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管生活有多少波折,日子都不会因此停下,昨日的事情,使得全府今天上下都兢兢业业的不敢出半点差错,就是几个小的也看出了气氛不对,吃完饭就乖乖的去上课了。

    凌筱筱知道今日萧府一定会派人来,所以特意装扮的大方得体。她今天一早派人跟段府的卫夫人说了此事,也不知她会不会帮忙,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万一今日真的发生冲突,就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夫人,请喝茶。”灵珊将花茶倒在凌筱筱特制的带把水杯里,恭谨的说道。

    桑管家也是小心翼翼的汇报昨晚惩罚的情况,还说了茶叶铺子已经整装的差不多了,只是店里的人手还不够。

    凌筱筱暗自叹了一口气,昨日立威似乎有些过了,今日府上的仆人们看着她都变得拘谨了起来。但她虽然这么想,脸上却不露声色,因为在这个封建制度的社会里,对他们这些奴才严厉才是真的为他们好吧,不然得罪了贵人,就是自己也保不住他们。

    “灵珊,上次你们不是回家说了么,一会儿问问管家都缺多少人,你们研究着雇,签上一年,两年的短契就行,但是不许将府里的任何事情透露出去,不然我定会严惩。”虽然最近发生的事情很多,可凌筱筱并不想把她的计划停下来,毕竟用钱的地方还很多。

    “谢谢夫人,就是...就是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将简便的记账法教给家父,他也是学过几年字的。”上次夫人说要从她们这些人家中挑选掌柜的,灵珊便存了心想让爹爹争取下来,毕竟夫人说展柜的一月有三两银子可以拿。

    凌筱筱想了一下便道“可以教,但要说这是咱们府上的特殊记账法就行,能不外传也不要传出去了。至于掌柜的人选,桑管家,你选三个候选人来给我看看,我再做定夺。”

    灵珊欢欢喜喜的道了谢,想着只要小心不犯错,夫人还是爱护着她们的,也就少了些忐忑。

    眼见日头慢慢升到了树梢之上,凌府的大门几乎是被毫不客气的撞开的,看门的云伯险些被撞倒,还是去帮忙采买回来的凌一上前扶了才站稳的。

    抬头一看便见十几条人影一拥而至,领头的是一身宝蓝色衣裙的官媒,进门便往里冲,到了正厅才让人将聘礼放下,又放开嗓门大喊道“大喜,大喜!”

    凌筱筱得了信,带着沈芸,林婉一脸怒气的赶了过来,心想这群人也太嚣张了,不经通传就敢闯进来。

    “是何人,这么放肆,未经通传便敢进来。”沈芸声音森冷的呵斥道,她常年跟在紫伊身边什么人没见过,这小小的官媒也敢狗仗人势,看着凌筱筱神情不悦的坐下并不接话,便上前一步挡在了还要向前冲的官媒面前。

    这官媒本想这家人听了是萧府尹家纳妾定会重重的赏她,没想到竟然如此不识抬举,看着面色萧杀的沈芸她也不敢在上前,不过也是冷笑了一声,冲着凌筱筱道“这位夫人,萧公子能看上贵府的小娘子是你们的福气,不过也不能因此嚣张了去。”

    凌筱筱听了满心怒火,到底是谁嚣张啊!

    “小妇人也不知萧府为何会上门提亲,不过小妇人从没想过让家妹做“妾”。”凌筱筱不温不火的说道,妾字咬的尤为清晰,一个小妾就像给了他们多大恩德一样,你以为你们是皇亲国戚啊!

    官媒听完心中暗叫了一句难怪,难怪萧夫人昨日给了她五十两银子,让她一定办妥此事,还说今日就把聘礼送来,让她们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原来这凌府是不愿意此事的。

    按照大唐律法,收了聘礼,便算订了婚约,如果事后女家再反悔,就要按悔婚论处,杖责六十,萧府尹管着这扬州城,谁敢悔他们家的婚啊!那六十下板子可就没命在了啊!

