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嫣儿从自家马车上下来,便见到何夫人和蒋欣正在对视,一时不知应该是进是退,僵在了绣庄门前,她很少来东市逛街,这是听人说这家绣庄,花样新颖才过来看看的。

    “这位小娘子,可是需要做衣服,选样子?快里面请。”到是门口招待的小童不愿意跑了客人,连忙迎出来问道。

    这时凌嫣儿也不好转身离去,只得大方的上前打了招呼:“何夫人,蒋小姐。”

    “嗯,这是凌府的小娘子吧。”何夫人很喜欢这个样貌清秀乖巧的小娘子,所以热情的回了话。

    “夫人,凌姑娘,家中还有急事,我就先失陪了。”蒋欣怕太久了娘亲会心疑,所以不欲与她们继续客套下去,福了一礼便迅速上了马车,不过今日见了她们也算不错,这样娘亲问起了她们也算是证人。

    “正是嫣儿。”凌嫣儿见蒋欣走了便专注的应付起了何夫人,巧笑嫣然的同她一起进了绣庄。

    “嫣儿今日也是来做衣服的吗?”何氏看着只带了两个丫鬟一个小厮的凌嫣儿笑着问道。

    “今日是来选些样子的...”凌嫣儿笑着回道。

    两人看着还算亲热,你一言我一语的,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回去。

    ——————————————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扬州城的青楼生意可以说是火的不行,只是近日除了环彩阁,别家的生意就要差上一些了。

    “呦,公子,您来了。快,快,里面请。”环彩阁门口,两个年龄不算小的妓姐儿,热情的招呼着。

    凌筱筱和江随云他们听说了晚上环彩阁有擂台节目,便舍了小的们直奔了过来。

    为了人员从简。凌筱筱,路遥,江随云只带了风组前来实习的三人,全都易容后才来的,就是水仙出来,怕也认不出他们。

    对着自家店花钱,凌筱筱一点都不心疼,随手就丢了二十两银子给她们,而化妆成壮汉随从的风木则沉着声道:“我家公子不喜人骚扰,你给安排个视眼开阔的雅间。”

    “好的。好的。”门口两位姐儿领着凌筱筱他们一路上了二楼。门口的位置又被另外两个姑娘占上了。

    这迎宾的法子也是凌筱筱当初想的。因为一些年龄稍大的妓女在这种高档会所已经没什么市场了,环彩阁也不是养闲人的地方,让她们几个换班迎接客人,安排座位。那么她们就可以从客人的消费中提百分之一作为辛劳费,而且打赏也可以自行收着,总比再被卖到其他小妓馆被人奴役的好,所以她们都努力的干着,争取早日赚够赎身钱和养老钱,生怕水仙姑姑赶她们走。

    几人大步上了二楼,一落座,便有丫鬟,小厮上了酒水。糕点,和下酒的小菜。

    先头领她们上来的二位妓姐更是笑着问他们是否需要什么特殊服务,毕竟来青楼的哪有不是为了寻欢作乐的,环彩阁现在再怎么改也改不了它青楼的本质。

    “不用了,我们今日是听说怜月姑娘摆擂。所以特意来看看的。”虽然路遥很想叫两个美人来陪酒,不过碍于凌筱筱的淫威,他还是放弃了,给了上菜人的打赏便让她们出去了。

    江随云起身推开雅间的窗户,刚好可以看见外面的场景,视野很好,他一边欣赏着外面的舞蹈和扬州才子的诗文,一边对身后的风玉他们说道:“今日让你们跟来还有一项任务,便是看清下面人的表情神态,回去之后好好揣摩,到时候也算考试的一项。”

    “是”风组三人,回答简介,认真的观察起了外面的人。

    “嗯,这几个小子到是很眼熟。”没有佳人相伴,路遥也看起了热闹。

    “你前几日刚同人家见过,当然眼熟啊!”凌筱筱顺着路遥的目光望去,见一起进来了三位男子,沈健,沈复,苏瑾玉,都是熟人。

    随着他们三人后面又涌进来一群女子,为首的是一个身材桃红色露胸衣裙的半老徐娘,一进门便大步上前尖着嗓门道:“今日风月楼前来指教,好让大家来看看,到底谁才是这扬州第一楼。”

    在凌筱筱接手环彩阁前,风月楼和环彩阁是势均力敌的,都属于一等的夜场,夜夜爆满。

    而后,环彩阁花魁紫伊去往长安,素心嫁人,风月楼自以为会把环彩阁比下去,谁想到环彩阁却突然改了风向,以艺妓,词曲,多样的酒水点心来吸引大量才子前来捧场,虽然富家商人还是更爱风月楼火辣诱人的调调,不过人家风月楼自己却不愿入了熟,长久下来如果没有这些才子为她们作诗,填词,总有一天会被这环彩阁甩的远远的。

