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106 月下心动
    账房内,凌筱筱随意的翻阅着账册,桑管家恭敬的站立在一旁。

    “嗯,采买一直是你管着的我放心,不过你现在要管的事太多,像府上这些采买的小活以后就交给你家夫人和云婶子负责吧,你以后只负责对数就行了。”凌筱筱想着交给他夫人也不算是分权,至于其他的慢慢再说吧,现在就是让她选个副手出来她也没人选,凌一管着府上的众花匠,凌二管着稻香村,凌三看着制茶工坊,凌四虽然一直被派着跟随江哲,不过他就是纯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学了大半年也只认识几白个字和一百以内的加减法,而凌五虽然聪明也是可造之材,不过她却将他留给了嫣儿管理庄子,至于密营那些人,拿出来都是顶尖的,到时候就不知道谁只主谁是副了。

    “是,夫人,还有这些是稻香村,茶庄,和幸福手工坊送来的账册,稻香村的营业额比上个月有所下滑,但茶庄因为新茶上市营业额增长很快,而幸福手工坊除了头几日还算火爆外这几日就差了一些。”桑哲一边说着,一边将账册为凌筱筱摆好,对于采买被分出去并不在意,反正他也没想从中赚取什么好处,读书人的傲气他还是有的。

    “我知道了,你让桑澈不用在意,手工坊的生意我心中有数,对了医馆建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完工?”

    凌筱筱对于幸福手工坊的生意下滑早就有所准备,毕竟这些东西很容易模仿,没几日街上就有仿制品出现了,不过她也不在意,反正她从来就没指望过以这铺子赚钱。

    “回禀夫人,工头昨日说了,大致基本完成了,其他细致处理,最快还需要五天,慢的话七天也可以完成了。夫人真的不需要下帖子办开业吗?”桑哲心中有些不太明白,这医馆虽然地理位置不是很好,但却是自家夫人生意之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个,(孤儿院慈善机构不算)连那个小小的手工坊都办看开业仪式,为何这个不办呢?

    凌筱筱也明白桑哲的意思,不过她不想张扬也有其中的道理,“你不知道,我让人打探了一下,这西市还有两家小型的医馆,平时出诊售药也还算厚道。我开这医馆主要是为了救治一些看不起病的人。要是声势太过怕是会抢了人家的生意招人嫉恨。所以开业当日悄悄的放两挂鞭炮就行。建房的人和幸福村的人也都嘱咐好,让他们别到处去张扬,说是咱们府开的医馆。”

    桑哲点头表示理解,以他们凌府在西市的名望怕是会胜过那两家医馆。一定会有很多人慕名而来,这样必定会抢了人家的生意,但如果是没名气的外地人,新开的医馆就不同了,大家还是会习惯性的认准老字号的,毕竟声誉质量是有保障的,谁也不愿意为省两个铜子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只有没钱的人才会为了活下去而赌一赌,就像当初的他。只要是能给他妻子看病的药,谁给的他都愿意试一试,只不过那个时候没钱别说药了,就是药渣也没人愿意给他们。

    “行了,你先下去吧。如果累了就休息两天,府上的事让凌五多帮帮你,他也好练练手,虽然去了苏府不一定能用上他,但嫣儿陪嫁的庄子我可是指望他能给打理好呢。”凌筱筱发现相比较钱财,古代人还是更喜欢土地,所以她在给嫣儿准备嫁妆的时候也新买了两个庄子,一处地势较高的她准备发展成茶园,反正她打算到长安去房府就把所剩不多的茶叶和制茶方子献出去,到时候让嫣儿开个制茶坊,她这一辈子也就不用愁了,至于另一处庄子她就不管了,留给它以后的主人看着办。

    “是夫人,如果账目有什么问题,您随时可以叫我过来。”桑哲恭敬的应了,便轻声的退了出去,外面阳光明媚,春暖花开犹如他的心情,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他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过他喜欢现在的自己。

    凌筱筱在书房内翻阅着手写的账册觉得自己是异常的悲催,她当初为什么那么不爱学数学呢?别说不会心算了,家里连个太阳能的电子计算机都没有,她只能拿着铅笔在纸上写着各种数目,想象着这时候要是有个自动求和系统该有多好,她只需拿鼠标轻轻一点,一切都能搞定。

