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75章 纵向时间轴的奇迹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第75章 纵向时间轴的奇迹

    戴蒙.斯佩多一生,最悔恨的事情有两件。

    师长奥德伽的死亡,挚爱艾琳娜的死亡。

    而这些源头都是来自于一个人。

    最最无法原谅自己,甚至产生自我厌弃的情绪,戴蒙.斯佩多其人,在凉薄的外表下,竟是比谁都要热烈的感情。

    然后,他想,最悔恨的事情会多出来一件。

    眼睁睁的看着来救自己的弟子被生生的吞噬的这件事。

    ——几乎压垮他的无力感。

    使得他手足都冰冷的无法动弹。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紫发的孩子被黑色的阴影紧紧束缚,挣扎不得,然后那细弱的手在最后使劲全部的力气将自己推出,眼前瞬间白茫茫一片,那是百年不曾接触到的阳光沐浴身上的感觉。

    那一瞬间被推开的情景,和当初师父来救他推开他的情景重叠到一起,戴蒙痛苦的扭曲了脸孔,想要开口发出的声音像是被什么扼制,只剩下喘息的声音。

    究竟……究竟还要夺走什么……才会停止?!!!

    这可悲的,扭曲的,无望的,MEBIUS(梅比乌斯)的环啊。当他以为那是结束,但是只不过是又一次的回到了原点。

    紫色的眼眸睁开,那般强大的男人的意识蜷缩在紫发的女孩的身体中,对着眼前的即将打到【戴蒙.斯佩多】上的,彭格列十代的攻击发出了绝望的制止声——

    “停止啊——————!彭格列十代!!!!”

    不曾想起如果没有打败【戴蒙.斯佩多】的后果,只是对着他意识到的事情绝望。

    那可是继承了giotto的血脉的孩子全力发出的招式——

    他被库洛姆推了出来,栖宿在她的身体里,但是库洛姆呢?她还在那个人的身体中,还在那个人的意识中——

    所以……

    这个招式会将那个人的意识连着女孩的意识一起……

    全部、全部都破坏殆尽,不留痕迹。

    只是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就失去了平日的冷静。

    他会为了艾琳娜的死亡疯狂绝望,如今,师父死去,艾琳娜逝去,giotto他们全部随着时间的洪流离开的现在,他还剩下什么?

    只有那个会乖巧的叫着自己戴蒙大人的徒弟了啊……

    若是他依旧还在那里,便是绝然不会这般,他宁愿拖着【他】一同死亡,斩断绝望的枷锁,但是,库洛姆不应该死在这里,不应该代替他这样的人死去。

    所以、所以、求求你……算我拜托你……停止啊!!!

    过去失去了一切的初代的雾之守护者无力的跪倒在地面上乞求。

    拥有着天空颜色的少年的瞳孔瞬间惊愕的收缩。然后几乎是一瞬间他选择了相信那凄厉的声音中的绝望的情感,毫无犹豫的拼死收住了自己的招式,哪怕这是最后的机会,哪怕招式的反冲力几乎夺走他的性命。瘦弱的肩膀承担着招式突然撤回的巨大的冲力,没有后退一步,因为他的身后是他守护着的全部世界。

    少年额头上温暖的亮橙色的火炎逐渐熄灭,泽田纲吉趴在了地面上,无力的喘息着,他已经没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力气。

    本来面临着失败的【戴蒙.斯佩多】的神情恍惚了一瞬,然后扭曲起来,猖狂的笑声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带给了他们绝望的情绪。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过后,便是无声的沉默,宛若死寂。

    那个占据了六道骸的身体但是却被泽田纲吉驱逐出的身影渐渐的变换着形态,直到一个浑身只能用黑暗形容的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黑发黑眸的男人勾起一丝微笑,对着那个发出叫喊阻止了泽田纲吉的紫发女孩缓缓开口:“真该对你说一声谢谢,对吧……初代的雾之守护者,戴蒙.斯佩多?”