    “我可是听说贵府的小娘子跟萧公子一见倾心,在街上打情骂俏,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呢。”官媒心想这一家子也太不识抬举,她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日定给她们点颜色看看。

    凌筱筱眼神一厉,瞪向那官媒,冷声道“不知阁下听何人所说,小妇人这几日都在段刺史府上给段小公子治病,真是没听过此事呢。”

    借势是没办法的,凌筱筱只希望能借着段府让她知难而退。

    这官媒也是听说过段府小公子的重病好了,只是没想到是这萧夫人治好的,如果是真的,到也不好太强势,段府的人可不好惹。

    就在这官媒暗自权衡利弊的时候,云英来报,说是段府的卫夫人亲自来了。

    凌筱筱听后心中一喜,赶忙起身迎了出去,也没管那面色铁青的官媒。

    “姐姐,您怎么亲自来了。”凌筱筱看着笑容满面的卫夫人朗声道。

    卫夫人走过来亲热的拉起凌筱筱的手道,“誉儿已经大好了,要不是怕他身子受不住,今日就带他一起来拜谢你呢。”

    凌筱筱想着这段府也算讲义气,她只是派人递了封帖子,卫夫人竟然亲自赶来了,心中一暖更热情的招呼道“姐姐快里面请,您还没吃过我府上特制的水果冰沙吧,一会儿给您尝尝,夏天用了可是很舒服的。”

    云英,灵珊都很有眼力的一人去上了花茶,一人去通知小厨房准备冰沙。

    那官媒此时早换了一副笑脸,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唤了声卫夫人。

    卫夫人坐在了客座上才装得满脸惊讶的问向凌筱筱“妹妹,我刚刚看满院子的聘礼,这府上可是要办喜事,怎的也不通知姐姐一声。”

    凌筱筱轻轻一笑,看了一眼那满头是汗的官媒道“筱筱也是不清楚呢,就是有人想要提亲,也没必要当天不管人家同不同意就将聘礼送上门的啊!”

    “哦,竟有这事?妹妹放心,我家老爷平日里虽不管这等事情,但冲着你救了誉儿的恩情,也不会看着你受欺负的。”卫夫人也没有看那官媒,始终声音平缓的说道。

    但那官媒却是吓的大汗直流,袖中的拟好“婚书”终是没敢拿出来,连忙解释道“卫夫人,小人只是听萧夫人说她家公子跟凌府的小娘子一见倾心,昨日两人已经谈好了婚事,才让小人来下的聘啊!”

    凌筱筱心中气他们败坏嫣儿的名声,神色冷漠的道“我家妹妹曾跟我说过绝不做他们侧室,怎会跟萧府的人谈好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却不知道。”

    “既然并未谈好,就将那聘礼赶紧拿回去吧,让外人见了成何体统,这悔婚的罪名我家妹妹是担不起的。”卫夫人拿着带把的杯子喝了一口玫瑰花茶,好似不悦的冲着那个官媒说道。

    “这...这萧夫人可是说,已经说好了的,婚书都让小人带来了,这么回去,小人没办法交代啊!”这官媒虽然怕得罪段府,却也不敢就这么讲聘礼送回去,她可是收了五十两银子的。

    婚书上写着,凌氏嫣儿,令淑有闻,今议与萧府长子萧志恒为侧室,今收聘礼一百两黄金,绸缎,锦缎一百二十匹,云云...

    “妹妹,你可签了那文书?”卫夫人意犹未尽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问道,心想这萧府到底是何意,难道真是那萧家大郎看好了筱筱的妹妹?

    “筱筱也是刚刚才见了这文书,哎,本来想着萧夫人跟着筱筱还算亲近,没想到竟会...”凌筱筱的话虽没说完,却也表达出了她跟萧府的关系并不怎么要好。

    卫夫人了然的点点头,冲着那官媒道“既然是误会一场就快些将东西送回去吧。你也回去给萧姐姐解释下,筱筱的妹妹无意嫁到萧府为妾,她的亲事我会帮助安排的。”

    当着卫夫人的面,官媒也不敢强夺良家女子为妾,只得讪讪的应了,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让人将聘礼抬着离开了,完全没了一进门时盛气凌人的样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