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携子穿越来种田 > 014 再遇路遥
    从衙门出来后,凌筱筱带着藤香,木莲没有坐马车,在街上闲逛着,最后在一个面具摊子前停了下来。

    “夫人可是要买面具,十文钱一个。”卖货郎见凌筱筱她们的装扮知是大户人家,虽不清楚她们怎会看上自己的小玩应但还是热情的招呼道。

    “给我来一个猴子面具和一个老虎面具。”凌筱筱说着从自己的小荷包中掏出了一两碎银,这荷包还是今早吃饭时嫣儿送她的呢,说是亲手绣的。

    “好嘞,您拿好。”卖货郎将找好的零钱和面具递了过去,凌筱筱让身旁的木莲先收着,然后又在隔壁的摊位买了几个风筝,和糖人。

    一路逛下去,东西越买越多,古代东西无防腐剂无添加剂,全手工制作,这在现代多难得啊!凌筱筱是越看越喜欢,而且她也不进店铺都是在路边买,所以藤香,木莲两手都拿满了她才花了二两银子。

    凌筱筱正寻着新奇的东西却被一股冲力扑的退后了一步,“啊”她腿上一痛叫了出来,低头看去是一个衣着褴褛的小孩缩着身子倒在了地上,手里不知抱着什么东西捂得紧紧的。

    “夫人,您没事吧。”藤香,木莲赶忙上前问道,刚才那小孩不知从哪串出来的,她们都没见着。

    凌筱筱还没等回答便见不远处跑来了一个圆滚滚的汉子,他边跑边叫嚣道“小杂种,看你往哪跑,敢偷爷爷我的东西,你就等死吧你。”

    凌筱筱看着叹了口气,想着定是这小孩子偷了人家的东西,一时也不知该不该多管闲事,附近买卖东西的人也只是看看并无人上前去阻止。

    这小孩也就八九岁的样子,被这汉子踢打着不求饶也不喊疼依旧紧紧的抱着身子,凌筱筱看着一阵心酸,正想上前去说话却被边上的一小贩阻止了,“夫人,这是萧府尹的公子,平日里完全不服人管的,您还是不要多事了。”

    “呦,这是那条狗挡了爷爷我的路啊!”

    就在凌筱筱为难着要不要管时,一道慵懒的声音在那胖汉子身后响了起来。

    “路遥?”凌筱筱一望却是几天前在山上见过的那个被误成采花贼的男子。

    “谁tmd不要命了,敢在爷爷面前自称爷爷啊!”汉子听见有人敢跟他叫嚣也顾不得还缩在地上的小孩,转身骂道。

    “好狗不挡道,你没听过?”路遥声音依旧慵懒,脸上的胡子也还没刮,如果不是双瞳清澈,大家定会以为这是哪儿跑出来的醉汉。

    “敢骂爷爷我,我看你是不想在扬州混了。”汉子说着便挥起拳头往路遥脸上打去,那路遥的身手那是这养尊处优的胖子能比的,只见他微微一侧身,一抬腿,那胖子便摔了个狗吃屎。

    “少爷,您怎么了?快跟我们回去吧,老爷正派人到处找您呢,回去晚了会挨罚的。”胖子才倒下便见不远处策马奔来几个家丁穿着的人,下了马快速将胖子扶了起来,急声说道。

    “呦,我的牙,疼死我了。”胖子被扶起来后捂着脸直喊疼,早忘了地上的孩子,指着路遥就说:“你给爷爷等着。”

    “少爷,快回去吧,老爷在家等着您呢!”家丁们将胖子架上马说道,他们对于此场景已经习以为常了,有自家少爷在完全没想过会是别人的错,胖子也没挣扎应该是真的很怕自己那个爹。

    看着他们走了凌筱筱才上前把那个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小孩抱了起来,刚才不能怪她胆子小,毕竟坑爹的官二代,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那都是不好惹的,她不为自己也得为她那一家老小想想,在没有自保能力前她只能低调,低调,再低调。

    “凌夫人,咱们又见面了。”路遥嬉笑着走到了凌筱筱面前。

    “没想到路公子还有此等善心。”凌筱筱一面缳首寻找医馆,一面淡淡的说道,总觉得这姓路的看她的眼神好奇怪,让她提不起想亲近的兴趣,虽然他长得也不赖。

    “夫人这么说,在下可就伤心了,本公子的善心可是时时刻刻都有的。”路遥抚了抚额前的头发,眯着他的桃花眼说道。

    凌筱筱也懒得理他不正经的话,抱着那不算沉小孩,看见不远处有个药店,想着里面应该也有大夫,便一面走一面吩咐道:“藤香跟着我去前面的药铺,木莲去书店看看桑管家采买完了没,让他来找我。”

