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043 沈府求亲
    “复儿,都是姨娘不好,又连累你了。”方姨娘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儿子,伤心的道,都怪她这身子不争气,一年四季老有病,总让夫人找了借口,耽误复儿学习。

    “不怪姨娘,照顾姨娘是应该的。”沈复坐在床边柔声安慰道,从他进书院开始,每年都会发生几次这样的事情,只是姨娘病情如此反复却让他怀疑有人从中动了手脚,只是苦无证据,他一个庶子也无法多说些什么。

    “姨娘,咱们不如自己请了大夫来看吧!”方姨娘身边伺候的山竹见屋里并无外人便轻声劝道。

    你说她是感恩方姨娘对她好?当然不是了,她这是爱慕这二少爷,想在他面前多表现一下,如果她要是忠心为主,为何不在自家老爷面前提这方姨娘的病有问题?

    “别胡说,下去给二少爷端杯茶来。”方姨娘,微瞪了山竹一眼把她支了出去。

    “娘,不然我去求了父亲,找别的大夫来看看吧。”待山竹出去,沈复才叫起了娘亲。

    方姨娘欣慰的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这身子自己清楚,过几日便好了。”

    “唉,都是孩儿没用。”沈复说着,眼中有一丝落寞,如果去年他没被算计,考上秀才,此时姨娘也不会在受委屈了。

    “姨娘,巧云带着大夫来给您看病了。”山竹端着茶,笑着将巧云和老大夫引了进来。

    “二少爷,方姨娘。”

    巧云先是福了身问安,然后才又接着道:“夫人请了大夫来给方姨娘治病,还让二少爷现在过去一趟。”

    “姨娘,先让大夫给您看看,我一会儿在回来看你。”

    沈复虽然讶异刚才急着撵他走的大夫人为何此时又叫他回去,但还是起身应了。路上他想着多半是因为她那儿子沈健,她才会半道更改注意。

    “三白,你来说说是否问了昨晚那姑娘的名字。”看见沈复一进来,沈建没待娘亲说话。便着急的问道。

    “复儿,你大哥说是真心想娶那位姑娘为妻,如果你能帮着完成他这个心愿,当娘的是不会亏待你的,到时候定会为你娶一房好姑娘。”沈夫人,垂着眼慢慢说道,她也是极为了解这个庶子的,如果让他碰到健儿惹了什么事,多半会上前去打圆场,然后为自己博个好名声。

    沈复面色突然有些为难。只做思考状。但并不说话。

    沈夫人看着他的样子。心中冷哼一声却道:“等过些日子你爹会去长安那面的铺子查账,如果方姨娘身子好了,就由她代我去照顾老爷吧。”

    “那孩儿就替姨娘谢谢您了,孩儿也并不知道那位姑娘是谁。不过昨天到是在荷塘边上却拾了一条帕子,想来是那位姑娘的。”沈复目光恢复温和,笑着从怀中掏出了那条绣有“嫣儿”名字的绣帕。

    “哦?你到是个细心的。”沈夫人接过绣帕,看了一眼轻声笑道,有了这条帕子,也许健儿的婚事会容易一些。

    “我看看,嫣儿?”沈健一把拿过帕子,看着上面的字,轻声念了出来。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这位少爷对人家姑娘爱慕已久。

    “这嫣儿便是那凌府的小娘子......”

    沈复见他们母子二人聊的火热,完全当自己不存在了,便轻身退了出去。

    秋风瑟瑟,一早凌筱筱被外面的风声吵醒再难入睡,想起了小候一入秋。奶奶便会炸果子和榨豆浆给她做早餐,吃完后爷爷在送她去上学就觉得很幸福,她也好久没给孩子们下厨了,今日便炸果子制豆浆吧!

    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位无良妈妈是自己馋了,就是再好喝的粥也架不住天天喝不是么,偶尔还是要换换的。

    洗漱完凌筱筱便让云英和灵珊去嫣儿院子里换了甜儿和杏儿到小厨房,忙碌了一早上,又是磨豆子又是控油温,终于弄出了她爱的豆浆油条来做早餐,她知道对于大厨房来说还是肉包子和骨头汤更实惠些,便没让人去教。

    看着小的们吃的满足的神态和丫头们崇拜的目光凌筱筱觉得异常满足,只是如果能少一些扫兴的事就更好了。

    就比如现在,门房来报又有媒婆上门了,只是这次来的不是官媒,态度上到客气了许多。

    “夫人,前院说是沈府的媒婆来了。”云英得了凌三的来报,赶紧轻声对准备回去睡个回笼觉的夫人道。

    凌筱筱皱眉,停下往内室走的脚步问道:“沈府的?就媒婆一人吗?”

