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65章 六道骸VSeffetto
    泽田纲吉刚刚睁开眼睛就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全是黑暗的世界。

    于是第一反应是不是又不小心跑到骸的幻境什么的我真是弱爆了OTZ。

    纲兔子不禁内心吐槽自己。

    这算是习惯使然么?

    若是以前的兔子姬一定会异常的慌张失措,但是经过洗礼之后……

    果然,三观逻辑什么的,都是渣。

    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纲兔子迈步像前面走去。

    源自血脉的超直感告诉他前方有着什么存在。

    走了一阵子后,泽田纲吉无力跪地。

    好……好累OTZ。

    明明应该是梦境,为什么还会觉得累啊……

    【kufufu…………】

    “………………………………”我刚刚听见了什么= =……

    泽田纲吉下意识的抬头,然后在视神经接受面前的景象之前先入耳的是锁链滑动的声音。

    褐色的眼瞳骤然收缩,对于泽田纲吉来说,面前的情景太超乎他的承受能力范围了。

    红蓝异色双眸的男人半跪着被银白色的锁链束缚住,双手被分开吊起。

    眼下的青痕,苍白的脸色,被紧紧缚住的身体,都表明了男人此刻的状态简直差到了极点。

    但是那笑容却依旧如常,骄傲又肆意,好似陷入这种可以称得上是狼狈的状态的不是他一样。

    男人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最先夺人目光的是那如泣血般的右眼。

    比以前的六道之眼还要不详,比以前还要……

    更浓重也更沉厚的恶.意。

    因为超直感的存在,感觉异常敏锐的泽田纲吉不禁双腿一软,摔坐在地面。

    ——re……reborn……好,好可怕嗷QAQ!

    那是能够蛊惑人心的,迷惑人的意志,扭曲人的心灵的某种存在。

    此世之恶。

    看着泽田纲吉的反应,六道骸唇边的笑容更加愉悦,他满意的欣赏着泽田纲吉愈发惊恐的表情。

    【果然还是这样没用啊,彭格列你。】

    【不管过了多久,还是这样愚蠢又天真的样子呢。】

    男人的语气中带着些微的怀念。

    ——哎?

    抱着头缩成了一团的泽田纲吉睁开了紧闭的眼睛,看向了六道骸。

    ——怎么回事?

    总觉得有些违和…………

    ……………………

    …………

    给我等等=口=!!!为什么骸是大人的模样啊啊啊!!!

    【kuhaha!!真是杰作啊,才注意到么,彭格列啊。】

    【蠢到你这样的也真是难得了。】

    是错觉么?

    总觉得,骸眉间的郁色褪去了一些……

    褐色的眼眸率直的盯着六道骸,哪怕因为此世之恶泄露出的气息感到害怕的几乎晕过去,泽田纲吉依旧还是倔强的站立起来。

    “骸,你……究竟怎么了?!”

    “为什么会是现在的样子?”

    “为什么会被束缚在这个地方?”

    “又为什么……叫我去救库洛姆?”

    “你知道库洛姆在哪里吗?!”

    听见了最后的两句话,本来脸色稍霁的六道骸再度的阴沉下脸,甚至于身边都因为极度的愤怒而燃起了紫黑色的火炎。

    看着那双被愤怒的感情染得愈发明丽的眼眸,这位未来的黑手党首领几乎快要被吓哭了。

    好、好可怕嘤嘤QAQ!!!

