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被斑打倒的妖怪乖巧的收回了自己的名字之后离开,而被打击了的大鬼则是泪眼汪汪的缩回球里不管库洛姆怎么叫都不再回应。

    赤表示,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qaq!

    库洛姆苦笑着捧着装着赤的精灵球(?),但是不管她怎么顺毛安慰赤也不愿意出来。

    “库洛姆桑……真的不好意思。”夏目一手抱着斑,一手挠了挠头发,“可以让我和他道歉吗?”

    库洛姆点点头,捧着赤的双手往前递了递,“他叫赤。”

    “赤吗?”夏目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说实话一开始库洛姆让赤出来的时候夏目就觉得莫名的熟悉,虽然对方的样貌很陌生,但是气息却从哪里感觉到过。“很抱歉,明明赤君是帮助我的,但是猫咪老师却失礼了……”

    听着夏目的话斑炸毛,“喂夏目什么叫做失礼了啊?!你知道那个家伙是什么吗?那可是怨灵的集合体啊集合体!如果说妖怪和人类一样有好有坏,那么怨灵就是人类那个纯黑的部分,它们全是没有理智只想要害人的存在啊?我没有一爪子干掉它已经是我手下留情了!”

    缩在球里听着夏目的道歉本来软化了点的赤听着斑的话情绪猛烈的波动,然后彻底的钻进了球里再不露面。

    “猫咪老师!”夏目焦急的想要阻止斑的话,但是斑看着夏目这个谁都信任的样子又是焦心又是不爽的继续说道,“而且你觉得它熟悉对不对?那是因为那个就是你救下这个丫头的时候,缠着这个丫头的黑色的影子啊。”

    夏目猛地一怔。

    库洛姆收回了手,抱紧了装着赤的球。那默不作声的状态很明显是默认。

    夏目的眼神中出现一丝疑惑。

    如果说这样的话,他不是不能理解的,毕竟他以前也曾经因为妖怪陷入危险中过,但是接触之后,他觉得,妖怪们也是很好的存在。或许库洛姆就是这样认为的呢?

    “我知道的……”库洛姆开口,“而且,他们,不,赤留在我身边的原因……我也知道,只是我不舍得……”

    她知道赤是怨灵,而怨灵的存在,不比妖怪,这是真真正正的不应该存在的,或是被送往地狱,或是被超度成佛,停驻在这里不过是徒增悲剧。

    但是,赤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啊。

    赤不再是人类负面情绪的集合体,而是有了自己的思维,有了自己的情感和人格的独立存在。

    不该存在,那么就不能存在了吗?

    库洛姆不想这样承认。

    “夏目君,虽然不知道夏目君小时候对妖怪抱着什么样子的心态,但是我呢……对我身边的鬼是抱着期待的。”

    “只有我能看见的存在,我们是不是能够好好相处?”

    “是不是,也能成为朋友呢?”

    夏目贵志的瞳孔一缩。

    他没有过那样的想法吗?

    有过啊。

    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存在,即使被人说成骗子,却也觉得这是属于自己和那些存在的秘密,能不能好好相处呢?

    能不能成为朋友呢?

    “但是啊,很多次很多次之后放弃了,所以赤的出现,赤的存在,我很高兴啊。”库洛姆抿嘴笑起来,“虽然说起来很傻的样子,但是就像是圆了我小时候的梦。”

    斑的出现,带来了改变,就像是小时候期待的那样。

    “我和他们也是可以共存的。”

    我和妖怪也是可以互相理解的。

    “所以,即使四月一日先生把赤留在我身边或许是想让我送赤离开,但是我也还是自私的留着赤。”库洛姆低垂着头,“所以,我给赤取了名字。”

    名字是代号,是连接着命轨的部分,同时,取了名字也就代表了……

    留下来的理由,和在一起的羁绊。

    赤色。

    鲜艳的红。

    那是最后的噩梦留下的颜色,是她和骸大人相遇之前留在眼中的自己的血液,是鬼最后一次做伤害她的事情。

    赤色过后,骸大人握住了她的手,而她也被赤握在掌心,以保护的姿态。

    那是开始的颜色,也是结束的颜色。

    所以才是“赤”。

    赤对库洛姆的含义远远比他们想象中的重要。

    “所以,我都知道的。”库洛姆对着斑这样说道。

    她知道斑的意思,无非是看在夏目很重视自己的样子,所以提醒自己赤的危险和不确定性,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温柔如水的少年一定会伤心。

    都有自己在乎的存在啊,斑很重视夏目贵志。

    “啧,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看出了库洛姆的意思,斑扭头,“不过你这丫头也真是,让伤害你的存在呆在你身边不算,还能让怨灵的怨气得到控制……还真是个不简单的丫头。”

    听着斑的话,库洛姆否认,“让怨气不随着时间增长的是四月一日先生,不是我。”

    正是这个看上去可爱的“精灵球”,才能让赤居住在里面抑制怨气。

    所以赤才除了库洛姆放他出来之外不会主动现身,因为即使出来,时间一长,赤本身好不容易在沢田纲吉的净化的大空火炎下诞生的意识也会被怨气吞噬,成为怨灵的食粮。

    不关乎别的,只因为赤是恶灵,是诞生在怨念之上的存在。

    而这个的代价,四月一日并没有对库洛姆收取。

    库洛姆不禁想,这是为什么呢?

