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58章 世界基石
    不幸的定义是什么?

    不同的人,对它的定义都各不相同。

    最为常见的解释便是,不幸是与幸福相对的,只有对比下,才能体会。

    不幸来自人不满足的欲望,比如吃的不好的人会觉得自己不幸,但是看见了吃不上饭的人,就会觉得自己或许还是比较幸福的。

    但是,在所有人的价值观里,也会是有相同的认为是不幸的事。

    比如,重要的人的死亡,亦或是背叛排挤。

    然而世界看上去永远都是不公平的,有些人会一直幸福,但是有些人却会一直不幸。

    仿佛,全世界的悲剧都加诸于身一样的……

    ——不幸。

    ◆◇◇◆◇◇◆

    奥德伽是不幸的。

    被此世之恶选中的宿主,不仅仅需要“资格”,还需要的是,悲剧。

    仿佛此世的一切悲剧都加诸于身的,悲剧。

    此世之恶的意志最喜欢选择温暖的,纯洁的,坚韧的灵魂,那样的灵魂染黑的时候,才会合它的心意。

    越纯洁,堕落起来,越彻底,然后也越美丽的惊人,那一瞬间变得全黑的颜色,正应了那句话,越美好的事物,毁灭起来就越绚烂。

    无数纯白的灵魂就那样被染黑,然后被此世之恶同化,成为它恶意的一部分。

    经历太久的时光,“此世之恶”认为自己需要宿主。毕竟,它终究只是利刃一般的存在,它是憎恶着世界的众多灵魂的集合体,但是哪怕它拥有再强大的力量,在法则的压制下,它无法在没有宿主的情况下现身于世。

    ——想要毁灭世界啊。

    毁灭那个给它、他们身处地狱一样感觉的残酷世界。

    然后,它决定,这次选择两位【宿主】,同时背负自己的恶。

    这样的话,那样巨大的恶意就会被分成两部分,也应该是能够接受的地步。

    但是它没能达到自己那毁灭世界的目标,反而把自己搭上了(==),因为他和她是守护世界核心的人。

    哪怕他们的灵魂纯白的耀眼,但是自幼经历了众多的事情,这两位无疑是终极腹黑。

    想也知道,被选作守护世界基石的最终防线的人怎么可能好对付。

    相对的,哪怕此世之恶拥有自己意志,也只是相当于人类幼儿的心智,彻底的好坑好骗好拐卖不解释= =。

    于是此世之恶这个据说是世界上最邪恶最黑暗的存在就那么的和两人签订了永恒的契约。

    自此,此世之恶便有了【主人】。

    不是宿主,而是真真正正的,能够驱使它的主人。

    身为同族,自幼一起长大,两人的羁绊无人能够拆分。

    有着对方的支撑,他们比谁都要强大。

    女子的名字叫做causa,男子的名字叫做effetto。

    代表的是“因”和“果”,因果依存。

    因为是流着同样血脉的族人,两人的外貌极为相似,就像是兄妹一般。

    两个人守护着世界基石,然后在某一日,得知了此世之恶的存在。

    决定一起背负起此世之恶并没有花费他们太久的时间,几乎不需要犹豫,他们就默契的同意了,并且成为了此世之恶又一任宿主。

    那时候,他们是真的想要保护【世界】。

    即使是从出生起,就被教导要做些什么的causa和effetto,有时候也会笑着说,保护世界什么的,还真是重大的使命啊,就像是小说一样,非常的,非常的,不真实。

    但是,作为身处核心的他们明了,保护的,不只是世界,或者说,重要的,不是【世界】。

    他们的使命是保护世界基石,但是,世界基石毁灭的话,真的就会影响到世界吗?

    若是世界真的是那么脆弱的存在,那么也太好笑了。

    说到底,说世界基石关系着世界的存亡,也不过是加重它在族人认知中的重要性,完美的保证它不会被【毁坏】。

    世界基石最低限度的会影响到世界的平衡和气候,但是若说是它被破坏的话,世界就会被毁灭可是太过夸大。

    因为世界基石真正的使命其实是钥匙。

    它掌控着【法则】。亦被知情者称之为,潘多拉的匣子。

    只要掌控它,就可以成神这种说法,其实并非毫无根据。白兰.杰索想要夺取七的三次方从而脱离人类范畴成为神祗的构想,某些方面来说是正确的。

    神祗的定义是什么?

