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26章 大空战前曲
    “在看什么呢,凪?”柔和的带着婴儿口音的声音响起,正趴在围栏望着远处的海的少女转过身,看着走过来跳在围栏上的红衣婴儿,微微一笑。

    “嗯……在看什么呢?或许……什么都没看吧?”紫发少女有些苦恼的歪了一下头,眨了眨眼,“风师父才是,是来这里找我吗?”

    “海很广阔,凪。”

    “是的呢,风师父。”一阵风吹过,少女抬起手,整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继续望着远方出神。

    “海很广阔,无边无际,但是却又变化无常。”风如此说道。

    真是奇妙。明明是婴儿稚嫩的声音,但是却显出几丝沧桑。

    那声音不会让人觉得无奈悲伤,其中反而像是蕴含着被包容了一般,长者的温柔在内。

    少女仅仅是倾听着,便被安抚了一般,自苏醒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渐渐平复。

    “风师父……我丢失了什么。”紫色的眼眸划过一丝茫然。“是的,我把它弄丢了,很重要,很重要的……”

    她失踪了一天,但是在此看着熟悉的景色却像是许久未见。

    失踪时的记忆是一片空白,像是被谁刻意抹去,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她不晓得为什么会遗忘,但是她知道她必须记住。

    自醒来一直萦绕在胸中的疼痛告诉她,那或许是一段悲伤的记忆,但是,在那份疼痛中不时感受到的那一丝温暖,却时刻提醒着她,你必须想起来,你不能遗忘,不能逃避。

    苏醒时的茫然,使她任性了一回。

    在明知道自己受伤需要静养的情况下,依然偷偷的溜了出来,来到了神奈川。

    她甚至于无视了那群率直的少年们的关心,如此任性的跑了出来。

    然后,茫然的,望着那片海,神奈川的海,就那样静静的注视着。

    风背着手,安静的站在一旁。望着凪的眼眸,宁静温和。

    “凪,人生就像是海一样。你永远不会知道,平静的海面下的汹涌浪潮。”

    “但是,再大的风雨也终会有一日过去,然后,海阔天空。”

    一样的话语。

    那时的风牵着浑身伤痕的幼小孩童,站在高山上看着落日。那绝美的终景,绚烂到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残留在少女记忆中的只有那一刻的震撼。

    ——啊,这个世界如此美丽。

    紫发孩子的眼眶发红,攥紧了风的手,那双黯淡的紫眸在夕阳的余光下映衬的泛着金色的光芒。

    然后风对着被自己路过救下的孩子说了这样一番话。

    那其实是很俗套的话语。但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便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自重生以来,紫发少女第一次放任自己留下了眼泪。

    那些话语,平凡,朴实,几乎无数次的从书本上看见过,她清楚的知道。

    但是她需要谁来告诉她,你现在所受的苦,终有一日会过去。

    只是对着她说出来……就足够。

    足够给她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身着病号服的瘦弱的少女和一身武道服的黑发婴儿,明明是很奇怪的景象,但是却犹然的让看见这一幕的人感到发自内心的温暖。

    风寄托了紫发少女年幼的时光。他的存在对于少女来说,别具意义。

    就像是永远都会包容自己的长辈,无论身在何处,只要一转身,就能看见他站在自己的身后,温柔的注视着她不断的前进。

    温馨的气氛随着切尔贝罗的到来被打破。

    “库洛姆.髑髅。泽田阁下的雾之守护者。今天晚上是大空战,请您届时到达并盛中学。”

    少女转头和风对视了一下,神色严肃的点头。

    “凪,你的身体没有关系吗?”切尔贝罗离开后,风略显担忧的望着自己的第一个弟子。

    “嗯,没关系的,风师父。”

    她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腹部被穿透。但是她本身的内脏便是由幻术支撑,所以,除了外部的伤势,倒无大碍。

