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076 素心怀孕
    开垦荒地一般是指对未被利用的荒地进行垦殖,使之转变为农田的过程,荒地又分为生荒地和熟荒地,扬州城难民区后面这片的地,是熟荒地,因为战乱缘故,被荒废了多年,马青天一早到达目的地后便认真的观察起了地质,得出结论后还微微点了点头。

    “马大哥我可找到你了。”说话的是凌筱筱,她找了一大圈才得知马青云一早便来了难民区。

    “哦?筱筱找我何事?”马青云见旁边也没有外人,便唤起了凌筱筱的名字问道,昨天他们才见过不知是何事找他这般急。

    “马大哥,你帮我看看这个能用吗?这是我早先在一本杂书上见过的,好像是耕犁的一种。”凌筱筱画的是曲辕犁的图纸,她一直以为唐朝都是用曲辕犁的,昨日才得知现在大面积垦地用的还是长直辕犁,曲辕犁根本就还没有问世,所以为了提高难民们的开垦速度,便连夜翻了她现代书房的大百科全书,空间书阁里的古书,终于找到了曲辕犁的图样,照着画了一份拿出来。

    马青天一阵好奇,将图纸接过,认真的看了起来,不时的皱眉点头,“能用,能用,这可比长直辕犁还好用,轻巧柔便,特别是这犁壁的设计,不仅能碎土,而且可将翻耕的土堆到一侧,减少耕犁前进的阻力。”

    “筱筱只将是其形画下,具体的结构却是不知的,马大哥既然说能用,此事便靠马大哥你了。”凌筱筱也能理解马青云此时的感受,毕竟曲辕犁算的上是此时的高科技产品,比她研发的糖,茶,酒重要多了,特别是他要试种新粮,凌筱筱突然有一直想法,如果他能将试种地设在难民区就更好了。毕竟玉米,地瓜,土豆,胡萝卜都不挑地质,出了名的好生长,而长成后这些难民也算有功,那么以后的日子他们就不用愁了,她这也就算是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了。

    “马大哥,马大人...”凌筱筱说了半天。见马青云看的入迷根本不理自己。只好连叫了两声。总算是将他从遐想中唤醒了过来。

    “啊!筱筱放心,交给我,我这就回去安排。”马青云回过神,着急的说了一句便拿着图纸离开了。只留下站在原地直摇头的凌筱筱。

    ..................

    萧府正房内,萧夫人时不时的拿着帕子试着眼泪,抽泣着道:“老爷,真的不怪妾身,咱们筹的钱可是段鸿伯他们的两倍,只是...只是他们除了来领了棉衣外,就没再来过了...”

    这半个月萧夫人的心情本来很好的,管着捐款钱,她的小金库也丰盈。儿子的婚事也差不多了,过几日便可去纳彩礼,可她还没乐上几天,事情就除了变化,庙下的救济处现在基本都没几个人去了。她们的慈善活动也就成了笑话,这也是萧府尹萧大老爷在这儿发脾气的原因。

    “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明天便让人收了摊子吧,在摆下去也是让人看笑话,哼。”萧府尹冷哼一声,不悦的说道,现在难民区那面房子盖完了,荒地在开垦,他今天听说从长安回来的马府老大,工部员外郎也帮着出了力,现在就等于把他排除在外了,白白浪费了他那近2000套的御寒衣,他怎能不恨,只得将气出在萧夫人身上。

    不过萧夫人也不是甘愿被欺负的人,这两个月见自家老爷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不好,她早就憋了一肚子气,此时是在忍不住,便一气儿发了出来,“姓萧的,你不要太过分了,他们不愿意来接受救济与我何干,有能耐你让他们来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你想跟人家段鸿伯比爱民,比清廉你差远了,就你还想得个青天的名,你等下下辈子吧!”

