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凝香的房里,这满面白胡子的老大夫,一边诊脉一边皱眉道:“夫人的脉象不是很好,有邪火入侵的症状,还好夫人这不是第一胎了月份也足,不让怕是...”

    见老大夫话说了一半,凌筱筱很着急的问道:“大夫,你看看可有办法调养?”

    “还好发现的及时,一会儿让人到我哪儿领两副保胎药,在注意一下饮食,应该没问题的。”这老大夫也算的上是扬州有名的保胎大夫了,不过任不敢说死一定无问题。

    陆凝香听大夫说的这般凶险也是一愣,先是让自己的大丫鬟跟着大夫去取了药,又看向凌筱筱疑惑的问道:“筱筱妹妹可是知道些什么?”

    “我...”

    “老二家的,你怎么样了?”

    就在凌筱筱想把事情解释清楚的时候,马老太太由马致远扶着进了来,嘴上担心的问道,老人家都喜欢孩子,特别是希望儿子们都能开枝散叶,她可是天天求佛祖再让她抱个孙子呢。

    凌筱筱看他们进来,赶紧让开了床边的位置,待后退看到小乔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被害妄想症,不过她真不相信这小乔是无辜的,不过这件事也提醒了她,在嫣儿头嫁前,她可能把这些医疗知识都找出来告诉她,然后在让江随云从密营选出两个稳妥的给她陪嫁。

    “娘,我没事,大夫说喝点保胎药就好了。”对老夫人的热情陆凝香有些不习惯,就是她初怀妞妞时都没有过的待遇。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马老夫人拍了拍陆凝香的手点头说道。

    马致远站在一旁也似松了一口的般的说道:“娘,既然凝香没事您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小乔妹妹怎么了?为何哭了啊!”陆凝香觉得自己好些了,本想下床去送马老太太,却被小乔只流泪不出声的样子给吓住了。

    听了陆凝香的话众人才回过头,将目光落在站在最后面的小乔身上,只见捏着丝帕的她含泪代屈。

    只见陆凝香的话刚落。她便一下子冲到了床前,跪在了地上委屈的说道:“陆姐姐,都是我的错,是小乔熬的粥不好,差点害了姐姐。”

    饶是陆凝香再过聪明也搞不清楚现在是怎么一个状况,抬头望向屋内其他人。

    马老太太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但很快隐藏了起来,握着陆凝香的手笑道:“没事,都过去了,说起来我们都得好好谢谢筱筱,要不是她发现一些东西你不能吃。这一胎可能就保不住了。”

    马致远看着小乔伤心愧疚的样子。不忍责怪。也开口帮着解释道:“娘说的是,这件事情是个意外,我们大家都不知道你怀孕期间不能吃桂圆,小乔也是一片好心。看你喜欢所以才多做了一些给你。”

    靠,这马致远不是真跟那小乔有一腿吧,这么明显的帮人家撇清嫌疑,他这意思是不是说陆凝香不喝粥就好了,这粥人家一开始就是给老太太喝的,就在凌筱筱愤愤的想着要怎么才穿她的时候,陆凝香说话了。

    陆凝香终于听懂了是什么意思,听说她差点流产跟小乔有关,先是一愣转而笑道:“小乔妹妹快起来。怎么能怪你呢,是姐姐我自己贪吃,而且连我们这些当过妈的都不知道其中禁忌,你一个未出阁的小丫头怎会知道,姐姐别说今日无事。就是有事也不会怪你的。”

    陆凝香是有些斤斤计较,不过那是在对外人,对钱财上,对于自己在意的人她还是很好的,此时看着伤心惶恐的小乔,她怎么都升不起责怪的意思。

    凌筱筱被陆凝香的话弄的一阵无语,不过此时她也不可能在说小乔是有意的了,毕竟她也没证据,不过她也不甘心让就这样完事,假装惆怅的叹了口气道:“哎,我也知道小乔姑娘年轻貌美,云英未嫁,实在没有理由害陆姐姐,不过做事却欠缺稳妥,不知道性能的东西是不能随便给孕妇吃的,刚才我喝了陆姐姐那碗粥,发现里面还有杏仁,杏仁虽然也是很好的食物,不过小乔姑娘可能不知,杏仁它是有毒性的,用水煮过后虽然大人能小量食用,但孩童和孕妇却是禁食的,特别是孕妇,如果吃多了,那可是会...”

