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11章 迟来的真实(二)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第11章 迟来的真实(二)

    处在黑暗中的人要求很小,一根火柴就是他的整个世界。——百度

    ——————————————正文———————————————————————

    “呜啊啊啊啊啊——!!”

    “!”听见这发自内心的悲泣,库洛姆惊讶的望向那个在她记忆中总是沉稳冷静的紫发少年。

    ——胸口在痛。为了那个紫发的少年。可是,为什么?

    抬起手放在心脏处,那里在隐隐作痛。那个人…

    库洛姆的紫眸中泛着担忧的神色。她,在不自觉的为了那个人担忧,为了那个“柳生惠”的兄长。

    看见库洛姆的样子,骸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眉。

    血缘的,羁绊吗?库洛姆果然还是会本能的为了血缘的亲人担忧吗?可是,他不想让库洛姆原谅或者是接受那所谓的血亲呢。骸勾唇。真正的报复,就是要让那群人良心不安,一辈子!他们给予他的女孩的一切,都要千倍的偿还!!

    “骸大人…?那个是…”

    “你不用在意的,库洛姆。”骸敷衍般的回答。“没什么的。”

    六道骸并不想让库洛姆知道“那件事”,或许是为了报复那群人,让他们永远活在懊悔之中,亦或许是有那么一点不安,害怕库洛姆真正的血亲会夺走他的库洛姆。因为,骸知道,库洛姆对于亲情有多么的执着。那份执着,甚至延续了两世,从前世的薄凉到现在的库洛姆,心底的那小小的,但是却异常明亮的烛火,那一份希冀与渴望,都从不曾熄灭。

    可是正应了那句万事不如人意,这边六道骸刚敷衍过去,那边跪坐在地上的柳生惠便发狂一般失控的吼道,“哈哈哈哈!!!这下你满意了??幸村凪?不,应该叫你柳生凪才对?!”

    “!!!!”众人皆惊。

    “你说…什么?”幸村精市最先反应过来,“她…为什么…”

    “呵呵…部长大人还不明白吗?还是你在拒绝接受这个事实?”柳生惠的嘴角勾出诡异的弧度。

    “说来,幸村精市,我或许,该叫你一声哥哥?”

    幸村精市的脸色变得惨白,如果事实是那样的话,他究竟是因为什么放任了柳生惠的小动作而没

    有去阻止?而他自以为的幸村家的污点,那个所谓的私生女,其实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呵呵,为了当初所做的后悔了??”几近疯狂的少女的笑声刺耳,有一种凄厉的感觉在内,但是就连最善良的泽田纲吉都没有一丝同情她的念头。不止是因为她害的凪身负重伤,亦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幸村精市终于剥下了那层微笑的面具,露出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即使被称为王子,即使是似乎生来就是为了受尽宠爱的神之子,即使那么多的少女爱慕着“温柔”的他,他——幸村精市的温柔依旧不过是假象。生在大家族的他,只会在自己认可的人面前展露真实。

    不可否认的是,他一直知道柳生惠暗地里对少女所做的小动作。而令他选择冷眼旁观的原因则非常的明显,那个紫发的少女出了什么事,都与他无关不是吗?不过是私生女,破坏他家庭的女人的孩子。

    幼小的幸村精市一直都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父母明明是夫妻,但是却像陌生人一样。即使是他,也是期盼过的,甚至于幼小的他曾向着那未知的神明许愿,希望能给他一个温暖的家,可是,神明从来都未倾听过他的愿望。然后,他就那样,在如同染缸般的大家族中渐渐长大。

    小时的幸村精市最喜欢他的父亲,因为他的父亲即使严厉,却依旧是对他最好的人。

    他的父亲会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来带他去游乐场。

    他的父亲会为了他推掉手头的工作去参加他的家长会。

    他的父亲会因为他的一点病痛守在医院抓着他的手,一直一直的陪着他。

    他的父亲永远都记得他的生日,无论多忙,都会亲手为他准备生日礼物,也会特地的为了他下厨做饭。他记得,平日里不沾油烟的父亲,会为了自己的一句想吃爸爸亲手做的蛋糕而笨拙的去学习,甚至在练习时把奶油弄得满脸都是。明明父亲当时是那么狼狈,他却依旧认为那是的父亲是最最帅气的。

    他曾经是那么的爱着温柔的父亲,亦是那么的崇拜几乎无所不能的强大的父亲。不过,那是——曾经。

    直到有一日,他听见了那个几乎对他不管不问的母亲对着父亲的怒吼,他才得知父母不和的真相,不过,那只是他所认为的被曲解了的真相。

    ——出轨。他的父亲在外面还有一个孩子,甚至,他准备接那个孩子回来。

    那么——他呢?他最爱的父亲,将他置于何处?

    有多爱,就有多恨。

    他崇拜着那个完美的父亲。所以他更加接受不了一丁点的背叛。

    是的,就是背叛。在幸村精市眼里,那个人,背叛了他,也背叛了他的家。

    所以,连带着恨上了那个私生女。

    他一直知道那个女孩的无辜。宴会的事也好,坠楼的事也好,他都清楚的知道与那个紫发少女没

    有一丝关系。因为切原赤也虽然单纯,但是却有着丝毫不逊色于野生动物的直觉,这点与同样单

    纯好骗的丸井文太不同,虽然那两人应该是单蠢…-_-||

    所以,被切原那么护着的人,一定是得到了他认可的干净透彻的存在。

    因为,即使是在他们之中,切原真正认可的也只有真田,认可真田的那一份如同古时武士一般的耿直。

    而网球部中了解一切的就只有擅长情报收集的细心的柳莲二,欺诈师仁王雅治,绅士柳生比吕士,就连真田都不被算在内,因为他太过于正直而且一根筋。

    这几人同样出自大家族,所以这些事都看在眼里,而他们的沉默一半是为了自家的部长,一半是为了柳生比吕士,因为柳生惠是他的妹妹。人总是有亲疏之分,这一取舍衡量,紫发少女就永远只是被舍弃的那一方。