    他们是被世界眷顾,被法则宠爱的至高存在。并且每位神祗都有所掌控着的法则,他们各自代表着一种真理。

    世界基石则是所有的法则的集合体。

    最初,便是不同的法则构筑成世界的存在,所以,掌控法则的存在被成为世界基石并无不妥。

    但是法则的力量太过强大,几乎没有一位神祗能够持有全部的法则。

    每个有着特殊力量的高等世界都有着自己的神祗体系,但是这个世界并没有【神祗】的存在。

    不是说这个世界的力量不够,只是因为最初的,也是最原始的神明在久远的年代便陨落了。

    他只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了法则的核心——世界基石。

    他是唯一一位做到了掌控全部法则的神祗中的至高者,但是他却也是在位时间最短的陨落的神明。

    他陨落的真相至今无人能知,唯二能够证明这位惊才艳觉的神明存在过的痕迹也只有延续了他血脉的天眷一族,和世界的基石罢了。

    从古至今,无数的人想要毁灭世界,或者掌控世界,而拥有成神野望的人也不占少数。

    如此,他们一族即使再过善于隐藏,却也成为众矢之的的存在。

    本来就少的族人如今更是几近灭绝。

    哪怕他们再强大,依旧无法抵挡那众多的欲望。

    于是,便有了世界基石的传说。

    最坏的打算,世界基石即使是被毁灭也比被有心人利用了要好的多。

    可是,既然是那么危险的【事物】,为什么他们不出手毁坏呢?

    只因为他们不能。

    作为法则的维护者,世界的代行者,他们身上的限制其实非常繁杂。

    但是,会钻空子的人还是有的,他们一族的天才,effettivo。

    他自诩真实,亦或是真理。

    简言之,就是中二到极点的人。

    想要将一族从这仿若诅咒一般的使命中解救出来,想让族人能够拥有普通人的生活。

    想要,自由。

    于是,钻了空子掌控了世界基石。

    ——妄图改变法则。

    但是若是法则那般容易被人类控制更改,那么它也不会被称作法则。

    所以,effettivo的意志被吞噬了,成为了世界,亦或是法则的一部分,就像是此世之恶吞噬宿主一样。

    但是effettivo毕竟是个天才,而他们一族也受着眷顾,所以他本人的意志并没有消失,反而是潜移默化的,成为了所谓的,世界的意志。

    也就是,奥德伽百般算计的那个“世界的意志”。

    奥德伽的愿望是【颠覆世界】,但是她没有想过毁灭世界之类的,只是说了“颠覆”,就概念上来说就不同了。

    她的目的其实只是将自诩为世界意志的effettivo从法则那里分离出来。

    是人就会有欲望,世界并不需要【人】来代表其意志。

    她想做的,无非是打破effettivo的自欺欺人,从而使世界自由罢了。

    毕竟,她的前世,causa和她的所爱effetto可是用全部的生命来保护世界。

    而所谓的世界的意志会对六道骸百般顾忌的原因,一是他是背负着此世之恶的宿主,另一个就是他的原本的身份,effetto。

    哪怕六道骸也如库洛姆不是奥德伽那样,他也并不是effetto,世界的意志依旧觉得危险。

    至于白兰,就更不用说,他是世界上唯一的BUG,所以,世界的意志才会导演了一场大戏,借由七的三次方的彭格列的大空的力量,消灭白兰的存在。

    在白兰与彭格列对抗时,作为玛雷大空的他掌控的法则和彭格列的法则相冲突,然后胜利的自然是受世界意志照顾的彭格列。

    玛雷的力量被彭格列的力量压制,借由那一空隙,世界的意志再出手阴了白兰一把,削弱了他的力量。

    如果照着原本的安排,白兰会被彭格列打到,他本身携带的能够干扰法则的BUG就会被修正。然后所有平行空间的白兰都会失去足以威胁世界的意志的危险性。

    ——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causa,应该说是奥德伽,提前意识到了这件事,做好了完美的安排。

    她的身亡,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在保护白兰.杰索。

    此世之恶的宿主所代表的意义可是非比寻常的重要,硬是说的话,此世之恶也代表着某些【法则】,但是它却是规则之外的存在,不受拘束的完全的黑暗,整个世界的阴暗面。

    奥德伽的死亡带来了世界的波动,她的死亡本身就是筹码。

    她一直在等一个人,等那个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人,在幼年时的挣扎并不是遗忘了,她也并不是不想等待了,她依旧想要等待那个人,只是她意识到了,自己没有机会了。

    必须保护迪斯.厄皮尔,不管付出什么代价,灵魂传来的讯息使得奥德伽毫不犹豫的赴死。

    就如当初的causa和effetto,明知道会死,依旧毫不犹豫的那么做了,若是没有causa和effetto的牺牲,法则或许会落入effettivo手中也说不定,他们将自己的性命与世界基石单方面的联系到一起,然后替世界基石承受了一部分的咒文。