    云英摇头道:“说是还有一位管事婆子。”

    沈府请来的媒婆是扬州城内有名的王媒婆,她此时正在凌府的正堂中坐着,四处打量屋内的摆设,心中还埋怨着,她们府上的丫鬟太没礼节,客人来了都不知道上茶。

    待见凌筱筱被丫鬟们拥进来时,王媒婆和那管事婆子赶忙推起笑容迎了上去道:“恭喜夫人了......”

    听着她一堆喜庆的话,怕是现代那些婚庆主持都做不到,不过见她面色和气,话语谦卑,凌筱筱也不好发脾气便道:“家妹年龄还小,我还不急给她说亲,怕是让王妈妈白跑一趟了。”

    “夫人,两府不是已经谈好了吗?”这王媒婆听后笑容一僵,先是冲着凌筱筱说了一句,然后又面向身后的沈府管事婆子道:“沈夫人请婆子我去可是说一说准成的,我王婆子在扬州这么多年,可是没做过强娶强聘之事的。”

    这王媒婆也是个消息灵通的,前几个月萧府找官媒要强娶的事她可是听说了的,还不削了很久呢,此时她怎肯做同样的事情。

    那管事婆子却不惊,笑吟吟的道:“当然是谈妥了,凌夫人怕是记错了,不信您看,小娘子可是将手帕送允了我家大少爷作为定情信物呢。”

    说着这管事婆子便从袖笼里抽出了那条绣帕,凌筱筱接过一看,确实是嫣儿的,但如果说她送给了那个沈健却是不可能的,但有没有可能是送给那个沈复的呢?

    唉,不管是送的还是丢的,此时在这王媒婆面前被撤出来了,如果不交代好就麻烦了,毕竟现在人家有实物为证,不像与那萧志恒只是捕风捉影。

    “凌夫人,可是真有此事?”王媒婆见凌筱筱神色怪异,便出声确认道。

    “唉,这件事我本是不想说的,真正与我家嫣儿情投意合的却是沈府的二少爷,沈复。不过大家也知道,我是想把嫣儿留在身边的,便说了让他入赘才可,只是他爱慕青云路胜过我家妹子,所以两人也就断了,至于这帕子又怎么会到了你家大少爷手中就不得而知了。”凌筱筱一副失望的样子说道,故事虽然是现编的,不过也算和情理,嫣儿喜欢那个沈复她是知道的,如果他肯放弃仕途入赘,她到是可以成全他们,但如果让嫣儿嫁过去,她却是不愿的,说她自私也好,她就是不想跟那个沈府,扯上半点亲戚关系,而且她这样也不算是不在意嫣儿,毕竟嫁过去她也幸福不了。

    “沈家管事,麻烦你回去转告沈夫人,她们家的媒人我王婆子做不了。”这王媒人也是个有脾气的,她沈府又不是官家她才不怕得罪。然后她又笑着对凌筱筱福了身,丢下在沈府的通婚书便离开了。

    这管事婆子没料到凌筱筱竟会这么说,一时也愣住了,难得真像她所说的,这凌府小娘子是相中过二公子?她也那不准注意,便谦谦的笑了一声慌忙的回沈府去了。

    凌嫣儿单手撑在梨木云纹案几上,另一只手拿着小银勺拨弄着碗里的莲子羹,身旁放着做了一半的荷包,不知为何她的脑海中老会浮现出那人的身影,连做荷包都不知觉的想着他会喜欢什么样子的。

    杏儿看着自家小娘子在一旁叹气,便笑着劝道:“小娘子若是嫌屋里闷,不如奴婢扶你出去逛逛,子汐小姐现代正在院子里学武呢。”

    “哦,是了,沈芸昨日回来了,小丫头今早还乐了半天呢!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活力,都不觉累。”说起子汐丫头她的心情好多了。

    “小娘子,套件披风在出去吧。”甜儿看着自家娘子,穿着薄衣就要往外出的样子赶忙提醒道。

    只是凌嫣儿的披风还没套上,凌筱筱便笑着走了进来,“怎么,嫣儿是要出去?”

    对于姐姐这个时辰的到来,凌嫣儿还是有些意味的,将披风放到了一旁便问道:“姐姐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可是有事?”

    “杏儿,甜儿,刚才桑管家说,小厨房的食材已经买好了,你们二人这就去轻点吧。”凌筱筱坐下后先是遣她们出去,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是”二人不疑有他,恭敬的应了便退了出去。

    然后凌筱筱便拉了嫣儿进内室,轻声道:“姐姐是想着,好久都没跟你说说心里话了,今日刚好得闲,咱们两姐妹就好好聊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