    “差不多该回去了呢,再晚些的话会赶不及的。”少女在原地转了一圈,神色轻松的对着自家师父说道。

    “嗯。回去吧,凪。”黑发的婴儿轻松的跟在少女身边离去。

    远处一直注视着这一切的紫发少年伸出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自看见少女起一直颤抖的手握成拳。

    那是……他的妹妹。她本应是他的妹妹。

    不过几天的时间,她便再度受伤住院,那身病号服刺痛了他的双眼。

    那天之后,他一直在等待。等待那所谓的……惩罚。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等到。日子依旧是平静如水一般的过着。

    那些人无疑是在乎少女的。他从不怀疑这一点。但是是什么原因使得当初那个少年没有做出任何举措呢?

    看着少女远去的身影,少年的眼眸渲染上了某种决意。停顿了一下,他便小心翼翼的跟随着少女的脚步离去。

    黑手党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

    但是,但是,如果他的妹妹一定要陷入其中的话,就让他也一同吧。

    因为,作为兄长,先出生的意义就是保护后来的弟弟妹妹啊。

    ***

    库洛姆在前往并盛中学之前考虑了一下,便与自家师父暂时告别往黑曜中学走去,毕竟她不能穿着病号服上战场╮(╯▽╰)╭~而且由于她是偷溜出来的,替换的衣服什么的完全没有可能带在身边。虽然她在偷跑出来坐电车到神奈川时用幻术伪装了一下,但是,要是参加指环战的话,认真乖巧的软妹纸还是觉得,还是换上正规的衣服比较好,这毕竟是体现了一种尊重的态度,对于这场指环战。

    至于为什么不去泽田家里,而是选择了黑曜……库洛姆妹子表示,她才不是因为偷跑了所以心虚什么的呢!→_→毕竟……要是被奈奈妈妈看见了的话……大概她会被强行的送回医院的病床上吧……

    责任感强,并且早就认同自家BOSS泽田纲吉的库洛姆是不会想要这样的结果的,她既是骸大人的契约者,同时又是泽田纲吉的雾守之一,所以,大空战,她必须到场。

    ——这也是她偷溜出来的原因之一。因为,库洛姆觉得,要是自家的那位温柔爱护同伴的boss的话,在得知她也要以这样的身体参加大空战之后,一定会想办法阻止自己的……(于是……妹子,乃就在被阻止之前偷溜出来么……←_←……)

    踏进了仿若废墟一般的黑曜,少女熟悉的行走在其中,毕竟在雾守战之前,她在这里居住了好些时日,对于这里的地势极为熟悉。自然晓得骸大人的两位同伴,犬和千种此时应该在什么地方。

    “阿犬——千种——!!”远远的看见坐在草地上的黄发的虎牙少年和脸上带着条形码的黑发少年,库洛姆欣喜的叫着两人的名字。

    “你……库洛姆?”推了一下黑框的眼镜,千种有些惊讶的叫出了少女的名字。

    “喂!女人你穿这一身出来晃什么啊?病号服?难不成又受伤了?真是弱啊!”黄发的少年挠了挠头,撇嘴切了一声,“真不知道骸大人为什么要选择你!”

    “对……对不起……”垂下头,紫发的少女有些失落的道歉。果然……自己还是太弱小了……跟不上骸大人和犬,千种的脚步……吗?但是……

    感受着身体里的力量,库洛姆自醒来就一直疑惑着……她的幻术好像增强了不少,在她失去的记忆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是接受了什么人的指导了吗?

    “说这个有什么用?”犬的声音把少女的思绪拉了回来,“总是受伤什么的……既然受伤了就不要乱跑!”

    “哎?”库洛姆睁大了双眼,阿犬……是在担心她么?

    “你那什么表情啊!我是在担心骸大人!你可是必要的媒介!!”扭过头,犬别扭的开口。“总……总之,赶紧回医院!彭格列是怎么照顾你的啊!这个样子乱跑……”

    “犬……”千种无奈的拍了拍同伴的肩膀,“库洛姆应该是有事情吧,没有错的话,今天晚上是大空的战斗。”

    “嗯,我也要参加……”库洛姆点了点头。

    “你的房间还是在原位置。”看了一眼紫发的少女,千种开口说了一句完全与对话不相干的话。

    “哈?千种你说什么?”

