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61章 记忆世界的终结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第61章 记忆世界的终结

    在担心自家妹子的安全问题和知晓真相之间,六道骸心中的天平果断的倾向了前者。

    甚至,毫不犹豫。

    真相什么的,不从白兰那里,而是自己调查,也是可以的。

    最差不过是什么也不知道,就和以前一样。更何况,凭借着那段有奥德伽存在的记忆,足够他猜出部分的真相。

    那么,何必为了那白兰口中所谓的真假不知的“真相”害的自家妹子,他的小库洛姆因此受罪?

    所以,六道骸的选择显而易见。

    “kufufu~白兰,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自然会调查,不过你这个样子可以吗?”

    “我想,本应被彭格列打败的你,像这样子,出现在不应在的地方,应该是很困难的吧?”

    言语中尽是赤|裸|裸的驱逐的意味。

    ——既然你都说了你在这里会伤害到我的小库洛姆那么就赶紧给我滚=皿=!

    以上,大概就是隐藏的真正含义。

    了解了六道骸话语中隐含的意思的白兰瞬间包子脸。“骸君好过分我可是为了让骸君继承此世之恶才不惧危险来到这里的QAQ~”

    白兰的语气那叫一个哀怨。

    ——够了啊喂=A=+++

    ——既然是曾经立志于毁灭世界的boss就不要再无耻的刷新下限崩坏了!你叫那些被你虐的死去活来的勇者情何以堪!

    “kufufu,白兰,你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告诉我任何事情吧,除了你给我看的那些。”六道骸不爽的开口,哪怕是询问的话语,却用着异常笃定的语气。

    “恩~?那个啊~骸君认为呢?~”白兰笑眯眯的卖着关子,然后在看见对方愈加不耐烦的焦躁表现后还是自以为很善良好心的开口,“有些事情啦~不是现在的骸君应该知道的事情哟~”

    “但是我也不是故意想要骗骸君的哟~毕竟~人家只是想要加一些筹码~确保骸君有足够的信念度过此世之恶的考验嘛~”

    “——这也是为了骸君好嘛~”

    一个大男人说着带着撒娇语气的话语竟然没有一丝违和感。

    或许该说白兰这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足够奇葩。

    白色的发,白皙的肤色,白色的衣裤,白色的双翼。

    称之为世界上最纯白的存在也不为过。

    完完全全的白色。

    拥有孩童本质的白兰说着撒娇的话语毫无压力,像是极其习惯了一样。

    六道骸的表情更加阴森,像是在强忍着怒火,他深呼吸了几口气,死盯着白兰询问,“那么,至少我要知道库洛姆为什么会那样的原因。”

    他进入记忆世界的初衷他可没有忘记啊。红蓝的双色眼眸暗了暗,六道骸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握紧。

    ——不想看见库洛姆那样痛苦的神色。

    心中是无法压抑的焦躁,本就因为库洛姆出事而不平静的心,此时因为继承了此世之恶的影响,更加浮躁。

    就像是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一样,异眸的男子身上是令人灵魂都为之颤栗的恐怖气息。

    努力的压抑自己,六道骸眯着眼睛,神色危险的等着白兰的回答。

    纯白的男子状似苦恼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口,“阿拉~骸君不认为是我为了让骸君到达这里做的手脚吗~?”

    “……”六道骸的沉默明显的表达了他的不信任。

    白兰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微笑,自然,只是看上去,毕竟,能够让这位将整个世界都当成自己的游乐场的男子真正感觉到无奈可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我要听实话,白兰。”六道骸的声音低沉,其中仿若压抑着危险的风暴。

    笑话,关于库洛姆的事情他可不会让步。

    当初哪怕是面对着世界的意志他也不惧,甚至不惜算计了整个世界就为了寻回他的库洛姆。

    而现在,事关库洛姆安危的事情,他可不会放过。

    “——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六道骸眯着眼开口威胁,同时身上的气势毫不克制的重重的压在了白兰的身上。

    听到这句话,白兰不禁想要喷笑出声。

    ——还真是和effetto一模一样啊。

    直面此世之恶的威压还能如此轻松的怕是也只有白兰了。他甚至还有余的考虑其他的事情。

    就像是causa是effetto的逆鳞一样,库洛姆也同时是六道骸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简直就是活生生的真实写照啊。

    “白兰,不要拖延时间。”

    “阿拉,真是过分的说法呀骸君~我不过是稍稍有些跑神了呢~”白兰的神色如常,依旧是甜腻的灿烂笑容,“好吧~就告诉你好了~骸君~”

