。

    所以,当贞观十年长孙皇后去世前后,很难说李承乾那坚持请父亲大赦天下的举动,到底有多少是对母亲的感情,有多少是希望母亲痊愈后还能继续罩着自己?

    但长孙皇后到底是没熬过去,李承乾最强有力的保护者消失,跟父亲的关系又始终不见好转。寻求亲密感是人本能的社会心理需求,巨大的感情空洞需要填补,于是温柔美少年称心出场了。

    作为旁观者凌筱筱真的很为他感到惋惜,但作为利益关联者,她还是觉得,既然此刻他的思想已经偏差到无药可救了,那就还是顺应历史潮流吧,毕竟自己是来当米虫的,不是想做圣母的。

    那里受到教训离开皇宫后,凌筱筱真真的在家做了几日米虫,最多也就是去找江随云谱谱新歌曲,给孩子们做些吃食,就是风溪送过来的账册她都没去看。

    “夫人,这段府的帖子连送好几天了,还送了礼来,您真不过去?”风瑶浅浅一笑将段府,卫夫人的请帖递上,然后轻声说道。

    “我这不是生病了么,再说我也回礼了啊!”凌筱筱所谓的生病其实就是大姨妈来了,她不想去应酬而已。

    风瑶听她这么说也不再劝,不过不知道凌筱筱是不是良心发现,第二天起来又决定去了。其实她也知道总躲着不是办法,毕竟两家在扬州那边还有点生意往来,阳阳他们跟段誉也有了很深厚的友谊,只是谁没事的愿意去看人家冷嘈热讽或巴结献媚的表情啊!

    “哼,有些人啊,那就是没良心的,你对她再好也没用,等自己发达了还不是把你踹一边去,你啊,还是得向着自家人才行。”

    凌筱筱由小丫鬟引着进了三房的院子。也不知里面的人是不知道自己要来还是故意如此说的。她才走到卫夫人的房门口。便听到里面满是酸意的声音。

    “夫人,凌夫人到了。”为凌筱筱引路的丫鬟还是满有眼力价的,见凌筱筱站在门口不走了,便朗声向里面通报道。

    “快进来。难道还要让姐姐亲自去迎的啊!”卫夫人爽朗的笑声从里面传来。

    “呵呵,这就来,筱筱这不是想您屋里有客人么,怕吵到你们。”凌筱筱听到卫夫人那依旧阳光爽朗的声音,一时有些愧疚,也许她是真心与自己相交吧。

    “打扰什么,这是我大嫂,你也见过的,到是你。身体怎么样了?听我派去的人说你病了好几日了?”卫夫人见凌筱筱进来了,便笑着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旁,然后关心的问道,至于刚才大房媳妇讲的话,她在没在意。记没记在心中,别人都不得而知,因为她的表情实在是毫无破绽。

    “也不是什么严重的并,就是风寒而已,不过是姐姐您怀着孩子呢,我怕将您给传染了去,才一直没来,姐姐身体可好?”凌筱筱坐在卫夫人身旁,特意没去看她那个有些烦人的大嫂。

    “我还是老样子,这小家伙老实的很。”卫夫人说到自己这孩子笑容满面,因为已经接近6个月了,她的肚子已经很显怀了,没事的时候她喜欢一边抚摸着自己圆圆的肚子,一边自言自语。

    如果凌筱筱知道她这种症状,一定会告诉她这是一种病,因为她说的话,不是疼爱孩子的,而是有些神经质的,比如“儿子呀,你要健健康康的快点出生,这样你爹爹就能回来了。”“儿子呀,你说你爹爹是不是被这新来的狐狸精给谜住了?”“儿子啊,还好你哥哥争气,今天你父亲开心特意回到我这儿住了呢,等以后你也要给娘争气啊!她们那些狐狸精,一辈子也别想生出儿子,有什么用。”

    是的,古代女子怀孕后夫妻都是要分开睡的,也就是初一,十五两人会象征的在一起入眠,但随着女子肚子变大,就是初一,十五也是不方便的,所以段鸿伯虽然经常来看她,但是晚间还是休息在侍妾哪儿的,毕竟人家正值壮年,也是有需要的。

    不过这些凌筱筱都是不了解的,所以随着卫夫人的话夸奖道:“听话就好,以后不管是哥儿,还是姐儿都一定是能疼人的。”

