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家教+网王]凪静悠然 > 第90章 脱困X弗兰回归
    就在六道骸那边休整好带着一只团子(大雾划掉)库洛姆的意识体踏上了刷boss的旅途的时候,在库洛姆真正的身体这里的风的脸色黑的几乎可以滴出墨来。

    哪怕是使用了最强的武学,也无法打破眼前困住自己的宝贝徒弟的屏障。这样的幼小的身体。变成婴儿的风看似平和随性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是风自己知道,自己从未释怀。

    若不是这样的身体……!!

    婴儿有很多无法做到的事情,他的真正实力也被困在这个小小的身体中,发挥不出,哪怕十之一二。

    若是原本的风,此时或许不会如此无力。

    黑发的红衣婴儿握紧了小小的手,力度大的刺破了婴儿柔嫩的掌心,流下点点血迹。

    他经历了太多无力的事情了,风回忆起最初变成婴儿的时候的无力茫然,然后磕磕绊绊的习惯,只是却也无法遗忘家人,师父。但是他却无法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一直一个人寻找解决的办法,面对各种威胁,直到为了一个孩子暂时停留驻足。

    第一,唯一,这样的字眼总是让人类在意,重视。它代表着一种特别的含义。

    而凪,正是第一个,风变成婴儿之后第一个收下的弟子,也一度认为会是唯一一个。花费了最大的心血,手把手教导的他最为之骄傲的弟子。就是后来收下了一平,凪的特殊性,也依旧没有改变。

    这个孩子,他从小一直看到大,他伴随着她走过了那段青涩的年华,作为师长,作为长辈,更是作为“父亲”这样的角色。所以,对凪,他一直疼宠万分。

    那是他放在手心中呵护着的孩子。

    但是作为师父,他在凪哭泣的时候甚至不能给她一个安慰的拥抱,在凪迷茫的时候,甚至无法为她抵挡风霜。

    这是他的无力。

    而现在,看着被困住的凪那苍白的脸色,几乎刺痛了风的双眼。

    小小的拳头早已伤痕累累,风默默的伫立在困住凪的屏障前敛下眼眸。

    “怎么击打也是没有用的拉——”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风条件反射性的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在走廊尽头,绿发绿眸的男孩缓缓的走来。男孩在看见房间四周散落在地面上的紫发少女的人性发出了感叹,“呜哇——这可真是过分——”即使说着这样的话语,男孩的表情依旧淡定,语调拉长,给人一种“这孩子怎么这么欠抽这不是在挑衅吗”的错觉。

    但是风确实不会被轻易的激怒,此时风也只不过是望着男孩慢慢走近,黑色的凤眸眯起,做出了防御的姿势将沉睡的凪护在了身后。

    “啊啊——ME可不是敌人的说——”男孩抬起双手摊开,试图证明自己的无辜,“ME不过是陪着姐姐来的哟——”男孩抬起头看着闭着眼睛沉睡的紫发少女,绿眸中划过了一丝意外的神色,扭头低声的说了一句,“嘛,虽然ME本身也想来……”

    看着风依旧戒备的样子,男孩歪了歪头,“ME的姐姐——算是彭格列的人哟——就是之前选择代替雾守的人——”

    等等当着人家的师父的面说替代对方的徒弟什么的真的没问题吗?Σ(っ °Д °;)っ这仇恨拉的妥妥的啊!

    风的脸色变了变,但是又恢复了平静,只是依旧还是挡在了自家宝贝徒弟的前方,一副阻止男孩靠近的样子。

    男孩看着风油盐不进的样子稍稍有些头疼,毕竟库洛姆姐还被困着,凤梨师父竟然也没有第一个找过来,要是凤梨妖怪在这里的话,事情会好办的多。

    不知道凤梨师父知道第一个找到库洛姆姐的不是自己会不会变脸色?弗兰面无表情,但是心里的小人却在毫无师徒情谊的幸灾乐祸。

    没错,这位绿发绿眸的男孩就是弗兰,而且还是十年后的。因为库洛姆和六道骸救下了阿尔克巴雷诺的大空尤尼,所以之后世界的修正力度增强了。在阿尔克巴雷诺全部复活之后,那个十年后的世界变成了白兰改变之前的样子,而弗兰,则是不应该存在的,就像是世界的意志蛊惑他时说的那样。