    “让库洛姆无法记住西蒙.科扎特的,对库洛姆的记忆动手脚的,是和奥德伽类似的存在哟~”

    “但是知晓他的存在,对你来说,还不是时候~”

    “或者说~你应该知道【他】的~”

    白兰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给骸君一个提示吧~那个人会出手使得库洛姆模糊了对于西蒙科扎特的记忆是因为她【不能】记住他哟~”

    在六道骸因为这语义不详的话语发怒之前,白兰笑眯眯的接着说道,“不过,我能保证,库洛姆酱不会再出现类似的问题了哟~毕竟,时候已经到了嘛~”

    “那么,我就在这里告辞了哟骸君~”白兰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在六道骸尚未反应过来之前留下了几句话消失。

    “骸君想要知道的事情,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说吧~在现实世界真正相见的时刻~”

    “——希望骸君那时,已经是完整的存在了呢~”

    看着白兰消失的地方,【六道骸 】一只手抬起捂住了右眼,笑容冰冷。

    白兰.杰索,还真是自说自话的,任性至极的“人”啊。

    不过……完整的存在……吗?脑海中思考着白兰的最后一句话,六道骸的表情变得沉重严肃。

    这是在暗示他,该回到本体了吗?

    考虑了一下,六道骸皱着眉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在库洛姆还身处敌人的根据地的现在,他想陪在他的女孩的身边。

    尤其,库洛姆的身边还有那么一个变态的时候=皿=!

    想起加藤朱利那个企图猥琐自家妹子的东西,六道骸果断坚定了决心。

    回归的事情,果然还是暂时缓缓。

    至少,等库洛姆离开虎穴之后!

    操心着自家妹子人身安全的六道骸一脸狰狞的下了决定。

    毕竟……加藤朱利带给他的阴影太大了=A=+++

    ***

    库洛姆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那两个人带给她无比熟悉的感觉。

    就像是她和骸大人的投影一般,那般相似。

    然后她看着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女短暂却也漫长的人生。

    一开始被和骸大人相似的男孩救下后的依赖。

    在相互陪伴中萌生的情愫。

    勇敢的努力成长哪怕被伤的再痛也坚定着站在男子身边的决心。

    互相明了对方的心意后,灿烂的太阳都为之失色的笑容。

    那样的幸福。

    心中莫名其妙的颤动起来。

    呆愣的看着相拥的两人,库洛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眸中,有着名为“羡慕”的感情。

    库洛姆确实单纯,但是或许她对于自己的感情并不是毫无觉察。

    只是,察觉到了,又能怎样呢?

    所以,潜意识的不愿意去承认吧。承认库洛姆喜欢六道骸这个事实。

    毕竟,在绝望之际救了她的骸大人,是她的光。

    是需要她仰望的信仰。

    只是,此间的距离是那么让怀着爱恋之心的少女绝望。

    此时,看着那一幕幕,被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感情逐渐苏醒。

    一直只是祈愿着能够追随在六道骸身边就足矣的少女,终于有了其他的,被她认为是贪婪的愿望。

    ——若是……

    守在少女身侧,像是在守护着公主的安眠的骑士一样的effetto睁开眼眸,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容颜。

    【这是,送给我永远的公主的礼物。】

    在心中默默的说出无声的话语,effetto的表情依旧是至高的温柔。

    【属于吾和汝的,最为美好的回忆。】

    “——惟愿,你能……”

    轻抚上少女的脸庞,effetto的动作像是对待最珍惜的宝物一样。

    轻柔又小心翼翼。

    effetto不禁苦笑。

    即使他能够暂时留在此处又怎样呢?

    终究逝去的人还是逝去了。

    他的时间早就停止。

    所以,看着一无所知的“自己”,就会莫名的不爽呐。effetto的笑容带上了某种深意。

    六道骸拥有着他已经失去的,却没有意识到那是多么珍贵的宝物。

    然而他却忍耐着失去的痛苦,自己那已经空荡下来的臂弯中再也不会有谁巧笑倩兮,陪伴着他。

    少女的睫毛微颤,从effetto制造的美好的梦境中苏醒。

    紫色的眼眸对上了effetto含着温柔的眸子,库洛姆反射性的露出了笑容。

    她想,或许,他是希望看见她的笑容的。

    而且,若是她的笑容能够让他眼中隐藏的极深的黯然孤寂溶解就好了,哪怕只是一点。库洛姆这样想着,仰起头对着effetto微笑。

    殊不知,自己刚刚睡醒那软软的笑容,水汪汪的眼眸有多么可爱。

    effetto身边的气息更加的温和,毕竟,causa这样可爱的样子可是许久不见了。

    还真是,怀念。

    果然,真像个小动物。

    习惯性的抬起手揉了揉库洛姆紫色的小脑袋,effetto笑的宠溺。

    “既然醒过来了,那么,你也该离开这里了。”