    “弟妹啊!要我说你这院子里也该管管了,侍妾就该有侍妾的样子,那就能用那么好的布料了。”段大夫人虽然刚才因为凌筱筱的到来分了神,但她还没忘今日前来的注意目的,她最近听到自己院子里的侍妾抱怨说,三房这面的侍妾待遇好,三少夫人仁慈,不想她小气的很,还不是怕她们打扮的太好被抢去风头。

    段大夫人自然不会认为自己做的不对,所以便来找卫夫人麻烦了,而埋汰凌筱筱不过是顺便的。

    “呵呵,大嫂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怀孕呢,不能操劳,给她们点东西能让她们尽心伺候我家老爷,不是挺好的么。”卫夫人这是说的实话,如果她们真老实,自己不介意多给她们点东西,不过誉儿曾经糟过的罪,她不会再让现在的孩子再尝试了。

    母为子则强,自从段誉中毒事件后,卫夫人还是有变化的,虽然表面上相安无事,但下面她去安插了各种眼线,同样的错误她不会再犯。

    凌筱筱也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了一些,虽然觉得十分好笑,却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笑,只好拿着茶杯一边喝茶,一边遮住了嘴边的笑意,在自己怀孕期间丈夫去跟别人欢好,她还觉得挺好的?这卫夫人不是怀孕怀傻了,就是真的爽朗大度过头了,凌筱筱实在无法理解她们的思想,还是房夫人这个妒妇比较和她口味。

    “行了,你怀孕你最大,不说这些了,这不是你上回引荐的凌氏么,那时候你还说让我们帮着照顾一下呢,没想到吧,人家现在都有诰命在身了,职位比你都高呢,听说还开了新铺子呢。”段大夫人见在侍妾的问题上实在唠不出啥了,想着就是让她出血花,这好处也得弄点回来才行。

    “大嫂您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上次筱筱送来的香皂,我可是都分给你们了。”卫夫人叫凌筱筱来本就是有私话要聊,见这个大嫂死赖着不走已经有些不开心了。

    “呦,你哪伙的啊!还跟我厉害上了,怎么现在是看不上咱们家了,想巴结人家了?”段大夫人一项以嫡亲长房的身份而自豪,看不起二三房的人,现在被一个庶弟妹在外人面前驳了脸面,哪儿能不气,也顾不得卫夫人是否是怀孕状态,拍着桌子就喊道。

    “是啊,我想巴结人家,所以大嫂请你离开吧。”卫夫人怀孕加上丈夫老睡在姨娘哪儿,本来火气就大,此时当着凌筱筱的面更不愿意让她大嫂。

    “卫姐姐,说什么巴结,不管到什么时候您都是我姐姐。”凌筱筱连忙起身劝说道,有些话她们说得但自己却不能当真的听,不然不止姐妹做不成还得被记仇,虽然她不善交际,但是这么粗浅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好好,我知道你是真心待我的,谁待我真谁待我假,我还是分辨得出的,阳阳他们几个可好?誉儿说很想他们了,不知什么时候能一起玩呢,我知道你才到长安不久好多事情没安顿好,所以也就没去打扰。”卫夫人也知道她不能和大房真的闹翻,所以凌筱筱接话,她便不再看段大夫人,只当她是不存在的。

    “哼,真不知道是哪家的规矩,竟然喊着让长嫂离开,晚间我可得问问大太太和三太太。”段大夫人虽然心有不甘,但她不能真的对卫夫人太过分,毕竟怀着孩子,出事了她担待不起,至于凌筱筱不说有着房府做后盾,就说自身的诰命。她也不敢得罪死了,只得早了个要告状的借口,转身离开了。

    “她这么就离开了,好吗?哎,筱筱每次来都要给姐姐惹些麻烦。”凌筱筱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家族都会有一些极品亲戚,但是让她经常应酬这些人她真的会受不了,所以连带着卫夫人她也想躲避,想着段誉要是想阳阳他们了,就让卫夫人将人送到她哪儿去吧,自家孩子她可不敢往这段府里丢。

    “没事,我又不是才认识她,她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这次叫你来其实是有事相求的。”卫夫人使了眼色,让屋里的丫鬟都出去后,才冲着凌筱筱说道。

    “姐姐跟我说什么求的啊!只要能做到的,筱筱一定照办。”凌筱筱多于冷落了卫夫人还是有些愧疚的,所以只要不是违背原则的事她不介意多帮助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