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薛小姐听到外面有声音,连忙裹紧了自己还算整齐的衣物下了床,待看到来人壮硕样貌时,脸色顿时从青到白,连声音都微微颤抖,“你...是...是谁。”

    “薛小姐醒了就好,我们少爷说了,正等着您呢,必会让您有个难忘的夜晚。”男子黝黑的脸散发着奇异的光亮,充满邪气的说道。

    薛小姐也不是傻子,听说他只是个下人觉得暂时没有危险就冷静了许多问道:“你们少爷是谁?是沈复?”

    这男子轻轻一笑不答反问道:“呵呵,难道小姐已经有的新的未婚夫婿吗?”

    薛小姐见他变相承认,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沈复平日里对她即温柔又恭敬,定是这几日爹娘不让相见他着急了才派人把自己叫出来的,不得不说薛小姐的心思还是单纯了一些,没了担心她反而有了一丝不悦,“沈复人呢,为什么还不来见我,还有这是哪里?怎么这么脏,我的婢女呢?”

    “小姐不用着急,半柱香的时间,我们家少爷一定会到,不然来晚了可就浪费了。”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个瘦小的男子,他说着还点了一炷香插在了一个破碎的香炉碗内。

    “大哥就是细心,小姐你且等着,我们这就出去迎着。”看着矮小的男子插好香,硕壮的男子会心一笑说道,离开时不忘在外面把门锁死。

    薛小姐见她们出去了,便试图推开窗户看看外面的情况,毕竟孤身在外面还是十分没有安全感的,只是窗户事先已经被封死了,她试推了两扇都没有推开,这时她就有点心慌了,沈复让人带她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知是不是刚才力气使大了,薛小姐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燥热,摸了摸桌子上还算干净的茶壶,发现里面的水是温着的。便替自己倒了一杯来喝,喝完觉得不解渴,又连喝了两杯才觉得好了一些。

    “开门,我要出去,我要回家...开门...沈复你放我出去...”坐了一会儿,薛小姐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奇怪,眼睛已经有些模糊,身体由内向外发热,一时间她慌了,害怕了。拍起了被锁住的房门。

    “大哥药效上来了。哈哈。我已经等不急了,这笔买卖好啊!不仅有钱拿还可以尝尝新鲜的美人。”听着薛小姐的叫喊声,硕壮的男子心痒难耐,低声对着矮小的男子笑道。

    其实根本就没有沈复的存在。他们只是在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前些日子有人找到他们兄弟俩做这笔买卖,事成之后会给他们俩一百两黄金,并且安排他们出逃,对于亡命之徒的人来说,这个买卖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两人自然不会拒绝,只是之后这个姑娘会怎样就与他们没有关系了。

    “行了,药效差不多了。”矮小汉子到是沉稳的很。又坐了一会儿听里面没了动静才起身用水弄湿了两块帕子,一块递给了弟弟,一块自己捂住了口鼻。

    推门进去后,看着昏倒在地的薛小姐,矮小汉子示意弟弟将人扶上床去。自己则去掐断了已经燃烧了一多半的香,之后才回身道:“这背后的人可真舍得,摄魂香可是不便宜。”

    两人并不知道背后真正的黑手是谁,不过能用得起这种迷幻加催情双效的药物,想来是非富即贵啊!

    兄弟俩见时间成熟也都不愿意浪费时间,火热的执行起了今日美妙的任务,“哦大哥,这小美人可真热情。”硕壮男子看着薛小姐耐不住热已经自己开始脱衣服的手,兴奋的叫道。

    “嘘。”矮小汉子却还算冷静的示意弟弟只做就好,不要说话,因为这种迷幻催情香只会迷人心智,听力还是有的,这也是这种香最值得利用的地方。

    兄弟俩连番上阵,都说着自己是沈复,明日就会去薛府下聘礼,让她等着,薛小姐意乱情迷,一直叫着沈复的名字,口里模糊的应着好,转眼间已经月华初上了,兄弟俩终于心满意足的从薛小姐的身上下来了,也不为她清洁身体,便将已经有些褶皱的衣服给她穿上了。

    “走吧,时候不早了,该将人送回去了,一会儿警惕点,咱们拿完钱就走。”拍掉弟弟还有些不老实的手,矮小汉子冷声说道,在他看来这薛家小姐跟妓女没什么区别都是女人,还是银子对他来说比较重要,所以他不愿意再继续浪费时间,毕竟托的越久,他们越是危险。

    硕壮汉子虽然有些舍不得,但也知道自家哥哥说的对,两人迅速的将人装上了马车,趁着夜色将人放到了寺庙门前,然后火速去了指定好的地方取钱,接着又连夜出了城。

    因为薛小姐的突然失踪关乎到女儿家的声誉,所以薛家的人虽然着急却也只派了府中的人去找,还没敢报官,“老爷,夫人,小姐找到了,找到了...”