    凌筱筱最终还是没将胎死腹中几个字说出来,不过她想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如果这小乔姑娘对马致远无意,不想嫁入马府,那她便无害陆凝香的理由,但如果有一天她想留下,想嫁给马致远,那今日的事便得翻出来说说了。

    “小乔快起来吧,我们都知道你是无心的。”马老太太先是让伺候的丫鬟把弱不禁风的小乔扶起来,然后又笑着面向凌筱筱,“筱筱,今日的事咱们知道就好了,不然闹大了,小乔可不好嫁,别耽误了这孩子。”

    “筱筱,妞妞也喝了好几天的粥,没事吧。”还得是孩子的亲娘,听完凌筱筱的话,陆凝香首先想到的是自家女儿。

    凌筱筱心中想了下,摇头道:“无事的,粥里加的不是特别多,如果姐姐不放心就给妞妞弄些梅汁喝,可解。对了,我听闻姐姐喜欢吃酸的,但山楂不要多吃也不好,你可以吃一些杨梅,乌梅,橘子都很好,妹妹我晚上回去给你写一些禁忌,免得下回还不小心,我可是等着抱大侄儿呢。”

    “都怪我不好,不熬粥就好了,要是姐姐和妞妞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不嫁了,剪了头发去庙里当姑子,给姐姐祈福。”小乔由丫鬟扶着,歉意的说道,不过话中的意思却是我好心熬粥给你们,你们却怪我,而且粥是给老太太熬的,人家喝也么没事啊!你陆凝香妞妞抢着喝,喝出了问题怪谁啊!

    “不怪你,走吧跟我一起回去,让二儿媳好好休息下一会儿好喝药。”马老太太也听够了小乔那娇滴滴委屈的赔罪声,起身向门外走去,但去按下了二儿子,让他留下来陪着,老太太往日不愿意让儿子天天和媳妇腻在一起,不过现在是特殊情况,她也真怕二儿媳怀孕这段期间,二郎被这小妖精勾引去,这件事看的最清楚的,怕就是她跟筱筱了,所以她走到门口特意拉起了凌筱筱的手,两人眼神交汇,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过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就在马老夫人和凌筱筱要踏出房门的那一瞬间,身后传来了惊呼声。

    两人回头刚好看见小乔的身子往床那面倒去,她的丫鬟要扶她却没扶住,当了人肉垫,离得最近的是马致远,他没忌讳,上前先扶起了小乔,随即喊道:“快去请大夫。”

    “你们去帮着把小乔姑娘扶回房,老二媳妇这儿不能过了病气。”马老太太不知她是真晕假晕,但怎么也不能让儿子在继续扶住,所以打发了两个粗使婆子过去。

    这时小乔的丫鬟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叫道:“老夫人,二爷,我家小姐因为老爷去世伤心过度,本就身子不好,大夫说不能让小姐过于激动,今日怕是...”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奴才,凌筱筱看着哭的梨花带泪的小丫头,心中厌烦,这要是在她府上,她早轰出去了,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她也不方便多说,只能愣愣的看着。

    “行了,别再这儿哭了,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快跟着去照顾你家小姐去吧。”马老夫人不耐烦的说道,对一个小丫鬟就没什么可客气的了,她只使了个眼神,她身后的管事婆子便将人给带走了。

    “二爷...”陆凝香刚才光顾着让奴婢给妞妞去弄梅汁,实在不明白刚才还好好的小乔怎么就晕倒了。

    “没事,你先休息下,一会儿我喂你吃药。”马致远收回要跟出去的脚步,坐在床前,扶着陆凝香躺下。

    凌筱筱将马老夫人送回房后,便领着小子汐,嫣儿和孙婆子踏上了归程,小子汐一派天真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一个劲的说着刚才在妞妞那里吃了什么,玩了什么,嫣儿虽然心中好奇却也知道马车上不方便说,便只搂着子汐偶尔回上她两句,而孙婆子不亏是教养妈妈,近五十的年龄还将头发梳的一点毛刺都没有,此时正端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身上尽发严肃气息。

    凌筱筱刚才在马府没好打量着孙婆子,此时在马车上刚好可以细看一下,这孙婆子虽然年岁不小了,但面色依旧红润,想来在马府也是过的优待的。

    待回府后,凌筱筱先让人带了小子汐去净手准备吃饭,然后开始给众下人介绍起了孙婆子,“这位孙婆婆是马老夫人身边得力的助手,近日会住在府上教嫣儿一些礼节,你们也跟着多学学。”

    除了沈芸林婉和雷组那两位外,其他下人丫鬟,看着孙婆子面无表情的脸,都生生打了个寒颤,不自觉的就都收敛气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