    就这样,从晌午到夕阳西下,再到深夜,凌筱筱终于在最后一本账册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姓名和今日的时间。披了件外套,抻了个懒腰她走出了这个坐了一整天的房间,如果不是了解自己很没有长性,她都会误以为自己能成为女强人工作狂。

    “我想自己走走,你们跟远点就行。”凌筱筱转头对跟的有些过紧的雷心,雷雨说道,然后开始溜达了起来,人家都说春思秋愁,现在是春天她忙了一天还不想去睡,那就一定是思春了吧。

    既然思念了,就一定得去看看春色了,不然岂不是太亏待自己,要说来到唐朝这段时间,凌筱筱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些什么,田没种好,生意也做的一般,爱情也没修成正果,二婚更是没着落。

    跟人家小说里写女主的一比,自己简直就是穿越失败的典范,就是小说段落中的那些旁白,看哪里缺砖少瓦了,就去哪里补一补,一会儿给人出两个点子,一会儿好心救两个人,一会儿又看看宅斗与热闹,她感觉自己就是在玩一个较色扮演的游戏,而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其中的剧情任务。

    就在凌筱筱自己胡思乱想之时,一道箫音从不远处的院子中传了出来,原来她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江随云的院子门前,看来她思的春已经很明显了。

    是‘爱’吗?她这么想完却又笑了,说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背景,日久生情还有可能,但如果这就是爱的话,却又显得单薄了一些,这也跟她当了这么多年宅女,看了太多电视剧和小说有关,她总是觉得如果不痛的撕心裂肺,那就一定不是真爱,所说她结过婚孩子都这么大了,但还是会偶然幻想着有那么一个人会突然出现。

    而依坐在月下吹箫的男子,此时也看见了那个曾一度让他心率不正常的女子,在自己已经绝望以为已经入了地府的时候,她出现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其实当她在那个院子里惊叫时,他有一瞬间是清醒的,清楚的看见了这个如太阳一般存在的女子。

    当知道她是如神仙般的存在后他迟疑了,会不会有一天她的历练结束了就会突然消失呢?而自己的存在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如果说房遗爱的重生是为了改变前世的遗憾,凌筱筱的‘下凡’是为了历练,那自己呢?是为了她吗?

    江随云看着越走越近的凌筱筱,嘴边勾出一抹笑意,抬起长长卷翘的睫毛,显出那双明亮干净的双眼看向同样望过来的她,就这么对望的一瞬间,江随云的手指移动的慢了半拍,虽然在音质上听不出有什么瑕疵,但他心里清楚,自己已经不想在继续当旁观者了。

    渐渐的箫声低不可闻,江随云将玉箫从唇边移开,冲着凌筱筱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微笑,“筱筱怎么来了?”

    凌筱筱也没有不好意思尴尬的神色,笑盈盈的道:“今天忙了一天,来犒劳一下自己,想着能不能看到些美色什么的啊!”

    “嗯,那筱筱看到的可还满意。”江随云大方的笑问道,好似也习惯了凌筱筱时不时的调侃,已经不会像一开始那般还会脸红。

    “满意,不禁赏心悦目,而且还有妙音悦耳。”凌筱筱一开始会喜欢调侃他则是因为,会因一两句话而脸红的男子,在现代已经绝种了,何况还是脸红的那么好看的男人,就这么看着她就已经想收回刚才的想法了,这样绝色的男子还要什么找虐的痛彻心扉,直接绑住不就好了。

    “筱筱,你说你是下来历练凡尘的,还会要多久呢?”江随云这句话问的小心翼翼,此时的他仿佛有那么一点点的明白了,当年父亲在母亲病逝后那种悲痛的心情,现在仅仅是想着没有她们的生活,他都无法接受。

    凌筱筱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转了这个频道,一时有些接不上话,当初所谓的历练不过就是她编的故事而已,果然人不应该轻易撒谎,不然很难圆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也许几十年,也许几百年吧,也许这辈子,也许下下辈子,你...你想离开了吗?”凌筱筱在得到空间戒指,穿越后就已经开始相信这世上其实是有鬼神的了,是不是自己将他拘束在身边错了呢?从密营第一批人员出师之后她才发现江随云的不简单,出来武力值不高以为其他好像没有他不会的,天文,地理,医术,军事,诗文,琴棋书画...他本来应该是一个光芒四射的人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