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冥事录 > 049 双足金蚕
    烤鱼虽然没有放什么作料上去,但是清松将温度和时间把握的刚刚好,外脆里嫩,烤香味和鱼鲜味并具,吃过之后口齿留香。

    “好吃!”

    美食可以让人暂时忘记忧愁,劳鹭连连称赞起来。

    只见清松听到之后,腰杆挺得笔直,一副得意傲娇的样子,颇为自豪。想当初夸他丹药炼制的高明时他都没有这样开心。

    大和尚吃的高兴,沙包大的拳头就擂到了清松肩膀上,遗憾道:“清松,你怎么不去做厨子,开个酒楼,生意肯定兴荣啊。”

    听到大和尚这么一说,正是戳了清松的痛楚,他一脸悲伤地低头,道:“也不是我不想,主要是师父不让。”

    原来还真有当厨子的梦想啊。劳鹭有些汗颜,看十一吃了不少,又去拿了一条递给他。

    清松低落的情绪一下子消失了,抬头兴冲冲道:“后来我发现炼丹和做菜一样,有趣的紧,倒也没有觉得太难过。”

    劳鹭:“……”也是不都是放点材料在火里么,的确一个意思……

    吃过之后,四人又稍微商议了一下,决定在燕十一伤势恢复好些的时候,再去找巴蛇,期间清松和大和尚还要多多去找山魈和会说话的兔子,多做交流,也好多个准备。

    大和尚和清松吃过东西就到了山洞外头,守夜。

    燕十一的身体好了许多,让劳鹭扶着盘腿坐起,开始调息。

    劳鹭在一旁守着,很快困意来犯,想要坚持着不睡的,可是没过多久,意识模糊,脑袋开始一点一点的。

    燕十一将灵力运行了一百个周天之后,觉得恢复了不少。收回灵力。一睁眼就看到劳鹭已经倒在干草上了,睡得正沉。

    他微微笑了一下,躺在她身边,将她往怀里搂了搂。

    劳鹭的头半埋在燕十一怀里。他一低头,只看到劳鹭的细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眉头微蹙,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睡得不太安慰。

    他伸手抚上了她的肩头,轻轻拍着,做安抚。

    这动作是有奇效的,没过多久,劳鹭舒展了眉头,睡得香甜起来。

    燕十一微微笑着。将自己的下巴埋进了她的青丝间,闻着她头发淡淡的清香,困意席卷而来,便也沉沉睡去。

    ……

    ……

    劳鹭觉得耳朵痒痒的,像是有人在用羽毛挠她。

    睡得正酣畅。劳鹭不想醒来,脑袋往旁边躲了躲,想着离羽毛远点也就好了。

    可是那人却不罢休,很快又将羽毛凑了上来。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已经睡死了吗?劳鹭皱着眉头,也没有睁眼,手往耳后一伸。准确无误地抓住了羽毛。正准备往外面扔呢,忽然感觉不对,这么重,暖暖的,毛茸茸的……

    劳鹭受到了惊吓,猛地睁眼。转头,待眼睛退去刚刚睡醒的模糊时,只见自己手上提着一只两个拳头大,雪白的,毛茸茸的兔子。

    而此兔子。一双通红的眼睛正看着自己,里面满是无奈和恼怒。

    “啊!”劳鹭惊叫一声,马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然后特别没有骨气地跪下,双手捧着兔子,恭恭敬敬地将她放到干草上,伸手捋顺她被自己抓乱的毛,一脸讨好。

    “兔子奶奶,你怎么来了?我刚刚睡糊涂了,多有冒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如果现在劳鹭有一块镜子,就可以知道自己的样子是有多么的狗腿,多么的卖国求荣……

    兔子许是见了劳鹭这幅谄媚的样子,也懒得计较了,转头用嘴清理自己被劳鹭越捋越乱的白毛。

    劳鹭见兔子奶奶好像没有生气,胆子也大了些了,抬起头。只是这目光一瞟到山洞黑暗的角落里,又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张狒狒脸赫然在那角落里看着自己,待适应了那里的黑暗,她才看清,是山魈大人正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地瞪着眼睛。

    这一觉醒来实在是太过刺激了,劳鹭抚着自己的小心肝,顺气。

    兔子奶奶非常之傲娇地看了劳鹭一眼,见她满脸惊吓,便道:“我们只是来看看你们,至于吗?你看燕十一,不就淡定多了。”

    被兔子奶奶一提,劳鹭才想起来原本睡在自己身侧的燕十一,她一转头,只见十一撑着脑袋,支起身子,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刚刚可是吓得给兔子跪了……劳鹭忽然觉得很没面子,想着要不把十一给灭口算了。