    “在记忆的世界呆时间太久对你本身有伤害。”effetto的语气是毫不掩饰的担忧。

    库洛姆乖巧的点头,她从对方那里只感受的到对自己的善意,所以effetto先生是好人。

    天然的妹子毫不犹豫的在心中给effetto发了一张大大的好人卡。

    带着笑意的再次揉了揉毛茸茸的小脑袋,effetto笑了起来。

    “那么,小小姐,能不能请你,对见到我的事情保密呢?”

    手指抵在唇边,那一瞬间effetto邪肆的气息几乎与六道骸重合。

    哪怕经历轮回,毕竟,两人的本源还是相同的。

    “……哎?”库洛姆惊讶了一瞬,虽然她对面前的人很有好感,但是果然还是不想欺骗骸大人。若是要求她对骸大人说谎,果然……

    完全做不到啊QAQ!!!

    像是看穿了少女的顾忌,effetto收起了邪肆的笑容,依旧温和,好似之前那个邪魅的男子不存在一样。

    “只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好了哟,小小姐,毕竟我把你拉进这个世界可是很隐秘的行为呀~”

    “我的存在,暂时不能被【世界】发觉呢~”

    “所以,请不要以任何方式说出我的存在,可以这样拜托你吗?”

    少女被男子如此请求着,effetto总是微笑的笑容褪去,他微微皱着眉,像是十分困扰的样子。

    面对着这样的男子,仿佛拒绝他的请求就会产生强烈的自责感一般。

    库洛姆为难的看着effetto,硬是流露出了可怜兮兮的感觉。

    “真的很对不起QAQ,但是我果然……”

    “他是不会询问你的哟。”看直接的请求没有用,effetto笑着换了方法。说实在的,六道骸对少女的影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大些。

    只能曲线救国了吗?

    “毕竟,你是因为灵魂差不点被破坏,在意识海中沉睡的啊。”

    “只要你不提起,他就不会注意到的。”

    但是,即使是那样,也是在隐瞒骸大人啊……

    effetto从少女那水汪汪的紫色眼眸中看见了这样的话语。

    本打算继续劝说的effetto感觉自己的衣角被少女拽住。

    “effetto先生……我……会努力试试看的。”

    “虽然我不想欺骗骸大人,但是,您的存在,是真的不能被知晓的吧?”

    “所以,我不会说的。”

    她知道骸大人的目的,而她也感觉到,面前的人对骸大人的计划,有着多么巨大的影响。

    “我会努力的QAQ!”

    看着库洛姆那咬着嘴唇双手握拳做出加油的小模样,effetto不禁笑了出声。

    她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敏锐。

    “放心,不会太久的。”

    “我向你承诺。”

    effetto靠近了少女,在少女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

    ——额头的吻,代表着包容宠溺。

    库洛姆的身影逐渐变淡消失,effetto笑盈盈的看着她离开他。

    白兰出现在了仰望着天空的effetto的身后,笑眯眯的开口。

    “effetto~我要离开了哟~”

    “——我留下。”

    “恩~了解了~”像是早就料到对方会这么说一样,白兰迅速的回应,“那么,我就先走了哟~希望之后能够看见你呢~”

    “——不过~对于【自己】还是不要欺负的太过了呀~”摆了摆手,白兰转身消失不见。

    effetto不置一词,只是以浅笑回应。

    然后,缓缓的开口,像是说着某种誓言一样自言自语。

    “我会留在这里。”

    “直到,那个时刻的来临。”

    暗色的世界里,独自一人的男子这样带着期待的轻声说道。

    “——不会让你等太久了,causa。”

    作者有话要说:o(* ̄▽ ̄*)ブ于是,终于69君和96妹子要回来啦啦啦【撒花】,被晾了许久的炎真童鞋~感觉还好咩~~~~~_(:3」∠)_~

    花花表示满意的退场啦啦啦~~~

    于是,96妹子开始开窍了【摸下巴】做得好!GJ!

    其实……effetto,就老实的坦白你希望库洛姆还是喜欢上自己不就成了~_(:3」∠)_何必这么别扭的绕圈子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