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婉拒了夏目贵志送自己回家的请求,库洛姆拿着买好的菜忐忑不安的往回家走。

    她知道夏目君是在担心她所以才提出来送她回家的,或者说,是想要陪她一起面对她愧疚的那些人,但是果然还是不想给夏目君添麻烦。

    因为过往的经历和夏目贵志可以说是极为相似,所以夏目君说的话库洛姆是非常信任的。

    既然说要谈谈,那么就一定……

    因为什么都不说的话,是没有人会理解的啊。

    …………

    ——不,其实也是有解释了没有人理解的情况的。

    库洛姆妹纸站在自家门口看着眼前的修罗场(划掉)哥哥见妹夫(划掉)两厢对峙的状态突然间的无语了。

    就连沉重的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喂,女人你回来了啊!”眼尖的看见了站在楼梯处的库洛姆,被幸村精市等人黑着脸死盯着想发脾气却又顾忌着对方是普通人强忍的犬马上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对着库洛姆吼道,“女人你自己惹到的麻烦给我自己解决啊!”

    犬浑身的毛几乎都要炸起来了,要是让犬去打架他会冲的比谁都早,但是面对不能下手的普通人……

    好吧,单细胞犬是真的不知道他等着库洛姆回家做饭,在听到门铃响了跑去开门一边开一边说“女人你怎么回来这么晚都快饿死了”的事情在妹子的哥哥面前是多么拉仇恨的情况。

    这孩子完全状.况.外.啊!

    卧槽妹子家里有男人!

    而且还对自家妹子呼来喝去,回来晚了就不悦!

    还要自家妹子给他做饭!

    美得他个混蛋啊(╯‵□′)╯︵┻━┻!

    虽然一向优雅的幸村精市不会这么想,但是也八|九不离十。在看见了犬开门的时候幸村精市觉得他有点不太好。

    随着犬的喊声,本来都盯着犬的众人瞬间转火好几双眼睛就这么望着还拎着菜的妹纸。

    妹纸在众人眼神集火下反射性的一抖。

    幸村精市作为八原凪的表哥,率先走了过去,库洛姆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紧张的咬紧了唇。

    “凪,能不能解释下,为什么会和男性同居吗?”幸村精市笑眯眯的询问道,背景一片黑底白百合盛开。

    没有想象中的“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就走”,也不是“柳生惠是不是你伤的”,更不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是“为什么会和男性同居”……

    面对自家表哥的询问妹纸愣住了。

    就、就豆麻袋Σ(っ°Д°;)っ这个说好的不一样啊!

    幸村精市看着自家表妹茫然的小眼神,早就把妹子划分到自己领域的主上觉得,自家妹子没错!就是太不通人情世故太单纯被人骗了而已!

    自家妹子还是太没有警戒心了!

    这样想着幸村精市就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他会这么想也无可厚非,因为八原凪那简直就是自成一个世界你们都不要靠近我的状态。

    所以得知表妹离开幸村精市还担心了好一会儿。

    也不怪幸村精市什么想问的都不顾只是询问这个,正常哥哥看见自家妹子家里有个男性估摸着也是一个反应。

    妹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被大尾巴狼叼走了!

    妹子被不知道的野男人占便宜了!

    这!还!能!忍?

    “我…………”妹子面对着幸村精市的询问原本打好腹稿的回答全部消失,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这个紧张的一触即发的氛围下,原本缩在房间里的千种感觉气氛不对,推着眼镜走了出来,无视了跟着幸村精市一起来的网球部正选众人的“卧槽怎么还有一个”的话和杀人视线,直接走到了幸村精市和库洛姆中间,默默的接过了妹子手上的袋子,然后转身面对着幸村精市,有意无意的把妹子挡在了身后,平淡无波的开口说道,“你们应该是库洛姆认识的人吧,不管有什么事情,在走廊里站着聊不太好吧?能冷静下到客厅里谈吗?”

    幸村精市打量了千种一会儿,然后笑眯眯的回答,“当然……可以。”

    柿本千种看着幸村精市不带一丝个人情绪的微笑,不禁暗叹了一声麻烦。

    明明应该只是个普通人,但是却超出想象中的难对付,偏巧骸大人还因为有人联络暂时离开了。

    不过,他怎么也不能让库洛姆出什么事的就是,要是再有什么情况……骸大人估计会纠结死。

    他和犬本来就是为了看好库洛姆别再遇到危险才留下来的。

    >>>

    幸村精市表面上笑眯眯的,但是心里可算是各种情绪都有。

    看着自家表妹被不认识的人保护性的护在身后幸村精市额头上的红色十字跳动的欢快。

    有种莫名的不爽……啊。

    这就是立场上的不同了。

    千种是库洛姆的同伴,所以面对不认识不知道身份的人,他会选择护在库洛姆面前,挡住对方的视线和质疑。

    幸村精市是八原凪的表哥,所以面对不认识的小子在自己面前护着自家妹子,才会格外不爽。

    类似于,那个明明是我妹子!