    壮起胆子,泽田纲吉咬着牙继续询问:“我听见了你叫我去救库洛姆的声音,骸。”

    “但是当我拜托reborn联系到了【六道骸 】时,他说他并不知道这件事。”

    “你是六道骸,却也不是,对么?我的超直感这样告诉我的。”

    明明没有燃起火炎,但是少年首领眉眼中的坚毅之色,却像极了死气状态下的那个绝对冷静的泽田纲吉。

    应该说,他们本就是一个人。

    平常状态下的他,和死气状态下的他,都是泽田纲吉。

    【……如你所说,泽田纲吉。】

    六道骸没有称呼他为彭格列,而是呼唤了他的名字。

    【我不过是……】

    声音变得模糊,泽田纲吉睁大眼眸,怔然的看着六道骸的身影被黑暗逐渐吞噬。

    六道骸本人也发现了这个情形。毫无任何的惊慌,男人只是冷笑了一声,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不必如此戒备。】

    【我并没有打算泄露什么。】

    对着虚空说完这两句话后,他的眼眸对上了尚且年幼的首领那双褐色的眸子。

    【听着,泽田纲吉。库洛姆被洗脑了。】

    “哎……”听见远超乎想象的话语,泽田纲吉浑身僵硬,只是怔然的看着面色郁郁的六道骸,发不出完整的声音。

    【所以……】

    年轻的首领眼睁睁的看着六道骸整个人被黑暗吞噬。

    ——你想要告诉我的是什么……骸?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啊……

    也想不清楚……

    你不是那样的讨厌着黑手党的吗?为什么会宁愿向着身为你最讨厌的黑手党的我寻求帮助?

    明明是那么骄傲的人,还有……

    明明比谁都要在意库洛姆不是吗?!

    为什么,不亲自去救库洛姆啊……

    “还真是没用的样子啊,彭格列。”

    熟悉的声音传来,泽田纲吉迅速的扭过头,用着几乎将他的头扭断的力度。

    于是下一秒,声音的主人就囧然的看着某位悲催的纲兔子捂着脖疼的满地打滚。

    “……………………= =”你是在搞笑么……

    “好、好疼啊嗷QAQ!!!”

    “…………哈……”少年重重的叹了口气,对着泽田纲吉伸出手,“蠢到你这样的也真是难得了,彭格列。”

    “骸、骸?!!!!!!!!!!”

    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时,泽田纲吉发觉他脆弱的心脏几乎快要承受不住了。

    面前的少年,是他所熟悉的,他的雾之守护者之一。

    ——六道骸。

    话说,为什么两个骸都说了一样的话啊,真的有那么蠢么我QAQ……

    某兔子在心中欲哭无泪。

    少年模样的六道骸看着泽田纲吉愣愣的发呆的样子,皱了皱眉,“彭格列,你在想什么?”

    “在想大人的骸……”正在跑神的泽田纲吉反射性的回答,随即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立马慌张的解释,“啊,不是,骸、我、那个……”

    “是你上次特地联系我时说的那件事?”很快的反应过来,六道骸的手抚在了唇边沉思,“就是所谓的听见了我的声音拜托你救库洛姆的事?”

    “看你这个样子,莫不是见到了拜托你的【我】了吧?”

    “骸、你、你怎么知道的?!=口=!!”泽田纲吉一脸震惊的样子看着淡定的六道骸。

    “看样子就能明白了吧。”已经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六道骸选择性的无视还呆坐在地上的自家的首领,自顾自的沉思。

    “骸……”可惜不从人意的是,六道骸还没有理清头绪,纲兔子就扯了扯他的衣摆,用着带着颤音的声音开口呼唤。

    “……什么事情……我……”刚想叫他不要打扰自己的六道骸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顺着泽田纲吉手指的方向扭头看向身边时,瞳孔猛地收缩,“!!!”

    脚步控制不住的向前,手下意识的伸出:“库洛姆……”

    映入两人眼中的,是一个人呆愣着坐在椅子上的少女,六道骸重要的契约者,库洛姆.髑髅。

    白色的欧式椅子,复古的装扮,紫发少女好似感觉不到身边的人的存在似得,只是呆然的以45度角看着上方。

    紫色的澄澈眼眸此时一片死寂。

    怒火无法抑制的涌上,看着身着舞会礼服呆坐着的自家妹子,六道骸的心里五味杂陈。

    唯一明了的只有,那几乎把他吞噬的怒气。

    闭上眼,复又睁开,右眼中的“六”的数字变成了“一”,火炎顺着他伸向库洛姆的手蔓延,直到烧向了少女的颈项。

    看着这一幕,泽田纲吉惊愕的呼出声,但是却没有上前阻止。

    毕竟,他相信着,六道骸不会伤害库洛姆。

    而大空的信任也确实是正确的,六道骸的火炎巧妙的避开了库洛姆的皮肤,只是烧断了系在少女白皙的颈上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系在库洛姆身下的椅子上,被六道骸的火炎无情的烧成了灰烬。