    “呦,凤姐姐来的这么早啊!小妹有失远迎了。”水仙巧笑了一声,悠着绣帕从楼上慢慢的走了下来。一身红装紧裹着高挑诱人的身材,面若桃花,看起来照实让人心醉。

    “呵呵,今天水仙到是认真打扮过啊!”凌筱筱一边看着热闹一边笑道,女人的直觉,这风月楼的老鸨和水仙是有过节的。

    “水仙和这凤娘原来都是教坊出身,后来好像因为一些事,被赶了出来,没想到会在扬州再次碰到,也算是冤家。”路遥喝着凌筱筱她们酿的水果酒,解说道,一派我知道很多的模样。

    “在扬州谁不知道水仙姑姑的大名,我凤娘可担不起你的一声姐姐,今日我可是带人来与怜月姑娘比试的。”风月楼的凤娘完全不给水仙面子的说道。

    “对啊!怜月姑娘呢,快出来比试啊!”

    楼上楼下,来看热闹的才子,客人们都呼唤了起来。

    “咱们先定好比赛的规矩,怜月自然就会出来了。”水仙也不在意凤娘的无礼,在看台处找了一把靠椅坐了下来,轻声笑道,但眼中已没了刚刚的热情。

    “好,我也不欺负你人少,今日就派彩蝶一人,三局两胜为赢,第一局比舞艺,第二局比琴艺,第三局比歌喉。”凤娘裙袖一甩,也在楼下找了处好位置落坐,冲着水仙傲声说道,而陪同她一起来的风月楼第一名妓彩蝶,冲着众人福了身后才落座,举止优雅大方,如果不知道底细的人,定会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好,来者是客,你们先。”水仙抬手指了指表演台,示意凤娘她们可以随时开始。

    凤娘点头,让人陪同彩蝶去了舞台后面换衣服,待上台时,彩蝶已经变成了一株艳丽的桃花,由于比的是独舞,所以不得不在服装造型上下些功夫。

    “此舞桃花谣,献给在座各位。”彩蝶在舞台上福了一个全身,声音甜美动人,随后乐曲响起,彩蝶舞姿动人,引得台下掌声连连。

    “舞美,人更美,怜月怕是比不过。”路遥鼓掌支持,不忘冲着凌筱筱说出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除了紫伊,应该没人比的了这彩蝶的舞技。

    “切,涨她们志气,灭自己威风。”凌筱筱白了路遥一眼,把目光继续投向表演台,不过说心里话,连她这个不懂舞的人都觉得这彩蝶跳的很好,如果是在现代,应该是可以上春晚的水平了。

    不意外,怜月跳了一支贵妃醉酒,比之彩蝶是弱了一些,第一局风月楼彩蝶胜,看着凤娘笑容满面的脸,水仙并不气恼,宣布第二句琴艺依旧由彩蝶先开始。

    彩蝶用的是自己带来的七弦琴,她左手拨弄琴弦,右手按弦取音,一曲《幽兰》,清丽委婉,节奏缓慢悠扬,虽无新意,但技术上却是无可挑剔。

    “怜月这是在做什么?”凌筱筱指着将瑶琴放下后,就在焚香的怜月轻声问道,不是这么迷信吧?比个琴也求神拜佛?

    “江先生讲过,瑶琴有六忌,七不弹...不焚香不弹...怜月姑娘比那彩蝶强多了,是真心习琴之人。”风颜这几个月都在跟江随云学习各种技能,她是真心佩服这位温柔多才多艺的男子,还有武功高强英俊潇洒的路师父,虽然他们都说眼前这位凌夫人才是她们的主子,可她还是只愿站在江先生的身后。

    凌筱筱一愣,这姑娘是怎么个情况?才不到十四岁,思春啊!

    “我又让你说话吗?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凌筱筱丢了个白眼给以为自己很优秀的玉颜,仗势欺人的道,在她看来身份地位也是人生的一部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直,所以她最看不上没有实力还自以为是的人,没有谁必须要给这种人机会,哪怕她是优秀的。

    还记得在现代上大学时,有一个她不待见的同班女生说她就是仗着自己有钱,是富二代,说她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别人,话说她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瞧不起那女生了,只是那时自己的性格比较孤僻,不随和而已,不过有钱又不是她的错,难得有钱开跑车我还要装没钱去骑自行车吗?所以她回那女生的话是“抱歉,我从没有瞧不起你,而是从来没有,也没想要瞧你。”

    ps:

    (瑶琴七弦,代表天,地,君,亲,师,文,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