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31章 真实与梦境
    “什么——?库洛姆不在这里吗?”

    黑耀乐园,犬和千种一脸的不耐烦看着来这里寻找库洛姆的泽田纲吉等人。听到了对方的“那个女人不在这里”的回复,这位性格温和的大空一脸担心的惊叫出声。

    “都说了她不在这里了你还想要干什么啊,赶紧从我们的地盘出去!”犬龇了龇牙,有些威胁意味的冲着泽田纲吉吼道,但是在犬冲动的动手之前就被千种及时的拉住。

    “犬。”

    “冷静一点,之前库洛姆拜托的事情你忘了吗。”

    清冷的声音响起,千种的话成功的把城岛犬的火气降了下去,褪去了冲动,他也想起了少女在失踪前拜托他们的事。

    ——切,那个女人那副道别的表情真是让人看不顺眼!

    犬这样一想,比平日更加暴躁,那天骸大人选择的那位契约者的脸上,那是……豁出一切的表情,不,与其那么说,不如说是明知道即将做的事情危险十足却还固执的去做的样子。

    “果然库洛姆之前来这里了吗?”细心的听见了两人说话的内容,焦急无比的泽田纲吉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废柴的样子,他上前一步,一脸严肃的询问,“请务必告诉我库洛姆究竟拜托了你们什么事,拜托了。”

    “她说,若是她不见了的话,就将这个交给你们。”推了下眼睛,千种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递给了面前这位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的boss。

    小心的打开少女留下的东西,泽田纲吉在看见里面的物件时僵在了原地,褐色的瞳孔紧缩。

    ——雾之彭格列指环在里面静静的闪着光辉。

    “这是——!?”代表库洛姆雾之守护者身份的指环,库洛姆……为什么要将它托付给千种让他交给自己?!

    想到了最坏的情况,泽田纲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毫无一丝血色。

    库洛姆的性格是不会这样做的,但是她既然没有携带着戒指,就代表,她……或许,出事了。

    ——温柔包容的眼眸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惊慌。

    即使库洛姆是自己的守护者,在泽田纲吉的眼中,少女都是需要保护的存在,不是说库洛姆弱小,事实上,不管是作为六道骸的契约者,还是作为阿尔克巴雷诺的武道家风的弟子,库洛姆都是强大的存在。

    只是……对于救了自己身受重伤的库洛姆,泽田纲吉总是有着愧疚的情感,还有,在一切尚未发生之前对于这个安静温润的女孩子的好感。

    泽田纲吉还记得,他曾经是想要护着这个瘦弱的,因为别人的善意会惊喜的睁圆那双像是小动物的紫水晶般的眸子的少女的。

    只是没能做到,反而害的她重伤了而已。然后,又因为自己的彭格列继承者身份,将这个少女牵扯到了战场上。

    ——这让他怎能不愧疚。

    泽田纲吉确实不愧于大空之名。那是少有的,最真切的温柔。

    人总是会下意识的推卸责任,或者自欺欺人的转移情感,将一切怪到其他人,或者其他事上面,这是人类的劣根性,但是这个年仅14岁的少年没有那么做。

    一切他都选择了默默的背负,不曾躲避,不曾推卸责任,哪怕那些……其实怪不到他的头上。

    最初是因为柳生惠想要加害库洛姆才发生的车祸,真的要说的话,泽田纲吉或许才是被牵连的那一个。即使身体上没有受伤,但是精神上的冲击,他或许是受伤最重的。因为自己,害的库洛姆那样濒临死亡,他那颗尚且稚嫩的心受到了重创。

    但是少年没有一蹶不振,反而是默默的下了变强的决心,用自己想要保护同伴的强烈心愿,作为自己的觉悟,去领悟那明亮的,温暖的,包容的大空之炎。

    这便是他,泽田纲吉独有的温柔和强大。

    至于将少女牵扯到黑手党的世界里,其实更加算不到他的头上。

    毕竟……少女是凭着自己的意愿,作为六道骸的替身出现于战场之上。真要是说的话,对着少女下达了这一要求的六道骸本人,才是真正将少女拉近这个战场上的人。

    而且哪怕是退一万步,没有泽田纲吉,没有六道骸,作为在黑手党界赫赫有名的彩虹之子的弟子,她也不可能就这样平淡的生活下去。

    她注定会在战场上显露出独属于自己的那份光辉和绚烂。

    她注定了不会默默无闻,平庸一生。

    拿起了本属于少女的指环,泽田纲吉发现了下面的字条,上面的字迹有些凌乱,像是匆忙之间写上去的。

    【boss还有大家,对不起,我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若是我没有回来的话,请允许我交还雾之戒。这全部是我个人的任性,给大家添麻烦了实在是非常抱歉。不用寻找我的,请放心,我会没事的。那么,再见,对不起还有……谢谢。

    ——库洛姆.髑髅 】

    库洛姆深知若是失败了的话,她会被卷入时空回廊,或许会永远的迷失其中,若是幸运的话她或许能够到达别的时空。

    所以,作为守护者的,彭格列的指环,她留了下来,并没有带走。

    只因为……那是对boss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所以哪怕凭借着指环的力量,在其他的时空她或许会多一分存活下来的可能,她还是毅然决然的摘下了指环。

    这也是库洛姆的温柔。

    还有那被刻意留下的纸条,她实在不愿意看见骸大人被指责的样子,所以才会承担了一切。因为她知道,若是自己出了什么事情,boss他们知道了缘由,定是会怪罪对着自己下达了命令的骸大人。