    伸出的手转而轻轻的放在了库洛姆的脸颊上,六道骸轻托着自家妹子的脸,使两人对视。

    六道骸的眼眸对上了库洛姆的,一直毫无意识的少女垂在身侧的手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库洛姆。”轻声的呼唤着,六道骸此时脸上毫无表情,连平日里总是挂在脸上的嘲讽的笑容也褪去,他只是尽力的呼唤着少女的意识,“库洛姆,回应我……”

    “我的……库洛姆,我的,na、gi。”一字一顿的念出了少女的名字,六道骸定定的看向库洛姆的眼眸深处。

    令他失望的是,那里依旧死寂一片,毫无变化。

    少女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下一瞬间,六道骸的手却显而易见的颤抖了一下。

    一滴,两滴,三滴。

    晶莹的泪珠大滴大滴的落在他抚在库洛姆面颊上的双手上,灼热的疼痛。

    库洛姆睁着大大的,毫无神采的眼眸,面无表情的,流着泪水。

    泽田纲吉:“库洛姆……”

    “……”收回双手垂在身侧,紧握的力道使得手心被扣破,流下殷红的血。六道骸感觉一股愤怒的情绪涌上,破坏的欲望灼烧着理智。

    ——破坏吧。

    ——无意义。

    ——失去了。

    ——回不来了。

    再也……

    来自灵魂被撕裂的疼痛使得他无力的跪倒在地。

    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失去,库洛姆的……

    “呜呃……”紧紧的扣住自己的咽喉,六道骸发出了凄厉的无法抑制的悲鸣,“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骸?没、没事吧?!”泽田纲吉看着六道骸痛苦的蜷缩起身体,手足无措的呆在原地,就在他焦急的几乎要哭出来的时候,六道骸平静了下来,缓缓的张开眼眸。

    眼中一丝流光一闪而逝。

    喘息了一会儿,待呼吸平稳后,六道骸直起身,一手捂住头,坐起。眼神看向一侧,原本坐在那里的少女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骸?!”年幼首领的呼声唤回了六道骸的注意力,他转回头,看了看忐忑不安的,眼中有着毫无掩饰的担忧的少年,开口:“我没事。”

    刚刚说出话语,六道骸就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嘶哑又带着些颤音。

    真是……太狼狈了。

    “可是……”

    “真的没事。”嘲讽的笑容再度出现,六道骸以及其慵懒的姿势坐在地上,明明是在仰视着对方,却无端的产生了一种他才是高高在上的错觉。“而且……我也大体上知道了,你遇见的那个【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哎……?”泽田纲吉愣了一下,然后就死盯着六道骸,等着对方解释。

    恶趣味的笑了一下,完全没有打算解释的六道骸闭上眼睛:“彭格列,你该回去了。”

    “在幻境中呆时间长了可是会迷失在其中的啊。”

    然后本来等着解惑的年轻首领就保持着一脸血的明显的被坑的样子被六道骸毫无预兆的踢出了幻境。

    坐在原地,六道骸抬头望向虚空,呼出了一口气。

    “……大体上了解了……所以……”

    不愿意被泽田纲吉看见自己动摇的样子,所以不打招呼就把对方踹出幻境什么的……

    他才不会承认。

    他或许需要梳理一下自己的感情了。六道骸这样想着。

    库洛姆对他的影响,和对他的重要性已经远超过契约者的这一概念了。

    还有之前恍惚间看见的几个场景。

    ——我之前,是认识你的吧,库洛姆。

    一定,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相识了。

    在虚空中看着这一切的男人眯起眼眸,对着身侧的少女笑着说道:“hola~你看,他已经逐渐的想起来一些事了呢。”

