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9章 迟来的真实
    立海的众人怔住,消化着他们刚得知的凪的身份。却不知道,接下来有更让人无法置信的“真相”在等着他们。

    “啊,对了~”骸漠然的笑着从怀中拿出了几卷录像带,放在了列恩变的放映机中。“请好好的观看吧,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搞到的呢~”

    第一个场景是学校天台的楼梯处。

    “啊,这个是当初惠被推下楼梯的地方!”丸井文太指着画面叫道。

    “库洛姆才不会干那种事!”泽田纲吉闻言,立刻反驳。

    “不会?我们可是都看见了!”

    “那一定是误会!”

    “什么误会?!明明就是事实!”

    “kufufu~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啊~”骸冰冷的笑着打断了二人的争吵。“sa~请安静的观看吧~你们眼中所谓的真相被推翻的时刻…”

    紫发的少女出现在屏幕之上。

    “那个,柳生同学,有什么事情吗?”屏幕中站在紫发少女身边的人转过身。

    “是惠?”丸井文太惊讶的低喃。

    “当然有事情请你帮忙了,凪酱~能请你,去死吗?”恶毒的话语从满脸笑容的蓝紫发的少女口

    中吐出。紫发的少女吓得一怔,往后瑟缩了一下。

    “柳…柳生同学?”

    “凭什么?你那么轻易就得到了切原赤也的好感?你,哪点比得上我?”

    “柳生同学…喜欢…赤也吗?”

    “不是哟~他,我还看不上…我,不过是看不惯你,你是不应该存在的,特别的,有我一个就足够了,所以,请.你.去.死.吧?”

    紫发的少女被逼着一步步退向楼梯。

    “放心,我还没蠢到自己动手杀人呢~”说着,柳生惠抓住了紫发少女的手腕。一转身,脚一蹬,坠下楼梯。

    “我要你,身败名裂哟~”说着少女阴毒的嘴脸立刻变得楚楚可怜。

    “啊——!!”

    “惠?!”立海众人来的时间巧合到了引人发笑的地步。擅长舞蹈网球的丸井文太听到声音,飞

    扑过来,接住了落下的少女。

    “你没事吧?!惠?”屏幕中的丸井焦急的询问。

    “我…我没事…”柳生惠颤抖着强忍泪水,紧紧的抓住丸井的衣袖,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

    “幸村凪!”丸井对着呆愣在原地的少女怒吼,“你怎么那么恶毒!惠对你做了什么?!你这么对她!”

    紫发的少女低垂着头,还维持着想拉住下落的柳生惠的姿势,但是在那种场合,更像是推别人的动作。

    “别…别怪她,我想,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哼,误会,天大的误会。”丸井冷笑,“像她那样的人,做什么事情不奇怪?”

    “好了文太~先将小惠送校医那里检查一下吧?”欺诈师仁王拦住了丸井。

    在众人簇拥着柳生惠离开时,幸村精市故意落在了最后。

    “你还真是无药可救,我会向学校上报此事的,等着判决吧。”蓝紫发的少年口中吐出残酷的话语,说完不去看脸色惨白的少女,径自转身离去。

    画面中被留下的少女在众人走后终于支撑不住的跌坐在地上。

    “我…怎么…那么…恶…毒?”

    “我也…想问呐…”

    “我…对她做了什么…”

    “…对你们幸村家做了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紫发的瘦小少女颤抖着抱住自己,缩在一旁失神的喃喃自语。

    “赤…也…呜…”

    看着录像的切原少年听见少女的低泣,浑身猛地一僵,变了脸色。

    录像还在继续,少女将头埋在臂弯处,像受了伤的小动物一样。

    “咔”的一声,少女的身影消失。

    第二个场景是一个房间。

    穿着简单又朴素的晚礼服的少女缩在角落里,她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破烂烂,十分凄惨。

    “哼,贱人的女儿也是一样的犯贱啊…”画面中优雅的贵妇表情狰狞。“不过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真是的,就那么扔掉好了,捡回来做什么?”

    “捡回来做什么?您不是应该最清楚么?夫人?”少女抬起头,那双本是清澈明净的紫眸此刻黯淡的没有一丝光辉,凸显的少女就像人偶一样,毫无生气。

    “我,不是作为道具被领回来的么?”紫发少女在说这句话时依旧面无表情,就连语调都没有变一下。

    “您有必要恨我吗?幸村先生在带我来这里时就说过了,我的存在是为了幸村精市。因为,大家族有很多的情非得已,比如,联姻。”少女的话明显戳中了贵妇的软肋,她的身体抑制不住的发抖。

    “我,是作为联姻的棋子存在于此,为了有更多的筹码,来换得幸村精市的自由。这是,那个人第一次见到我时说的话。”

    “他叫我不要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奢望,即使是留着同样的血,我也永远不能喊他“父亲”。他说,只要我本本分分,就能尽可能的替我找个好人家…呵呵,很好笑不是?夫人?”

    “明明是在将我当货物一样,想着尽量卖个好价钱,为什么说的像是在给我恩惠一样呢?”

    “别…别再说了…”贵妇愤怒的低吼。

    “幸村家主说啊,他不愿意看着唯一的儿子像他当年那样,被迫与不爱的女人结婚…”

    “我叫你别说了你听不见吗?杂种!!”

    ——啪!!!