    “谢谢你,千种!”

    两个人同时回答,库洛姆和犬对视了一下,傲娇的大型动物.真.忠犬.犬率先别过头去,库洛姆对着两人点了点头,沿着小路向着自己原先的住所跑了过去。

    “千种……你刚刚在说什么啊?”

    “笨蛋犬。”

    “喂!你是在找茬么混蛋!”

    “……”

    “喂!别扭头无视我啊!!!”

    “哈……”叹了口气,千种看着自家这位完全不知道思考为何物的大型犬默默失语。“库洛姆是来换衣服的吧……毕竟怎么也不可能穿着病号服上战场的吧?”

    “那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去彭格列的家换不就好了?”犬对于库洛姆搬到那边住还是有些微词的,黑曜不好么?为什么要住到黑手党那里啊?

    “犬……看就知道了吧,她是偷跑出来的。要是回去的话,他们是不可能让还受着伤的库洛姆去战场的吧。”这位同伴是有多无脑啊……千种暗自感叹。

    “而且……库洛姆来的原因……是想要换黑曜的服装吧?”

    不得不说,千种少年,你完全真相了。←_←……

    因为在库洛姆的认知里,她是骸大人的契约者,所以,即使她是并盛的学生,也依旧认为自己是黑曜众的一员。

    雾守战她穿的就是黑曜的绿色校服,虽然那件衣服略凉爽了一点,显得像不良少女了一点……但是不可否认,那是她最先从骸大人那里收到的东西。

    大空战这么重要的战斗,一定要穿着代表骸大人的衣服!←乖巧,一根筋的库洛姆少女就是如此单纯的想着。

    至于为什么库洛姆没有把那件衣服带到泽田家……一个原因是即使居住在泽田家,黑曜也永远是她的归所,把衣服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另一个原因嘛……天然黑的山本笑呵呵的伙同泽田和狱寺阻止了少女想要继续带着那件衣服的念头……

    至于阻止的原因……明面上的是并盛的委员长大人和某位荡漾凤梨有不解之仇,估计看见黑曜的校服会暴走……但是真实的原因嘛……明明乖巧的真.萌妹子库洛姆穿的像个小太妹一样……众人表示,真心接受不能……

    换好了战斗专用服(=_=),库洛姆转身回到了犬和千种那里。

    上下打量了一下,犬撇嘴,“虽然不想说什么,你果然还是穿着这件衣服适合。”这样才像是他们黑曜众!库洛姆明明是骸大人的契约者,和彭格列走的太近了!!

    不过穿着露出肚子的衣服,库洛姆腹部的伤势就显现出来了,缠的厚厚的绷带,表示了少女之前受到了怎样的创伤。

    “喂……你……那个,不处理一下?”眼尖的看见了雪白的绷带上的红色痕迹,知道应该是少女在走动时使得伤口裂开了的犬别扭的询问。

    “啊,没事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腹部,库洛姆眨了眨眼,“嗯,是有点……被boss他们看见了会担心的吧,而且这样上战场也会影响士气……”

    “是啊……所以你……”刚想叫少女去换一下绷带重新包扎伤口的犬怔愣着看着少女挥了一下三叉戟淡定的用幻术隐藏起了自己的伤口。

    “……=_=” ←这是犬。

    “……”←千种。

    幻术不是这么用的啊少女!!!=口=!!!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为什么收藏总是卡在290不变!!QAQ为什么掉了4个收藏啊!!!心碎中……

    55555我要打滚求包养求收藏嘤嘤嘤嘤~~~~~~~~~

    PS:新开的文,来踩吧来踩吧~~~●▽●

    拯救世界吧,少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