    “你...”萧府尹丢了茶杯,怒喝道,扬起手看着自己嫡妻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巴掌重重的打了下去。

    “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萧夫人气急,挥舞着双手便往萧府尹身上抓去,没一会儿两人微胖的身躯就纠缠到了一起。

    主子打架,下人们哪敢劝,都躲的远远的避免殃及到她们,也有忠心的,去请了最近一直乖巧的宅在家中的萧志恒。

    “爹,娘你们怎么了,快住手...”萧志恒本就因为一些急事正在前往主院的路上,得了下人的禀告更是提了速度,小跑了进来,看清里面的情况后连忙上前扯开了二人,惊讶的喊道。

    “哼,叼妇,别以为我不敢休了你。”萧府尹挥开儿子的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怒目冷哼道。

    “你敢,竟然想休了我,为那小贱人?你凭什么,小心我去告你宠妾灭妻!”女人最在意的便是家庭儿子,而最让女人生气的便是丈夫说要休妻,以萧夫人的性子哪儿受的了这个,所以这挥开了儿子的手,指着萧府尹咆哮道。

    “爹娘,你们先别吵了,外面现在都传开了,说咱们家贪污了捐款的钱。”萧志恒今天也是受着气回来的,他在老实了半个月实在是受不住了,今天约了友人去喝花酒,没想到坐下才没一会儿便听邻桌说起难民区已经焕然一新,段刺史怎么怎么正直清廉,为民着想,说到他爹的时候便是说他们家贪污了富商的捐款钱为己有,除了捐给寺庙的香火钱和买少量御寒衣物的钱财外,就没再做个其他投入了。

    萧志恒现在也比以前理智多了,知道先回来报信,这要是发生在两,三个月前,他早冲上去揍那些多话的人了。

    听了萧志恒的话,两人果然不吵了,都深思了起来,心想着这事否是有人故意要害他们萧家,不然怎么那面粥棚还没停,这面就传起了他们贪污?

    “老爷,不然我们把剩的钱退回去吧。”萧夫人想了一下,恢复冷静先开口道。

    萧府尹微微摇头,他也是官场老狐狸,段鸿伯的人品他信的过,不会在后面放他冷箭,估计是那帮奸商怕他真贪了他们的钱,放出的风声,“现在着急还回去就坐实了咱们有贪钱的想法,先不急,离过完年还远着呢,不一定会有什么急用,你只要派人写好账本就行。”

    萧夫人点点头没有反对,大事上她还是支持自家老爷的决定的,“那粥棚明天还设吗?”

    萧府尹稍微思索了一下便道:“不设了,你也让人通知各家捐款的人,派人来记账,从明天开始走访穷苦人家,每家送去一石米,说是咱们助他们过冬的。”

    萧府尹想的也对,虽然难民们现在生活好了,可江都君,扬州这个地界上的穷户可不少,一家好几个孩子,经常有吃不饱的,他要是真能派人照顾到了,也是一件大善事,就在萧府尹为他的新想法自鸣得意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吵叫声。

    “让我进去,我真的有要事要禀告老爷...”

    “老爷和夫人在谈大事,那是你能打扰的,快一边去...”

    看着爹娘,脸色不悦,萧志恒心领神会,打开了门冲着外面喊道:“都给小爷闭嘴,吵什么呢,都想挨打是吗?”

    “少爷,奴婢求见老爷,我家姨娘她...她可能有喜了。”不知为何橘儿有些怕这萧志恒,总觉得他看自家小姐的眼神好可怕,所以一句话说的磕磕巴巴的。

    “什么?”“怎么可能?”“真的?”

    三道疑问声同时响起,第一句是萧志恒惊讶的问的;第二句是萧夫人咬牙切齿愤恨的问的;第三局却是萧府尹喜悦难耐的问的。

    “老爷,今天晚膳厨房做了鱼,小姐她吃完后就一直呕吐不止,这是以前没有过的现象,姨娘她自己也说有可能,所以便派了奴婢前来,问问是不是可以请大夫给诊诊。”见萧府尹站了出来,橘儿心里底气足了很多,毕竟在这主院萧夫人对她们家小姐恨之入骨,如果没有靠山,她怕她都难以平安走出去,以为主子要罚一个奴婢是不需要理由的。

    “请大夫,快,福顺,让人给素心请大夫去。”萧府尹怎能不激动,他这也算是老年的子啊!这是他这段时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萧府尹跟着橘儿一起去了兰心苑,萧夫人气极又哭又闹,心想着刚刚老爷还说要休了她,这面那小贱人就怀孕了,她怎能甘心,如果在让那素心生个儿子出来,她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小心儿,你怎么样了,快让我看看。”萧府尹难掩激动的走进素心的闺房,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素心关心的问道。

    素心含情脉脉的瞧着萧府尹,柔情的说道:“素心没事,只盼我是真的有了老爷的骨肉。”说着她还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其实在她心中因为月事延迟,今日闻不得油腥的症状,她有七分的把握,自己是怀上了,呵呵,只是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这孩子时谁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