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25章 初代篇——终焉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第25章 初代篇——终焉

    记忆就像薰衣草,曾经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如同昨日烟云,淡远而温和,淡到极处,又刻在心底……

    恍惚的一瞬,才明白薰衣草花语就是等待……——引自百度

    “拉文德~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黑发翠眸的少女回忆起这句话,伸出手,看着面前的黑暗,泣不成声。

    “你……要不要跟随我?”

    那一天,那个恶魔般的男子救她于危险之中,但是现实可远远比童话残酷的多。

    不是什么英雄救美的戏码,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戏码,她,拉文德,不过是那个男人看中的身体备用罢了。

    拉文德没有一丝犹豫的答应了对方。

    不是一见钟情,不是折服于对方想要追随。

    只是……她知道,她逃不掉,避不开,那么,就只能接受。

    至少……不能让对方把维塔作为威胁她的筹码。面前的男子太过于危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反抗。

    翠色的眸子一瞬间的闪过脆弱和不舍,但是随即便被浓浓的淡漠掩盖。

    身体在颤抖,强烈的恐惧几乎要把她吞噬殆尽,但是那温暖的,柔和的小小光芒却使得她在一瞬间做出了她一辈子中最对亦是最错的选择。

    “我想要追随您,我不想在这样无力下去了,我想要变强。”

    “所以,请允许我,追随您。”

    ***

    【拉文德有一双美丽的碧色眸子,总觉得就像是春天一样的,富有生机的绿意。】

    维塔这样带着真挚的笑容赞美着拉文德无比厌恶的双眸。

    【呐,为什么要用头发遮盖住呢?明明是那么的漂亮……】

    那时候,笑容甜美真挚的维塔走进了拉文德的心。

    ——维塔就像是一束光芒,照进了我那小小的,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的世界。

    拉文德这样笑着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

    在维塔那里,只有在维塔那里,她得到了片刻的宁静。甚至于,因为对方的话语,她喜欢上了自己恨不得挖掉的双眸。

    ——维塔的内心,真的非常美丽。

    碧色的双眸望着面前的男女,但是却是在透过他们看着别处一般。

    ——她真的,真的非常纯粹。

    假扮成拉文德父母的男女对视了一下,无奈的认可了自家小姐选择的朋友。

    拉文德没有对维塔说过,一次都没有,哪怕她是想要说的。

    ——她是她的救赎。

    那双能够看透人心的眸子给她带来了太多的悲哀。她在最初的时候,几乎被周围人的心声逼疯。然后在父母发现了这种情况之后,她就开始了漫长的孤独。

    “看!!美丽吧?这里?我前几天迷路时发现的哟~”

    在维塔拉着自己去到那无尽的薰衣草田时,拉文德真的非常想要哭泣。

    记忆中,一直是黑暗的房间。

    记忆中,她只有玩偶相伴。

    记忆中,她是那么的向往外面的世界。

    于是她在那宛若梦幻的地方,许下了一生中,第一个,亦是唯一的誓言。

    【我……拉文德,和雅萡维塔是永远的朋友。】

    我发誓,维塔,我会永远的……

    美丽的梦境终于破碎。

    火焰缭绕。

    一切都仿若那一天的重演。

    她太过于寂寞,于是偷偷的溜出了“囚禁”她的牢笼。

    然后遇见一个看上去温和的男子。

    几乎没有与人接触的孩子毫不设防的对着这个温柔的大哥哥倾诉着自己的痛苦。

    讨厌的能力,被夺去的自由。

    那个男子微笑着对她说着。

    【那么……要不要我打碎你的囚牢呢?被囚于高塔的公主殿下?】

    噩梦就此开始。

    那时的她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人,明明是笑着,却让她感觉那么冰冷,仿若发自灵魂般的颤栗驱使她匆忙的道别离去,再一次的回到了华美的囚笼之中。

    直到她被父母的心腹带出来仓皇逃亡。

    她的能力,招来了灾厄。

    是那个男子。

    亲眼看着父母阻挡在男子面前,庇护着幼小的她。

    那时才明了,那个她所认为的囚笼只是保护,不是束缚。

    她没有被夺走什么,她的父母是那么拼命的保护着她。

    但是那一切,被她亲手毁灭。

    温热的血滴落在脸上,她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看不清男子的心。

    那一刻,她被告知,幻术师的存在。

    逃亡到了偏僻的小镇,救了自己的父母的心腹扮作夫妇掩人耳目,她依旧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哭泣。

    直到误闯的维塔到来。

    维塔的到来给她带来了光和救赎,但是她的到来却给这个小镇带来了毁灭。

    维塔紧握着她的手逃跑。

    拉文德看着明明很痛苦却还是努力安抚自己的维塔忍不住的想要询问。

    ——维塔,若是你知道了这一切都是我带来的你还会这样对我吗?

    ——维塔,那些人是为了捉我来的,我间接的害死了你的母亲……

    ——维塔,你若是知道了,会不会恨我?