    宛若平地惊雷,所有人都因着这句话对着趴在地面上显得狼狈并且脆弱的女孩投去不可置信的目光。

    最先反应过来的自然是此刻蜗居在骸枭身体里的六道骸,明明只是鸟的模样,但是却显出了凶狠的恨不得吃掉对方的神色,“库洛姆怎么了?!!!”

    平日里显得淡然的声音不复优雅,反倒是带着一丝狼狈和惊慌。

    狼狈倒是确实,被算计着夺取了身体,蜗居在小小的鸟儿身体里,此时竟是连自己的小契约者出事情了都不知情?!

    简直……太失态了。

    对着众人不善的目光,此时披着库洛姆壳子的戴蒙也只能咽下那一丝憋闷和怒气。

    毕竟……他确实理亏。若是不是为了救他跑到那里,库洛姆此时也不会出事,他也只会陪同着那个他恨得几欲食其肉饮其血的男人一同死去。甚至背着黑锅,无比憋屈的就那么消失。虽然此时有了库洛姆的帮忙,他倒是不会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但是他倒是宁愿落得那样的下场也不愿意库洛姆现在处于危险的境地,生死不知!

    所以对着这些后辈的敌视和戒备,他也只能认命的忍着了,但是却依然觉得很……憋屈。这些不懂得尊重后辈的魂淡小鬼!虽然他的信用之类的貌似早就透支了个彻底,算是自作自受。avenger以他的身份做出的事情,与他脱不了干系,他也无法就那样置身事外。

    “……avenger!!!”无法为自己解释,甚至也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解释的戴蒙只能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黑发男人,他想杀死对方,想救出自己的徒弟,但是却无力站起,库洛姆的身体虽然因着库洛姆本身对他毫不设防而契合度偏高,但是终究,戴蒙.斯佩多不是六道骸,和库洛姆的契合打不倒百分百,而他本身失去了自己的身体,百年一直被囚禁在avenger的意识海中,根本就不剩下什么力量了。若非暂时的栖居在库洛姆的身体内休息,他的意识根本就会先行因为虚弱消散。

    无力感。浓重的无力感,究竟多久没有感觉到了?

    ……答案不用思考,因为他一直是无力的。

    紫发的少女在众人的眼中,缓缓的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疲惫不堪。紫色的眼眸闭上,没有理会六道骸的质问,只是闭上双眼,用尽了全力站起身,不像是之前用着刺骨的恨意怒吼的人,反倒是一片平静。

    “……我是,彭格列初代雾之守护者,戴蒙.斯佩多。”戴蒙坦然的开口报出自己的名字,这代表着恶魔的名字,黑桃的符号闪烁在库洛姆紫色的眼瞳中,向众人彰显着此时此刻操控着身体的人,绝非库洛姆的事实。

    就在气氛一触即发的时候,趴伏在地面上呼吸微弱的泽田纲吉手上的彭格列大空的指环发出了光亮。

    向着众人展示了这仅属于彭格列的,纵向时间轴的奇迹。

    笑容明亮温暖的酷似泽田纲吉的男人缓缓的自光芒中出现。

    ——彭格列一世,giotto.彭格列。

    披风扬起熟悉的弧度,本来没有实体的giotto迈着稳健的步伐缓缓的走向了戴蒙,笔直又坚定的走向了这位彭格列历史上的背叛者。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

    处在库洛姆身体中的戴蒙惊愕的看着他的大空对着他包容的微笑,没有一丝责备,然后,他听见了那句话——

    【百年已逝,我的挚友,欢迎回家。】

    总是这样包容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还是他身边的守护者,他根本没有背叛那样……

    “你真是个笨蛋到无可救药的烂好人啊……giotto。”话音落下,紫发的少女的表情像是放下了什么,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然后瘫倒在地。

    雾的指环闪着光芒被giotto托在手心,giotto微笑着看着栖宿在雾之戒中的好友,金色的眼眸只有包容,【这么长的时间……辛苦你了,D。】

    【——好眠。】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卡的好销魂……_(:3」∠)_……累觉不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