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29章 结束&开始
    感受着四周人的惊讶和不敢置信,库洛姆萌妹子茫然的眨了眨眼。至于为什么没有事……

    ——她能说她其实也不知道么……╮(╯▽╰)╭

    而且这一切并不是众人认为的那样,毒药对她不起作用什么的,她还没有那么逆天。

    ——只是在痛苦还没有袭来时身体机能就瞬间停止了而已。

    而且因为那一瞬间的停滞使得少女脱力般的栽倒在地,然后脑中莫名出现的东西让她了解这样的状态不会持续太久,所以库洛姆才会运用了风师父教给她的身法迅速的拿到了指环,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无比的正确,在拿到的指环那一刻那样的状态就解除了。然后疼痛只有一瞬,这才使得她在外人眼中看起来时那么轻松。

    至于为什么不用幻术幻化出来什么去取指环而是选择了耗时耗力的跳上支架取……库洛姆勉强的保持清醒,感受着几乎被抽空的精神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kufufu……我可爱的库洛姆……我改变主意了,去休息一下吧,我稍稍有些想要确认和要做的事情。大空战交给我。】

    “……骸大人……?”眼睛几乎要阖上的紫发少女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顺从的退到了意识海中。

    雾气散开,站在原地的六道骸皱了皱眉,通过契约把自己的精神力传了一点给自己的小契约者,缩在意识海中紧皱眉头忍耐精神力耗空的痛苦的少女稍稍轻松了几分。

    拿起了银白色的吊坠,六道骸的一只手捂住了嘴唇沉思。

    ——Quando la chiave(时之钥)

    脑海中条件反射性的闪过这个物件的名字,然后他瞬间晓得了库洛姆没有受到毒剂影响和精神力消耗一空的原因。

    时之钥保护了佩戴者。在对方受到致死伤害时,如同启动了某种已经设定好的程序一般,静止了主人的时间。但是静止时间的代价是主人的精神力。以库洛姆的情况来说,最多只能启动它几分钟。就算是他……也不过能坚持一个小时吧。

    使用的条件是……幻术师的能力,强大的精神力……还有……

    感受着自己与这吊坠的联系,六道骸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

    居然是需要认主这一程序的吗?而从眼前的种种情况来说,这个的主人,就是他看见的那个银白色长发的男子,他的……某一世。

    正想着时之钥问题的六道骸,感受着耳边传来的破空的声音,邪魅的笑着躲闪开袭来的拐子。

    “kufufu……云雀……恭弥。”薄唇轻启,性感的声线缓缓的念出了袭击的人的名字。

    六道骸语气中有些无奈,毕竟……这只凶兽所在的云之战场和雾之战场可不是很近,他能意识到自己的出现并且这么快的来到这里……

    ——还真是招惹到了不得了的家伙。

    不如该说……云雀恭弥对于[咬杀六道骸]的怨念和执着有多强大。

    观看着这边情况的众人来不及收起那=口=脸就立马被囧的无法自拔。

    ——云雀学长够了啊喂这是指环战能麻烦您不要窝里反成么!!!

    ——六道骸你能回去把乖巧的库洛姆换回来不要添乱了已经够乱了成么!!!

    悲剧的大空咽着即将喷出的一口血转身把满腔的纠结苦闷悲愤对着敌方的boss发泄了出来,结果是xanxus的冰封。

    虽然之后又被拿走了指环解封但是最后还是泽田纲吉的胜利。

    实在是可喜可贺。

    …………

    ……

    可喜可贺个头啊!!!=皿=!!!

    一开始看见云和雾没有受到毒剂的影响认为多了两大助力结果这俩助力自己互相干上了完全无视了现在的状况的大空表示你伤不起啊!!!!!

    尼玛从开始打到结束啊这两个!!!!

    一脸血啊有木有!!!=皿=!

    就连打酱油的切尔贝罗都没忍住的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这两位的boss泽田纲吉了啊!!!

    无力的捂着脸,泽田看着还在自六道骸解除附身后就一直陷入熟睡中的少女,努力克制着做出失意体前屈的冲动。

    真的……库洛姆你在真是太好了……TUT……某位总是被悲剧的大空泪目。

    ※※※

    睡梦中的少女再次来到了六道骸的幻境,库洛姆望着坐在河岸边的骸大人,静静的微笑。然后半晌,走上前,蹲坐在她的神明身旁。

    “骸大人。”大大的紫眸中带着笑意和全然的信任。少女轻声呼唤。

    “kufufu……我可爱的库洛姆……”说着,六道骸神色莫名的看着这个被自己救回来的少女。

    库洛姆对于他……是什么样的存在?