    倾听着维塔痛苦绝望的心音,拉文德流下了泪水。

    “爸爸……妈妈……”她听见自己这么低声说着。

    ——真是卑鄙。

    拉文德在内心的世界看着丑陋的自己,悲哀的笑了起来。

    她始终不敢说出真相。

    她害怕维塔会恨她。

    听着维塔心中充满恨意和毁灭的声音,她终究还是隐瞒了一切。

    看着维塔充满了怜惜的温柔目光,感受着对方温暖的怀抱,拉文德的内心却只余冰冷。

    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用自己脆弱的样子来博取维塔的怜惜。

    她真的只会带来灾厄,害死了父母,害死了维塔的家人。

    但是……她却仍旧卑微的乞求着幸福。

    【神啊……即使我知道自己犯下的罪恶,但是至少这微小的幸福,请不要夺走。】

    ***

    看见那个男子的那一刻,拉文德知道,小心翼翼守了2年的幸福的美梦,破碎。

    她不敢再做什么,即使眼前的男子害死了她的父母,她依旧选择了追随。

    因为她赌不起。

    她要维塔好好的活着。

    即使……她不在。

    “我,找到了要做的事,想要追随的人,所以,我们分别吧。”

    面无表情的说着伤人的话语,看着维塔不敢置信的眼神,心像是刀割般的,剧痛。

    “不可以。”

    “会给那位大人添麻烦的。”

    “所以你不可以跟去。”

    “我们都长大了,都会有自己的路,所以,在这里分别吧,雅萡维塔。”

    心如刀绞般的看着维塔乞求的样子,拉文德咬牙转身离去。

    “arrivederci。(再见)”

    没有回头,因为我怕我会忍不住流下泪来。

    没有回头,因为我怕我会胆怯起来。

    没有回头,因为我怕我会后悔。

    不,我已经后悔了,在看见你受伤的眼神时。

    你不知道的,维塔。

    我是那么卑鄙。

    你不知道的,维塔。

    是我带来了灾厄。

    你不知道的,维塔,你永远不会知道。在无尽的黑暗里,我是那么的想要见你。

    【救救我……维塔……救救我……】

    你不知道的,维塔。

    我无数次的抱着自己哭泣,祈愿着,哀求着,你能像是最初我们相遇时那样,将我从黑暗的世界中带出。

    一边祈祷着,你能安稳的生活。却又一边哀求着,你能来这里救我。

    如此矛盾,如此悲哀。

    【我……只有你了……拉文德】

    ——我只有你啊……维塔。

    ***

    得知维塔已经不在原处时,巨大的恐惧笼罩住了拉文德。她几乎要崩溃。

    然后几个月后的一晚,她梦见了浑身沾满血迹握着武器的维塔笑着站在尸体之上。

    那是她所熟悉的笑容。

    【请等着吧~~~拉.文.德~我啊~一.定.会.去.找.你.的.哟~】

    在听见这句话时拉文德终于失控的哭泣。

    终究还是追过来了,维塔。她这么想着,巨大的愧疚压迫着她的心脏,但是那一丝怎么也无法掩饰的喜悦,却那样的存在着。

    但是那安心却在第二天被夺走,她彻底的成为了那个恶魔的傀儡。

    再次醒来时她看见了倒在地上已经逝去的维塔。

    她看着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的幻术师已然达到了目的。

    那个男人得到了彭格列初代雾守,被歌颂为无法捕捉实体的D.斯佩多的身体,地位,力量和灵魂。

    他已经不再需要自己。

    望着向自己走来的那个夺走了她一切的人,她却连恨的心都没有。

    维塔……已经离开了啊。

    哀大莫过于心死。

    拉文德茫然的,像是刚出生的野兽一般踉跄的爬到维塔的尸体旁。

    然后紧紧的抱住了维塔还有一丝温热的身体,悲鸣。

    呐……好冷啊……维塔……

    我好冷……

    醒过来啊……

    不要……丢下我……

    “不要……丢下我……”

    失神的轻抚着维塔的脸颊,泪水一滴滴的落在维塔那渐渐冰冷的脸上。拉文德失神的喃喃自语。

    看了一眼半空,拉文德的嘴唇动了动。然后没有理会那一脸错愕的紫发少女,转回了目光,温柔的望着怀里的粉发少女。

    黑发的少女用尽了最后的力气造出了美好的梦境。

    ——无边无际的紫色的薰衣草田。

    一如当年。

    然后,随着幻境的破碎,黑发少女美丽的翠眸永远的阖上。

    唇角带着虚幻而绝美的微笑。

    【拉文德~拉文德~这个是你的名字呢~是薰衣草的别名哟~薰衣草象征着爱情和友情,所以在这里发誓吧~我雅萡维塔和拉文德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我……拉文德,和雅萡维塔是永远的朋友。】

    在频死之时,她仿佛看见了年幼的孩童在花田之中许下了最真挚的誓言。

    人生……若只如初遇。那么我一定还是会选择紧握住你的手。

    维塔……

    作者有话要说:  嘛~这里说一下~关于那个叫avenger的人渣那么揪着拉文德妹纸不放的原因。

    她的存在,对于男子来说,就像是库洛姆之于六道骸。

    她的精神波动于那个男子的相似度几近100%。所以那个人需要她~摊手╭(╯^╰)╮

    但是,她不是库洛姆。那个男子,亦不是六道骸。

    拉文德的悲哀之处在于此。

    PS:啦啦啦~~~抱歉的说大姨妈来串门于是果断的再度挺尸= =

    现在终于爬的起来了……

    于是现在在忏悔自己果然还是应该将存稿箱君装上一点存货以备不时之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