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使唐朝再开放,男人的话题也大多不是女人能插嘴的,所以凌筱筱只能一边听着他们高谈扩论,一边与房夫人聊着家常,时不时的还要安抚几个已经不耐烦的孩子们,毕竟大人们的话题他们听不太明白,还要保持良好的礼节,他们很痛苦的。

    好在那位特殊客人很繁忙,用完午膳就告辞了,房府一家也不用陪着了,连带着对凌筱筱她们也比刚才多了一丝亲切,要说对这位特殊客人的身份,江随云和凌筱筱相望一对,自然是有所怀疑不过都聪明的没有点破。

    趁着房氏夫妻出府相送的时候,房遗爱悄悄的将凌筱筱一人拉到了僻静的地方,凌筱筱也挥手示意让林婉她们不要跟着。

    “凌夫人,我们终于可以相见了,老天爷让我们重来,到来,一定是有他的理由吧。”这句话房遗爱说的十分感慨,当他得知凌筱筱江随云他们的存在时,突然不那么孤单了,有着他们和紫伊的帮助他相信自己不会在像前生一般留有那么多遗憾。

    凌筱筱心思一动,是啊,一定不可能是让她来当米虫的,冲着小园子说的空间升级法就知道了,她的使命很重大,拯救全人类呢。

    “我可以信任你吗?房遗爱?对未来你又有何想法?想要改变多少历史?”凌筱筱挑眉半试探的说道。

    听了凌筱筱的话,房遗爱眼光一闪,‘她’好像不是天外来客这般简单,她只得即将发生的‘历史’?

    “自然可以信任,家父已经决定认您为义女,以后您就是我的义姐,阳阳他们就是我的侄子,至于改变...我只想改变我自己和我的家,其他的遗爱重来没有妄想过。”房遗爱说的肯定,这也是他的真实想法,所以没有必要隐瞒。

    “如果是‘家人’我定会尽全力相帮。对于此番到来的意义,我凌筱筱从来都没想过名满天下,我只求问心无愧,多帮助一些该帮助的人。”凌筱筱仿佛找到了以后的目标,古代的米虫很无聊的,没网络没电视,还不如找点轻松的事情来做,也算是有成就感,等老了以后她也能说自己是一只有价值的米虫。

    因为他们之间这点秘密不足以对外人道,所以等房氏夫妇回来的时候。凌筱筱和房遗爱又站回了原处。好似没离开过一般。

    之后凌筱筱同孩子们给房玄龄和其夫人敬了茶。拜了礼,他们也就算是名义上的一家人了,凌筱筱自然不信房玄龄他们认下自己没有别的目的,不过他们是互利互惠。凌筱筱自然不介意,毕竟这年头靠谱的盟友不好找,老房的名声还是值两个钱的。

    随后房老爷作为长辈关心考较起了几个孩子,凌筱筱作陪,而房夫人则笑着去命人准备茶点了,看着她们上的依旧是加了作料的茶,凌筱筱心想,就从此处开始吧,铁观音。绿茶,龙井,我来了!

    “来,你们几个写几个大字给房爷爷看看。”面对知识老房同志是非常严谨的,虽然对孙子辈的他已经表现的很和蔼了。但还是让几个孩子有些‘害怕’。

    阳阳他们几个自然是聪明的,知道如果表现不好,会给娘亲丢脸,所以一个个集中了精神写起了大字,连本不用参加的小子汐也一脸倔强的走了上去,弄得凌筱筱十分无奈,也不知她这不服输的劲随了谁,子瑜是最好脾气的,能让就让,从不争强好胜,子杰则是一副懒模样,无利不起早,他们这亲兄妹三人还真是各不相同。

    “好字,都不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风韵,看来随云教的真是不错。”因为是大字,所以每人只写了一个字,房玄龄所叹的话,不只是字好,而是他们所些的那个字的意思。

    先从子瑜的来看,他写的‘国’字,子瑜记得娘亲前两人给他们讲的那个故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心中有所感慨,所以写了则个国字。

    接着是子杰的字,他写的是‘人’字,他没哥哥那么多想法,他只是想着这个笔画少,好掌握,反正只写一个字就好,又没要求写什么,他喜欢能掌握的。

    接着是阳阳的,他写的是‘侠’字,他自从学了武功后就向往着路遥那种逍遥的生活,期望可以闯荡江湖,所以他的字体很刚强。

    最后是子汐,她的字体是女先生教的,所以婉约了很多,她写的是‘家’字,娘亲说过她们永远是一家人,她很珍惜。

    “是啊!江先生大才,一个人竟然能教出如此多种风格的字体。”房遗爱前世文笔不怎么样,但今世却是下了重功夫学习的,不过好像是天赋有限,学习的并不顺利,今日见了几个孩子们写的他才豁然开朗,因为他找到原因了,不是他太笨练不出来,而是原来他所学的字体并不适合他。