    贵妇一个耳光将少女扇的身体栽倒在一旁。

    紫发的少女撑起身体,看向贵妇,那双紫眸中什么也没有,空白到几近荒芜。

    “被我说中痛处了吗?”

    “你这…”

    “请您慎言!”少女倔强的抬起头,即使处在弱势中少女也依旧如此傲然。那是,铭刻在骨血中的,独属于她的骄傲。

    ——不管是作为薄凉还是凪,都决不允许任何人将她的尊严视作无物!

    欺凌也好,利用也好,只有这点,她绝不退让!

    “您没有资格侮辱我!”谁也——没有资格!!

    作为薄凉的那一世,她死的孤独凄凉,但是,她依旧是骄傲的离世,至死…!至死也没有向那些人摇尾乞怜!直到最后!

    “你…!”贵妇气结,接着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拉大了嘴角的弧度。

    “你说,若是你在宴会上勾引宾客苟合,还偷窃了我的项链,会怎么样?”说着,她不管少女如何反应,转头高呼,“来人!”

    紫发少女的双眸惊愕的睁大,显然她没有想过贵妇会这样恶毒。

    “反正你用的那些钱,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吧?你,该不会在做援|交?”

    “我没有!”

    “哼,来人,把这丫头扔到床上,再把药给她灌下去!”

    “不…不要…”少女奋力挣开了仆人制住她的手,迅速的起身向门口跑去。

    “可…可恶!把那丫头给我抓回来!”

    眼看着少女就要被拖回房间,这时紫发少女丢出了以防万一带在身上的小型烟雾弹。

    “咳咳!!”待烟雾散尽,贵妇的表情狰狞的像是女鬼一样。

    “你们给我听好了!就说那贱人偷东西未遂被我发现,然后就逃跑了!可恶啊!竟然被那小贱人逃了!!”

    “嗒”画面再一闪。

    第三个场景是在拥挤的十字路口。紫发的少女正笑着对身边的少年说着什么,这时隐藏在人群中

    的柳生惠伸出了手,将少女推了出去。紫发少女茫然的像着车道倒去。

    ——哔!

    所有的画面到此结束。

    “感觉怎么样?在看见真实后?”六道骸冲着被录像带怔住的立海众嘲讽道,带着危险诡异的妖娆微笑。

    而一旁的狱寺也好,山本也好,泽田也好全都呆愣住了,虽然他们从reborn那里听说过一部分,但是也没有实际看到当时的情景那么令人震惊。

    他们甚至不敢想象,库洛姆若是没有在那房间逃走,会是怎样被残忍的对待。

    库洛姆瑟缩了一下身体,脑海中令人厌恶的记伴随着录像的播放而苏醒,紫色的瞳孔紧缩,像是陷入了魔障般。骸敏锐的发现了库洛姆的不对劲,搭着她肩膀的手使了使力,把库洛姆往怀中带了带。另一只手放在了库洛姆的头顶拍了拍,在库洛姆抬头望向他时,对着她安抚的一笑。

    “别害怕,库洛姆,我在。”

    “骸…大人?”

    “啊,我在,我,一直都在。”

    库洛姆颤抖的声音使六道骸的怒气值破表,他还记得,最初看见那些画面时他是真的起了杀意。

    “怎么…会?惠怎么可能想杀幸村凪!这没理由啊!!”立海的少年们惊愕的自语。

    六道骸安抚好受惊的库洛姆,转过头,从衣服里掏出一个文件袋。

    “那个!!不会是!不…不会的,那个明明被我!”自看到那个文件袋,柳生惠就瘫坐在地。

    “就是你想的那样。”六道骸的话语击碎了柳生惠的自欺欺人。说着,他将文件抛给了一直站在一旁的柳生比吕士。

    “这个,就是她杀意的来源。”

    柳生比吕士有些诧异那个给人危险感觉的人会将文件递给他而不是自家部长,但是他还是打开了文件带。

    DNA鉴定几个大字映入了他的双眼。

    随着他往下浏览,一直温和冷静的绅士浑身颤抖,嘴唇被咬出了血。

    这是什么?这简直就是笑话!

    他一直宠爱的少女,害的他真正的血亲一直流离在外,过着艰苦的生活。

    明明是哥哥,但是他却默认了那个少女迫害自己真正的妹妹,在自己的妹妹走投无路时选择了旁

    观。

    然后,夺走了自己的妹妹一切幸福的少女,在得知真相后,不但不感觉惭愧,反而想杀人灭口!

    这,就是他宠爱了十几年的,所谓的妹妹!

    然后,在对面颤抖着的,是几乎被害死的,他的亲人!

    他,究竟干了什么!

    这一切是笑话吗?…不是。

    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场笑话?…也不是啊。

    可笑的…可笑的…明明,是他。

    “…啊…”文件掉落在地。柳生痛苦的抱住了头。“啊啊啊啊啊啊!!!!”柳生嘶吼出来,就像是发狂了的野兽。

    是啊,他或许是疯了也说不定,

    他无视了对紫发少女的莫名亲切感。

    他无视了惠坠楼事件的真相没有去探究。

    他……他——!!

    “呜……”强烈的罪恶感和自责还有自我厌弃,终于让这个冷静的少年痛哭失声。

    “呜啊啊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先虐了一下库洛姆的亲哥哥~其他人还是要等下章~不好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