    见到劳鹭一副作怪的表情,燕十一挑了挑眉毛,坐起了身体。

    “你不是有东西要给他吗?”兔子捋顺了毛,蹦跶了一下转过去看着山魈。

    山魈便扔了一个东西给燕十一,见燕十一接住之后,道:“这给你疗伤用。等明天和我们去蛇君那里。”

    他说罢,一点都没有做停留,只见转身走了。

    劳鹭看着酷酷的山魈,觉得这是她有生以来见过最酷的“狒狒”了。

    燕十一张开手掌,只见是一个琥珀状的东西,灰褐色的琥珀下,是一只蜷缩着的蛆虫。

    劳鹭也凑上去看了一眼,只觉得这东西看着实在是不像什么疗伤的药,而且就算是有功效,也难以下口。

    “给清松看看吧,先别吃。”劳鹭不放心道。

    燕十一点头。

    只见山魈和兔子刚刚离开,大和尚和清松就进来了。

    “山魈和兔子奶奶说啥了?就是不让我们进来。”大和尚好奇地问道。

    燕十一起身,下床,将掌心张开,给清松看药,道:“给了我这个疗伤。”

    清松先是一脸疑惑,两指捻起这琥珀状的东西仔细地端详起来,然后皱着眉头回忆。

    没过多久,他的眼睛刷一下亮了,将这东西小心翼翼地交到燕十一手中,道:“这可是金蚕蛹啊,疗伤解毒圣药,还可以增长灵力,真真的宝贝。快点吃了,你这伤,大约明天早上也就好完全了。”

    “这么厉害?”劳鹭将信将疑地看着,总觉得就是个放大版的蚕宝宝,哪里看着名贵了。

    “你看它的脑袋。”清松兴奋道。

    劳鹭眯着眼睛仔细看去,才看到这蚕宝宝的脑袋上像是长了一对金黄色的犄角,因为被黄褐色的湖泊包裹着,不仔细看,就看不清。

    “金蚕与一般的蚕,区别就在这金足上,最宝贵的金蚕脑袋上有三个金足,这是几百年才出一个的好东西,我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记载。

    而这双足的,也是极为珍贵的,很少见。而一足的,多费些心思,多花些钱说不定还是可以找到的。

    我全清观的宝库里就有个一足金蚕蛹,不过一直锁着,我也只见过一次。”

    听了清松的解释,劳鹭勉强觉得这的确是个好东西了,感谢于山魈和兔子的大方。

    “快吃了啊,让我看看双足金蚕的功效。”清松已经扣着了燕十一的脉门,替他诊断了一番。

    燕十一自行恢复的速度已经非常惊人了,脉搏跳动已经强健起来,只是受伤倒地严重,脉搏还有许多紊乱在里面。

    燕十一吞下了金蚕,只觉得金蚕一进入喉咙,就化作了一丝丝凉气,一下子遍布了他的全身,从头发到脚底,浑身一阵舒坦。

    他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杂乱无序的那部分灵力受到了牵引,就地盘腿坐下,感受这这种牵引,让自己可以控制的灵力也跟着这个牵引走。

    这是一条崭新的筋脉走法,燕十一觉得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这样畅快过,浑身筋脉里都有一股灵力在流动,可以随意使用。这是一种力量在身体里升华的过程。

    劳鹭惊讶地看着十一身上银白色的光芒越来越明亮,如同太阳一样耀眼。

    “果然是圣药啊。”清松眯着眼睛看着燕十一,眼睛有些刺痛,却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毕竟以后应该是没有机会再见到双足金蚕了,这一次必须要大饱眼福。

    一炷香之后,燕十一慢慢收回灵力,睁眼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这样好过。

    清松第一时间冲上去扣住了燕十一的脉门,几息之后惊得嘴都合不上了。

    “脉象平稳,强健有力,这伤势看来已经全部恢复不止,还帮你理顺了那些不受自己控制的灵力。”清松道,“精进不少啊。”

    燕十一的灵力来自泓不君,原本极寒,被他自己慢慢吸收调息之后,大部分都为他所用了,但是总有一部分还是极阴极寒,不止不能用,还会影响其他灵力的使用,使泓不君的百年灵力大打折扣。

    现在的燕十一相当于已经完完全全地继承了泓不君的灵力,百年功力,不容小觑。

    十一的伤势痊愈,劳鹭当然是开心,得要好好感谢一下山魈和兔子。

    “清松道长,要不你帮我做点烤鱼?我要谢谢山魈和兔子奶奶。”劳鹭道。

    清松点头,道:“要得。”

    燕十一身体完全康复,四人一起去抓了许多的鱼,在山洞外面烤熟,还烤了些干粮。

    山魈和兔子像是知道他们要请吃饭一样,等鱼烤好的时候,竟然一起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