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既然得出了结论,妹纸就没再犹豫。

    她想回去。

    匆匆的和表哥告别,打算回到百目鬼兄长那里说一声就出发回并盛的妹纸却在路上遇见了她想不到的人。

    柳生惠。

    “可以谈谈吗?”柳生惠的神情是库洛姆所无法理解的。压抑着的悲伤,怀念,还有愧疚和欣喜。

    众多的感情交织,就连那刻骨的恨意都显得不是那么突出。

    “……好。”库洛姆点头。

    柳生惠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然后又在库洛姆接下来的询问中变了脸色。

    “可是,你是……谁?”库洛姆眨着紫色的眼睛,完整的倒映出了柳生惠陌生的模样。

    即使她躲着柳生惠,但是她也知道,那是一个性子跳脱直爽,很英气很明朗的女孩子。

    是柳生比吕士的妹妹。

    但是眼前的柳生惠,带着无法言明的阴郁,带着不和年纪的沧桑。

    “你是谁?为什么要用柳生桑的身体?”

    沉默了许久,被质疑的柳生惠才抬起头。

    【真的不记得我了啊。】

    【即使早就知道会这样,但是还是会觉得难受。】

    【我付出代价……夺走最喜欢的人的幸福……即使那样,也还是想要见到的人。】

    【你不是一直都在算计着这个时候吗?不是一直等待着这个时候的来临吗?】

    【这次的……彩虹战争。】

    最后的四个字落下,库洛姆的眼神瞬间扭曲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脑海中有人在不停的重复着几个词。

    【彩虹之子……】

    【伽卡菲斯,世界基石,七的三次方。】

    “跟我来,库洛姆.髑髅,你将知道一切。”

    >>>

    六道骸怎么也没想到,再次看见自家的妹纸会是在这样的场景。

    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批着斗篷带着首领的手表,他的女孩的表情是不属于她的平静。

    沢田纲吉对于被送到了神奈川然后又出现的库洛姆妹子也是一脸震惊。和六道骸敌对,和古里炎真敌对,和爸爸在的门外顾问敌对。彩虹的战争总是出乎意料的,然而最出乎意料的就是库洛姆了吧?

    雾的彩虹之子玛蒙是巴里安的成员,所以她的代理人是巴里安很正常。

    可乐尼洛和拉尔.米尔奇和彭格列门外顾问因缘很深,所以也是正常的。

    六道骸和威尔第互取所需,按着六道骸的性格也不是无法理解。

    他和迪诺,山本,狱寺是reborn的代理人。而讨厌群聚的云雀学长也在和reborn谈话后,勉强算是拿走了代理人的手表,虽然对方明确的表示不会和他们合作。

    史卡鲁是怎么和古里炎真所代表的西蒙家族在一起的沢田纲吉本身也觉得很迷茫。

    七位彩虹之子,除了没有见过面的大空之外,还没有出现过代理人的是……

    岚属性的彩虹之子,武术家风。

    那么,库洛姆代表的是——

    “风……”reborn看着腾空跳到了库洛姆肩膀上的黑发婴儿,神色不明。

    这可真是出乎他的意料,这样的阵容。

    “唔,本来还在苦恼代理人的人选呢……”风依旧温和,“说是意料之外好呢……还是有些准备好呢。”

    “风师父有事情的话,我怎么可能不帮忙。”库洛姆的脸上挂着和风如出一辙的微笑,就连身上的气势也是一模一样。“就是这样,我代表我的师父,岚的阿尔克巴雷诺参战。”

    “可是库洛姆!这太……”想说危险的沢田纲吉在看到库洛姆的表情的时候停下。

    他忘了,库洛姆也是reborn选择的守护者,而且即使他潜意识中认为库洛姆是女孩子不应该参与危险的战斗中,但是库洛姆本身……遇到的危险,却远比他想象中的还多。

    “我也不是一个人嘛。”库洛姆坦然的接受了沢田纲吉的担忧,“所以不用担心的,boss。”

    “nufufufu,我在的话,怎么可能输?”熟悉的笑声响起,六道骸的脸色一黑。

    这种讨厌的感觉……

    “……骗人!戴蒙.斯佩多?”沢田纲吉叫了出声。这位主在之前战斗结束后就失踪了,但是没想到他会回来。

    而且还是特意为了库洛姆.髑髅参战吗?reborn压下心中的思量。

    库洛姆.髑髅的存在各种方面都出乎了他原本的考虑。

    不稳定的因素。

    “嘛嘛,虽然因为迪尔在别的队伍,不过小戴蒙,你是不是有点过于猖狂了啊。”另一个带着手表的人也站了出来。

    绿色的长发,单片眼镜,略带颓废的样子。这样的人物他竟然没有丝毫印象!reborn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戴蒙.斯佩多的脸色也同样,“说了不要叫我小戴蒙!就算你是老师的同伴也别太过分了!你把维塔教成那样的账我还没有和你清算!”戴蒙.斯佩多缓了口气,一脸不爽的对着男人说道,“尤泽林!说起来你为什么还活着你个老不死的!”

