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54章 名为命运的悲剧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第54章 名为命运的悲剧

    六道骸眼前的情景再次变换。

    映入那双异色眼眸的是一幕幕的悲剧。

    交换着闪过的一幕幕场景,那些悲伤的故事,简直就像是狗血剧那样,几乎让他笑出声,如果其中的主角没有他的库洛姆的话。

    那之后的发展简直就是神展开。

    因为七个人,谁也没有继任阿尔克巴雷诺。

    原因是,那位有着和库洛姆一样面容的女子的逝去,在他们做的最后的一场任务中被残忍的挖去了双眼,凄惨的死去。

    明明之前还笑的温暖,转瞬间就只剩下空洞的眼眶,仿佛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随着奥德伽的死亡,一直以冷静自持的杀手兰斯洛特仿佛失去了全部的理智。

    他曾经为奥德伽所救,他还能清除的记得当时奥德对他伸出手时的温暖。

    没错,他是爱着奥德伽的,哪怕他从未打算说出来。

    毕竟,他一直知道,奥德伽的心中住着一个人,哪怕那个人是否在这个世界上还说不定,但是奥德伽确确实实不会爱上其他的人。

    所以,只要能够呆在奥德伽的身边就好。

    这样想着,兰斯洛特如他的名字一般,选择了作为持剑守护公主的骑士。

    而且,奥德伽也确实把他当做家人看待,作为值得依靠的兄长。

    ——这样……也好。

    但是,他未曾料到奥德会死,而且还是以那样的姿态。

    兰斯洛特几乎崩溃,随即而来的,就是彻骨的怨恨。

    但是,失去了冷静的杀手只是在自取灭亡,在奥德死去后不久,兰斯洛特就死在了一次战争中,是被人偷袭死去,而致使他分心的,就是闪过视线中的那一抹紫色。

    和奥德一样的颜色。

    就那样,分了心,然后,生命就此终结。

    而同样依赖着奥德伽的索尔希斯帝,也在看见奥德的尸体时变了。

    再也不会露出耍赖撒娇的笑容,有的只是彻骨的冷漠和残忍。

    就如同黑手党之间对她的评价一样。

    有毒的花朵,拥有着千般计算,心如蛇蝎的【布局者】。

    奥德死去的那时,是和艾拉斯托捏的尤里一起去探查敌情,但是,奥德死了,尤里却不知所踪。

    就那样,索尔恨上了艾拉斯托捏。

    奥德是第一个对她伸出手的人,在她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奥德几乎是她全部的光,奥德伽,是索尔希斯帝的救赎。

    没错,要是说的话,索尔希斯帝是穿越者。

    她确实知道这个世界的大体走向,所谓的【剧情】。

    自然也是知道的,奥德的眼睛和艾拉斯托捏的关系。

    未来,艾拉斯托捏会做人体试验,将六道的眼睛移植给未来的彭格列雾守六道骸。

    就是说,奥德的眼睛,终有一天,会被艾拉斯托捏夺走。

    奥德伽,紫发紫眸的幻术师,双面的死神,据说,她夺走生命时,眼眸会变成鲜艳的血红色。

    因此被人畏惧。

    未知,永远都是人类恐惧的事情。

    索尔在第一次看见奥德那特意用幻术隐藏住的血红双眸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她记忆中的原著中,对于六道之眼的介绍几乎没有,她自然也不知道,艾拉斯托捏给六道骸移植的眼睛来自何处,可是如今她知晓了,也正是这时,她下定了决心变强。

    为了保护奥德伽,她的光明和救赎。

    这是促使她融入这个世界的契机。

    在得知包括她和奥德伽在内的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七人被召集时,她遇见了尤里.艾拉斯托捏。

    拥有着艾拉斯托捏姓氏的男人啊,她几乎掩藏不住自己眼眸中的杀意。

    初时来到这个世界的弱小的少女早就自愿染黑了自己,只为了那一人。

    她对于奥德伽的感情,早已成为执念。

    在茫然绝望时,有人能够伸出手,真的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了。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了解,对于被给予了温暖和希望的人来说,是多么的意义重大。

    那是在黑暗世界中的一抹光,在绝望深渊的一根细微的蛛丝。

    但是在接触的时间中,不知何时,她竟然想要去相信尤里。

    想要相信,艾拉斯托捏不会威胁到奥德伽。

    她傲慢的认为,世界的命运是可以被改变的,但是她的轻信终究是害死了最想要保护的人。

    救我一命,回你以命。

    这是她曾经对奥德伽的承诺。

    或许她有着很多在乎的人,她看重他们,甚至于与生命一般,但是唯有奥德,是她,宁愿把自己的生命弃之敝履,也想要保护的人。

    在她的眼中,她的生命,还不如奥德的一个伤口。

    就是如此卑微的在乎这生命中唯一的光。

    她曾经喜欢过尤里。

    是真的。

    不止一次,被尤里说教,也不止一次被尤里所救。

    虽然总是吵嘴,看起来合不来,但是最了解她的,估计也只有尤里了。

    所以此时才恨到极致,几乎疯狂。

    为什么,偏偏是尤里呢?