    ——库洛姆可以出事,但是骸大人不能有事。

    哪怕自己再辛苦,她也不愿意自己的骸大人感到一丝的不虞。

    这是库洛姆纯粹的心意。

    六道骸,是她的信仰。

    所以她才会这样做。

    在水牢中的六道骸想起了库洛姆之前的举措,怎么也露不出微笑来。

    哪怕他觉得,她真的是傻的可以。

    真的是……很傻啊。

    信任他这样的侩子手,恶魔。甚至做一切事情都会为自己着想。

    ——真是……蠢死了。虽然六道骸这样想着,但是嘴角却是苦涩的弧度。

    尽管在努力寻找少女的踪迹,但是他的精神力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那是……他的库洛姆啊,一开始想要利用,后来因为莫名的影响想要推开的,以自己为信仰的纯粹孩子。

    【——我的……库洛姆,回应我。】

    在梦境中的少女站在破灭崩塌的世界中,像是听见了什么声音一般的抬起头,看着昏暗的天空。

    “……谁?”少女开口,发出了单纯的疑问,“谁在,叫我……吗?”

    那双紫眸现在不似以往那般明亮,反而是有如初生般澄澈。

    “好熟悉的声音呢……究竟是谁呢?”少女茫然的歪了歪头,“可是,虽然说熟悉……我都认识谁呢?我……又是谁呢?”

    ——记忆丧失。

    站在此处的少女遗忘了所有。

    本来,一个世界出现两个【同样的人】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好比白兰和ghost。

    Ghost是另一个空间的白兰,他的存在对于已经存在了一个白兰的这个世界,即为【不合理】。

    所以才会是那样的姿态。

    白兰拥有的是——跨越空间的力量。

    打破了界限,他利用7的三次方的玛雷指环的力量将ghost带来,但是也仅限于此了,ghost甚至没有自己的意志,其本身更像是如现象一般,并不是实际的【存在】。

    救了少女的那个身影耗尽了力量也只能将她从时空回廊中推出,但是,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一个【库洛姆.髑髅】。

    本来的话,她或许会被世界排斥,或者是如ghost一般,做一个即使是【存在】也还是【不存在】的,没有意识的【异常】。

    Quando la chiave(时之钥)却在世界排斥的那一瞬间启动了护主程序,抽取了少女全部的精神力作为启动的代价,本来便已经频临耗空的精神力严重的耗尽,冲击了她的自我意识,造成了【记忆丧失】。

    但是因祸得福,正由于她遗忘了所有,所以作为【库洛姆.髑髅】的意识薄弱到了极限,那是世界可以容忍的限度。

    再加上Quando la chiave(时之钥)本来就是奇迹般的存在。

    这一切加起来才保住了库洛姆的自我。虽然目前还因为所受的伤害太重而在梦境中徘徊。

    而这个梦境,则是少女自己都不知道的,遥远的过去,意识的最深处,被埋葬的,她一直寻找的【真相】。

    思考了一会儿,发现脑海中只余一片空白的少女放弃了继续想下去,但是转身,她发现眼前的景色虚了一瞬。

    ——那是她即将醒过来的先兆。

    但是那严重受创的精神怎么可能几天就恢复,因为保护模式陷入了深度梦境的库洛姆,现在由于外界的危险,所以提前的面临着【苏醒】。

    闭上了眼,少女顺从的任由白色的光芒包裹住自己。

    ——她想要去救那个温暖的怀抱的主人。

    即使在沉睡,她还是能够稍稍感觉到外界的。

    在梦境中,她淋着雨,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时,就是那个怀抱带来了一丝力量,带给了她温暖。

    ——把她从质疑自己的存在的漩涡中拉了出来。

    那之后她就一直感觉到了陪伴。

    这是她即使看着悲哀的,残酷的梦还是保持着自己的本心的缘由。

    那个温暖的怀抱,支持着她。

    现在感觉到危险,那么,一直在自己身旁陪伴的那个人也面临危险了吧?

    ——所以,要去救她。

    伸出手,拥抱那迎来的耀眼白光,【库洛姆】终于从沉睡中苏醒。

    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娇弱的少女被猥琐的红发眼镜男按在墙边试图不轨的情景。

    没有丝毫犹豫的站起身,敏捷的冲了上去,这位失去了记忆的雾守在无意识间用了风师傅教给她的武技。

    力道十成十的踢腿。

    正中男人要害。

    至于是哪里,你们懂的。

    被少女的甚至踢碎过岩石的这一脚踢了个严严实实的古罗满脸青色的无力倒地,HP瞬间归零。

    在一旁看着这个【库洛姆】行为的骸枭的脸再度的狰狞了。

    不管怎么说,根据契约的反应,那也是【库洛姆】没错。

    但是这个凶残度MAX的断子绝孙脚究竟是谁教的!!!=皿=!!!

    ——究竟是谁带坏了他可爱的库洛姆!!!

    这一个想法果断和大空战时的那个世界的骸大人同步了。

    但是……

    骸枭的脸阴暗了,虽然乖巧纯真的库洛姆会做出这样的事很意外,不过说实话——

    那一脚踢的可真解气!!!

    敢猥琐他可爱的库洛姆,活该!!!

    于是,乃崩了,骸大人。←_←……远目。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这章解决了雾之指环x2的局面,啦啦啦~~~像是7的三次方这种逆天的东西我肿么可能那么就弄出来俩~~~不过本人依旧在作死不解释~……_(:3」∠)_[默默躺]

    ps:感受到了亲们的爱于是我元气满满啊!!!~\(≧▽≦)/~打字的动力有了!~~~啦啦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