    完全没有了冷酷boss邪魅的感觉,炸毛的戴蒙.斯佩多使得围观的众人都对那个彭格列历史上唯一的背叛者,背叛初代又侍奉二代的黑暗系狷狂的初代雾守印象碎成了渣渣。

    “嘛,别这么说,很过分的啊。”尤泽林挠了挠头,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唔,那边的阿尔克巴雷诺,别那么戒备吗,好歹我们还是见过面的。就是那个啊,那个,我是塔尔波啊。”

    ——你特么在逗我。

    里大魔王一瞬间的阴暗了。

    塔尔波他自然是记得的,自从他认识那个人起,就一直是一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子样子,但是却意外的知道很多的事情,就连被西蒙家族破坏的彭格列指环都是他修好的。

    回忆中老的直不起腰的塔尔波爷爷,和面前的绿发青年尤泽林,怎么也对不上号好吗?!

    而且这幅讨厌的感觉就像是威尔第那家伙一样!话说这家伙和威尔第正常的样子也太像了吧?

    “啧……好麻烦,果然不会信啊……说起来,你应该叫我前辈的啊,晴属性的彩虹之子。”尤泽林歪头,“怎么说,我也是——曾经被选中为晴的阿尔克巴雷诺的人啊。”

    就像是惊天炸雷一样,众人都对尤泽林爆出来的惊人事实感到接受不能。

    “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先质问的是威尔第,“你这幅样子,是被选中,却没成为彩虹之子吧?还是……!”

    对他们这些渴望接触彩虹诅咒的人来说,尤泽林的回答太重要了。

    你究竟是避免了成为彩虹之子,还是已经解除了诅咒……?!

    “……唔,倒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尤泽林一脸打不起精神的样子,“我们是没能成为彩虹之子,在最后试炼之前。”

    “因为,七位被选中的最强,死的七七八八,只剩下了2位嘛。”

    “这样,你们还觉得,我的正常是件好事吗?”

    这样,你们还觉得,可以吗?

    当初没能成为彩虹之子的事情,当初7位死了5位的事情,尤泽林可是在意的不得了。

    虽然说死了5个,但是除了在奥德的墓前看见过一次迪斯,那之后,他可就再也没有那人的消息。

    一个人怎么能做到毫无信息失踪?

    只能是……死亡了吧。

    最后也只剩下他一个,他却偏偏是晴属性,活性的火炎,他的能力,使得他跨越了世纪,活到现在。

    但是看一看,活得久了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至少,看见了虽然和以前不一样,但是却活得好好的伙伴,也是很不错的事啊。

    看见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像个小兔子一样软萌好欺负的奥德可真是有趣的体验。

    迪尔拜特倒还是老样子,虽然因为平和的生活和年纪的限制显得稚嫩天真,却也还是那个脾气,腹黑又恶趣味。

    迪斯.厄皮尔那家伙他不想评论。

    兰斯洛特还是那一副正经的样子,不过那家伙竟然怕鬼简直喜大普奔。

    厄,索尔希斯蒂那家伙原本就不太正常……现在是越发的扭曲了。

    尤里那家伙没想到没有了束缚和责任之后竟然是那副轻飘飘爱耍怪的样子。

    不过……能看见你们现在的样子,真好。

    即使有了各自的生活,过去已经被你们抛在脑后,但是你们都在就是最好的未来。

    这也是他坚持了百年回报吧?

    在奥德前来找他的时候,尤泽林这么想到。

    然后对于对方希望自己接受手表参加战斗的请求,尤泽林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虽然人员不足,但是也稍稍的能让他回忆起当初7个人一起的情景吧?

    迪尔拜特在,奥德在,索尔在……迪斯那家伙在不在无所谓。

    真是不错的未来啊。

    将这么多年一直积攒的晴属性火炎释放,在晴的活性下恢复了全盛期身体的尤泽林看着面前的后辈们,一直带着灰蒙的眼眸难得的浮现出了兴味和激动。

    “这把老骨头这么多年没运动,我也是期待的很呐。”

    作者有话要说:……唔,结果妹纸被送走没多久就自己跑回来了。

    不过跑回来的方式好像有些不对?

    一边送走妹纸一边又隐隐期待妹纸回来的69君你傻眼了吗?

    丧(xi)心(wen)病(le)狂(jian)的场景。

    妹纸GJ!

    ps:塔尔波是西蒙战争里出现的帮助彭格列修指环的老爷爷。

    顺带一提,也是把维塔养歪的那位变态军医(o゜▽゜)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