    付出代价,实现愿望,她知道四月一日的店的规则。

    既然没有收取代价,那么就代表谁为她付了代价吗?还是赤的事情本身,并不需要“她来”付出代价?

    “夏目君……”库洛姆本来想要对夏目贵志说些什么话语,但是却在看见夏目身后的人的时候脸色猛地一变,然后身体快于思考的拉着夏目直接躲在了死角的阴影处。

    “库洛姆桑?”夏目看着库洛姆紧张的表情压低了声音询问,库洛姆的脸色比她自己想象中的还差,“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夏目勉勉强强的听见了几个词,他在对方像是往这个角落里张望的时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一瞬间僵住的库洛姆,在确认对方离开后,放开了妹子,担忧的询问,“没事吧?库洛姆桑?”

    “没事……”库洛姆缓过神来,看着担忧的夏目贵志笑了下。

    “他们是……?是对库洛姆做了什么吗?”夏目看着库洛姆的样子还是不放心。

    “不,不能那么说……应该是,我对他们做了什么吧?他们至始至终没有伤害过我,对我很好……真的很好……”库洛姆一边笑着一边低下头,“那个时候……很好啊,很开心……”

    她被救回来之后就从狱寺君那里抱回了房间的金鱼还依稀带着那个祭典的影像。

    感觉亲切的柳生君,金鱼,度过的祭典。

    “只是……我做了错事,所以……是在心虚……吧。”正因为他们对她好,她才更加无法面对那样的善意,那个时候的她确实是那样的。

    因为她的体质,也因为赤的存在。

    后来她的伙伴全部都是强大的人,都是不会被她伤害到的不普通的人。曾经被库洛姆打伤的山本武某些程度是因为面对库洛姆下不去手所以没有反抗。

    除此之外,boss可以面对鬼毫不退缩,骸大人在的梦中鬼永远不会入侵……

    犬和千种也在云守战的时候在炸弹爆炸的时候救了她。

    她的世界已经在踏入那个店里,许下离开的愿望的时候改变了。

    或许是一开始就没有在同一个世界,只是偶尔的交集罢了。

    因为看的见鬼的她的世界本来就不可能普通平凡。

    幸村表哥和赤也他们即使再优秀,也只是普通人。所以即使解决了鬼的困扰的库洛姆也没有想过要回去再次接触他们。

    这样断开联系吧,加入了mafia的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就是不给他们添麻烦。

    但是为什么他们会找过来啊?

    更让库洛姆想要苦笑的是,害怕,心虚,逃避的心情下的……开心。

    他们来这里找她,她是开心的。

    在做了那么卑劣的事情之后,竟然还是希望他们对待她像是以前那样……这样的她太难看了。

    像是看出来库洛姆的复杂情绪一样,夏目双手搭在了库洛姆的肩膀上,试图把陷入负面情绪自我厌弃中的库洛姆叫醒,“库洛姆桑!库洛姆!”

    “你在迷茫什么?”

    库洛姆在夏目的询问下抬头,撞进了夏目贵志像是能包容你一切的负面情感的干净的眼中。

    “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还逃跑了……”

    “我很卑劣……表现出一幅懦弱的姿态,就会被人认为是受害者……”

    “甚至他们都没有怪我,没有怀疑我……明明是名符其实的加害者,到底为什么……”

    “库洛姆桑不是那样的人。”夏目贵志斩钉截铁的说,“为什么这么贬低自己?”

    “我……不知道。”库洛姆摇头。

    即使成长了,库洛姆还是那个会为对自己表达出善意而手足无措的孩子。

    “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也无法很了不起的样子说库洛姆桑应该怎么做,但是我想……库洛姆桑,是不是可以多信任下自己,多信任下你认为很好的人呢?”

    怎么说呢……看着库洛姆自贬的样子……实在是……很塞很焦心啊。

    “他们一定也是很努力的想要找到库洛姆桑,所以至少,试着谈谈吧?”

    “别在一开始就否定可能性啊,库洛姆桑。”

    看着夏目贵志认真的表情,库洛姆哑然。

    半晌,像是蚊子一样低微的回答传到了夏目贵志的耳中。

    “……恩,我会试试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