    代价就是两个人的生命还有永远都回不来的effetto的灵魂。

    causa眼睁睁的看着effetto的灵魂在自己的面前粉碎化成点点荧光消散,本来消散的应该是她,只是effetto在那时紧紧的护住了她。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中流下血泪,causa用充满恨意的眼眸看着effetto,怀着玉石俱焚的心理拼死的毁灭了effetto的身体。

    causa和effetto是守护世界基石的最后的屏障,两人先后死于effettivo的暗算。自那之后,被眷顾着的一族仿若一夕之间变成了被诅咒的一族。

    仅存的族人也大部分死去,然后只剩下了后来的选拔彩虹之子的伽卡菲斯和预言能力的基里奥内罗。

    这是根本不足以保护世界基石的力量。

    所以世界基石被分成了三个部分,被后世称之为七的三次方。

    此世之恶自然也是回归了本来的地方,等待着主人的再次回归。

    然后,一切开始。

    奥德伽的出生,奥德伽的死亡,葬的出生,葬的死亡。

    最初,她还不叫奥德伽。那时,她没有自己的名字。

    她出生时没有被遗弃,但是却也差不多。

    不如说,被遗弃的话,或许还比较幸福。

    血色的双眸带来的灾难远比人所想的要痛苦的多,彼时她还没有真正的继承此世之恶,此世之恶选中的宿主从世界之初到如今,有无数人,但是没有人成功。

    她数次因为痛苦几乎想要死去,但是总会感觉到一个宽厚的,温暖的手轻抚着自己的脸颊。

    然后,脑海中浮现的,充满了温柔宠溺的笑颜。

    一直,一直在寻找,寻找一个人,哪怕,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铭刻在灵魂中的那深刻的记忆,不会就此淡去。

    causa一直记得effetto,哪怕她已经成为了奥德伽。

    但是effetto已经不在了,当初为了庇护causa,魂飞魄散。

    所以奥德伽没有等到想要等的人,没有找到想要找寻的人。

    最初的causa和effetto的经历,就像是奥德伽和葬的翻版,只是角色互换了而已。

    但是最终,causa也跟effetto一样,就此消散。

    只余下两人的碎片,库洛姆和六道骸。

    两个人的心,心残留的最深重的“感情”。

    不舍,思念,还有,爱。

    所以,所以……

    【来找到我吧,来找我。】

    ——哪怕你已经不是effetto,我也不是causa。

    但是,但是啊……

    果然……

    【——想见到你。】

    只是因为,我想要见到你,哪怕,只是一瞬间。

    在记忆的世界里,奥德伽残留下来的碎片这样呼唤着,用着,快要哭出来的声音,颤抖着说着想念的话语。

    明明知道,那个人不是causa的effetto,而是,属于库洛姆的骸大人。

    奥德伽……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光。

    但是依旧还是……

    紫眸充满了怀念的悲伤,还有淡淡的温柔。

    ——往日的誓言依稀在耳畔回响。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直喜欢你。】

    【因为,我呀,最喜欢的就是effetto那颗温柔的心了。】

    属于奥德伽的葬已经死亡,而重新开始的轮回将她遗忘。

    她只是一个人。

    一个人守着此世之恶,一个人静静的,用着整个灵魂去想念着那个人,用着全部的心去爱着那个人。

    然后如今也是……

    【我最喜欢effetto了,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呀,我们两个人。】

    ——是谁呢?一直思念着的人?不知道,但是,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所以……好想见他。

    “骸大人,库洛姆什么都会做的,只要,能够留在您身边。”

    causa的爱,奥德伽的思念,库洛姆的信仰。

    如今,也是结束之时,causa也好,奥德伽也好,只是时光留下的残影。

    现在也好,未来也好,属于库洛姆,也只属于库洛姆。

    看着面前被驱散的黑暗,独自守着这个荒芜的地方近百年的奥德伽不禁想要留下泪水。

    百年的时光,究竟还是太过长久。

    她独自守护着此世之恶,如今也到了尽头,为这漫长的等待画下句号。

    破开了黑暗仿佛踏着光芒来到这里的六道骸让她在一瞬间看见了effetto。

    causa幼时就被选中守护世界基石,年幼的孩子对着重大的责任有着本能的恐惧,被众人的期许压迫的喘息不来的causa独自一人离家,第一次到达了普通人的村子。

    曾经想过就那样逃走,再也不用被什么束缚。

    但是当她被人贩子拐骗之后彷徨畏惧时,来接她,来救她的,是将要和她一起背负责任的effetto。

    effetto笑的灿烂的打爆了企图对她动手动脚的人贩子的头。

    背后的森森阴气几乎要具现化,看起来异常恐怖的effetto在causa的眼中,却像是幼时听过的童话故事里拯救公主的王子殿下。

    effetto对她伸出了手,然后causa毫不犹豫的握住,奠定了他们生生世世的纠葛。

    【不管你迷路到了哪里,我都会第一时间找到你的,causa。】

    少年这样承诺,然后causa猛然意识到,和他,和effetto一起背负责任,或许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少女的迷茫一瞬间被驱散。