    他的存在会被抹消,和这些人的交集会断开。哪怕尤尼的馈赠将记忆交付给了十年前的那些人,但是十年后的弗兰却失去了容身之所。

    本来做好了准备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完美谢幕的弗兰却意外的因为和六道骸的契约,在库洛姆回到本来的世界的时候,被一同带走,来到了这个世界。

    所有平行世界中,唯一的世界的掌控力最弱的世界,也是唯一的分支,不受命运束缚的世界。“它”是特殊的。

    这个世界和他记忆中的有差别,先是他多出来了一个姐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确实是有姐姐的,但是,姐姐却是在弗兰年幼的时候死亡了才对。而不是现在这个像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容器一般的样子。

    而在前来这里帮忙之前的一星期,他的姐姐则像是灵魂回归了一样,变成了正常人的模样,那和他一样的绿眸里也有了神色和感情。

    多个姐姐也挺好的。弗兰一边吃着姐姐做的饭一边这样想,惊喜的是,这个姐姐显然是和彭格列有关系的,那么也就是说,他是可以见到凤梨妖怪师父和库洛姆姐了。

    即使总是会抱怨,但是这么长的时间没见面,弗兰还是会想念那位对着凤梨有着特殊情怀(大雾)的师父的。

    而且,库洛姆姐对他可是一直都很好的,库洛姆姐的性子不像是那位喜怒不定的妖怪师父,她总是温温和和的,不管弗兰做了什么都不会生气,只是微微笑着帮弗兰收拾残局。

    所以,在弗兰心中,库洛姆姐的好感度刷的比六道骸这位师父还高。

    虽然,他能笃定,这个世界的库洛姆姐,是那位彪悍的能够公主抱凤梨师父的那位。至于弗兰自己被救的那次,早就被他下意识的封印在记忆深处了。

    简直太羞耻了好吗?

    好吧,这些先不提,看见被困住虚弱样子的库洛姆姐,弗兰其实还是很吃惊的,到底是哪位能够将这个能在森林里打来一头熊的妹纸撂倒的啊?!完全无法想象好吗?!

    而且,现在的库洛姆姐,外表虽然是十年前的模样,但是弗兰敢保证芯子绝对不是!毕竟,这位库洛姆是帮助他从复仇者监狱将正在COS凤梨罐头的师父救出来的人啊。

    想起了自家姐姐之前的嘱托,弗兰难得的皱了皱眉。

    他的那位姐姐也不是普通人,估摸着和凤梨师父一样,是有着以前的记忆的。而早在来之前,那位姐姐就安排好了他的任务。

    “你比我要强的多,弗兰。”

    “但是,我和那位却有着些特殊的联系,所以我去对付他。”

    “你的话,就趁着这个机会,去寻找被囚禁的公主吧。”

    想着姐姐的话,看了看脆弱的库洛姆姐,弗兰抬起手挠了挠头,“说真的——ME真的不是敌人——啊啊,好麻烦,果然还是凤梨妖怪的错啊——”

    听见了比较有代表性的“凤梨”这两个字,风愣了一下,然后紧皱的眉头竟然稍稍的松开。

    虽然不满意那个总是害的自家徒弟陷入危险的家伙,但是六道骸对于凪来说,确实意义非凡。

    而六道骸本身的特殊性,也代表了无关的人不会知道他的存在。

    “ME叫做弗兰,幻术师。”弗兰的绿色双眸对上了风的双眼,一片坦然,“你无法打破囚禁库洛姆姐的屏障,是因为上面附有幻术。非常强大的幻术。”

    “我——能解开。”最后的一句话,弗兰没有像往常一样拖着长音自称ME,而是用了“我”的自称。

    看着如此笃定的说自己能够破除幻术的小小男孩,风最后的一丝戒备也消失无踪。

    他活了这么久,看人的眼光却也从来没有出错过,面前的男孩确实是一片好意,这一点,他还是能够感受出来的。而且,也不像是在信口开河的样子,他是真的有把握。

    但是……

    风不禁自嘲起来,一个孩子能够解开的幻术,如今他竟是无能为力。稍微侧侧身,让出了位置,风示意弗兰动手,弗兰看了看风,咬了咬唇,“喂……这个幻术很强大,但是已经被你毁坏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的一层,却是必须由幻术师来破解的,你,明明不是幻术师,但是却能够凭借肉体的力量破除幻术,你……很厉害。”

    弗兰说的确实是事实。若非风的出力,这样的幻术,他是解不开的,自然,他相信凤梨妖怪来了也会花费不少的功夫。风之前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而是确确实实的起了重要的作用。

    有些意外的听着男孩的劝解,风瞪圆了双眸,吃惊的样子像是小动物一般可爱,和库洛姆如出一辙的表情。该说,不愧是师徒么_(:3」∠)_?

