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幸村精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面对如此情景。

    简直是生命中无法承受之痛,抱着自己一个好好的内向的妹妹已经进化成了人形哥斯拉的绝望心情,刚刚出院没多久的幸村精市阵阵犯晕,脸色略差的一手捂住了额头,幸村精市看着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说法哪里不对的样子,心累的简直不想说话。

    但是还是不得不说,幸村精市各种方面都是一个责任感很强的人,所以就算是他觉得好累好塞简直想撂摊子不干了还是深呼吸了几次,努力维持自己的平稳。

    自从库洛姆出现视线就一直黏在她身上完全离不开的切原赤也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会,克制自己不要扑上去,看着这个时候幸村精市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海带君默默的移动脚步,柿本千种显然看到了这个卷发的少年的行动,但是只是瞟了一眼就完全无视了。

    所以在网球部众人还在被妹纸的发言震惊的大脑放空的时候,对妹纸的武力本就憧憬加上完全接受的小海带则是十分顺利的和妹纸会师。

    “凪!”海带君兴奋的眼睛发亮,语气全然是再会的欣喜,使得当初没想什么甚至连告别的话语都没说就逃跑的妹纸心生愧疚,“赤也……”库洛姆面上带上了歉意。

    切原赤也对她的善意比谁都要明晰也更直白和温暖。

    “凪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就走啊。”切原赤也是直性子,向来直来直往,他只是单纯的询问库洛姆,而不带一丝责备质问之意,对于幸村精市在乎的事情,因为少年的世界太单纯太简单,切原赤也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库洛姆看着切原赤也,想起了夏目君说的话——要是不说出来,是谁也不会理解的。

    她在说出来之前就确定了不会有人相信。那是她本身的独断,但是这对担心她的人来说并不公平。

    库洛姆下了决心,看着切原赤也坦率的眼神,开口询问,“呐,赤也,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怪存在?或者,超能力啊之类的……?”

    话说出口,虽然心里一松,但是库洛姆还是紧张的看着切原赤也的反应,切原赤也想了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是希望那些存在的嘛,凪你的武术就很厉害啊!”

    “哎……?”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回答,倒是很好的缓解了库洛姆的紧张,不过对于切原赤也话题的跑偏库洛姆还是有些无奈。

    “如果说,我从小就能看见【鬼】的存在,你信吗,赤也?”库洛姆想相信他们,至少他们一直担心着她,甚至也过来寻找她,她若是什么都不解释太过分了,最多……最多只是他们不信而已。

    库洛姆这么想着。

    “嘛,因为我没有看见过啦,所以也说不出来啥,不过凪你看得见,那么就是存在的咯。看不见的东西,不代表他不存在啊。”

    “噗哩,你也能说出不错的话来嘛。”笑眯眯的围观的仁王开口。

    “喂你什么意思啊仁王!”感觉自己被鄙视了的小海带炸毛。

    从仁王的态度可以窥出一二的妹纸带着震惊望向众人,然后本来一直不说话的几位也以着仁王开头,纷纷和许久不见的妹纸打招呼。

    虽然本来担心库洛姆的是幸村精市和切原赤也,而柳生比吕士也算上,其他的网球部正选和库洛姆的关系不算亲密,只能说是认识的程度,这次全员出动一个是担心部长身体,一个是,他们都对幸村精市妹妹描述的那个超出他们认知的存在感觉到好奇。

    也就是说,在那之前,因为幸村理子的话语,大家都纷纷做好了颠覆世界观的心理准备。

    所以说,这个年龄的少年们拥有很多人羡慕的特质。

    一往直前的冲劲,追逐梦想的努力,和一切都能很好的接受的心态。

    对未知事物的好奇,懂得变通不会固执己见,往往会因为一时的激动做出错事,但是却也会坦率的认错,在磕磕碰碰中无畏的长大。

    “……赤也……”库洛姆没想到会这么轻松就被接受。

    “?”切原赤也看着库洛姆一脸的不知所措,笑开,“嘛,凪,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说的,我信。”

    想着和柳生比吕士一起去那家奇怪的店里遇到的事情,切原赤也超级看得开的,“不过,凪,虽然我看不见,也做不到什么,但是要是你说的【鬼】欺负你了,我会保护你的。”

    这句话说完,切原赤也倒是难得的不好意思的笑笑,因为他也知道,自己什么都看不见,所以,也无法为凪做什么,但是他知道,若是凪真的遇到了危险,他是一定会帮忙的。

    切原赤也的语气难免带上了一丝不自信,但是库洛姆却笑了起来。

    因为切原赤也早就在无意识的时候无数次保护她了。

    “我说的是真的!别不信啊凪!”看着库洛姆的笑容以为是对方不信自己的切原赤也急了,“虽、虽然我打架也打不过你……然后……还总给你添麻烦……然后……学习也……”