    【effetto,我喜欢你。】阳光温暖的午后,脸颊被染上绯红色的少女这样说出了自己真正的心意。

    【effetto,我也想要保护你……我不想一直只能被你护在背后啊。】在第一次面对着满眼贪婪神色的敌人时,少女毅然决然的选择与他并肩而立。

    【effetto,活下去啊……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求你……】第一次看见effetto身受重伤,人事不醒时,少女紧紧的握住了effetto的手,整整一个星期,直到effetto醒来为止,都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effetto……一直是你保护我,一直是你寻找我,这次换我来吧。】成为奥德伽的causa在灵魂深处这样发誓。

    “——你就是幕后主使者吗?”

    一模一样的声音,只是没有记忆中effetto面对causa时的温柔和隐隐的宠溺。

    眼前闪过的effetto和causa的过去,让奥德伽想要苦笑。

    到底还在期待着什么呢?

    【真是辛苦你来到这里啊。】奥德伽听见自己这样说道,她仿佛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苦笑着看着这一切,一部分理智冷静的面对这样的局面。

    【我想,你应该知道,你需要做的事情吧。】

    “自然。”异色双眸的男子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我要得到此世之恶的力量,需要什么条件?”

    竟是一时也不愿于此多呆啊。

    在记忆世界呆太长时间,会伤害到库洛姆,所以才会这样吧。

    这样的担忧,曾几何时,作为causa的她也曾经拥有过,effetto的在意和爱护。

    果然,六道骸不是effetto,那么,她还纠结什么?又放不开什么?

    【无需条件。来到这里,你已经有资格成为此世之恶的主人。】奥德伽终于释然的微笑,然后虚幻的透明身影化作和effetto死亡时一样的点点荧光,逐渐消散。

    【——此世之恶,于此继承。】

    她为了守护着此世之恶的力量留在这里百年,也因着此世之恶的力量能够滞留这么久的时间,在此世之恶已经被适格者继承的现在,她已经没有再存在下去的理由了。

    ——addio(永别了),迪斯。

    正在无聊的等待着的白兰的耳侧,紫色的透明蝴蝶送来了友人的告别。

    纯白的男子愣了一瞬,然后支起指头,任由蝴蝶停留其上。

    白发男子笑的高深莫测,唇角扬起愉悦的弧度,紫色的眼眸眯起,一直让人看不透的男人这样说道。

    “——说永别……还太早了呀,奥德。”

    “——或者说,causa。”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来猜猜为什么奥德伽觉得自己必须救白兰肿么样_(:3」∠)_~?

    好吧,这一章……默默望字数,总感觉自己神烦是肿么回事……= =

    懒得分成两章就这样扔上来了XD~

    ↖( ̄▽ ̄")戳戳总是躺枪的世界君~洗白的感觉肿么样~

    矮油本来是要毁灭世界的人结果是在拯救世界什么的~这转折真心不要太大~【愉悦脸

    好吧,接下来69君接受此世之恶继承后就可以回去啦~

    96妹子酷爱出场么么哒~~~(づ ̄3 ̄)づ

    果然还是喜欢萌妹子呀~想花花和69的对话简直不要更纠结呀(o゜▽゜)o终于可以撒花送走花花了~

    好吧西蒙篇花花还会上来的……_(:3」∠)_

    PS:上一话的问题迪尔拜特.加百罗涅其实是幸村精市我大村哥XD~【愉悦】然后接下来的~兰斯洛特其实也出现过哟~也是普通人的哟~其实说起来的话~七个人呢~都出场过的哟~在53章正式出场之前都出来打过酱油哟~【写花花太纠结结果语气荡漾该不回来什么的~】

    看看大家能够答上来几个问题~【谁理你!】

    1.兰斯洛特是谁?

    2.为什么奥德伽那么保护白花花的前世?

    3.尤泽林在哪里出场过~

    总之先这些~\(≧▽≦)/~啦啦啦~【这货是个埋伏笔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