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23章 初代篇——Arbor-Vitae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第23章 初代篇——Arbor-Vitae

    “呐呐~”粉发的幼小孩童欢快的拉着黑发孩童的手。

    “我最最最喜欢你了~所以~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呀~”

    黑发的孩子面无表情的望着对方真挚的蓝眸,稍稍失神。

    “不要这么冷淡嘛……”粉发的孩子嘟起嘴,撒娇似得抱怨着,“你总是这样呢……怎么才能让你笑起来呢……对了!我想起来了,跟我来!”说着,不容分说的拉起黑发孩子的手奔跑起来。

    顺从的跟着粉发孩子奔跑的孩子呆呆的望着对方充满阳光的笑容,沉默。

    “看!!美丽吧?这里?我前几天迷路时发现的哟~”

    转过头,黑发孩子翠眸中映入的,是一望无际的紫色薰衣草。

    “好漂亮……”

    “是吧~”粉发孩子开心的握住了对方的手,“拉文德~拉文德~这个是你的名字呢~是薰衣草的别名哟~薰衣草象征着爱情和友情,所以在这里发誓吧~我雅萡维塔和拉文德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我……拉文德,和雅萡维塔是永远的朋友。”沉默了一会儿,黑发的孩子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自己的誓言。

    “哎——————!!拉文德?”维塔惊讶的看着以为不会搭理自己的黑发少女,然后感动的泪水流了下来。

    “呜哇哇哇~~~拉文德我好感动!!”被维塔扑倒在地的拉文德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绽放出了明媚的笑颜。

    两个孩子交握着手,安静的躺倒在草丛中,转头望着睡着的拉文德,维塔笑开来。

    “要是……这样的生活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要是……能回到那时……就好了……”

    已然长大的维塔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看着对面的紫发少女那不可置信的神色苦笑。

    “为什么你……回来了呢……”

    “维塔……为什么……你在这里……艾琳娜姐姐她……”

    “啊……看不出来?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望着面前那人的冰冷的神情,库洛姆茫然的呆在原地。喉咙像是被谁掐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就连悲泣都做不到。

    库洛姆眼中的维塔,既热情,又开朗。虽然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但是库洛姆是喜欢着的,维塔和拉文德。她,一直把对方当做朋友。所以,此时此刻,她才会这么痛苦。

    望着满身血迹的少女,维塔的蓝眸中迅速的划过一丝不忍。但是,立马被很好的隐藏起来。

    脑海中浮现出的,是紫色的,薰衣草。还有当初,许下的,誓言。

    所以……

    所以……若是……伤害了你……那么,对不起……她……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在被烈焰吞噬的村庄里,稍稍长大了一点的维塔拉着呆愣的黑发少女拼命的逃跑。

    “拉文德!我们快逃!!”维塔紧紧的攥紧了好友的手,寻找着藏身之处。看着仿佛失了魂一样毫无生机的拉文德,维塔边跑边喊,“拉文德!!你在发什么呆啊!给我振作一点!我们两个都要好好的!一定……要活下去!”

    空洞的翠眸终于有了一丝生机,泪水悄然流下。

    “爸爸……妈妈……”

    脆弱的声音传来,维塔咬紧了嘴唇。抱着拉文德躲到了山洞里。

    “没事的……你还有我……我绝对,绝对不会抛下你的……”维塔拼命的绽放出了和往常一样的笑颜,但是那宛如阳光般的笑容混合着血迹和泥土,显得那么悲凉。

    “为什么……维塔你……那么坚强?”断断续续的话语传来,拉文德缩在维塔的怀里抽泣着。

    在拉文德看不见的地方,维塔苦笑。

    她也是……痛苦的几乎要崩溃了啊……战争所带来的,从来都只是离别和痛苦。想起沾满了血迹却依然拼尽了最后一口气对她微笑着说要活下去的母亲,她就控制不住自己。

    恨!好恨!!恨着那些侵略者……恨着弱小无力的自己。

    然后,除却恨意,就只剩下彻骨的悲哀。

    那是,几乎让她的灵魂都要为之战栗的疼痛。

    蚀骨灼心。

    望着自己的挚友,维塔的蓝眸中闪过一丝孤注一掷的疯狂。

    “拉文德……我……只有你了……”

    绝望的如同抓住水中那唯一的浮木一样。维塔低声说道。“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维……塔……?”望着有些奇怪的友人,拉文德眨了眨眼睛,“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当然会一直在一起啊!”

    ——我们当然会一直在一起啊!

    那句话,成为了雅萡维塔的执念。

    2年后,逃亡到了意大利西西里的维塔站在她们共同建立的家门口,望着拎着行李的拉文德,笑的牵强。

    “拉文德……你……刚刚说了什么……我……好像幻听了?”