    稍微意识到自家后辈对自家表妹有好感的幸村精市看着切原赤也的样子除了“……”没有别的心情。

    防备的狼段数太低太蠢完全起不了妹妹要被拐走的复杂心情。

    这么一想,幸村精市还觉得,有这么个笨拙的后辈……也挺……怎么说呢,纠结。

    太蠢了完全不忍心看啊。

    看着切原赤也的行动,柿本千种的眼镜闪了闪。虽然不能说什么,但是库洛姆可算是他们的伙伴,而且,虽然骸大人不说,他也能看出来,六道骸对库洛姆的特别,和库洛姆对六道骸感激,追随,忠诚背后的恋慕。

    不过,倒也没什么需要他防备的。交给库洛姆来就好。

    “谢谢你,赤也。”库洛姆笑了笑,这个时候她的心结算是放下了一大部分。

    “然后……”库洛姆看向幸村精市,“表哥,对不起,害你担心了。”她很干脆的道歉。“还有柳生君,你妹妹的事情……我也很抱歉。”

    “……都是我引起的。”开了个头,以后的部分倒是很轻松的就说了出口,库洛姆很平静的把自己的经过讲了出来,这些她以为会纠缠她一辈子的噩梦到了现在,却是那么平淡,痛苦的记忆还在,但是却不再成为阻碍或者是困扰。

    小时候和师父分开,来到日本,然后被鬼纠缠。

    因为鬼的缘故被牵连进来的人,她的无奈和退避。

    不想伤害你,所以请别靠近我。

    当初的八原凪躲在树上的记忆还历历在目,但是看着现在的凪,却觉得像是过了很久很久。

    那个时候被当做笑话听的“不要靠近我,会带来不幸的”这句谁也没有在意的话语,八原凪是以怎样的心情说出口的?又是怎么的害怕伤害到他们而拒绝着关怀?

    过往很多说不过去的地方都得到了解答,而最真切的心情也传达到了。

    从始至终,这个孩子,只是害怕还有人因为她的错受伤。

    幸村精市皱了下眉,然后又松开,对于八原凪做的事情他说不出什么来,但是本能的,会觉得有些难过吧。

    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八原凪承受着很多很多。

    这种无力感和不甘心……确实很难受啊。

    “凪,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幸村精市听着库洛姆淡化了来到并盛的事情,本能的觉得哪里不对,仔细的打量,幸村精市盯着库洛姆带着黑色眼罩的眼睛皱眉,然后问出口。

    倒不是这么明显的事情没有人注意,而是根本不会想到,单纯的世界中心只有网球的运动少年们不会往残酷的方向想。

    库洛姆犹豫了下,她是不想说出口的,但是隐瞒却也不好,最后也只能苦笑,“恩……之前因为各种原因,出了车祸呢,这只眼睛用不了了。”

    虽然库洛姆说得轻松,但是幸村精市心中一凉。

    不过车祸的事情对于库洛姆来说,完全不算是痛苦的经历。但是看着幸村精市阴沉下来的脸色,库洛姆还是有些慌乱,“真、真的没事的!”

    “恩,对了表哥,我……现在叫百目鬼凪。”库洛姆找了个由头转移了话题,“百目鬼兄长现在是我的监护人。”

    不是不想说出来库洛姆.髑髅的名字,只是没有必要。

    库洛姆.髑髅是属于mafia的,是彭格列的雾守,是骸大人的契约者。

    百目鬼凪是个学生,是百目鬼静的妹妹,是平和世界的人。

    两个不一样的身份,对她来说,都是必须。

    “百目鬼兄长?”幸村精市重复了下库洛姆提到的名字,“啊,就是带走你的人吧?”

    说完这句话,幸村精市笑的天地失色。

    “凪,如果可以我很想见见他呢。”

    见见这个一个招呼不打就拐走别人家妹妹的人。

    “不仅仅是修改了你的姓氏……这也就罢了,作为兄长,不是应该看护一下未成年的妹妹吗?”

    就这样让自己可爱单纯的妹妹和两位男性住在一起什么的……

    “我很想……好好的和他交.流.一.下呢。”

    作者有话要说:……就豆麻袋Σ(っ °Д °;)っ主上你要和百目鬼谈什么!!!!

    #于是又一次莫名其妙躺枪了的百目鬼兄长#

    #抢人家妹子的下场#

    #于是村哥最后的重点还是转回了妹妹和两个男性同居的问题上#

    #表哥你对这个事情有多在意#

    ……收到了2W1的榜单ㄟ( ▔, ▔ )ㄏ感觉编辑爱我爱的深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