    在风看向弗兰的时候,弗兰早已经转过身,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破解着幻术。

    风不禁笑了起来,之前因为无法救出宝贝徒弟带来的对自身的厌恶和郁结也不知何时散去,放下杂念,风盯着徒弟,垂在身侧的手有些紧张的握紧。

    随着弗兰的动作,束缚着库洛姆的玻璃容器外的空气中出现了一层透明的屏障,然后轰然破碎。随着屏障的碎裂,困着库洛姆的玻璃容器也应声而碎,弗兰则是在看见玻璃破碎的时候抬起手,迅速的在库洛姆和自己与风的面前做出了幻术的屏障,避开了被碎片划伤的危险。

    等碎片落地,风迅速的跳了上前,将束缚着徒弟的管子通通斩断,弗兰也上前搭了把手,将昏迷状态的库洛姆转移到了靠着墙壁的位置。

    风蹲在了库洛姆的身边,看着沉睡的库洛姆,然后从身边破碎的人形的上面扯过一匹白布裹在了库洛姆身上,从身上掏出了一块小小的手帕耐心的擦拭着库洛姆脸上的水迹。白色的手帕上正面绣着一个黑色的“风”字,背面同一位置也绣着一个字,但是却是“凪”字。

    那是库洛姆在刚刚被风捡回去之后的新年送给风的礼物。

    弗兰看着这边师徒一片温情的样子叹了口气,不禁有些郁闷。

    他的师父怎么就不会这么温柔呢?

    但是想想凤梨妖怪一脸温柔的面对自己……

    弗兰的脸都青了。

    果然,妖怪师父还是保持原样最好。

    但是……

    “凤梨师父怎么还不来……?”弗兰有些疑惑,照着师父对着库洛姆姐的在意程度,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才对。而风却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满屋子的人形随着中间的玻璃容器的破碎,竟然一个个的动了起来。

    弗兰看着和库洛姆姐一个容貌的人形像是生化危机里面的僵尸一样将他和风围住,声音都断断续续的了。即使这样,弗兰还是率先的和风一起将库洛姆护在自己和墙壁之间。

    “还……”

    “还来……”

    听着人形的话语,弗兰和风对视了一下,“是指的库洛姆姐么?”

    “估计是。这里有设定的陷阱,要是有人动了中间的容器,就会启动的吧。”

    最糟糕的状态。风因为之前费了太多的力量,双手也伤痕累累,弗兰看上去轻松但是光是解开那个幻术就已经快透支了。而且,这个数量,密密麻麻的,也实在是渗人。

    “……还真是夸张啊……”弗兰捂脸,然后想到了一个办法,最后的办法……

    “妖怪师父——!!!救人啊!!!”

    风一个趔趄。

    弗兰的毫无波调的求救还在继续,“来人啊——!要出事啦——!妖怪师父你再不来救人,你可爱的徒弟和库洛姆姐就危险啦——!!!”

    风:“……”

    看着已经到面前的人形恐怖的指甲,弗兰郁闷的闭眼等死,但是半晌也没有指甲划伤皮肤的痛感。

    弗兰睁开眼睛,看见了自家的师父脸色全黑的站在前方,用三叉戟挡住了攻击。

    “kufufu死小鬼你给我闭嘴!”

    弗兰刚涌上来的对师父的想念和想要冲上去诉苦求安慰的心瞬间被扔到地上摔碎了。

    “太丢人了!”对上弗兰,六道骸总是没办法维持镇静的样子。

    弗兰觉得,他难得的想要孝敬师父想着以后再也不惹师父的心被无情的忽视了,不仅碎了,还被撵了几脚。

    凤梨妖怪你活该被做成凤梨罐头啊!=皿=+++!!!

    作者有话要说:大姨妈来袭异常凶猛,加上凶残的学校伙食,被撂倒了_(:3」∠)_。

    胃疼了好几天吃不下去饭加上吐得很欢乐一度认为吃什么吐什么。

    瘦了2斤哎!【惊喜脸】↖( ̄▽ ̄")

    躺平任调戏_(:3」∠)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