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35章 梦回.前尘
    睁开眼,看见的一如既往的白色墙壁。

    缓缓的起身,像是置身于白色的世界一般,白色,白色,满满的白色。

    ——几乎让人窒息。

    果然还是蓝色美丽。就像那位大人的眼眸……啊……类

    抬起手,捂住右眼,少女怔住。

    那位大人是……谁?

    ——砰砰。

    “啊……请进。”敲门的声音响起,少女暂时放下了刚刚涌入心头的那一丝不和谐感,有些茫然的表情褪去,精致的脸上只余清冷。

    “凉小姐,青少爷嘱咐我来为您换药。”推门而入的女仆端着药,在得到允许后进入,礼仪模范的就如同教科书一般。

    “那么,麻烦你了。”默然的看着对方拆开了身上的绷带,对血肉模糊的伤口视而不见。女仆的动作并不能说是轻柔,那利落的撕下绷带的动作,只能说是狠辣,被换下的绷带上甚至还带着尚未长好的皮肉。

    少女对此没有一丝多余的反应。只因身体上的疼痛,在她不过十几年的生命中,已经习惯到麻木。

    作为私生女,是不论在哪里都不会有【幸福】这种不切实际的感觉的。

    那样的奢望,怕是只有在宛若童话一般的梦境中才能体会到吧。

    梦中的那个人,一直没有再次出现呢。

    那么说,果然只是梦……吗?少女这样想着,把遗憾不舍的情绪深深的埋在心底。

    “凉小姐,换好了。”

    自耳边响起的,不带一丝情感的女声,再度把少女从沉思中唤回。

    看着几乎自己几乎全身绷带的木乃伊形象,被称作凉小姐的少女难得的勾起唇角,那张常年面瘫着的美丽的面容上扯出了一丝违和感满点的微笑。

    这一身的伤,是为了那个被叫做青少爷的男子所受。为了那个……所谓的兄长。

    利落的站起身,少女的举止完全不像是受了重伤的人。

    “更衣,琴。我要出门。”

    “遵命,凉小姐。”垂下眼帘,女仆就像是机器一般,遵循着指令而动。

    不,不是像.是.机.器,而是,就.是.机.器。

    看着身边正在为自己穿衣服的人,少女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莫名的神色。

    自幼被培养的机器,完美的遵从着主人的命令,自己,也是这般的存在吧,只是,侥幸的,拥有自己的意识罢了。

    只是不知道……作为机器供人使用,但是却拥有自己的意识……究竟是幸运呢……还是悲哀呢?

    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凉的面具终于褪下。

    不过才13岁的稚嫩少女的脸上在卸下了那漠然清冷的面具后,有着浓浓的疲惫,就如同迟暮的老者,像是下一秒就会不堪重负的倒下一般。

    抬起手,摘下了一直带着的黑色隐形眼镜,凉那双眸子显露出来。

    一红一蓝,美丽的像是宝石一般,闪烁着澄澈的光辉。

    摸了摸那双被人称作怪物的眼眸,凉的眼中是难得的温和。

    即使因为这双眸子吃过那么多的苦,即使因为这异于常人的眼眸被那样的对待,奇妙的是,她对自己的这双异瞳没有一丝的负面情绪。

    不厌恶,不愤恨,反而是喜爱。

    这个世界里,只有看着这双眸子,才会让她感到真实。

    就像是透过自己的这双眼眸,看着,怀念着,那不能再相遇的某人一般。

    所以即使因为命令将自己的异常隐藏在那薄薄的镜片之下,一到只余自己一人时,凉总是喜欢摘下阻隔,将自己的眼眸露出来。

    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凉猛的一怔,迅速的转过头去,但是只看见了临近坍塌的墙壁。

    明明……感觉到了视线啊……虽然,没有恶意。

    凉皱了皱眉,被自幼训练为了终有一日用这幅身躯为那些继承人挡子弹的她,对于暗处的视线是极为敏感的,再加上天生的异能,她的预感,没有一次失误。这样的预感,救了她无数次。

    但是这次……竟然出错了?

    不……没有出错。

    快速的带上了隐形眼镜,凉的自我再度被掩埋在冷漠的面具之下,转身沿着道路往回走。

    一直在鸣叫的预感,暗处的隐秘视线,平静的水面下的波涛巨浪。

    一切都变得有趣起来了。

    在这样的时候……

    说不定……这次,真的会死掉吧?