    楷书由古隶演变而成的,源于汉朝,东晋以后,南北分裂,书法亦分为南北两派,北派书体带着汉朝的遗型,笔法古朴,风格方严,南派书法则多疏放妍妙,而江随云的字体却是集两家之所长又与之不太相同,他写字大多随意,没有什么特定的字体,往往是随着当时的心情环境所转变的,但却让人又觉得那么的自然,在叫道几个孩子的时候,更是按照其性格教导了不同的字体,所以即使是不太用功的阳阳和子杰写出的字也让人挑不出大毛病,反而会觉得应该就是如此的。

    到了隋唐时期,楷书有了新的发展,隋朝统一中原后,将南北朝文化相融,至大唐初期,书法艺术逐渐从六朝的遗法中跳跃出来,以一种心的姿态显现出来,这时候的楷书可以用‘浪漫’二字来形容,笔法温润秀劲,但缺乏气势不够雄浑,所以江随云穿越后虽然习得此字但因为个人不喜欢,而且他也觉得不适合,所以并未交给孩子们。

    “不如江先生也留下几个字吧。”一直没说话的马国忠突然开口道,其实他今日不是很开心的,对于江随云拒绝房相爷的选择他实在不能理解,现在想看江随云写字,也不过是想看看他会写出什么来。

    江随云没有拒绝,只说了一句‘献丑了’便起身拿起了桌子上的狼毫笔,他的字体方正茂密,笔画横轻竖重,笔力雄强圆厚,气势庄严雄厚,字是令人拍手称赞的好字,不过写的东西,却是连凌筱筱都十分汗颜,江随云也够狠,竟然将节气表默写了出来。

    “哈哈,好字,怕是虞世南,褚遂良都比不了,凭着这一手字,随云不用为官怕是也少不了受关注。”房玄龄为官多年,哪里看不出江随云无半点出仕的意思,不过这样也好,如此才能全心全意的帮助他的儿子。

    “随云不过仅有两笔字拿得出手,与两位大人比不了的。”江随云摇头浅笑道,不说今生,就说前世他也完全没有出名的意思,他只愿娶个好老婆,生两个娃过他的平淡好日子。

    ........

    夕阳将落,凌筱筱一家踏上归程,今天总体来说还算顺利,见到了传说中的皇帝,相爷,妒妇,绿帽子,虽然都与想象中的不同,却觉得十分亲切,仿佛他们就该认识一般,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

    马车缓缓行驶在街道上,孩子们昏昏欲睡中,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迎面而来,“让开,让开。”

    凌筱筱的车夫是雷组的,驾驶的身手不错,保持着车辆的稳定,将道路让了出来,只觉一阵风飘过,便没了那辆车的身影。

    “这谁啊,真是没素质。”凌筱筱心中骂娘,古代还没有红绿灯,摄像头,更是没酒驾,扣驾照罚款一说,所以驾驶人员的行驶安全,只能靠个人素质,明显这一家人很没素质。

    江随云骑马折到车窗旁,正欲答凌筱筱的话,却见那辆马车竟然调了头,马车停到了他旁边,将他夹在了两辆车中间,停下的马车门帘一动,一张精致秀雅的脸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女子十四五岁的模样,看着江随云的眼神充满了惊艳,她带着些许歉意,害羞,心动的眼神,在丫鬟的搀扶下轻轻一跃而下,对着马上的江随云福了身道:“小女子着急赶路,冲撞了公子,万分抱歉,公子可否受伤?”女子眼中完全没有看见马车里的凌筱筱众人,不知是不是故意忽略了。

    江随云神情淡淡,在马上拱起双手道:“我们无妨,姑娘既然有急事就请吧。”说完他便骑马倒退了出去,再次回到了马车前方,这种女人爱慕的眼神他见多了,并不喜欢,也没有兴趣。

    “请我先生大名?家住哪里,等我办完事情,在去府上致歉可好。”可是年轻女子并不罢休,反而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喜欢,虽然她对那个对了十分恶劣的坏蛋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心动,可是现在她很确定她爱上眼前这位美男子了,不光光是因为美貌,还有他的气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