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55章 六道之眼
    “给我看这些,究竟是有什么目的呢,云的阿尔克巴雷诺,迪斯.厄皮尔(disappear)——不存在的人啊。”

    “或者说,我应该叫你——白兰。”六道骸的话音刚刚落下,在这个安静的记忆世界里缓缓的出现了一抹白色,在泛黄的世界中,那白色是那么的鲜明。

    记忆的世界里,越是深刻的记忆就会越鲜明,显然,面前的人对于这个由记忆构筑的世界的主人来说,是特别的。

    虽然六道骸在想到这点之后莫名的觉得非常不爽。

    “呵呵~~~果然能意识到是我吗?骸君?”纯白的男子开口,竟是毫不在意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白兰.杰索,密鲁菲奥雷的boss,他们本来的,敌人。

    他占领了平行的众多世界,并且妄图得到七的三次方成神,对于六道骸来说,更是非常痛恨的存在。

    六道骸可没有忘记,也永远不会忘记,究竟是因为什么,他和库洛姆才会分开那么久。

    库洛姆的死亡,即使经历多少岁月,在记忆中依旧像是昨日发生的事情,清晰到几乎可以形容出细节。

    “阿拉拉~~~对我有敌意呢,骸君,我很伤心啊~”

    伤心个鬼!

    六道骸禁不住想要一拳揍向对方那挂着甜腻笑容的脸上。不管是在暗地里看过几次,依旧还是……非常的看不惯那个轻佻的笑容啊。

    “你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白兰。”六道骸的眼眸眯起,其中蕴含着危险的风暴,他声音低沉,隐隐的含着威胁的意味。

    “不是很有趣吗?”白兰无视了对方那明显的挑衅,依旧笑得云淡风轻的开口,说出了与六道骸的质问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哈?”愣了一下,六道骸才发出了声音。

    或许是六道骸难得的呆愣的样子取悦了对方,哪怕只有一瞬间,但是白兰依旧愉悦的笑了起来。并且难得的纯良了一把,乖乖的解释了自己的话语。

    “我的意思是,因为你的目的很有趣的样子,所以我才会来这里,给你看这些啊,骸君。”

    “你知道些什么?”听见了对方的话语,六道骸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对于七的三次方的玛雷的主人,他可不会轻视,但是,目的被得知什么的,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

    他和白兰的接触并不多,在原本的,最初的世界,他和库洛姆也只是被密鲁菲奥雷的部队追杀,连白兰的正面都没有见到,至于之后,他和库洛姆一起到达了据说唯一可以打倒白兰的世界,他也一直没有现身于人前,也就只有那个世界的自己和黑耀的众人知道他的存在,然后库洛姆也是在临走的时候才现身,救下了尤尼.基里奥内罗。

    正确来说,他也好,库洛姆也好,都没有和白兰对上。

    那么,他是从何得知,他的目的?

    那个,被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形容为疯狂的目的?

    而得知了自己目的的白兰,是敌人……亦或是……

    “不要这么戒备嘛,骸君~”好似看穿了六道骸的想法一般,白兰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的一边吃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棉花糖,一边开口,“安心啦,骸君,我对世界的意志可是很~没有好感的哟~?”

    “世界什么的~真是再无聊不过的存在了呢?就像是,当初擅自的自说自话的切尔贝罗一样啊~”紫色的眼眸睁开,里面是无法被忽视的,赤|裸|裸的对着谈及到的人的杀意。

    “而且,看在小奥德的面子上,我就不会妨碍你的目的啦~我可不想惹奥德生气呢~”白发的男子鼓起脸颊,萌萌的包子脸出现,在这个气场强大的男子身上,竟然没有一丝违和感。

    “奥德生气的时候~可是超——级可怕的哟~”

    六道骸睁大了双眸,奥德伽的存在,实在是很让他在意。

    拥有和库洛姆一样的容貌,还有,完整的,六道之眼。

    她究竟是……

    “呵呵,不许怀疑奥德哟~骸君~”白兰一直轻佻的语气一转,笑容冰冷的开口,“只有你,是绝对不可以怀疑小奥德的。”

    “毕竟,你和奥德的命运,本来就是紧紧的~连接在一起的啊。”

    ——这是,什么意思?

    六道骸的手不禁捂住自白兰说出那句话之后就一直不安分的六道之眼。

    右眼传来的,无法忽视的疼痛灼烧着六道骸的灵魂,好似在回应着白兰的话语一般,对着那个与他命运连接的奥德伽,显示出了非比寻常的在意。

    “哦呀哦呀,还真是,笑话啊,我,六道骸可从来不信命运什么的啊。”浑身散发出了危险的气压,六道骸不禁因为白兰笃定的话语烦躁了起来。

    “不承认也是没有用的哟,你看,你的身上不是有和她的契约的嘛~?”愉悦的看着对面紫发男子那因为想到了什么,惊愕的睁大的异色双眸,白兰恶趣味的用着荡漾的语气开口,“骸君想的没有错哟~奥德伽,和库洛姆的关系~?”