    “……小小姐。”effetto的眼眸闪着奇怪的光,坐在椅子上的库洛姆不含一丝情感的看了看他,然后又扭回头,继续维持着45度角注视着天空的姿势。

    “这也是试炼啊,小小姐。”男人温柔又有些苦恼的一笑,注视着紫发的少女,“这是……必须的。”

    “毕竟小小姐啊,也是将要继承此世之恶的人啊。”

    被锁链紧缚住的六道骸缓缓的抬起头,唇边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终于找到我了么,【我】啊。”

    “不枉费我费尽心力的将彭格列拉进这里呢。”

    “毕竟,若是直接的联系你的话,可是会被封杀啊。”

    “你说是吧,【我】。”

    借着泽田纲吉离开幻境的那一瞬间的波动,伪造了自己的存在,隐藏气息寻找泽田纲吉口中的长大的自己的六道骸带着了然的笑意看着显得极为狼狈的另一个自己。

    泽田纲吉作为通道,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骸事先传达了信息给泽田纲吉,表明了他的存在,然后,自然的泽田纲吉会将这件事告知六道骸。

    接着便是耗尽气力的将泽田纲吉拉进囚禁着他的幻境,这时本就因为泽田纲吉的话语有了准备的六道骸就会在意识到不对的那一刻,借着与自家大空之间的联系,寻到这里。

    然后,他们终于相见。

    正是绝佳的chance。

    在这个被隔绝的世界,他可以放心的进行灵魂融合,不用担心世界的意志会下黑手。

    之前他和库洛姆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意志都被束缚起来,是因为世界的意志动的手脚。

    之后他和她都恢复则是因为西蒙的岛屿四周,有着强大的结界。

    足以隔绝世界的意志的窥视。

    六道骸向着被束缚的自己伸出手,“想带回我的库洛姆,我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

    “所以……”

    【所以……】

    强烈的光芒瞬间将两个六道骸的身影吞噬。

    六道骸的脑海中涌现出了那被迫分离的记忆。

    失去库洛姆的痛,眼睁睁看着库洛姆死亡的无力,算计世界的疯狂,然后是……

    寻回库洛姆的喜悦。

    手中浮现的三叉戟变换成了其他的样子。

    黑色的锁链缠绕在其上,显得更加的具有压迫力。

    “kufufu……此世之恶的力量么?”

    此时,此世之恶才真正的为六道骸所用。

    完整的灵魂,完整的力量。

    眼眸中的数字不停的变换着,直到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符号。

    三叉戟于虚空一挥,面前的空间被撕裂出了一个黑色的裂缝。

    带着傲然的笑容,六道骸毫未犹豫的跳了进去。

    effetto的面前,倏然出现的异色双眸的少年手持着闪着冰冷色泽的三叉戟,直指他的咽喉。

    “是时候承认了吧?对库洛姆的记忆动手,使得她的灵魂不稳,然后又控制着【我】和库洛姆,使得我的女孩毫无反抗的被人洗脑的幕后黑手?”

    effetto温柔的笑容褪去,唇边扬起了熟悉的笑容。

    两人相对而立,笑容也好,动作也好,气势也好,几乎相似到了一模一样的地步。

    “不得不说,你做的还不错。”

    挑衅MAX,嘲讽MAX。

    “发现了是我做的,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呢?六道骸?”

    “自然是……”眯起眼眸,六道骸挥着三叉戟做出了攻击的预备姿势。

    “——狠狠的揍你一顿啊!”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大体情况是这样的……

    脑洞大开,

    奥德伽和96相遇,effetto和69相遇……

    effetto和69互相坑,互相嘲讽,最后互殴。

    奥德伽和96软软的笑着,在一旁喝下午茶,然后再谈论女孩子的话题……………………

    ……………………

    …………

    艾玛这差距好大!!!Σ(っ °Д °;)っ

    老是和自己过不去什么的,69你够了啊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