    对于拯救了自己无数次的预感,凉不知道该不该感谢。

    因为她本身,并不是十分想要活下去。

    只是为了那深深的铭刻在灵魂上的那个温柔到令人落泪,却也悲哀到几乎让心脏冻结的声音。

    那个声音对她说,活下去。

    所以她坚持了13年。

    但是,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真的。

    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她做不到自己去找死。反而努力的在数次危机中活了下来。

    所以,她期盼着,确确实实能够夺走她的生命的事件。

    现在,终于……快要来了,她等了13年。

    还真是懦弱。

    自嘲的微笑在看见那高耸的大门时褪去,面无表情的踏进了那牢笼,听着身后那铁门闭合的声音,凉闭上了眼眸,心随着吱嘎吱嘎的响声一点点的沉入意识的最深处。

    【我不过是一件物品,心灵这样的奢侈之物……并不适合拥有啊。】少女的声音伴随着另一个冷酷至极的声音响起。

    【你不过是一把兵器,愿望这样的好笑的事……根本不应该存在。】脑海中那个男人的话语再度浮现出来,凉终于还是迈步,一点点的走向那华丽的牢笼,直至被黑暗完全吞没。

    ◇◆◇◇◆◇

    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呼吸逐渐微弱。少女的表情是至极的嘲讽。

    早就该知道的,不是吗?

    是她天真。造就了如今的局面。

    一点点的回忆着自己的一生,那一幕幕,在少女看来,就像个天大的笑话。

    真是……无聊的人生啊。

    出生是两大家族的利益协商。

    自有意识起就知道自己那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的身份,铭刻骨血。

    在被发现了拥有特殊的力量之后便被洗脑作为武器一样的活着。

    本以为一生就这样荒唐的过去,但是终究还是不了解人性。

    拥有过强力量的武器,是会伤到持有它的主人的,更别提,这个武器还有着自己的心和意志。

    ——失败品。

    那么,对于她这样的存在的处理方法是什么呢?

    当然是销毁。

    但是这把武器的力量已经过于强大,一旦得知他们的目的,一不小心可是会得不偿失的。比如,转身袭击主人……之类的

    所以才会有她之前的重伤。

    那次的事件,凉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一直都最为看重自己的安全的青少怎么可能放任自己陷入那么危险的境地。

    那很明显是对她设下的局。只是她还傻傻的钻进去了,并且完全没有怀疑。

    预感提示的危险,她一直以为是来自要对青少不利的人。感觉自己会死,也是天真的以为会死于为青少挡刀之类的事情,就好比她这些年所做的那样。

    一直没想过,危险是来自她保护的人啊。

    真是讽刺。

    为了保护青少受了重伤,耗尽力量,然后在如今,摊牌。

    无力的被射中了数只麻醉枪,转身用最后的力量跳窗离去。

    然后在路口被车撞飞。

    现在她正在躺在病床上接受抢救。

    为什么还要特意的费力救她呢?

    很明显不是吗?

    对方没想过杀掉她,至少现在不行。

    对方看重的是,她的力量。

    人体试验。

    要是得知她的力量来自于什么,他们就能得到无数的被制造出来的完全听命与他们的兵器。

    悲哀的闭眼,感受着自己的无力。

    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在她为了保护青少重伤意识不清时不动手的原因。

    是怕鱼死网破吧?在意识不清的时候,她的力量反而是最强大的,来自于本能的抵抗着外界的危险。

    又怕她会挺不住实验,所以特意的等了一阵,直到她的伤势好转到能够接受手术。

    他们想要夺走,她的眼睛。

    看着手持刀具站在自己身侧的“医生”,凉拼尽了灵魂悲鸣。

    不要……夺走,那双眼眸……唯一的……只有它们……不要夺走……

    意识陷入黑暗,少女就这样永远的睡去,再不受这事事纷扰。

    把那不甘的,悲哀的,痛苦的——一并遗忘,然后就这样沉睡下去。

    在一片黑暗中,不知何时恢复了本来样貌的紫发少女任由眼泪流下。

    想起来了,许多的事情。

    这是叫做凉的少女死亡的那一天的事。

    记得那时,凉这样的祈愿——我愿于此沉眠。

    怎么也不愿被夺走那双眼眸,所以,不想让他们如愿。

    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幻术,绝对不愿,让那些人染指,因为冥冥之中感觉,那是很重要的,很重要的人,留给她的。

    所以,她宁愿就那样死去,带着自己的力量,和那双最喜欢的眼眸。

    她知道,只要她死去,这具身体也不过是空壳,他们绝对得不到想要的,所以少女死去了,在13岁的那年夏季。

    一个人,静静的停止了呼吸。

    就那样凋零。

    想起了一切的紫发少女看着面前的【自己】在病床上咽下最后一口气,静静的站立着,缓缓开口。

    “终于……找到您了。是您吧……对我说【活下去】的那个人。”

    伴随着那纯净真实的笑容,一个身影自少女背后渐渐显现。

    “你……想起来了啊……我的……”

    转过身,看着面前的人,库洛姆微笑。

    “啊……库洛姆终于,想起来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96妹子终于想起来啦~\(≧▽≦)/~~~~~~距离回到69君身边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哦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