    “——就像是我和迪斯厄皮尔的关系哟~?”说着,六道骸面前的男子白色的短发瞬间变成了几乎及地的长发,就连着装都换成了当时,十九世纪的样子。白兰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耳边的吊坠,盘起腿,背后张开了白色的翅膀,一手拄着下巴,轻飘飘的绕着六道骸转了一圈。

    “嘛嘛,骸君都能仅凭记忆就认出来我就是迪斯,那么为什么接受不了库洛姆就是奥德伽的事情呢~?”

    “奥德伽,不是库洛姆。”六道骸周身的气势全部收敛,异常平静的看着白兰,这样确信的说。

    “阿拉拉,不要再倔强了哟骸君,即使再不愿意承认……”

    “不是倔强,也不是不愿意承认,奥德伽,确确实实不是库洛姆。”看着白兰那看不出真实情绪的笑颜,六道骸再次重复了一遍,这次,他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勾起了一丝挑衅的笑容。

    白兰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随即笑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委屈的像是吃不到糖的孩子一样,“真是狡猾啊骸君~本来以为能够骗到你的~”

    “……”六道骸沉默。

    “真是无聊啊~~~”白兰包子脸抱怨,“不过,嘛,骸君说的没有错哟,奥德确实不是库洛姆酱哟~”

    “因为,奥德啊,已经哪里都不存在了呢。”纯白的男子这样说着,依旧笑得纯良,但是紫色的眼眸却泄露了他的情感。

    名为惋惜和难过的情感。

    “难得,遇见那么有趣的人~而且还很合得来啊~但是,就那么轻易的就死掉了呢~?”

    “嘛,这些事情先放着不提,骸君你也应该意识到了吧,你看见的不是奥德,或者是库洛姆的记忆。而是我的记忆啊。”白兰微笑着转移了话题。刚刚泄露出的情绪宛若昙花一现,再也寻不到踪迹。“——虽然这里确实是库洛姆的记忆世界没错~总之,这些细节不要在意~~~”

    “看,大家都有自己痛苦的记忆。所以,我们才会被分类成一类人啊。不是那样吗?”

    白兰的手动了一下,两人面前出现了七个屏幕,上演着一幕幕悲剧。

    那个时代,最强的七个人,从幼年艰难的挣扎着,踏着遍布荆棘的道路慢慢成长的情景。

    “喜欢着索尔.希斯帝的尤里.艾拉斯托捏。”

    “深爱着奥德伽的兰斯洛特。”

    “把奥德伽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索尔.希斯帝。”

    “虽然看上去什么都不介意但是最重视大家的尤泽林。”

    “一直想要自己背负一切力挽狂澜保护大家的迪尔拜特.加百罗涅。”

    “还有,一直旁观的我。”

    “我们,不是很可笑么?”

    白兰依旧笑着,一边看着屏幕,一边这样说着,好似屏幕里的人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一般,没心没肺的笑着。

    “呐,骸君,知道为什么我说你和奥德的命运是联系到一起的吗?”

    “因为,你和奥德,都是被六道之眼选中的宿体啊。”

    白兰丝毫没有理会内心正在翻江倒海的六道骸,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可是呢~因为奥德比你先出生,先来到这个世界,于是她就背负了全部,本来的话,六道之眼,应该是你们两个人共同的分担呢~”

    “但是正因为如此,作为六道轮回眼的持有者,她要比谁都接近真相,也因此被世界所排斥,因为她的存在太过于危险。想想看,为什么世界的意志要选择两个宿体?就是因为完整的六道之眼太过危险了啊。”

    “所以,奥德才会那样死亡。”

    “——被世界狠狠的算计了啊。”

    白兰的语气充满了憎恶的,满含恶意的说出了“世界”这一词语。

    “骸君在接受六道之眼的移植的时候,融合了六世的记忆了吧~?”

    “但是,却没有获得什么实质性的力量呢,除了那经历过六世锻炼出来的,远超常人的强大精神力。”

    “想想看,仅仅是六世的记忆,就已经那般黑暗,那么,当初完整的接受了全部的,从始至今的黑暗,憎恶等一切负面情绪和阴暗的奥德呢?”

    “——没有疯掉,已经是好的了。”

    “该说,不愧是被选上的,能够承担,或者说,承受的住六道之眼的完美的宿主吗?”

    白兰这样叹息着说着,“呐,骸君,你得到的六道之眼,它的力量,远比你所认为的要多得多哟~”

    “毕竟,是能让世界的意志都忌惮的存在嘛~?”

    “怎么说,它的另一个名字,可是叫做此世之恶呀~”

    纯白的男子,笑的一脸无辜的,这样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嘛嘛,白花花一出场,好像大家都兴奋起来了,默默望_(:3」∠)_

    总之,白花花……乃好像抖了出来什么非常不得了的东西Σ(っ °Д °;)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