    重要的契约者?这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还是……

    强行打住了思绪,六道骸开口,“库洛姆,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

    “嗯,我知道的,骸大人。”少女乖巧的回答。

    库洛姆自从苏醒以来一直能够感受到骸大人的焦躁。

    源头是……那个银白色的吊坠。

    “骸大人,如果库洛姆帮得上忙的话,请不要有任何顾虑。库洛姆愿意为您做任何事。”

    好似看穿了自家骸大人的想法一般,库洛姆微笑着如此说道。

    “啊……”稍稍垂下眼来,六道骸再度笑了起来,“库洛姆,我需要【真相】。而我所寻找的,只有Quando la chiave(时之钥)可以带来。”

    “那么……我了解了,骸大人。”

    因为库洛姆失去了失踪时的记忆,所以她什么都无法回答,包括时之钥为何会在自己手中,以及为何……明明能感应到它的主人是骸大人,但是骸大人却无法使用【它】。

    解决的办法……有。只要库洛姆再一次的开启时之钥的程序,进入【它】的内部,找寻隐藏在时间洪流之中的真相即可。

    虽然看上去很简单,但是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库洛姆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她会永远的迷失在时空断层之中。

    毕竟,Quando la chiave(时之钥)的存在与那个波维诺家族的十年后火箭炮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这是时间的奇迹,仅属于【它】的,真正的奇迹。

    然而紫发少女的眼眸中没有一丝埋怨,甚至连畏惧都不曾存在。

    ——这是何等的信赖。

    “既然是骸大人想要做的事,那么库洛姆一定会完成的。”灿烂的笑容绽放,库洛姆站起身,后退了几步,一点点的从环境中消失,阳光照射在少女身上,就像是坠落凡尘的精灵一般虚幻美丽。

    静静的看着库洛姆离开幻境,六道骸的笑容褪去,只剩眼眸中的嘲讽。

    他……果然是最适合黑暗的人啊。

    就连那样追随着自己的少女都能毫不犹豫的利用。

    他想他比谁都要了解,那样做的危险性。

    但是他却能毫不犹豫的指示少女去做。

    ——为了他的目的。

    若是库洛姆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会不会后悔?

    ——不会。他,六道骸,永远不会后悔。他不会允许自己有这样软弱的情绪。仿佛自我暗示一般的,六道骸这样对着自己说道。

    【你会后悔的。】

    恍惚中,有一个声音响起。

    【你会后悔的。】那个声音再度重复了一遍,言语中充满着笃定的一丝不可察觉的自嘲。

    【那个少女,对你来说,远比你想象中的更加重要的多。】

    淡漠的无视了心底的那个声音,六道骸闭上眼,回到了冰冷的水牢之中。

    【铭刻在我体内轮回六道前世的记忆。

    无论看向哪里,一定都是回荡着杀戮和悲鸣的黑暗的世界。

    所以我知道的,知道这个世界里没有光芒。

    那麼,就让我用这双手,把一切引入真正的黑暗里吧。

    因为这就是我,对这个孕育出我的这个世界的,复仇。】

    (以上引自百度百科)

    ※※※

    库洛姆从昏睡中醒来,抬眼看见了白色的天花板。

    ——又被送到医院了吗……

    转头确认了一下四周无人,紫发的少女利落地跳下床拉开窗户,用幻术掩护着跳窗离开。

    然而就在少女离开后一会儿,泽田纲吉便和山本狱寺一起来看望少女,但是当他拉开了房间的门,只能怔愣着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

    “啊啊啊啊库洛姆为什么又从医院偷跑了啊啊啊啊你伤还没有好啊啊啊啊!!!”半晌,某悲剧大空的声音响彻天空。

    抱紧了手中的三叉戟,库洛姆再次回到了黑曜。站在那废墟之中,她轻松了一口气。

    她是知道的,她将要做的事情的危险性。

    但是,她不做不行,她必须去做,为了骸大人,也为了自己。

    当初的那个声音再次出现,提醒着她——必须去做这件事情。

    否则,一定会发生什么她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比如……

    【库洛姆!!!!】

    脑海中瞬间划过悲痛的呼唤着自己的声音,那模糊的样子……明明……明明是……

    吃痛的抱紧了头,娇小的少女满脸痛苦无措的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般的蹲在了地上。

    “喂,库洛姆!!!”

    另一个声音传来,少女被拽了起来,望着面前的犬和千种,库洛姆怔愣半晌无言。

    “喂,你到底怎么了!!!”扶着库洛姆的犬看似粗暴但是小心的避开了库洛姆的伤口,摇晃着失神的少女。“喂,回神啊!”

    从刺耳的轰鸣声中清醒了过来,看着满脸不耐烦眼神中却闪着关心担忧神色的同伴,库洛姆甩了甩头,拍了拍自己的脸,彻底的清醒过来。

    “阿犬,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切。”脸上飞快的划过一抹红晕,犬别扭的转过头,“知道添麻烦就别乱跑啊你这女人……话说你怎么又从医院偷跑出来了啊?”