    女子看着手中的棋盘——死局。

    她的千般算计,万般谋算,如今也不过是笑话,就因为尤里最了解她,所以才会如此。

    她和艾拉斯托捏的战争,终究是她的失败。

    失去了奥德,【千机】也失去了她的光芒,她的全部力量只是为了保护那个人,为了保护奥德,染黑自己,一直一直坚持着走到现在,只为了与她的信仰比肩前行,不被抛弃,但是在奥德已经死气的如今,已经没有了意义,她的全部努力都像个笑话。

    踏着骄傲的步伐,独自一人走向必死的宴会,她的后背依旧挺直。

    直到她看见尤里的那一刻。

    银发的男子依旧是那副欠扁的微笑,但是那总是盈满着傲然的蓝色眼眸毫无神采,死寂一片,甚至于,他的身上没有一丝完好的地方,身下的血泊染红了华美的地毯。曾经那样强大的被人仰望的尤里.艾拉斯托捏如今,已经成为废人,被废掉的四肢上紧紧的缠绕着铁链,还有,银色的巨钉,狠狠的钉在了他的身体上。

    “尤……里……?”

    眼前的残酷情景索尔几乎不能相信。

    她以为背叛的人,她以为罪无可恕的人,如今,怎会是这般凄惨的光景?

    【真是可笑的哥哥,他一心的爱着你,甚至于愿意为了保护你在意的那个女人被我暗算啊。】

    【要不是为了那个女人,他一个人也能逃走的哟~】

    【一心的护着你,但是呢,却被你怀疑呢。】

    和尤里有着一样容貌的男子这样笑着割断了双生哥哥的喉咙,就在索尔的面前杀死了尤里。

    【真是笨蛋的哥哥啊~要是不阻止我就好了,我也没打算这么做的呀,谁叫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想要放弃能够壮大家族的计划呢?~】

    【不可饶恕。】

    【不站在我身边的哥哥,我不要呢,就这样,死掉了好了。】

    索尔已经听不见对方的话语了,她眼中只有尤里死前的那一瞬间,本已经看不见的尤里的眼睛竟然准且的对上了她的双眸,然后缓缓的,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

    不似往常那样骄傲肆意,不似往常那样张扬不羁。

    是彻彻底底的温柔,温柔到她几乎落泪。

    已经被毁坏的声带说不出话语,但是就着唇语,索尔被泪水模糊的视野中,看见他这样说。

    ——活下去,索尔,离开这,逃。

    然后,鲜血四溢。

    就在有着和尤里一样容貌的男子想要指挥手下擒住索尔时,已经断绝了生机的尤里.艾拉斯托捏的身体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岚属性的火炎,那是用生命献祭的最强的火炎。

    为索尔开辟了一线生机。

    索尔踉跄着逃走,但是她引以为傲的大脑已经无法在转动,尤里的死亡几乎带走了她剩下的灵魂。

    就连复仇的心思都不再有,被歌颂为【千机】的智者终于彻底的坏掉了。

    一个星期后,在最初于奥德一起生活的小屋里,索尔希斯帝自尽。

    她实在太过懦弱,因为软弱所以将全部的精神寄托在了奥德的身上,如今,被尤里救回来的这条性命也被她轻易舍弃。

    ——啊啊,我果然,是很糟糕的人呢。

    这样想着,索尔希斯帝闭上双眼,连尸体都不曾留下,就像,为了她死去的尤里那样。

    剩下的人,迪尔拜特.加百罗涅在那之后身体因着不明的原因迅速的衰败,终于在几年后因病去世。

    唯二幸免的尤泽林和迪斯.厄皮尔也分道扬镳。

    云的迪斯毫未犹豫的离开,自此世界上再也找寻不到他的踪迹。

    当年,被选中的最强的七人,最终,竟是只剩下了晴的尤泽林。

    那样肆意而强大的人们,在命运的捉弄下,竟然全部都以悲剧结尾。

    面无表情的看完了这些场景,六道骸眼眸中只余一丝暗芒。

    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半晌,他开口。

    “给我看这些,究竟是有什么目的呢,云的阿尔克巴雷诺,迪斯.厄皮尔(disappear)——不存在的人啊。”

    “或者说,我应该叫你——白兰。”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在十年篇只是打个酱油的白花花终于被我放出来了,白花花是揭开真相的重要NPC~\(≧▽≦)/~啦啦啦想要算计世界什么的,没有白兰肿么可以_(:3」∠)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