    “你没有。”黑发少女冷淡的回答,翠眸中一片冰冷,“我,找到了要做的事,想要追随的人,所以,我们分别吧。”

    嗡的一声,维塔的眼前瞬间漆黑一片。

    仿佛做着最后的挣扎,维塔忍住了身体的颤抖,依旧展开笑颜。

    “拉文德……你可以选择另一条路的……我也……”可以跟着的。

    ——如果是拉文德选择的,如果拉文德在的话,那么,她也想要,追随那个人。

    “不可以。”

    黑发的少女毫不留情面的拒绝。

    “会给那位大人添麻烦的。”

    求求你……

    “所以你不可以跟去。”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我们都长大了,都会有自己的路,所以,在这里分别吧,雅萡维塔。”

    不要……丢下我……

    “arrivederci。(再见)”

    不要留下我一个……我……只有你了……拉文德……

    绝望的跪在地上,维塔呆呆的望着拉文德远去的背影。

    ——她……没有回头……

    几天后,在破旧的巷子中,维塔满身泥泞的瘫坐在角落里,望着阴沉的天空,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滴,维塔悲哀的发现,她……是真的一无所有了。

    不管再怎么欺骗自己,不管再怎么催眠自己,拉文德都不会回来了。

    用手捂住脸,时隔了2年的,自从亲人死去后,一直压抑着的泪水终于汹涌流下。

    “哦呀哦呀~是个迷路的小猫?”戏谑的声音传来,维塔抬起头,然后看见了……正在享受雨水浇灌的……热带水果= =……

    “nufufu~”看见了少女的眼神的那一刻,本来路过时一时兴起开口说话的男子不悦的皱了皱眉。

    ——那种眼神……还真是碍眼。

    “我问你,摆出失去了一切的样子给谁看?”冰冷的,毫不留情的话语,撕裂了维塔的伤口。

    “那种被抛弃了的表情……还真是不爽……”

    让他……几乎想起了那幼小的……弱的要死的自己。

    轻易的用幻术看了缘由,男子更加不悦。

    “既然被人丢下了,就追上去啊?这样找死的样子,真的是蠢死了。”男子的语气极为恶劣,但是维塔却仿佛看见了,身处绝望之中,那代表着希望的细线。

    “你应该追上去,询问她理由,而不是在这里自暴自弃吧?”

    “如果连你都不去信任她,那该怎么办?”

    如果那时,我选择了信任他,他会不会,就不会那么无奈的逝去?

    想起了对幼年时的自己影响重大的师长,男子难得耐心的做了一回好人。

    茫然的蓝眸渐渐变的坚定起来,望着靛青色中长发,身着军装的男子,维塔笑了起来。

    “能……请问您的名字吗?”

    “demon.spade。”

    “戴蒙大人吗……我的名字是雅萡维塔,请允许我,追随您。”

    沉默了一会儿,男子笑了起来。

    “nufufu~~~还真是……难得的发了一会好心,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吗?”笑完男子低头对上了少女的眼。

    “我可不是好人哟~不过是一时兴起说了几句,就想要追随我吗?天真,太天真了,nufufu~”

    毫不掩饰眼眸中的黑暗,男子冷笑。

    “那么,就试试看吧,我的手下,可不能是废人。”

    粉发的少女换了装扮,被扔进了军队。

    “至少,活过几场战役后,再来找我吧。”

    那个男子留下了这样的话,转身离去。

    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维塔笑开。

    想要追随……是真的,因为那个人点醒了她。但是,绝大的因素是,自己想要变强吧。那个人很强,所以……

    拉文德……你要等我……

    我……一定会追上去的……

    那一刻,她选择了……坠入地狱。

    远在他处的黑发少女怔愣了一下,转头望向了窗外。

    “拉文德,怎么了吗?”一旁的男子邪魅的笑着询问。

    “没什么……请不要在意,艾拉斯托捏大人。”恭敬的行礼告退,拉文德抿紧了唇。

    ——维塔……是你吗……

    ——你究竟怎么了……

    离开之后,拉文德自己没有再回去过两人的家,但是她有拜托同事去看一看,但是那里已经,没有人居住了。

    ——你究竟去了哪里?

    “你究竟去了哪里呢?拉.文.德~”站在战场上的维塔擦拭了一下武器上的血迹,呆毛抖了抖。

    “嘛~算了~反正~~~有一天能够找到的~~~=w=~~~”

    “做的不错。”

    转过头,她看见她日后的上司坐在尸体上荡漾的笑着。

    “那是~~~”维塔欢快的回应着,“戴蒙大人~~~我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吗~~~”

    望着几个月不见好像变种了的粉发少女,D.斯佩多的嘴角抽了抽。那个荡漾的波浪线是神马!!

    “嗯……”有些勉强的点头,然后D想起来了……这个样子……非常像那个自家师父的好友……那个变态的医生。

    不会……那位是这里的军医吧……

    “你……认识尤泽林吗?”

    “嗯~~~他是很好的人哟~~~”

    “……”他不就是想找一个承受力强一点不会因为幻术和血害怕辞职的女仆而已吗!!被尤泽林改造过的……他真心不想带回斯佩多家……

    眯眼笑了起来,维塔望着远处伸出手。

    ——呵呵~~请等着吧~~~拉.文.德~

    ——我啊~一.定.会.去.找.你.的.哟~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其实维塔妹纸很可爱的……个人觉得……不过冬菇爷会帮助路边的失足少女的理由……

    →。→他刚刚和艾琳娜约完会。首次约会很圆满。嗯。

    于是众人理解否?这位因为春心荡漾于是发了一会善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