    还有,妹子长大了胳膊肘往外拐的惆怅感。

    事实证明,幸村精市无法抑制的想多了。

    等着喂食的犬被柿本千种赶回了房间,犬太单蠢,这样的情景反倒会好心办坏事,俗称添乱。

    本就有些怕麻烦的千种面对着犬一脸的“为什么”毫无反应的碰的关上了门。

    把这只野兽思维的孩子直接禁闭了。

    然后千种叹口气,不管那个趴在门里面听墙角的犬转身走到了客厅,坐在了库洛姆身边的沙发上,推推眼镜,无视了对面“我们和凪谈话你过来凑什么热闹赶紧识相的离开”的表情四平八稳的坐着。

    你们谈,我听着。——千种的行为大概就是在表达这个意思。

    库洛姆看着千种明显的维护干笑了下,不过千种在她确实心里觉得安心不少,也能勇敢不少。

    该说幸好骸大人不在吗?她实在是不想给骸大人添麻烦。

    幸村精市看着柿本千种没有离开的意思,也就当做没有这么个人存在的无视了自家妹子身边的不顺眼的男性,直接对着库洛姆问道,“凪,你真的没出什么事情吗?”

    “哎?”本以为这次幸村精市总会询问她想的事情的妹子愣住。

    所以哥哥大人你对自家表妹和男性一起居住的怨念有多大!抓着这个问题不放了有木有?

    “没……没有的!千种和犬是很好的人,也很照顾我。”妹子慌慌张张的解释,千种和犬都是同伴,他们被幸村精市误解了库洛姆还是很难过的,而且千种和犬确实人很好啊。

    “凪,你不懂。”幸村精市盯着自家表妹半晌,痛心疾首的说道。

    本来自家的表妹不喜和人相处,人也阴沉沉的用刘海挡住了半张脸,所以怎么说也还是安全的,现在凪减掉了头发,虽然是个奇怪的凤梨头,但是自家表妹可爱的小脸露出来了,哥哥大人就担心了。

    “除了家人之外的男性都是危险的,更不要提同居了,这样影响不好,也危险,知道吗,凪?”

    看着幸村精市语重心长的给自己科普知识(?),库洛姆想了一下,幸村精市本以为她是在反省或者是在考虑,考虑倒是在考虑,妹子想了下自己和不认识的男性同住,此处妹子下意识的排除了犬和千种,绝对不可能的,发生了表哥说的事情的话……

    “不可能,他们打不过我。一点也不危险。”

    ——咚!

    自从进来了就乖巧的不出声呆在幸村精市身边等着部长问完的网球部众人脑袋磕在了茶几上。重点错好吗妹纸!

    千种本来推眼镜的手推空,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淡定扭头。

    先不说不认识的男人,那绝对不用等库洛姆出手犬也会直接上去咬(等?),要是说起他和犬,倒是确实打不过库洛姆。

    骸大人的契约者的库洛姆有六道骸的幻术,还有风的武术……妹子在武力方面绝对可以俯视很多人的。

    要不是库洛姆身体不太好,虽然比不上擅长近战的云守云雀恭弥,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幸村精市看着一脸无辜的自家表妹,凪就像是说出了什么很正常的事情一样……但是幸村精市总觉得自家妹纸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他乖巧不爱说话的妹子什么时候变成了暴力分子?!

    到底是谁带坏了他的表妹?!

    只是个普通人的运动系少年的幸村精市对着自家表妹那种反正我拳头大所以没问题的样子觉得问题很大。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坐在妹子身边的带着针织帽的男性,眼神带上了丝危险,像是在说“你给我说明下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表妹怎么可能变成这样绝对是你们带坏了她”一样。

    躺着也中枪的柿本千种再次推了推眼镜,他竟然看懂了对方的意思,不过看懂了不代表他会老实的回答,再说库洛姆这孩子不是本来就这样吗?

    曾经看见过妹子武术的柿本千种表示,这妹子本来就武力值爆表,但是偏又长了一副好欺负软软的样子。

    简直是欺诈好吗?

    柿本千种面对等待自己回答的幸村精市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我确实打不过她。”

    幸村精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