    而现在…看着跪在地上陷入无尽自责的同伴,幸村苦笑,这是,对他们牵扯一个无辜少女的报应吗?他包庇了他本来恨着的父亲的私生女。柳生则是伤害了真正的妹妹。

    “…抱歉。”神之子终于低下了骄傲的头颅,发自内心的道出了自己的歉意。

    “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吗?呜呜…”狱寺的嘴被山本急忙的捂上。

    ——你干嘛?!棒球笨蛋!

    ——我说你看看气氛啊!!

    黑线的看着一边低语的两位欢喜冤家(……),泽田发现这么一打岔,刚才那种令人不舒服的气氛消失的一干二净。转头望向库洛姆,他发现少女神色复杂的望着跪在地上的紫发少年。

    ——啊嘞?库洛姆不是要原谅他们吧?或者是回…真正的家?

    这么想着,泽田心里有点不舒服。

    ——不不不!泽田猛摇头,像是想把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都甩出脑海般一样。

    就算是回家人身边,只要是库洛姆的选择,只要库洛姆能开心幸福他都会无条件支持。更何况…抬头看了眼库洛姆身边存在感极强的六道骸。

    ——有骸在的话,那种情况怎么也不可能发生的吧?

    确实,六道骸在的话,库洛姆确实是哪里都不会去。因为少女永远不会违逆六道骸的意志。

    “骸大人…”库洛姆不可置信的向六道骸求证。在她早已对亲人绝望的现在,突然告诉她,她本来应该有宠爱她的家人的,她本来应是很幸福的,这是,在开玩笑吗?

    命运已经无情的戏耍了她一次,这一世,难道也是这样吗??

    六道骸难得的失语。“库洛姆…”

    “哈哈哈哈!!你真是可悲啊!柳生凪!你看,你唯一依赖的存在也一样的想去欺骗你!喂,我说,你是不想让她知道她的真正身份的吧?六.道.骸!”

    “哎?…”库洛姆惊讶的睁大眼,抬头看向她的骸大人。此时的六道骸的眼中满是怒火与阴霾,还有无尽的杀意。

    “唔,我想,你是怕棋子脱离掌控?毕竟,她现在是你能出现的重要媒介那?!有了温暖的家庭,棋子就不会再甘于呆在黑手党的世界,呆在你身边了吧?你真是可悲,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柳生凪!”

    柳生惠知道,她在找死。她现在挑衅的是谁?那可是宛如恶魔的人。在轮回中徘徊了六世的疯狂存在。但是,即使如此,她也…绝不想让她好过!幸村凪也好,柳生凪也好,自她出现,她的人生就脱离了应有的轨道。所以…所以…她,她,一定…

    “六道骸,他只是在利用你!”——一定要摧毁少女全部的幸福!

    “你给我…”未等六道骸开口说完,怀中的少女就先一步的挣开来。

    “库洛姆,你?!”惊愕的望着把脸埋在阴影里垂着头不语的少女,他头一次如此不安。

    “骸大人…”少女如同往常一样的呼唤让骸更加不安。

    “什么事,库洛姆,怎么了吗?”骸极力的试图用平常的语气说话,但是效果却不怎么理想。

    “骸大人!”少女猛地抬起头。直面着面露错愕的少年。

    “我——库洛姆髑髅永远都不会离开您!”

    “…你?”六道骸呆住,没有想象中的质问,也没有想象中的责备。他的女孩眼眸中的光华几乎

    要灼伤他的眼。

    “在您对我伸出手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

    ——在您对我伸出手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

    心中有一个声音和她说出了一样的话语。

    “未来永劫,但是我将永远伴您左右!”

    ——未来永劫,但是我将永远伴您左右!

    “您是我存在的意义啊!”

    ——您是我存在的意义啊!

    “所以…”——不用不安,我会永远陪着您的。无论发生了什么。即使是死亡,也超越给您看!因为…因为…骸大人…其实是…非常的,非常的,寂寞啊。

    接下来的话语不用说出,骸就已经了解。他苦笑了一下。

    “不怕我只是利用你?”

    “如果能帮的上您的话,没有关系。”少女的笑颜如花。“而且,一直伴在您的身边,是我的愿望啊。”

    ——因为啊,我可是,好不容易,再一次的,遇见您。

    ——寻找了那么久…

    ——等待了那么久…

    ——终于…终于…在无数的世界中,找到了唯一的您。

    倾听着内心那个几乎要喜极而泣的声音,少女虽然不太了解,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人,确实是她一直在寻找的,那个温柔的对她说活下去的声音的主人。

    “kufufu~”恢复了常态的六道骸再次笑了出声,不过这次不是苦笑,而是愉悦到极致的笑声。

    “…败给你了,我可爱的库洛姆。”真是,搞得不安的他像是傻瓜一样。

    “以后也,一直陪着我吧。即使是你想离开,我也不会放手的。”因为,这将会是他抓在手中第一缕,亦是唯一的一缕光。

    “我不会离开的。”少女坚定的回答,

    喂,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看着这一幕充满了少女气息的场景,周围的人囧了。

    ——不要无视我们陷入二人世界呀呀呀呀=皿=!!!!!*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