    “人在哪儿?”薛夫人冲向前,一下子抓住了前来报信的小丫鬟激动的问道,女儿的贴身丫鬟她们是下午找到的,之后女儿又失踪了好几个时辰,要不是为了女儿的名声她早就去衙门敲鼓了。

    “在寺庙的偏门找到的,现在人已经送回来了,只是...只是小姐的状态好像不是很好,身上发着汗,还没有清醒。”小丫鬟低头说着,尽量让自己保持口齿伶俐。

    “老爷,我先去看看。”薛夫人先是冲着自家相公打了声招呼便急忙忙的跑了出去,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特别的不安。

    薛老爷自然不反对,并且下了封口令,今晚之事不能有任何风声传出去,不然都是死罪,他们都会被卖到便宜地方当苦力。

    “娘,我这是怎么了?”薛小姐一睁眼便看见了自家娘亲正冲着自己流眼泪,忍不住用沙哑着嗓音问了出来。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是谁...是谁糟蹋了你?”薛夫人已经让屋里所有伺候的人都下去了,因为刚才她在给女儿换衣服的时候,居然发现了女儿怀中揣了一方染血的元帕,小心的检查了一下女儿的身体,发现正是刚刚与人行完房的状态。

    薛小姐听后一惊,动了动酸痛的身子道:“是...是沈复...他让人抓了我去,说是明天派人来送聘礼的。”说着说着她不禁红了脸。

    “该死的混蛋,你爹刚帮你找了更好的,就等着沈复当不成嫡子退了那门亲事呢,他怎么敢!”说到最后薛夫人已经没了大家闺秀的气度,狠狠的喊了出来。

    “娘,如果不是你们非要退婚,今日也不会这样...”薛小姐有些埋怨的说道,在她想来是他们先不仁的,沈复才会不义的做出此事,而且他也只是因为喜欢自己想要娶自己而已,她回想起刚刚在床上‘沈复’跟她说的话,脸红的为他辩解道。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他坏了你的身子啊!”薛夫人不敢置信的等着自己的女儿喊道。

    此番话刚好被担心赶过来薛老爷听见,他气急的推开了房门喊道:“来人,去沈府,将沈复那小子给我喊过来,还有那沈贵起。”

    “老爷,这不就如了他们的愿吗?”薛夫人心有不甘的说道,一开始打算把女儿嫁给沈复有着好几层的原因,不光是沈复即将成为嫡子,也是因为他真的有学识,而且沈府的夫人不得宠已经被管的禁闭,姨娘们上不得台面管不了事,她家女儿去了就能做管家太太,甚至以后的官太太,可是现在沈复成为嫡子困难,考试还没个准确的消息,而沈夫人也付出了,夫妻俩一合计觉得这沈复终究不是良人才起了给女儿更换的意思。

    薛府鸡飞狗跳了一晚上,沈复也不算平静,即将生产的秦霜这几日不知为何开始找起了沈夫人的麻烦,一会儿说床睡的不舒服,一会儿说食物不好吃,完全没了刚进府那两日的恭敬。

    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她不想守一辈子的活寡,也不想放弃现在的荣华富贵,那么她就得寻找新的靠山,而风度翩翩的沈复就很符合她的标准,至于这个还没出世的孩子她也是留了心眼的,必须得保护好他,这样即使沈复以后有了正妻,也得讨好她才行。

    沈夫人执掌沈府这么多年,即使这几个月她的人被换了不少,但这点风声她还是能知道的,所以便有了今日的谋算,在她看来还没生下孩子的秦霜那是重点保护对象动不得,那就只得将气出在沈复身上,刚好他得罪了蒋家,她不信这么多人整不死他。

    “老爷,薛府的老爷派人来传话,说是让老爷和二少爷快点过去。”沈老爷身边的得力小厮快步走进来将门房传的话学了一遍。

    沈氏父子俩对望一眼,都觉得惊讶,这个时辰叫他们过去能是什么急事?他们也都听了传闻说薛府有退婚的意思,可也没有必要这么晚了叫他们过去吧。

    ps:

    ps:补昨天欠下的,出门了u盘不见了...呜...小寒新买的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