    “是,夫人。”两人都应道,藤香虽然想接过那小孩可,两手都拿满了东西实在没办法。

    路遥见凌筱筱不理他也不恼,跟着走进了药铺。这让凌筱筱有一种他要赖上自己的感觉,不禁一头冷汗。

    从药铺出来,让凌一将小男孩抱上了马车,老大夫说他并未伤及肺腑都是些皮外伤给他上了药,会晕倒却是因为营养不良饿的。这让凌筱筱听得一阵心酸,起码在现代的城市里,她还从未遇见过饿晕的小孩子,骗子到是不少。

    “路公子,我这要回去了,您请便。”凌筱筱看着还要跟的路遥皱眉道。

    “夫人真得不在考虑一下,毕竟夫人府上如果老是进贼就不好了,这次是偷人,下次可就不一定了哦,在下是真心看上令儿的资质,别无他求。”路遥似笑非笑的在凌筱筱耳边小声说道。

    “好,不过我的儿子不会踏入你所说的武林。”不得不说,这个路遥出现的很是时候,她急需一个保镖。

    路遥笑着应了,不知从哪儿寻了匹马骑着跟在她的马车旁。

    “钱,我的钱,妹妹。”马车刚起步,木莲抱着的那个小男孩便醒了过来,睁开眼没看四周便往怀里抓,见偷的钱袋还在便急着想回去找妹妹。

    “哎,小子,我家夫人救了你,你怎连句谢谢都不会说。”木莲也才十四岁,抱着这小孩很吃力,此时他乱动更是让木莲恼怒,想着也就是她家夫人善良不然这偷东西的小贼就是被打死了她都不会可怜呢。

    “夫人?”小男孩先是一愣,然后看见了坐在车里的凌筱筱,想着定时她救了自己赶紧跪下磕头道:“谢谢夫人,请将我放下,我还要回去救妹妹。”

    “哦,你还要妹妹?在哪呢?”凌筱筱看着他紧张的样子也就能想通他为什么偷钱了,而且他也没有偷穷苦百姓的血汗钱。

    “我妹妹就在那荒废的山神庙里,她病的很严重,求夫人救救她吧。”小男孩也弄不清凌筱筱的意思,只是不段磕头。

    “好了,你起来,我们去救她。”凌筱筱让木莲扶起他,又让藤香给他拿了一个刚才买的肉包子。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这闲事管了就管到底吧,马车调头,驶向了山神庙。

    过了好一会,她们才到了庙前,留了桑哲看好马车。路遥也将马拴在了庙前脱了漆的立柱上,跟着凌筱筱走了进去。才一进门便听见里面有哭求声,有呵斥声,隐隐听到几句“求你们了别赶我妹妹走,一会我哥哥便会请大夫来了。”

    小男孩听了却是再也忍不住的跑了进去,看着几个乞丐拽着他弟弟妹妹就要往外面丢,赶紧喊道:“你们干什么,快放了我弟弟妹妹。”

    “凌一,去把他们护好了。”凌筱筱跟着进去,一看里面的场景眉头皱的更紧了,几个乞丐将一个满脸泪痕的小男孩和一个满脸通红的小女孩拿破被单裹着,似要撵他们出去。

    凌一听话上前,将两个小孩抢了过来护在胸前,庙里的人似乎没有想到,这时候会有人进来,一时都有些发愣,到倒显出了一丝低微的抽泣声,凌筱筱也听见了,赶紧抱过凌一手中的小女孩,见她满脸憋得通红头上汗珠一直往下落,知道在不救治别活不了。

    “夫人,求您救救我妹妹吧,我把钱都给你。”小男孩看着妹妹的样子,一下又跪倒了地上,将怀里的钱袋子递向凌筱筱。

    看着小男孩瘦的不成样子的身体,在看向他那还算圆融的弟弟妹妹,偷钱是不对,但冲着他这份心,凌筱筱也不能不管。她没接钱,而是让他们都跟着自己上马车,刚才她已经让小园子在藏药阁里找了能救这小丫头的药。让藤香倒了杯水,在两个小家伙紧张的目光中,亲自将一个黄豆大小的药丸给小丫头喂了进去。能放进藏药阁的药必定是珍品,不是她在现代买的西药能比的,才喂下去没一会儿,小丫头的脸色就好多了。

    “好了,你妹妹吃了药已经无大碍了,不信你看看。”凌筱筱见那两个小家伙还是不放心的样子,便把小女孩递近了一点让他们看。

    “夫人,咱们是不是直接回府。”桑哲坐在驾板上问道,今日看见这几个小孩子让他很愧疚,难怪当初夫人说他幸亏有个好儿子,不然他的妻子定是活不下去了,这么小的孩子还知上街偷了钱给妹妹治病,哪像当初的自己。

    “不,先去牙行,在买几个奴仆。”凌筱筱想着府上的人越来越多,身边伺候的人肯定不够了,还是先买着吧。

    到了牙行,她挑了两个十一二岁,四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又挑了四个十一二岁的女孩签了死契又雇了辆马车才回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