    “那个……有事情要做……”

    库洛姆深知之后事情的危险性,有可能自己会回不来。正因如此,她才选择了来到黑曜。

    犬和千种都不会质疑骸大人的命令,但是boss他们不一样,若是知道了,想必一定会阻止吧。

    虽然感谢他们对她的真切的关心,但是事关骸大人……她只能说一声抱歉了。是她自己选择了辜负他们对她那真挚的善意。若是能够平安无事,她一定要去诚挚的道歉,还有……表达自己被温柔对待的谢意和喜悦。

    只是这件事太过重要,她必须去做,而且不能有一丝拖延。所以她才会这般焦急的离开病房,连道别的话语都没有说出。

    眨了眨眼,望着眼前的犬和千种库洛姆坦然的微笑,“阿犬,千种。可以麻烦你们一件事吗?”紫色的眼眸渲染出了某种决意,显得那般明亮。

    ——那是不顾一切的决然。

    在犬和千种看似别扭的嫌麻烦但是实际上是答应了自己任性的请求之后,库洛姆松了一口气,回到了自己在黑曜的房间。

    掏出了那个神秘的吊坠,在月白色的光芒映照下,闪烁着银白色的冰冷光辉。

    深吸了一口气,库洛姆把自己的精神力全部注入其中。

    这次……一定要知晓一切!!!骸大人寻找的【真相】,还有她所找寻的……牵绊了她两世的那莫名的【过去】。

    “Quando la chiave(时之钥)!!!将埋藏于时间洪流中的真相……显示在我的面前!!!”

    感受着精神力被迅速抽空的无力感,紫发的少女一脸倔强的死撑,鲜血沿着咬破了嘴唇流下,使得少女更显苍白,在银白色的光下,少女像是即将消逝一般的飘渺。

    突然间,银白色的光芒扩大,将因为脱力反应不及的少女卷入其中,而感受到这一波动立刻实体化出现的六道骸望着自己伸出去的却只是捕捉到空气的手怔愣在原地,随即便是令人觉得毛骨悚然的笑声响彻在宛若废墟一般的房间里。

    “ku……kufufu……kuhahahaha!!!!!”

    ——怒极反笑。

    若是到了现在,再感觉不到有人在故意设计自己阻拦自己发现真相的话那他六道骸就是傻子了!!!

    强烈的怒火渲染下,使得那双异色的邪魅眸子显得绝美到令人窒息。

    选择库洛姆来做那件事,虽然有危险但是直觉上他还是相信时之钥不会伤害到他的契约者。

    至于为什么?他怎会看不出,那个吊坠的主人虽然是自己,但是却被下达了保护少女的指令。要不然也不会在库洛姆被注入致命毒剂时启动了。然而就在刚刚他认为成功了的那一刻,有人出手将一切都破坏了!!!

    “好……很好……”捂着右眼,六道骸的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危险,“既然你都这样宣战了,我一定会找出你,不知名的幻术师……然后,不择一切手段的……杀了你!!!”

    那显露出的仿佛要实质化的杀意,几乎能让感受到的人血液冻结。

    几乎与百年前拿着武器眸中充满了滔天恨意站在avenger对面的葬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动手脚,还真是……胆大妄为啊!!!

    想起了刚刚少女被光芒吞噬了身影的那一幕,六道骸望着自己白皙的手,神色莫名。

    ——以为这样他就会放弃了吗?别开玩笑了!!!

    ——不管是他的契约者还是他所寻的【真相】,他都会去找回来!!!

    ——他的人,不容任何人染指!!!

    走到破碎的落地窗边上,六道骸张开了双臂,面对着夜空。

    ——就像是……坠落的天使……又像是代表着罪恶的恶魔一般。

    他拥抱黑暗,不曾恐惧。

    他向往光明,不曾承认。

    但是任谁都不能否认他的强大!!!那可是经历六世的坚韧灵魂!

    他的傲然……决不会允许自己被谁设计玩弄于鼓掌之中!

    “——我的库洛姆,我会自己找回来的!”

    ※※※

    被卷入时空洪流的库洛姆双眸紧闭,睫毛轻颤。

    凭空出现的透明身影呈保护的姿态将少女护在怀中。少女痛苦的神色稍稍褪去,但是随即少女像是听见了自己的骸大人的宣言一般,不安的神色消散开。

    护着少女的人看着怀中的人的神色,宠溺又无奈的摇摇头。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那么……arrivederci(再见了)……我的……】

    随着透明的身影消散,黑色的隧道于少女身后开启。

    失去意识的少女没有一丝反抗的被吸入其中。

    在昏迷中,少女即使是失去了意识依旧喃喃的呼唤着,带着即将分离的不舍和恐惧。

    “骸大人……”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每次云雀出场都很欢乐啊有木有!!!!欢快的扭动~~~至于上上章的遗留问题,表示妹子没有什么事是因为葬就是骸大人的某一世留给她的外挂啦哦呵呵呵呵~~~~~还是自家人疼自家人啊嘿嘿嘿嘿~~~

    于是六道骸表示……自家妹子刚刚回来不久就又被折腾走了伤不起!!!哦呵呵呵~~~【叉腰笑【喂住手!

    接下来,再次踏入旅途的妹子,在下真切的觉得应该修改一下名字>3<比如说[骸大人你在哪里?]哎嘿嘿~~~

    迫近的真相,还有袭来的危险,在其他的时空,妹子的冒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